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八节 都宜高速,广聚资源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九十八节 都宜高速,广聚资源

“说得好!”程颂忍不住赞叹了一声,“正阳,看来你和我的感觉一样啊,我们这些机关部委习惯了现在这种四平八稳等靠看的工作作风,人浮于事,根本没有觉察到现在时代已经变了,对下边地市区县需要我们上级职能部门什么样的支持和帮助毫无觉察,甚至无动于衷,这样的风气,怎么能适应改革开放之下的发展?” “程省i长,康主任还是很关注这一块的,只是这种积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改变这个状况也需要从多方面来采取措施。”沙正阳点头,“康主任也和我探讨过,我们也已经意识到了下边地市区县的呼声,所以近期我的一些工作也主要是在这方面,不过……” “这远远不够!”程颂毫不客气的道:“我知道老康的难处,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还是你说的那样,积弊日深,重症需要下猛药!” “程省i长,我只能从我自己的工作的角度来说,如您所说今年全国全省都面临着不一样的机遇,国企改制大潮涌荡,改善投资环境,加大开放招商力度,促进我们内陆地区的经济发展提速已经成为中央工作的一个重心,作为省一级的职能部门,我一直在考虑该如何来解决我们面临的困局难题。”沙正阳知道程颂提及的话题不该自己插言,最不济那也该是程颂和康广量探讨的,他只能说自己的工作:“康主任交给我一项专项工作,就是结合发计委工作职责,如何更好的为贫困地区经济发展探寻一条更快捷更有效的脱贫致富道路。” 康广量当然没这么说,只是交代了省里主要领导挂点地市的驻点县如何来谋划产业发展,但这样单独去做不太合适,沙正阳自动扩展,将其命名为如何解决贫困地区的通过产业发展培育来实现致富。 在沙正阳看来,贫困地区的贫困原因其实并不算复杂,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几样,问题不难找到搞清楚,但是要解决却不简单。 现在康广量给他加了担子,而这个担子程颂也清楚,怎么来解决,他就要动用各方力量和资源来破局。 程颂见沙正阳有意转开话题,也明白对方的苦衷和顾虑,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话题有些过深了,像沙正阳这样一个刚刚进入发计委工作的副职,在这个问题上探讨过多也并不合适,点点头:“正阳,你要记住一点,你人年轻,多干一些没坏处,发计委体系的工作很锻炼人,每一项工作都能让你有所得,从工作接触面到对上的各种渠道资源,我说的,你应该明白。” “谢谢省i长的关心点拨了,我明白。”沙正阳松了一口气。 “那你说说吧,我看你很急,又像是有些把握,蒲池和巫陵的情况我大略了解,要在这两地捣腾出一些像样的东西出来,那可得要花点儿心思。”程颂瞅了一眼对方,觉得似乎很有底气,他也很好奇。 沙正阳花了四十分钟向程颂介绍了他在蒲池和巫陵地区调研的情况,谈到了当地二三产业的孱弱和第一产业面临的困境,也介绍了自己对当地产业结构的调整和规划布局的一些设想。 程颂听得很认真,也认同沙正阳的这些看法。 缺乏资源,缺乏工业基础,地方财力单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力度相当薄弱,难以支撑起剩余劳动力的消化,两化进程严重低于其他地市,这种情况下,单靠本地地方党委政府的努力,要想迅速改变现有的局面,很难。 沙正阳又谈到了招商引资面临的一个巨大制约,交通瓶颈成为投资环境首当其冲的障碍,另外还有两条就是产业薄弱和思想作风守旧。 “我明白了,你看上了都宜高速?”程颂比康广量的嗅觉还灵,“既然你来和我说这个时候,肯定有一些把握了,说说吧,可能性来自于哪里,而困难又在哪里?我不相信你不清楚都宜高速所需投资金额以及目前汉川省政府所面临的各方面资金压力。” 沙正阳把自己的一些分析判断和盘托出,但仍然未能说服程颂:“你说的我都知道,中央今年为了对冲亚洲金融风暴给国内经济带来的冲击,实现保8战略,的确在高速公路建设上开了口子,你预测的中央在公路建设方面的会议还要开我也认可,省里也有省里的考量,只是你考虑过都宜高速的总投资和资金来源渠道了么?我们不现在不可能把汉昭涪高速和汉武高速停下来把所有资金来支持都宜高速,那么这笔投资从何而来?m” “省i长,您考虑过引入世行贷款和日本协力的资金么?”沙正阳也知道程颂对这一块很了解,所以他才来找程颂,就是希望先说服对方,再来推动这个项目运作。 “世行资金可不容易通过审批,他们对这方面资金卡得很紧,各种条件要求很高。”程颂一愣,“日本协力贷款也差不多,每年额度有限,而且多是以中央政府的名义来进行考虑。” “事在人为,我专门研究过近年来世行贷款情况,他们近期的投放方向有所调整,主要是针对扶贫板块较为活跃,我觉得都宜高速可以尝试以扶贫战略来作为引子,通过道路建设牵起这条涉及到□□jiu个贫困县,改善当地投资发展的环境,进而来实现当地老百姓在家门口工作,实现脱贫奔小康的愿望,这符合世行近年来的放贷走向。” 沙正阳当然是有备而来。 “哦?世行贷款?”程颂没想到沙正阳居然会把资金来源打到世行贷款身上,略作思考之后才道:“但都宜高速投资额度很大,百分之三十五的资本股金从何而来,省里肯定承担不起,如果要争取中央支持,难度不小,而且纵然我们能够凑齐百分之三十五股金,世行的贷款也能拿下,也还是有很大缺口。” 程颂这样说,也是承认了沙正阳对世行贷款的判断,认为的确有一定把握能争取到世行贷款。 “至于你说的日本协力银行的对华贷款,主要集中的京沪,内陆省份获得这种支持的不多,……” “我还是那句话,事在人为。”沙正阳摇摇头,“据我所知,从去年开始,日本协力银行对华贷款金额大幅度提升,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另外国家开发银行今年受中央政策的调整,在贷款上也趋于宽松,所以我认为也可以从这个渠道获得一些支持。” 程颂摆摆手,“嗯,行吧,贷款这一块就算是能够解决,但是资本金呢?都宜高速我虽然不清楚静态投资要多少,但是从汉都到宜昌,在我们汉都境内起码有接近四百公里吧?就算是省道弯道山道多,高速公路裁弯取直,隧道高架桥能节省不少,三百六十公里应该有吧?而且这一区域全市山区,喀斯特地貌复杂,简单测算一下,投资不会低于80亿,而资本金需要多少,30亿!省里边顶多能拿出10亿来已经是竭尽所能了,另外20亿哪里来?” 这才是最关键的。 沙正阳知道程颂所说的还是打了折扣的,都宜高速前世中修建的时候是2007年,总造价超过220亿,当然那个时候情况不一样了,要求也更高,比如桥隧比,现在提前了十年,可能标准不会那么高,但是沙正阳估计也得要90亿。 而问题是汉川省去年一年在公路建设上的投资也不过区区69亿,几年提升幅度比较大预计可能接近110亿,就算是都宜高速要分为五年投资,那算下来一年也要接近20亿,这一条路投资就占到全省公路投资的五分之一,这不能不让人三思而后行。 “程省i长,我觉得要修这条路,中央可能需要投资才行,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我们省里可以在思路上放开一些,不必拘泥于窠臼中,私营企业也可以入股。”沙正阳慢吞吞的道。 “多策并举,通过多个渠道来募集资金,大家可以看得到,沿线这些区域都是山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域,同时还有部分是革命老区,无论是从政治意义和经济角度,还有脱贫角度来说,意义都很重大,我相信如果我们能把宣传造势这个方面的工作做好,是能够做成这件事情的,再说了,不是还有您么?您现在是咱们汉川省领导,国家发计委和交通部那边你人熟地熟,总得要把您的资源给用起来不是?不管成不成,我们不去尝试,肯定不会成,但是去试了,哪怕是失败了,起码也能给上边留下一个印象,也许下一轮的项目启动时,就会首先考虑这条路了呢?” “看样子你是胸有成竹,也是下了决心了。”程颂其实也在盘算着,沙正阳所说不管成不成,总要一试这句话打动了他,而且沙正阳还提出了可以让民企加入进来,这也是个很有创意的举措,在此之前这类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可还从未有民企参与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