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节 要想富,先修路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九十节 要想富,先修路

沙正阳默默的点着头,应该说卢志坚的观点还是有些干货的,不是那种浅尝辄止的夸夸其谈,很多东西有自己的见解,也的确切中了要害。 说易行难,解决贫困山区老百姓的增收致富问题,从八十年代说到现在都九八年了,还有两年就跨入二十一世纪了,但是真正拿得出手的切实可行的路径方略却不多。 因为经济发展是要将客观规律的,不是你想象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也不是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那都是拍脑袋的幻想。 像来峰、宝岭这样的山区就很现实,没有矿产资源,道路交通不便,田土少,也就意味着粮食生产是个问题,也就是说连按照传统的农业经济模式,维系温饱都困难,何谈发展? 都知道要发展只能靠工业经济,问题是这种交通瓶颈无法打破的地区,运输成本就把你限制死了,没有哪个投资者是愿意来当慈善家搞企业的,什么生意都可以做,唯独折本生意没人做,所以这就是现实。 要解决交通瓶颈,这种山区无论是铁路还是高速公路都要比平原地区建设成本高得多,而落后的经济就意味着低产出,也意味着低消费,产出和消费都低,你在这里修路,那就是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则的。 在当下中国遍地都在谋求发展的形势下,其他地区发展的条件和速度都远胜于你这里,资本有限的情况下,在这里投入修路是难以获得投资方认可的,自然就把你这里排在了后面。 当然从政治角度来说,或许国家会有一些政策支持,但当这类情况数不胜数时,那你又泯然众人矣,所以还是只能排在后面。 “总而言之,现在巫陵地区的发展,一是交通瓶颈需要打通,二是技术、资金和销售渠道,都是问题,怎么来帮助山区老百姓解决这个问题,也是非常具体而现实的,不是光靠下两份文件或者找几个农机专家来指导一番就能解决问题的;第三,还是一个思想观念问题,我们很多干部长期养成了按部就班混日子的心态,开拓进取的激情欠缺,畏难情绪重,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因为你从内心深处就觉得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体现在现实工作中你就会下意识的回避和退缩,为自己找各种理由来推诿,……” “志坚,我觉得你对这类问题的分析还是很精辟到位的,但光是列举了问题不行,你也得提出一些可行性建议才行啊。”沙正阳用鼓励的眼光示意对方可以大胆的说。 “师兄,这就真的有些问难我了,我也考虑过,但是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粗浅,问题也多,很难真正推行,效果也未必好。”卢志坚在这个问题上开始打退堂鼓。 “志坚,我先前就说了,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交流,不涉及其他,难道你在师兄面前讲一讲你的‘不成熟’想法都不行?有那么难么?”沙正阳歪着头问道。 被沙正阳这一逼,卢志坚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道:“想法是有一些,但真的难说对错,比如我说的发展农业多种经营,是否可以把农户组织起来,组建生态农业合作社,实现技术共享、相互交流,然后统一营销宣传,打响品牌,在渠道商统一使用,务求实现利润最大化,……” “还有么?”沙正阳还不满意。 “着重在农产业的深加工上做文章,野菜也好,各类土特产也好,在农业生产上走专业化和规模化路径,在加工上尽可能的提升附加值,打响我们巫陵山区的生态无污染这一品牌,……” 卢志坚已经有些理屈词穷了,沙正阳也不为己甚,能说到这份上,已经殊为不易了,毕竟他也还只是一个工作了几年的政研室工作人员。 “嗯,志坚,没想到我今晚是大有收获啊。”沙正阳不能太奢求太多,能有这样一个介绍,已经很难得了,“我这个人向来说实话,的确不错,不是敷衍性的夸奖,不过你只是提到了多种经营外加现代农业的模式,在现代农业加工上,仍然要许多工作快速推进,……” “师兄,能不能谈一谈你的观点呢?”卢志坚壮起担子问道。 “我的观点和你有一些区别,你谈到的多种经营我很赞同,农村小农经济下,要提升生活水平,多种经营是必不可少的致富渠道,同时要想办法通过合作社这一类方式来实现公司加农户的这类现代农业企业模式,我在真阳当县长时,就尝试了几个项目,效果都不错,不过人家都是有雀巢、卡夫和百事这一类的跨国食品业巨头做后盾,而巫陵还达不到这一步,……” 沙正阳的话让卢志坚脸上喜色乍露又灭,巫陵若是能引入雀巢、卡夫和百事这样的跨国食品巨头该多好啊,问题是以巫陵现在的交通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这些跨国巨头们怎么可能来投资建厂,运输成本就足以让他们退避三舍了。 “投资环境也是一个逐渐改善的过程,志坚你也不必心灰意冷,面包会有的,省委省政府也看到了像巫陵蒲池这样的贫困地区面临的发展瓶颈,肯定会拿出对策来帮助这些贫困地区改善投资环境和条件,当然这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沙正阳也只能先说些安慰的话语来。 上上之策就是修建一条高速公路,这是最能够立竿见影的。 巫陵地区一市六县,成一批斜着的树叶状和西面的蒲池正好叠加起来,处在整个汉川省的中部偏东南区域,而汉嘉高速正好偏离了这一区块,沿着偏正南方向的昭阳、涪岗抵达进入嘉州地界,如果能够修一条从汉都向东南出过汉都的津县,进入安襄地区最西面的午阴县,再过安襄的高岚县最后过蒲池地区的雷坪,直抵蒲池市。 如果能够沿着这条道路继续向东南,就进入了巫陵西北的来峰县,最后抵达巫陵市,继续向东延伸可达宝岭、马坝最后进入鄂省西部。 当然这是一条很美好的规划,但是并非毫无根据,前世中沙正阳也有印象,这条都宜高速又被称为汉鄂高速,2007年动工,2012年建成,从汉都绕城高速接口经津县、午阴、商城、雷洞、蒲池、卫池、来峰、宝岭、马坝,进入湖北境内直抵宜昌,这与宜昌到武汉的高速公路连为一体,又被称为双汉高速,称为国家高速公路骨干网的一部分。 由于这条路途径了午阴、高岚、雷洞、卫池、来峰、宝岭和马坝七个国家级和省级贫困县,又被称为扶贫公路,对于这一区域的经济发展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加之2007到2012年期间又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所以也带动了这个区域内的安襄、蒲池、巫陵三个地区的高速发展,成为三个地区发展最快的时期,也带动了大批老百姓脱贫致富。 在沙正阳看来,这条高速公路原本不应该拖到2007年才来修建,因为向宜昌到武汉的汉宜高速公路早在1994年就已经通车,如果这条都宜高速公路能够尽早建成通车,打通汉都到武汉这个横跨中西部地区的中心城市之间的交通瓶颈,不但能够极大促进汉鄂两省的经济往来,同时也能够极大的带动汉川省内三个贫困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 只是这种事情还轮不到沙正阳来置喙,不过当下自己这个蝴蝶振翅已经带来了很大的变化,比如省里的这种省领导确定区域包片的问题上已经是前世没有的,周远望和王云祥二人分别联系蒲池和巫陵这两个最贫困落后的地区,他们二人具体驻点的卫池和宝岭两县都是国家级贫困县,如果再加上同样属于国家级贫困县的安襄地区商城县也正好位于这条线路上,还是省委副书记沈建红的联系驻点县,这就太巧了。 省里一二三号领导的联系驻点县,又都是国家级贫困县,正好处在这条曾经规划过只不过省交通厅大概从未考虑过会在近几年内建设的道路上,就会产生很多值得探讨的话题了。 修不修,怎么修,钱从哪里来,什么时候动,这些都值得好好琢磨一下,省交通厅那帮人大概也会为之辗转难眠。 沙正阳在来之前就已经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所以他才有些底气,也怀着一份希望,可以说如果这条路能够尽早动工,三四年内建成,绝对可以极大的促进整个区域的经济发展,其作用可以说难以估量。 当然并不是说有着这样一些条件,这条公路就一定能动工建设,这里边还涉及到相当多的具体困难,首先是资金问题,这条公路基本上全部是在山区中穿行,其建设成本可想而知,但是正因为是贫困山区,他们的交通瓶颈才是制约他们发展的最大障碍,搬开了这个拦路虎,可以让沿线近千万老百姓从中受益,这又有什么理由不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