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敢于,勇于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敢于,勇于

韦文辉乍然变色,放肆! 好歹他也是前任发计委主任,现在还是分管交通的高官,竟然被这家伙如此不计情面的攻击,是可忍孰不可忍? 沙正阳其实也意识到自己的语言出了问题,这话很伤人,但是此时他也顾不得了,话已出口,而且他也很清楚韦文辉是针对自己而来,自己已经不可能获得对方的认可和平相处。 因为自己的规划这几乎是剥夺了未来省交通厅对全省高速公路建设的主导权,没有哪个领导能够忍得下这口气。 如果按照自己的方案规划,汉嘉高速加上汉宛高速是目前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最优质的的资产,以募股形式吸引民间资本或者外资港资入股,甚至可以49%的股权,以获得部分资金,然后有募股之后的省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来启动汉武高速和汉秦高速,同时将这笔募股所得资金作为资本金与港资和民间资本合股成立汉港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先行启动汉昭涪高速和都宜高速,并保留嘉宛高速的建设投资权。 这个方案基本上就把未来十年全省高速公路的建设大框架给固定了下来。 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也好,汉钢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也好,省里都会占据大股东的地位,但是未必会控股,通过转让股份获得建设资金,最大限度吸纳外来资本加快全省高速公路建设进度和力度,这才是沙正阳要达到的目的。 而这恰恰是韦文辉无法容忍的,他一直希望主导全省高速公路建设,要把这份权力牢牢把持在自己手中,而不像沙正阳所说的那样将所有建设经营权与别人分享,甚至还可能是别人占大头的情形。 沙正阳注意到了王云祥、程颂以及旁边康广量的目光,赶紧接上话:“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先向韦高官道个歉,但是我还是要说,韦高官的观点是不对的,而且是极其危险的。” 韦文辉轻松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对方果断道歉,倒是颇为乖觉,如果自己再揪着不放,倒显得自己气度狭小了。 “世界银行和日本协力银行是境外金融机构,它们不是我们国内的金融机构,准确的说是受西方掌控的一家金融机构,它们不是那种纯粹的商业金融机构,一定程度代表了它们所在国家或者说在银行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的意识形态倾向,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也无须遮掩。” 沙正阳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语速放慢,但是头脑却越发清晰。 “他们有这种倾向很正常,甚至他们也有某些意图,比如支持我国私有经济的发展壮大,但我以为这不是问题!第一,对于我们来说,这就是一个商业合作项目,无须把问题看得过于复杂,他们不是慈善家,我们也不是受施舍者,项目在我们国内修建和运营,那么主动权就掌握在我们手中,没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第二,我们国家宪法和中央相关政策已经有明确指示,支持私有经济的发展,甚至要鼓励他们大胆发展,法无禁止便应当允许和支持他们进入,基础设施领域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关系国计民生,但他和其他一些领域还是有所不同,广东那边的尝试已经做到了鼓励外资进入,那么外资既然都可以进入,民间资本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第三,我个人的观点,在这方面可以采取拿来主义,只要是利于发展我们社会主义经济的,有利于改善我们汉川省投资发展环境的,有利于人民群众生活水平得到改善提高的,我们都可以用,资金也好,技术也好,政策借鉴也好,只要坚持一点,那就是必须在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下推进,那就都不是问题,而法律并没有规定不允许外资和民间资本进入这个领域,而它们的进入又的确能够给我们的汉川各方面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好处,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不允许他们进入?而且广东已经在外资进入方面开了好头,广深、广珠高速都是如此,就连我们旁边的四川不也有成绵高速这个县里么?” “外资进入这是有迹可循的,沙主任,我们谈的是民间资本,在这方面国内还有很大的争议,所以我觉得我们汉川不应当去开这个头,避免引发不良反应,……”韦文辉也不敢一口否认私营经济地位在中央政策和宪法中的变化,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他只能以在基础设施建设运营领域尚无这个先例来狙击对方。 “韦省i长,这一点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的理由。”沙正阳知道自己抓住了对方的软肋,沉静自若的继续进攻:“在1978年之前,现在很多政策精神在那个时候都是不可想象的,同样在1992年之前,我们现在做的一切也和那个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就是改革开放的一个进程,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银行金融领域恐怕比基础设施领域更敏感更重要吧?那中央为什么要允许成立民生银行来进行尝试?这不也是放任民间资本进入了金融领域,要这么说,这更是洪水猛兽了,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大不了,只要中国还是共产党领导下,还是社会主义制度下,那就变不了天!过于谨小慎微,前瞻后顾,只会让我们丧失领先的机遇,难道非要沿海地区先行做出了样板,我们才能亦步亦趋效仿?难道我们汉川省就不能领先一次,首创一回?!” 相当具有煽动力的一番话似乎让在座的众人都有了一些触动,几个人虽然没有交谈,但是有的在默默点头,有的若有所思,有的则在自己面前的笔记本上轻轻涂画,就连韦文辉也都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当下改革开放之风劲吹,中央也在鼓励大家胆子要更大一些,步子要更快一些,很多新东西新事物的涌现,的确让人有些看不清。 那么看不清的情况下,就会有几种态度,一是停下脚步,小心观察,伺机而动;二是干脆倒退一步,等待上面发话;三是勇于探索,大胆尝试。 第一选择无疑是最受大家欢迎的,既无风险,也没有违背政策,甚至还很有些勤于思考分析的态度,但其实就是一个等待、观望的姿态。 第二自然不可取,第三则是冒着风险去尝试,有可能一步踩空沾一脚泥巴,但是也有可能这一步踩对了,占得了先机。 一步踩空沾一脚泥巴,那么政治责任就落到主要领导身上,可能就会对领导仕途有影响,而踩对了,占得先机,有利于发展,但是这有可能短时间都未必能见得到效果,甚至得益者可能都是下一届了,那么这种结果两相对比之下,谁又愿意去冒这个风险呢? 而且相较于沿海地区目前已经在中央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那就是改革创新都应该是率先在沿海开放地区先行,他们哪怕做错了,中央对于他们的容错心态也会更包容。 而你内陆地区一旦做错了,那审视你的眼光就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趋向更浓一些,这也使得内陆地区不敢轻易去做这种冒险尝试。 在沙正阳看来,何为开放先行?为什么在政策选择上要分沿海和内陆? 如果说78年的时候的确是因为条件不同,思想上尚不统一,而现在经历了二十年的改革开放了,整个中国社会都意识到了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没有谁可以阻挡了,那么为什么不能鼓励让所有地方都要大胆的法无禁止之下大胆改革创新呢? 错了就改,总结经验,为其他地方提供借鉴,社会发展本身就是在这种摸爬滚打过程中不断推动。 “正阳同志说得好啊,改革开放二十年,现在的中国,现在的汉川和78年的汉川,和92年的汉川不一样了,我们汉川是内陆省份,但是我们汉川干部的心态要向沿海省份看齐,甚至要比他们放得更开,看得更远,只有保持着这种积极主动迎接社会变化的心态,我们才能够因时而变因势而变,在工作中勇于打破陈规,勇于突破窠臼,才能使我们的工作走在前列!” 王云祥也颇有感触,沙正阳这番话说到了他的心上。 他在商业部干过,视野眼光都不一样,对比国内外,在对比沿海地区和汉川省,眼见得改革开放这二十年来,大家一起改革开放,汉川省的经济总量增速不算慢,但是和沿海地区相比就太大了。 无论怎么努力,但汉川始终难以冲入前几名,一直保持着十来名这种中不溜的地位。 他来汉川几年,也觉察到了这一点,除了诸多客观因素外,还是觉得汉川干部的这种敢于突破,敢于创新,敢于先行的心态思维没有确立起来。 理念思维,视野心态没有跟上,你如何能够将其贯入工作中去? 王云祥希望能够在自己工作期间,要打破这种惯性思维和心态,让上下干部都要有这种不怕走错路,就怕不迈步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