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节 大胆尝试,勇于探索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节 大胆尝试,勇于探索

王云祥微微点头,他赞同韦文辉的这个观点,很多事情你要做起来之后才发现会有许多之前完全没想到的问题都冒出来了,都要要钱,而那时候条件又不允许你停下来了,是需要考虑周全。 “刚才程高官也提到了是否可以考虑私人企业投资,也就是民间资本,我觉得这个开口是否合适,虽然现在都在谈要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要破除一切影响生产力发展的壁障,但是像这种关系国计民生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交给民间资本来运作,合适么?我觉得可能还是要慎重,而且有没有民间资本愿意来,这么大的体量,是否承受得起,我觉得都是问题,抱希望太大,结果可能就是失望更大。” 韦文辉的语气里很轻松,似乎对程颂先前介绍的一切都在掌握中,他是发计委主任出身,在这方面的观点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还有就是贷款问题,就算是我们解决了资本金问题,贷款,单纯依靠商业贷款,如此大体量资金,我估计不是一家银行能解决的,程高官提到了世行贷款和日本协力银行贷款,可是这两家银行的贷款以前我们汉川省甚至内陆省份都从未操作过,也没有听说过内陆省份谁获得成功过,基本上都是京津沪和沿海地区一些非常瞩目的项目才能获得,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还是太乐观,甚至是……” 韦文辉后面一句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大家却都知道,甚至是太异想天开了。 王云祥微微皱眉,这个韦文辉说话有些过了,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是王云祥却不认同对方的这种心态,什么事情连试都没试就开始打退堂鼓,这种心态很容易让下边人养成畏难情绪,一遇到挫折困难就退缩,不愿意再去努力。 王云祥甚至也联想到现在程颂对发计委工作很不满意也是不是因为韦文辉长期担任发计委主任遗留下来的这种懒散松懈风气? “另外我再提醒一下大家都宜高速的投资回报,也就是贷款偿还问题。”韦文辉手里还握着一柄利器,这才是他的杀手锏。 “都宜高速动态投资可能要超过百亿,甚至可能达到110亿,这样一个投资巨大的工程,如果按65%贷款,那么大家计算过每年需要偿付的利息没有?四到五年的工期,再加上二十年的收费还贷期,就算是世行和日本协力银行的低息贷款,但是那只是很小一部分,很大一部分还是需要商业贷款,那么光是利息就足以压垮这条完全是途径了三个落后地区的高速公路的收费收益,这一点请大家务必要认真考虑。” 韦文辉能当上高官当然不是纯粹靠混,他性格虽然软了点儿,但是却还是从发计委里边一步一步干起来的,对于自己的业务还是很精熟的。 程颂的这个建议选的时机很好,借助了中央出台的一系列鼓励加快公路建设的政策精神,这一点谁都说不上什么,但是要说到具体的都宜高速上来,那程颂肯定没有自己熟悉了解。 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列举出一大堆存在的困难和缺陷出来,当大家看看这条路究竟适合不适合修。 两个最大弱点,一个是资金不足,一个是收益低,这两点足以让任何人都退避三舍。 韦文辉的观点打动了在座的一干人,就连对程颂的意见持支持态度的王云祥都不得不考虑此时上都宜高速公路项目是否合适,特别是现在汉武高速正在申报,而且获批可能性很大的情况下,中央会同意上马这样一个投资相当于比汉昭涪高速和汉武高速加起来投资还要高一倍但是经济效益并不明显的项目么?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程颂对于在座一干人的质疑倒是早有思想准备,事实上由韦文辉来挑头质疑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韦文辉是上一任的省发计委主任,和他也打过交道,而且韦文辉现在还分管交通国土这一块工作。 程颂对韦文辉的基本业务素质还是认同的,但是此人最大毛病就是软,就是畏难,一遇挫折就喜欢退缩和改道,这恰恰是一级领导最关键的素质品质。 这样大一个项目,如果都能把相关资料迅速熟悉,倒也不简单,韦文辉还是在这上面花了一些心思,问题是他的心思都花在了质疑和如何驳倒这件事情上来了,很难说其观点中有没有带有一些个人情绪在里边。 “老程,老韦的意见很中肯啊,提出来的担心和问题我觉得还是很客观的,我们省的财政现状,都宜高速的实际情况,这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倒不是说以后不建这条高速公路了,问题是什么时候来建,这也需要综合平衡我们全省的情况。” 王云祥不得不在这个问题上给予韦文辉的观点一些认可,在他看来,对方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而是相当现实的问题,如果拿不出合理有效的解决对策,那么这条高速公路王云祥宁肯暂缓两年。 “省i长,刚才文辉同志的意见我也仔细听了,有些意见也的确是值得引起重视和关注,但是我不同意文辉同志的观点,他认为目前建设时机不成熟,条件不具备,特别是就资本金和贷款以及利息偿付能力都作了探讨,我以为这里边的确有一些问题,但是并非无法克服。” 程颂早有准备,语气中正平和,但是态度却半点不软。 “而且像这种工作,要说没有一点儿难度,那才是笑话了,我早有思想准备,一旦开建,面临的各种具体困难和问题还有很多是我们想不到的,都要不断的冒出来,我在想可能很多工作其实都面临这种情形,没有那一项是能够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成了的吧?真有那事儿,还要我们研究干什么?分排下去就行了。再说,一些工作看起来条件现在不具备,但是当三五年后道路修通时,恐怕就已经具备了。” 韦文辉有些冒火,这个程颂倒是说得比唱的好听,这项工作能和其他工作相比么?一百多亿的投资,现在连一毛钱都没看见,就敢在这里夸海口?真以为他自己是国家发计委下来的就无所不能了? 压了压内心的火气,韦文辉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带情绪,淡淡的道:“程省i长,我觉得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些工作有一些难度,条件差一些,但是我们可以创造条件,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来减小难度,然后再来推进,但是都宜高速不比其他,一百多亿的投资,我个人认为三五年内我们汉川财政不具备这个财力,如果要强行推动,可能会给省财政带来难以承担的压力,甚至变成窟窿,而且我认为世行和日本协力银行的贷款也没有那么容易就争取到,我们把这类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而且即便是争取到,其资金体量也远远不够!” 虽然努力想要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是对事不对人,但是到最后还是有点儿变成了直接针对程颂的意见了,但韦文辉觉得自己这是为了工作,而且也是要帮助敲一下警钟,不要觉得自己是上边下来的,就可以颐指气使,就觉得大家都该听你的,你做的都是对的,别人都一无可取之处,也不要把这些事情拿起来当成哗众取宠的噱头。 “韦省i长,一百多亿的投资的确是我们汉川省前所未有的大项目,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我们不应该错过这样一个机会,……” 不欢而散。 关于都宜高速公路项目没有能够在省政府办公会上取得一致意见,王云祥暂时搁置了这个项目,但是程颂却不肯就此放弃。 他觉得沙正阳和自己探讨的一些想法很值得一试。 第一是国家推动道路基础设施这个大气候下的机会。 第二是世行贷款从今年开始转向,解决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使之成为贫困地区脱贫的一个有效方式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新的尝试,值得去争取。 第三是采取多种形式的募集资金可以作为未来汉川在基础设施建设募集资金上的一个尝试,特别是吸纳民间资本来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既可以缓解政府资金压力,同时也能彰显汉川省委省政府对外改革开放的魄力和崭新气象。 如果说前两者只是让王云祥心中微微一动,那么第三点的意义倒是让王云祥不能不多思考一番了。 今年率先掀起的国企改革风潮已经成为一个风向标,民间资本的活力被极大的激发了起来,他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是否可行? 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但是苏南地区开始的国企和乡镇企业改制却证明了高层对这一类改革开放的举措是持支持和鼓励态度的,那么汉川是否可以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资本使用上先行一步,吃一回螃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