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零六节 渐入佳境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零六节 渐入佳境

“你爸到湖滨去了?”沙正阳吃了一惊,差点儿把才买来的蛋卷冰激凌给扔地上了。 “嗯,上个星期四宣布的,星期一就必须要报到。”赵羽洋很小心的观察着沙正阳的表情变化,她不知道自己父亲地位变迁会给自己和对方之间的这种交往带来什么,正面还是负面的影响,真的无法推测。 桑前卫就是从湖滨离开的,不过是从湖滨区长直接到了昭阳,没想到赵占涛居然从锦城区区长升任湖滨区委i书记了,难怪桑前卫原本希望接任书记的,结果却有这样一个变化。 当然桑前卫的这个调整不能说不好,虽然都是副厅,但是他是从区长到昭阳市的副市长,如果是从区委i书记到昭阳市副市长,那么肯定有些亏了,但是从区长到昭阳市的副市长,那应该说算是一个很不错的进步。 “湖滨区是个好地方啊。”沙正阳把冰激凌递给赵羽洋,自己把自己这一个咬了一口,沉吟着道:“你爸肯定要忙乎一段时间去了。” “锦城肯定比湖滨好得多吧?”赵羽洋虽然也是在体制内工作,但是她大学毕业就分到了团省委,所以对下边的工作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在她看来,锦城是汉都市最繁华的地段区域,而湖滨则处于城郊结合部去了,只有部分算是城中心,怎么能够和锦城比? “那不一样。”沙正阳摇摇头,“锦城虽然繁华,但是发展潜力有限,而且基本上是以商业为主,第二产业薄弱,而湖滨地处城郊结合部,土地资源丰富,未来发展前景相当广阔,而且这也是汉都市的发展方向,所汉都市委把你爸放在湖滨区委i书记位置上,那是委以重任啊。” “我妈也是这么说的,我还以为是我妈在安慰我爸呢。”赵羽洋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沙正阳,“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又怕你以后知道了说我瞒着你。” “哪有那么夸张,你爸是你爸,你是你,嗯,没什么关系吧。”沙正阳也知道这话有点儿虚伪,但是他的确是这么想的,赵占涛所处什么位置应很难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了,他的位置调整变化基本上不太可能对自己有什么正面影响,一定要有,那也是负面的可能性居多。 当然汉川省这么大,倒不至于因为两个副厅级干部之间的某种关系就难以安排了,只能说想多了。 “你如果这样想就最好。”赵羽洋放下了这层担心,“我们去看电影吧,《拯救大兵瑞恩》,斯皮尔伯格的作品,他们说对人性的拷问,一个和八个之间的价值,很值得探讨。” “哦?《拯救大兵瑞恩》?”沙正阳的记忆力都有些模糊了,这部片子前世中他当然看过,感触也很深,没想到今世还是如约进入了中国国内了,战场的残酷,人性和道德的衡量,加上大导演的导演功底,的确是一部很不错的片子,那就再回味一遍吧,“行,走吧,不知道能不能买到票。” 电影一样精彩,原本模糊的记忆似乎伴随着电影的片段不断在沙正阳脑海中迸发出来了,以至于让他真正的投入进去,伴随着电影情节的起伏,感情也随之起伏,这很少见,以至于让沙正阳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来多看一看电影,让自己的感情不至于那么淡漠了。 电影结束了,两个人走出电影院时仍然还在回味着这场电影带来的巨大震撼。 《拯救大兵瑞恩》好像没能获得99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而是被《莎翁情史》夺走,但在沙正阳看来《莎翁情史》比起《拯救大兵瑞恩》其影响力和渗透力都相差了一个级数,或许是美国人自我标榜的某种东西才刻意如此。 “你觉得值得么?用八条性命却拯救一个生命,值得么?”赵羽洋显然还沉浸在电影带来的情绪中,这个问题她已经第三次问了,实际上这个问题本身是没有答案的,单纯用本体价值来衡量,那是谬误的,那为什么要用八个去换一个,也就是电影所要体现的某种价值,保留一份希望,对人类来说,对个体来说,希望是最重要的。 “导演所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是成功的在观众的心目中引发了自我拷问,不断的回答,然后又不断的推翻,周而复始,也许在每一个年龄段,你都会得出不一样的答案,当你还是女孩子时也许是一个答案,当你当了母亲之后也许又是另外一个答案,当你耄耋老去的时候,兴许又会改变自己的观点,总而言之电影公司赚了,……” “讨厌!……”沙正阳的话引来赵羽洋的一阵娇嗔,沙正阳觉得好像这场电影还真的是赚了。 *********** “你这个构想可真的是够宏大啊,而且也是史无前例啊。”程颂轻轻叹了一口气,手掌在厚实的资料上轻轻的拍着,“我向两位主要领导都作了汇报,他们暂时都还没有表态,只是说把更详细的的资料拿给他们,他们需要认真评估。” “理解,这么大的事儿,换了谁,都得要三思。”沙正阳倒是显得很轻松,他只是提出自己的想法建议,至于说拍板,那是领导的事情,轮不到他来操心。 “我估计有几方面他们都有些吃不准,究竟是以某一条高速公路来组建一个公司,还是以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来作为合资对象,未来进行整体上市?”程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棘手的事情,很多东西似乎已经突破了法律规定,但是你要仔细去琢磨,法律似乎在这上边也没有明确的禁止。 “第二就是外资之外的民间资本是否允许,如果可以的话,有没有数量上的限制?” 程颂知道外资和国内民间资本还不一样,虽然从本质上并无太大差别,但是其敏感程度和意义上还是很容易引起争论的。 “第三就是,是否该把已经建成通车的汉嘉高速和即将建成通车汉宛高速也纳入进来?如果纳入进来,好处在哪里,不利方面又在哪里?这都需要仔细权衡。” “程省i长,其实好坏领导们心里早就有数,说来说去,还是一个政治风险问题,冒这么大风险去做了,最终挨了板子却没有收益,那肯定没有人愿意干。”沙正阳觉得这道题不难回答,就是一个敢不敢担当的问题。 “算了,这事儿我们汇报了,问题就上交了,是主要领导们担心的事情了,我们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程颂也很放得开,“国家开发银行那边的贷款基本上说好了,按照他们的规矩来,利益基本上是保持着最低标准了,我们也不能再奢求,只是数额上可能未必让你满意,……” “不敢奢求,我的想法是先由省里和国家开发银行签一个意向性协议,我得靠这个去忽悠香港方面,没这个,他们连正眼都不会瞧我们,有了这个都还不够。”沙正阳这段时间也是为这事儿奔波得瘦了一圈,“世行贷款那边还在谈,估计下一周他们要来人实地看巫陵和蒲池,我想这正好,就是一个比惨,当然你也得要在产业规划上提出一些符合实际的东西来,怎么来利用未来都宜高速的开通来实现产业的发展带动山区老百姓,特别是少数民族老百姓的脱贫,我想这一点上,世行方面的人肯定感兴趣。” “日本协力银行一样对此感兴趣,只不过有些来不及了。”日本协力银行这边的无息贷款是程颂亲自在抓,他在燕京城里人脉厚实,所以很快就寻找到了突破口。 但是无论是世行还是日本协力银行,他们在审批程序上相当严谨,一条一款都要亲自落实到位,也就是说既然都宜高速公路项目既然在帮助近千万老百姓的脱贫致富上意义巨大,那么他们就要实地考察,这条高速公路是从哪些方面能够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变化。 好在沙正阳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过是靠忽悠,蒲池和巫陵地区在多种经营和农产品加工产业上的一些考虑他早就和宝岭和卫池两县进行过对接,两县乃至其他县在很多方面其实都有共同之处,所以要迅速把这套方案结合各县实际各有侧重的体现出来,并不算太难,只要有心去做。 “省i长,其实等一等也好,世行这边做好了,如果那里还有不足,我们下一步还可以改进完善,日本协力银行来人考察,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沙正阳一边思索一边道:“我的想法还不仅止于都宜高速,如果我们在这一次能够做得很成功的话,合作圆满的话,我想世行和日本协力银行还可以继续合作。” “正阳,你的胃口可真不小啊,你以为世行和日本协力银行只在汉川?”程颂摇头。 “其实在哪里做不重要,对他们来说,只要我们的东西是真实的,符合他们的标准,我想是可以再继续合作的。”沙正阳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