第七卷 第八十八节 有志青年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八节 有志青年

卢志坚在宾馆前台问到了沙正阳的房间号,来到三楼305房间敲门。 刚一敲门,对面的房间门就开了,出来一个年轻人打量着他:“请问您找谁?” “我找一下沙正阳沙主任,我是他汉大的师弟,在宝岭县政府办工作。”卢志坚也在打量对方,年龄和自己差不多,或许就是那位师兄的秘书吧? 梁锦柏迟疑了一下,沙正阳是轻车简从而来,本身就不愿意太折腾,免得动静太大,所以都没有通知县里,就是打算明天直接到县里开展调研,实际了解情况。 但这一位却自称是沙主任的汉大师弟,只是身份却是宝岭县政府办的,让他有些吃不准,不过在看到对方手里提着的两包茶叶和一块裹着的玩意儿,估计应该是腊肉这一类的东西,梁锦柏确定了对方身份,如果真的是县里官方身份来人,绝不会如此。 “您稍等,我去和沙主任说一声。”梁锦柏和对方打了个招呼,然后这才敲门而入。 沙正阳已经躺在了床上,正在看电视。 从巫陵本地新闻也能了解一些情况,虽然可能这些新闻大多是报喜不报忧,加了几分美化成分在里边,但是还是能看出一个大概来。 巫陵地委行署还是有些着急了。 经济发展始终落在最后,只是每一个有想法的书记专员都难以接受的。 新闻里边不少都是书记专员亲自出席某个项目的开工或者签约仪式,但是从其表述的内容来看,这些项目投资规模都偏小,而且描述词汇较为模糊,究竟这些企业具有多大前景,甚至是不是只是签约还无法落实落地,都值得考究。 听了梁锦柏的话,沙正阳也有点儿迟疑,卢志坚的名字他听汪亚光和任一杰都提起过,到巫陵没想到会在宝岭遇上,而且对方也已经是县府办副主任了,说明此人还是有些能力的,见一面也未尝不可,一方面也可以听一听他对宝岭的介绍,另一方面也可以看看这个小师弟的真实水平。 当卢志坚踏进房间时,一眼就看到了对面那个面色温润如玉的年轻人,说对方是年轻人真的不假,在卢志坚看来,恐怕自己和他站在一起,没准儿别人会说皮肤黝黑的自己比对方还大都有可能。 “沙主任您好,我是89级的卢志坚,亚光告诉我您到了宝岭,……” “好了,你我都是校友师兄弟之间,不要用您这种尊称了,也不必这么客气,坐吧,国庆节我还和亚光、任一杰他们几个88、89级的同学聚了一聚,当然主因是母校百年校庆的事情,我们也谈论了一下我们各届同学的情况,就谈到了你,你不会在行署政研室么?怎么又到宝岭来了?” 沙正阳的谦和大气一下子就让卢志坚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嘴角也挂起笑容,“师兄,我是国庆节后才下来锻炼的,地区安排一批年轻干部下来锻炼,我有幸入选,所以到宝岭县挂任县府办副主任。” “哦,这是好事,到县甚至到乡镇一级工作对自身成长很有帮助,只有到县这一级才能明白基层工作的酸甜苦麻辣,日后在开展工作时才能明白基层实际困难。”沙正阳点点头,“县府办副主任,这可也是一个考较人的磨刀石啊。” “我刚来不久,还在熟悉情况,全县十三个乡镇,我已经跟着领导跑了五个了。”在这一点上卢志坚还是颇为自傲的。 他对自己最大的期许就是自己能吃苦,肯学肯干,到了县里,宝岭的交通条件不好,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他没有具体分管什么工作,这也给了他一些机会,那就是只要领导要下乡镇到企业,他都主动提出跟着领导一起跑,这样下来,半个月他跟着三个领导就跑了五个乡镇,一到乡镇就主动了解情况,掌握具体底数,也赢得了不少领导的好评。 “哦?厉害啊。”沙正阳对宝岭这样的山区县下乡镇还是有所了解的,一天能跑一个乡镇下来就不算不错了,下去一趟一般说来路程都在一两个小时以上,然后开展工作,四五点钟往回走都得要六七点才能回家。 “嘿嘿,要想尽快适应工作,熟悉情况,就只能如此了。”卢志坚有些腼腆的道。 “坐吧。”招呼对方入座,沙正阳觉得时间还早,也可以找一个熟悉巫陵和宝岭这边情况的人谈一谈,“你原来在地区行署政研室工作?主要负责什么?” “嗯,行署政研室,主要还是负责经济工作这一块,掌握了解情况,有针对性的写一写经济发展方面的文章,我们巫陵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地区,工业不发达,所以写的内容也主要是以农业和多种经营方面的为主。”卢志坚介绍道。 “看来你对巫陵地区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了解啊。”听得卢志坚这么说,沙正阳感觉到对方内心的自信,这也让他有些好奇。 如果是一般人在自己面前肯定都会比较谦虚,也不可能自我吹嘘,卢志坚的话虽然听起来比较委婉,但他能听出一些意思,对方或许是有意想要给自己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这也不是坏事。 “在师兄面前我不敢托大,不过我从工作一直在政研室,我本人就是来峰人,读大学时虽然学的是英语专业,但是我很喜欢搞调研,在大学期间,我就对来峰县的多种经营产业发展和茶产业发展做过两次社会实践性质的调研,在《汉川日报》和《巫陵日报》上分别发表过一篇文章,这大概也是我能分到巫陵地区行署政研室的主要原因吧。” “哦?”沙正阳来了兴趣,点点头,“好,这样最好,你知道我在省发计委工作,这一次来巫陵,就是想要具体了解一下巫陵地区,具体到宝岭县的产业结构情况,探索像巫陵这样的贫困落后山区如何走出一条产业发展脱贫致富的道路来,我虽然也从各类资料上对巫陵地区的工农业发展情况有所了解,但是始终觉得不够直观,或者说不够真实详尽,所以我想具体听一听你的介绍。” 虽然对自己信心十足,但是沙正阳一下子提升到这样一个高度来,卢志坚又有点儿慌了,这可不该是他来回答的问题,起码都应该是行署政研室主任,甚至是行署副专员一级的领导来回答这个问题才对。 见卢志坚的表情变化,沙正阳也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笑了起来,摆摆手,“志坚,咱们之间的谈话就当是一个普通朋友之间的聊天,要不这样,我问一些问题,你根据你自己掌握的了解的或者是你自己判断分析来回答,尽量详尽一些,怎么样?” “那最好。”卢志坚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回答问题而非全面性的汇报介绍,那就要简单多了,但他没想到沙正阳第一个问题就把他给问蒙了。 “志坚,改革开放也二十年了,但实事求是地说,巫陵地区经济发展很慢,在沿海地区日新月异的时候,巫陵地区三百多万老百姓都缺还处于一种相当落后迟缓的生活作息方式下,你觉得目前制约巫陵地区发展的因素有哪些?哪些是能解决的,哪些是不能解决的?哪些是近期就能解决的,哪些是远景规划?” 卢志坚蒙了,这个话题太大了,简直让他无法开口。 这特么就是行署专员来回答都得要审慎三四,遑论他这个毕业不过五年的大学生,就算是这几年他的工作主要就是全地区的经济研究,但更多的还是微观层面,而这个话题肯定要上升到更高的宏观层面才行。 见卢志坚张不开口,沙正阳又笑了。 他到没兴趣去为难对方,他来的目的就是搞清楚当下巫陵的实情状况,进而找到那么一两条适合巫陵发展的路径,卢志坚既然在行署政研室,而且信心十足,那么肚里起码也该有点儿东西才对。 “那师兄,我就说说,只是这些感受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可能层面相对低一些,微观了一些,但是却是我真心实意的感受。”卢志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您知道我是来峰人,来峰也是我去得最多,了解最深的点,这五年,我到来峰去调研过十二次,来宝岭七次,到马坝六次,万嶂、洛渡各五次,觉山四次,巫陵市就不用说了。” “……,最大的问题,或者也是我们巫陵地区所有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交通不便,交通不便,首先就是人不愿意来,没有铁路,坐汽车最少也要颠簸八九个小时,别说运输成本拉高多少了,就是人家投资的来了一次都不想来第二次了,太辛苦啊,……” “……,第二就是没资源,像汉都的穹山、津县,人家也是山,但是人家有磷矿啊,看在资源的份上,老板们再辛苦也要愿意来,再比如巴原和通河,也有山区,但是人家有天然气,有铅锌矿,有石膏矿,石墨矿,有膨润土,可咱们这山里,却啥都没有,或者说有,但却没有开采价值,……” “,……,地理环境差,平地少,适合大规模发展农业的地带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