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零八节 先行先赢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零八节 先行先赢

沙正阳在不动声色的玩弄着自己的谈判技巧。 这可以通过翻译来巧妙实现,当然也有可能被对方识穿,那也无关紧要,可以推到翻译身上,只要解决了主要问题,其他都好说。 舒曼通过翻译大概明白了沙正阳的意思,点点头:“沙,我基本同意你的看法,这个项目的确能对整个地区的人们产生非常积极的效果,特别是整个地区蕴藏着非常丰富的各类资源,它们可以被本地区的老百姓开发出来,带给全世界人民更多的惊喜,但是我也要强调,这个项目规模非常大,世界银行如果要为其贷款的话,这笔资金的使用必须要经过严格的监管和审计,这是我们的基本要求,如何来实现,我们需要保障。” “ok,没问题,舒曼先生,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给出一个让你们满意的答案。”美国人对中国国企根深蒂固的歧视带入到了世行当中,这不是什么秘密,而要让这些固执的美国人放心释怀,就必须要针对他们的担心给出最直接的答案,“我想您可能要知道一个前提,那就是都宜高速的可能不会是由一家政府控制的国企来负责建造和经营,而可能是由一些私人投资和境外资本在内的混合投资占据主导地位,……” “what?!”舒曼显然被翻译的话语所震惊了,甚至变得有些结结巴巴,“impossible!” 沙正阳知道自己击中了对方的要害,甚至在宫本和其他几个人也对这一点大为惊讶,翻译在不断的为其解释。 “没有什么不可能。”沙正阳淡淡的道:“虽然我们政府投资也会占相当大一部分,但是很有可能它们占据的份额不会超过50%,而由国内民间资本和境外资本加起来甚至可能超过资本金的50%。” 翻译的话让舒曼、宫本长盛等人都极为震惊,很显然翻译专门作解释的国内民间资本这个词语的含义让他们十分吃惊。 在他们看来,或许外资或者港资这些进入这个领域似乎还能理解,而国内私人资本也能够进入这种明显被共产党中国视为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基础产业中,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舒曼先生,这其实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举措力度正在日益加大,我们国家也不像你们所想像的那样保守,质押有利于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有利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我们的政府完全可以在很多政策领域上进行革新,1978年以前很多在我们国家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不是已经司空见惯了么?那么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进一步加深,世界在拥抱中国,中国也在融入世界!” “verygood!”舒曼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说得非常好,世界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世界!” “所以舒曼先生尽管放心,如果当私人资本和外资占据了这个项目投资50%以上的投资额度,您可以想象得到,他们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肯定会按照市场规则来建立一整套的财务制度和审计制度,而且我们也欢迎世行方面的监督审计人员加入进来,与他们和我们政府一道对整个项目从投资到开建再到运营进行全方位全程的监督!……”沙正阳胸有成竹,“无论是哪一方发现其中存在问题,都可以按照规则来进行处理,在这一点上,舒曼先生应该相信我们的政府不可能在这样一个项目上损害我们的信誉,……” 舒曼连连点头,有些发红的脸膛更是露出满意的笑容,转过身来和宫本长盛说了两句,“大的方面,我没有什么问题了,宫本,你可以谈谈你的意见,……” 不得不承认这帮人在工作上还是相当严谨的,舒曼即便是在十分满意的情况下,依然要征求其他成员的意见,而宫本长盛这个家伙也并没有因为舒曼的首肯就放弃了自己的态度。 “……,您的意思是未来都宜高速项目可能会是多家资本入股组成,项目资本金你们汉川省政府的代表也就是汉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可能不会成为绝对大股东,我能这样理解么?”宫本长盛就要比舒曼询问得细致得多,哪怕这还不是具体的谈判,但这个家伙很有点儿锲而不舍的精神。 “我的意思就是这样,甚至可能在都宜高速项目乃至更多高速公路项目上我们可能会采取打包的方式来组建项目公司,汉川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都只会作为一个出资方出现,也许会在一些项目公司作为大股东,而在一些项目中则不会,甚至它也会接受其他资本入股,进而上市成为公众上市公司,甚至到香港上市,那些项目公司也一样,……” 这番话说得有点儿大,但是不这么说不行,反正自己的话头也只是说明了一种可能,项目公司可能上市,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如果接受其他资本入股,一样可能上市,一切皆有可能。 这也是沙正阳的观点,在当下谁能更快更早把自身投资环境做得最好,那么它就能在未来的发展大潮中抢占先机。 在这一点上他和程颂就汉川省交通打破瓶颈要有大举措上达成了一致看法,在与茅向东就汉都市要在信息网络建设上抢占先机率先在全国建成商业化adsl宽带也达成了一致观点,这些就是实打实的改善投资硬环境的举措,现在关键就在于如何来落实实施的问题了。 宫本长盛被沙正阳一连串的语言给弄得有些懵了。 这里边的信息太丰富了,都宜高速可能会是一个单独项目公司,也可能和其他项目打包组成公司,甚至连汉川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也有可能通过吸引其他资本进入,进而实现上市成为公共上市公司,进而通过资本市场来实现监管。 特别是沙正阳提出汉川省的这一类项目公司和其母公司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有意愿进入资本市场,实现自身经营的规范化和公开化,接受资本市场监督,更是让人震惊莫名。 翻译也感觉到这一段话的翻译量有点儿大,又问了沙正阳几个问题之后,这才开始缓慢细致的向舒曼和宫本长盛等人解释沙正阳话语里的丰富含义。 应该说沙正阳这种有些超前的观点,的确给世行这帮人带来了很大的震动。 作为世行来中国考察的成员,他们对中国国内经济体制格局还是有相当了解的,像宫本长盛更是多次到中国,像汉川也不是第一次来,但更多的还是在沿海省市,他们没想到到一个内陆省份竟然会得到一份如此具有冲击力的规划设想,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沙正阳的观点很简单,汉川省是一个内陆省份,而且山区居多的条件下,交通环境本身就落后于其他省市,更不用说发展领先的沿海省份,加之本身财力不足是一个不争的现实,那么如何来实现超前发展? 从现状来看,已经开始通车的汉嘉高速车流量增长很快,预计很快就能实现盈利,在建的汉宛高速建成之后要实现盈利时间也不会太长,尤其是等到中宛高速和未来的庐宛高速也建成后,汉都可通过宛州、中州、合肥直达中原腹地和长三角地区,汉宛高速的车流量会大幅度增加。 这些情况资本市场也能看得到分析的出来,那么如果能够将汉嘉高速和汉宛高速以及盈利同样可期的汉昭涪高速与汉武、汉秦、都宜高速进行打包混编,推入资本市场,吸引民间资本和外资港资等进入,必定可以极大的缓解汉川省政府在高速公路建设上的资金压力。 或许有的人会盯着汉嘉高速和汉宛高速以及汉昭涪高速这些盈利可期这一点说话,认为未来这几条高速公路能够为汉川省财政提供稳定的收益,问题是汉川省政府不是企业,它是一级政府,它需要的是为全省经济发展提供更好的发展环境,几年后的收益和现在腾挪出资金建设更好的环境,孰轻孰重,沙正阳认为这没有什么好值得犹豫的。 哪怕是提前三五年能够为汉川省提供一个优于周边省份的投资环境,可以吸引到更多的外来资本、企业和项目进入汉川落地,仅仅是其经济意义都远大于这点儿经济利益,这还没有算这种开放格局带来的政治意义和影响效果。 程颂在这个问题上就看得很清楚,当沙正阳一提出来时,他就旗帜鲜明的予以大力支持,当然向主要领导汇报之后没有立即得到回应。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还有其他一些政治因素需要考虑。 但程颂和沙正阳都坚信,周远望和王云祥不是那种眼光浅显的人物,他而他们应该看得出这份建议蕴藏着的巨大机会,而率先行此举措,更能在各方面都起到难以想象的示范效应。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