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九节 有心人,终不负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八十九节 有心人,终不负

“还有么?继续。”沙正阳听得很认真,看得出来这个卢志坚还是狠做了一番功夫的,起码在对巫陵地区现状有很深的认知,并不像有些人那样一味觉得只要能下大力气去招商引资,开出更好的条件,就能引来企业投资落户,想得十分简单。 “嗯,还有。”卢志坚说得有些口发干,旁边早有梁锦柏送上来的泡好的茶,他端起来,温度正合适,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把沙正阳都看乐了。 “那就继续说,你说的基本上都还是比较贴近实际,我想了解更细致更深刻一些的东西。”沙正阳笑着鼓励道。 “具体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巫陵地区各市县的情况虽然大同小异,存在的困难和短板都基本一致,但是各个县还是有一些不同的难题,比如来峰和宝岭吧,这两个县情况相似,县挨县,都是山区大县,人口不算多,但也不少,还有相当一部分少数民族聚居区,苗族、土家族在这两个县都有聚居分布。” 卢志坚叹了一口气。 “以两县为例,第一,交通难,只有省道,路况还不好,高速公路和铁路都没有,这极大制约了经济的发展,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是山里的特产都没法运出来,很多鲜活产品等到运出去都已经懒了或者不新鲜了,卖不起价了;第二,适宜发展规模化农业的田土不多,所以这里基本上以山地种洋芋为主,解决温饱都困难,要想发展多种经营,却又面临许多具体困难,……”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志坚,看样子你对农业的多种经营这一块还是花了一些心思的,来峰和宝岭都是山区穷县,如你所说工业经济发展我们暂且不谈,像发展农业也不可能像平坝地区那样搞主粮生产,那么多种经营是一个很好的方向,我看每个乡镇都有多经办,但你也提到多种经营有许多具体困难,那能不能具体说一说?” 沙正阳听起了兴趣,既对这个人,也对宝岭来峰这样的山区穷县的现状如何来改善有兴趣。 宝岭这样的县份,要改变局面,需要多策并举,单纯想要搞两家企业弄两个项目就想要解决一县经济发展,一地百姓致富,那是写天书,没谁有那本事。 卢志坚看了一眼对方,从对方眼中他觉得对方似乎是真的想要了解这些具体困难,和他来之前想象的还有些不一样。 之前他觉得对方作为省发计委副主任,来了宝岭,大概也就是大略的看一下,有那么一个意思。 哪怕是先前对方摆出了某种姿态,可能也就是想要具体听一听大致县情,日后他能和县领导乃至地区领导交流时能有些一手资料,然后有针对性谈一谈,或者指指方向,甚至搞两个项目,这也就算是难能可贵了。 可这要了解发展多种经营的具体细节和困难,这就有点儿深了,至于么?还是当真? “怎么,志坚,是觉得我问的问题有点儿出乎你的意料之外了?”沙正阳含笑问道。 卢志坚沉吟了一下,“我也不是拍师兄的马屁,您都是省发计委副主任了,对多种经营的具体事宜还这么感兴趣,我的确没想到,我想哪怕是县里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恐怕要说到这些多种经营的具体事宜,都没多大兴趣,因为他们觉得这些东西都见不到什么成绩,上级领导来看,也不会看这些东西。” “呵呵,你这个观点有点儿偏激啊。”沙正阳笑了起来,“如果说换到汉都或者昭阳这些地市下边的区县,可能农业的多种经营还真的不那么引人重视,但是对巫陵这样的山区穷困地区,而且也还是具有一定资源优势的山区,多种经营起码是能够对普通农民增产增收起到相当作用的,我是这样认为的。” “那行吧,我说说咱们这边农业多种经营发展的问题。”卢志坚顿了顿,“搞多种经营,其实也就是讲求主副业并举,我们这边山区居多,解决肚子问题,基本上依靠种洋芋,部分地区也种植玉米和小麦,沿河地带也有少许水稻,就是一个果腹问题,但如您所说,解放五十年了,改革开放也二十年了,巫陵地区虽穷,但是老百姓还是渴望过上更好的日子,那么他们怎么来致富增收?” “像汉都和昭阳这些经济发达城市,农民可以进城打工,实际上我们这边也一样可以出去打工,但是我们很多农民特别是山区中,家庭问题,技能问题,语言交流问题,适应能力等等,都限制了他们外出的能力,对很多人来说,如果能够在家里,或者在家门口,利用自身的条件找到一些适合他们的致富途径,这可能才是他们最渴望的。” 卢志坚微微抬起头,“我母亲就是来峰文山乡的,那里就是大山区,老百姓很穷,很多地方连电都还没有通,一家人挤在几间木屋里,靠着种植山边上的几亩洋芋苞谷过活,如果要想换钱,就得要去卖掉家里养的猪和鸡,他们很多人其实并不懒,但是就是找不到适合他们的致富渠道和手段,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拖下去,磨掉了他们信心和意念,所以才会变得穷起来,懒起来,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困境,所以还不如就这么混下去,……” “我明白。”沙正阳心情也阴郁下来。 这类情况在汉川,在中国都还不少见,以汉川省为例,巫陵地区固然是最穷的地区,但是像蒲池,像巴原、通河和秦都,类似的情况还很多。 即便是涪岗、宛州这类看似经济发展不错的地区,一样存在着很多经济落后老百姓致富无门的区县和乡镇,。 可电视报纸和媒体都更愿意聚焦于光鲜的一面,鲜有直击这些不太让人高兴的区域。 改革开放二十年的确给中国大地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仍然需要看到发展落后的地方依然很多,依然有相当一部分老百姓亟待过上更美好的生活,这就要求地方党委政府切实履行其自身职责,肩负起带领他们致富奔小康的使命宗旨,这不能只是停留于书面口头喊喊口号说两句大话,要真正深入下去,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 有条件就该马上撸起袖子干,没条件,就要寻找办法创造条件来干,地方党委政府的中心任务不就是干这个么? 你成天开会学习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让老百姓生活好起来,尤其是那些生活不好的,怎么来改变他么的生活状况,更是你工作的重中之重。 “那你说说在农业的多种经营上,可以在哪些方面有所作为,又有哪些问题困扰和阻挡着老百姓在这方面的经营发展?”沙正阳看着卢志坚道。 “问题很多,每一个地方,每一样产业都有各自不同的问题,但是同样也存在着很多共性的问题需要解决。”卢志坚微微提高一些声调,“以来峰和宝岭为例,我调研过,事实上虽然这些山区县没有我刚才提到的矿产资源,但是也不是一无可取之处,像植物资源就很丰富,……” “像我们这些山区中野菜,蕨菜和薇菜产量都很大,还有莼菜更是我们巫陵地区的特产,还有很多菌类,比如羊肚菌、香菇、木耳等,在山区中都很常见,但是一来很零散,二来采摘下来自己吃,那就失去了意义,可是要运输出去形成规模的销售,这又远远不够,我就在想如何把这些野菜资源整合起来,一方面可以运输出去卖个好价钱,另一方面,像香菇、木耳和金针菇这一类的菌菇类,其实完全可以依托我们山区的特有生态无污染环境来加以人工栽培,实现规模化,进而考虑出口外销,……” “野菜资源进行人口栽培和规模化是一方面,另外是否可以考虑对这些植物资源进行深加工,提高产业附加值呢?”卢志坚继续道:“像香菇、木耳、羊肚菌、牛肝菌这一类的菌菇,如果实现人工规模化栽培,再进行干化处理,这就能为这些菌菇的长期外销提供质量保障,也能有一个稳定的赚钱渠道,……” “当然,对于我们这些山区县来说,我所知道的最大的优势就是生态环境和独特气候,高山茶是我们山区中最具优势的一样特产,其实来峰、宝岭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有意识的开辟和整修山地茶园,目前在来峰和宝岭的这类山地茶园多达几十处,规模也大小不一,但是总的来说质量不一,没有形成品牌,完全沦为了外来的茶商的原料茶,这是我们目前茶产业最大的问题,销售渠道,品牌,都没有,都被外人掌握着,……” “还有我们山区的汉族和少数民族老百姓,他们很多有藤编和竹编的传统和手艺,但是缺乏花色花样的创新,……” “我们这些山区养殖的猪、羊、鸡、鸭、兔等,都是完全原生态散养的,论肉质的鲜嫩程度和营养价值,都要比那些工厂化养殖场的家禽家畜强得多,而且我们这边也有自身独特的加工方式,那么怎么来实现规模化的生产,这里边有资金、技术和营销渠道的问题怎么来跟上?……” 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卢志坚就有些刹不住车了。 这些问题和想法其实在这几年间一直缠绕在他心间,问题是他只是一个行署政研室的新嫩,更多的时候都是跟着领导来跑,就算是这方面的资料情况收集也都是他通过各种渠道自己总结下来的,而且都还不是领导们所看重的工业这一块。 对这一点,卢志坚也心知肚明,所以也未向人提起,一直到今天沙正阳问起,他才终于获得机会吐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