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零一节 吃螃蟹者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零一节 吃螃蟹者

“老韦是搞计委出身的,但是也恰恰是长期在计委系统工作,我觉得他的思维定式还有些固化在以前计划经济的模式中,还没有真正从那个时代中跳出来。”周远望安详的坐在沙发里微笑着摇摇头,顺手把自己手里的一份资料放在茶几上。 “现在不同于以往,要敢于打破陈规,要敢于突破现状,我觉得程颂提到的吸引民间资本加入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来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而且可以更大胆一些,不一定要局限于道路交通设施嘛,像其他基础设施也可以考虑啊,比如电厂,比如银行,比如机场,……” 王云祥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周远望的思想更为开放,居然考虑可以让民间资本进入银行和机场,这一点甚至他都还没有想到。 周远望见王云祥面带惊色,也知道自己这个观点可能有些超前,但是他想过这个问题,而且这一两年来他就一直在思考。 汉川比起沿海地区差距很大,无论是观点理念还是工作作风,至于说投资环境和资本存量,这些差距就更大,而这都是不是一天两天能赶上来的,那么汉川怎么办? 如果按照既定的方略那样来一步一步追随沿海地区的发展模式,那么汉川永远都只能当一个跟随者,而且随着产业经济的吸聚效应,这种差距还会越来越大,所以他也一直在考虑如何来打破常规的发展模式,实现一个弯道超车,以超常的勇气和方式来实现跨越和超越。 按照惯例他的任期可能也还有两三年,而且他感觉自己这个搭档也是一个思路清晰思维敏锐敢作敢当的角色,自己和对方配合也还算默契,那么敢不敢在这几年时间里大胆一些,动作力度大一些,哪怕就是冒一些所谓的“政治风险”? 周远望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觉得值得。 如果自己真的两三年卸任由王云祥来接任,那么周远望相信王云祥也可以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加大力度推进,让汉川摆脱那种始终居于中下游的困境。 周远望的这个想法是从长河集团走出战略和沿江零售布局战略受到启发的。 应该说长河集团的走出战略和沿江零售布局战略是给了周远望很大的触动。 当初他也考虑过这样越过中石油和中石化这两大巨头,长河石油率先走出去,会有多么大的政治风险和经营风险,所以在考虑这个问题上也是辗转反侧,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由省委省政府来承担这一风险。 改革本身就要承担风险,如果事事都循规蹈矩,汉川就没有希望。 通过几次听取汇报,周远望认为尤万刚、钟广标和沙正阳的这个组合是可以信任的,而结果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长河集团在出海战略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果,中石油现在正在谋求奋起直追,而沿江零售布局战略更是让中石油和中石化如临大敌,中海油羡慕得流口水。 这一点他到燕京开会时,已经担任中石化老总的尤万刚来拜访时也是多番感慨就能感受得到。 改革开放其实就比的是你敢不敢于在一些新的模式上突破,如何最大限度的解放生产力,让生产力的发展为地方经济服务,这就是核心命题。 中央十五大以来的一系列政策精神出台背景周远望都很清楚,在市场领域中很多区域国退民进已经成为一种趋势,那么如何在这个趋势潮流中抢先一步为汉川抢得先机,这就是一个决策者是否有这个政治洞察力和政治胆魄的问题了。 周远望认为自己有。 港资进入南粤的高速公路和电厂这一类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喝了头汤,在周远望看来,吸引港资和外资来进入汉川的基础设施领域一样可行。 相较于南粤的经济特区,可能汉川省在政策上还需要过中央的审批关,也许审批程序还要严格一些,但是周远望觉得政策的紧也好,严也好,并非是禁止,那么汉川省就可以去争取,甚至突破。 而港资外资可以进来,那么内资,特别是国内民间资本呢? 周远望认为也是可以的,当然这可能一样面临着严格的审查审批程序,但还是那句话,值得花工夫去攻克这些难题,汉川也愿意去当内陆地区的吃螃蟹者。 “周书记,你这个观点可有点儿激进啊。”王云祥笑了起来,“起码在内陆地区恐怕是第一遭。” “不,四川其实已经走到了前面,成绵高速马上就要通车了,这条路就是四川和香港新中港合资建设的。”周远望略微沉吟了一下,“当然利用民间资本来加速基础设施建设,的确在我们内陆地区还是比较罕见的,这一点上估计也会引起很大争议。” “我倒是觉得这没什么,为什么我们内陆地区就不能先行一步?我们内陆地区天生就该慢一步,就该落后?没这个道理嘛。法无禁止便可以实施,我赞同您这个观点,大胆尝试,锐意突破,有什么风险,有什么责任,我们两个扛!”王云祥沉声道。 “呵呵,云祥,看来我们是想到一条路上了。”周远望也是笑着道:“沙正阳这个年轻人头脑很灵活,思维角度很广,是一颗好苗子,放在发计委我看是放对了,虽然他的一些观点看起来有争议,但是我觉得争议的方向都是那些模糊边缘地带的问题,核心就是是否敢于创新突破,敢不敢先行一步,而我们很多领导干部的思维还囿于旧的框框架架,总觉得上边没有政策,沿海地区都还没敢干,我们怎么敢去尝试?这种心态,先天就把自己摆在了落后者和弱者位置,这样怎么能争先?” 王云祥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问题,脸色严肃起来,“周书记,中央要求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的政策精神已经明朗,目前各地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但是根据前期各地上报上来的情况来看,形势很严峻,特别一些地区情况十分严重,一些乡镇企业较为发达的地区,尤其突出,很多合金会的资金流向都是乡镇企业,但是这些乡镇企业现在大多资不抵债,甚至就是空壳了,资金收回难度极大,或者就是根本没有可能了,我估计从今年底到明年乃至后年,一些地区财政上恐怕都要过紧日子和苦日子了。” “是啊,这也是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周远望听到这个话题也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这也是困扰着汉川各地的一个难题,农村合作基金会整顿风潮来袭,这是中央刚性政策,没有价钱可讲,必须要坚决关并。 而实际上这些农村合作基金会的经营状况绝大多数都不容乐观,没有专业经营人才,缺乏监管机制,风控更是谈不上,很多乡镇农村合金会已经沦为乡镇党委政府的小金库提款机,呆账烂账所占比例相当大。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问题还会更严重,所以中央才会果断出台政策,坚决挤掉这个脓包。 “李铭和程颂也来和我说了,可能有些地市和区县会遭遇很大压力,虽然按照文件要求,大部分合金会都要归并入信用社,但是要归并进入信用社也是有红线要求的,不足资金需要由区县财政补足,这对于很多区县来说几乎就是不可承受之重,只有向地市财政借钱,所以有些市长专员都来汇报,希望省财政予以支持,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这不是一个小数目,涉及到的地市肯定也不会少,周远望和王云祥两人都意识到这又是一个坎儿,但是再难,也得要过。 “所以我们只能更见坚定不移的改革开放,力度要更大一些。”周远望忍不住拍了一下沙发扶手,“云祥,省政府这边还是研究一下如何进一步吸引外资和利用民间资本来加快我省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进入金融领域,民生银行就是典范,我看中央也很支持,发展也很快,那么我们汉川在这方面是否也可以先行一步,当一回吃螃蟹者?” “嗯,周书记,这一点上我们都有共识啊。”王云祥点点头,“下来我就安排人马上进行调研,拿出一个可行性的操作方案来,都宜高速是一个尝试,老韦观点比较保守,我看干脆就让发计委和交通厅这边抽人来搞一个尝试,多管齐下,如果能够有外资和民资愿意进入,如果世行和日本协力银行贷款能够争取到,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当一回吃螃蟹者呢?” “嗯,这样所需资金体量极大的项目,也需要赶上中央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的大政策大气候下才能迅速推进,否则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才能上马,国家开发银行那边恐怕也要去跑一跑,能争取多少算多少。”周远望补充了一句,“这个项目让程颂牵头,但是我们俩都要亲自上阵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