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政治命题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政治命题

相较于第二个议题舌剑唇枪中的针锋相对,第三个议题涉及到的扶贫工作本来该是显得波澜不惊的过去,毕竟第二个议题已经消耗了大家过多的精力和回味,但这项工作却又不同。 这涉及到从安襄经蒲池到巫陵地区三个地区共计九个县市中就有七个是国家级贫困县和省级贫困县,即便是蒲池市和巫陵市放在其他地市,也是妥妥一个省级贫困县,只不过因为是地区行署所在地,地方上爱面子,才勉勉强强没有申报。 但是现在这两年已经有声音出来,还是要实事求是,该申报的还是要申报,蒲池市和巫陵市这两个市无论比起宛州或者通河下辖的省级贫困县来说情况都要差许多,凭什么要打肿脸充胖子? 如果蒲池市和巫陵市这个行署所在地的县级市申报省级贫困县成功,那么可以说从汉都出发到巫陵地区东北端的马坝县,除了汉都市的津县作为起始点不属于贫困县外,其他所经县份皆是贫困县,这条高速路公路也就真正成了名副其实的扶贫高速公路了。 安襄地区的午阴县、商城县、高岚县、蒲池地区雷洞县、蒲池市、卫池县、巫陵地区的来峰县、巫陵市、宝岭县、马坝县都是国家级或者省级贫困县,其中安襄地区的高岚、蒲池地区的雷洞、卫池,巫陵地区的来峰、宝岭和马坝,这几个县都是确定无疑的国家级贫困县。 高岚最初是没有进入都宜高速项目途径县份的,但是后来都宜高速项目的路线有所调整,其路线向西南方向稍稍移动了一些,就经过了高岚县的唐奉镇。 这也是高岚县的第二大镇,而这里距离高岚县城还有15公里,不过毕竟这也算是通了高速公路,只需要将高岚县城和唐奉镇之间的省道升级为一级路面,那么也就相当于高岚县在都宜高速建成后也进入了高速时代。 关于把高岚纳入都宜高速路线也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是安襄地委行署坚定不移的表示如果将高岚排除在都宜高速项目之外,那么未来十到二十年高岚县都无法享受到高速公路给其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改善带来的好处,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老百姓要想彻底脱贫致富会更艰难。 安襄地委i书记郭震海、行署专员杨长贵都分别带着高岚县委i书记、县长多次到周远望和王云祥那里汇报工作,表达了这一意愿。 最后省委省政府还是认为应当考虑高岚县的实际情况,对线路做适当调整,当然要按照安襄地区的设想让都宜高速通过高岚县城那肯定不可能,其投入太大,而是适当将道路从一段山区东北麓改为绕行西南麓。 这个改变使得道路路线长短没有多少变化,但是西南麓地势更为高峻复杂,在建设成本上就要高出不少,但是这却让道路从东北向西南偏移了接近二十公路,经过了高岚县的第二大镇唐奉镇,也使得高岚县终于得以和高速公路搭上勾。 沙正阳对这一改道也是持支持态度的。 因为从地理位置来看,高岚县被午阴县和商城县一前一后隔离,要到安襄市区要么过午阴,要么过商城,那段距离都不远,而它的西南面就是昭阳市地界了,就目前的态势来看,起码要到十年之后两地可能才会考虑修建一条高速公路来联系两地。 这也是前世中被证明了的,所谓的汉都市超级绕城高速,也就是第二绕城高速,实际上就是形成了环汉都市的城市圈,昭阳、安襄、秦都、武阳,以及巴原的北部两县部分区域均被纳入进来。 这条长达四百多公里的第二绕城高速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以汉都为中心的城市核心圈,覆盖人口超过两千万,是真正的汉川省的经济核心区,而汉川省委也是着力要把这一核心圈内的区域打造成为经济高地。 只不过这个所谓汉都市第二绕城高速或者说汉川省的超级绕城高速,要到2016年才正式动工兴建,预计要到2021年才能全面竣工通车。 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如果历史不改变,被夹在夹缝中的高岚县要等到18年后才能开始闻到高速公路的味道,要等到23年后才能真正触及到高速公路,而在此之前高岚人民都只能要么西走昭阳去上高速,要么东走午阴和商城去上高速,其经济发展也会大受影响。 沙正阳甚至还有印象,前世中2016年担任汉川省委副书记的杨兴明就是高岚人,他亲自出席了第二绕城高速建设奠基仪式,之后不无感慨的向省交通厅和安襄市的领导表示,高岚人民等了这条高速等了足足二十年。 现在历史已经改变,都宜高速将高岚纳入,从津县过午阴,沿着午阴西北角就进入了高岚境内,穿过高岚县唐奉镇转向东就进入商城境内,虽然只是这么一绕,却将高岚县的东部约四分之一的地区包揽了过去,唐奉镇及其周边的四五个乡镇都能因此受益匪浅。 而高岚县城也一样极大的拉近了要与高速公路的距离,一旦建成之后,高岚县城到汉都将不需要再走崎岖蜿蜒的省道,而可以直接走都宜高速,无是在路程还是路况都会得到极大的改善。 要知道副省i长潘广章就是高岚人,而且就是唐奉镇人,在这一点上潘广章也是坚定不移的支持将高岚纳入都宜高速,并且极力支持都宜高速尽快上马的一方人马。 “涉及到扶贫工作,我还是要说一句,扶贫不是光靠口头说,也不是每年年初制定几分计划,然后在财政那里做一做预算,然后经费划拨到市县下去就行了,那样的扶贫,效果如何,我们大家都知道,所以从这一两年开始,从中央到地方都开始调整方式,所谓扶贫先补脑,首先要从思想观念和理念意识上进行改变,那些成天沉迷于依靠吃扶贫款来混日子的县级班子甚至市级班子,我看省委应当下决心整顿,彻底改变这种不良理念,……” 潘广章在省政府办公厅和省农业厅介绍了汉川省未来三年扶贫工作设想之后来作补充介绍和强调,他也一反以往温和儒雅的作风,对扶贫工作中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和习气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这让在座包括康广量和沙正阳在内的很多人颇感惊讶。 “扶贫除了思想理念和风气的转变,还得有实实在在的举措,怎么来实现贫困山区的扶贫,这些举措应该从哪些方面体现出来,我在想,项目扶贫,投资环境改善带来的产业发展扶贫,就是重中之重!” 潘广章显然是言有所指,在这一点上他似乎特别有感触:“我们汉川省和全国一样,也是一个经济发展极为不平衡的状况,不仅仅产业结构上的不平衡,在地域发展上的不平衡尤甚,根据统计,巫陵、蒲池、安襄、郧州、巴原这五个地市人口占到全省人口三分之一强,但是其gdp却只占全省的8%不到,也就是说这五个地市的人均gdp只相当于全省人均gdp的四分之一左右,他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省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低34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比全省低42个百分点,差距之大,让人触目惊心!” “我在分管农业工作之后,也多次到这几个地市去考察,发现情况基本相似,工业经济孱弱,地方财政薄弱,基础条件差,投资环境恶劣,产业培育没有形成气候,甚至没有多少有价值意义的规划,完全是靠散养,自由发挥,如果是条件好,基础强的地方,这种方式也许是好事,但是在各方面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这种与发达地区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潘广章环视了四周一圈,“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我觉既然要扶贫,帮助地方脱贫,那么还是要积极干预,这种干预体现在哪里?就是促成这些地区硬件环境改善,比如基础设施加大投入,项目配套,软件环境提升,干部要解放思想,转变工作作风,进而结合本地实际情况来有针对性拿出产业规划来,……” “这一次如果都宜高速项目能够得以迅速启动,我觉得是对安襄、蒲池和巫陵这几个落后地区的一次莫大契机,利用交通环境改善,怎么来做好产业培育这篇文章,大有可为!……” 潘广章的话太明显不过了,都宜高速不仅仅是一个普通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它的经济意义社会意义要低于政治意义,扶贫脱贫,解决老少边穷地区老百姓温饱问题,这是政治命题,中央早就定了性,可有的人似乎还看不清楚这一点。 这三个地区中既属于革命老区,又属于少数民族地区,老少边穷占了三项,汉鄂陕革命根据地是三十年代红军主力一部所在,这个地区养育出无数为新中国成立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英雄,这一地区的父老乡亲要谋发展,理所当然的应当得到中央政府和省里边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