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不惧,迎风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九节 不惧,迎风

会议散了,潘广章带有明显倾向性的态度也算是为发计委关于都宜高速项目暨全省未来高速公路建设规划有了一个很明显的支撑。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在表面上形成了一致意见,韦文辉态度明确的反对,另外还有一位高官态度模糊的担心,一位高官态度暧昧的建议再调研再斟酌,都表明在汉川省这样内陆大省,要推动这样大动作的确有很大的阻力。 事实上沙正阳也清楚如果单单只是都宜高速项目这一个项目,其实问题不大,就算是韦文辉也不过就是质疑一下,只要程颂态度鲜明,王云祥表示支持,那么这个项目也很容易获得通过。 无外乎就是把汉昭涪高速和都宜高速打包哪怕加上现在已经能够见到效益的汉嘉高速加进去,外资和民资对此绝对是态度热烈。 问题是现在提出的规划几乎是把汉武、汉秦甚至更遥远的嘉宛高速都纳入了进来,这意味着未来几年里所有的高速公路项目都已经规划列编完毕。 而且毫无疑问,经过股份扩充改组之后的省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和要新成立的汉港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企业都绝不可能像现在的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那样完全隶属于交通厅下辖,而会成为几方股东都有管理营运权和监督权,甚至未来这两家公司都有可能运作上市。 对于有些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从他们手里“剥夺”了权力,这种滋味对于很多在体制内习惯了掌握这种权力的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至于说其他,对全省高速公路建设能够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他们觉得都应该要排在第二位去了。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这个方案会有多么遭人恨,韦文辉那里不说了,估计省交通厅那帮人对自己更是恨之入骨。 这是在虎口夺食啊,想一想这涉及到多少本该是交通厅内部来规划运作的项目,这其中又有多少利益纠葛?无论是对交通厅本身来说,还是下边的小单位来说,都意味着一种权力的缩水。 引入外部资金,无疑会让这些项目的透明度增大许多,尤其是如果来的还是港资外资这一类明显具有相当专业水准实力的企业,从正面角度来说肯定会让企业的经营管理规范许多,但是从暗黑一点儿角度来说,肯定有不少人会觉得自己手中的权力会被分润不少。 如果不是有程颂的全力支持,康广量态度也较为积极,沙正阳也不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提出这样一个方案来。 不过沙正阳也知道程颂是的确希望尽快改善全省的交通落后状况,而康广量则是在他自己任上干出一些能够让主要领导欣赏认可的业绩来。 而这一块的动作幅度如此之大,而且主要领导对都宜高速项目的态度本身就说明了很多,康广量自然要态度鲜明。 沙正阳也正是考虑到希望通过这样一次契机,一方面让汉川省的高速公路建设能够跨入全国前列,另一方面他也的确是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混合制的模式来引入港资和民资,使得从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块上实现一种混合模式的尝试,对于提高运营效率和监督透明都能起到一个很好的试点。 会议结束之后康广量要到王云祥办公室里汇报工作,而沙正阳准备自己单独离开,却被潘广章叫住。 “正阳,有些日子不见了,到我办公室来,说说话。”潘广章乍一看更像是一个教授学者,一副无框眼镜,面容白皙,态度温和,脸上总带着一份笑容,很有亲和力。 “好啊,潘高官刚才提到的大农业看法我很赞同,也想向潘高官请教一番呢。”沙正阳爽快的应承下来。 到潘广章办公室一坐下,沙正阳一眼就看见了潘广章办公桌上拜访的两袋茶叶,他有印象,一袋是宝岭藤茶,一袋是来峰的富硒碧芽绿茶,只是这两种茶的包装都很粗糙,一看就是档次很低的塑料袋包装,摆在路边摊上,估计卖一二十块钱一袋都未必能有人买。 “潘高官刚从巫陵那边回来?”沙正阳随口问道。 “哟,你也知道了,这两样茶尝过没有,我觉得很不错啊,开发出来还是很有前途的,东方红集团那边你很有影响力,说说,合作开发嘛。” 潘广章乐呵呵亲自要替沙正阳泡茶,慌得沙正阳赶紧自己抢过茶袋,抖落了几许茶叶在茶杯里,然后泡上茶。 “别不吭声啊,说说你的想法嘛。”潘广章也坐在了沙发对面,“我这一年去了巫陵和蒲池两次,一个地区呆了一个多星期,周书记和王高官把扶贫脱贫工作压在我身上,我深感压力巨大啊。” “您只是扶贫脱贫领导小组的副组长,组长是他们两位主要领导,而且您还只是副组长之一,排在您前面的不是还有李书记么?您压力真的就这么大?”沙正阳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一边捧着杯子笑呵呵的道。 “你小子,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两位主要领导哪里有那么多精力顾得过来?具体工作还得我来负责抓啊,这扶贫脱贫工作政治性强,见效慢,而且容易反复,做不好要打板子,牵扯面也宽,特别是下边市县时间长了就麻木了,习惯了,这种惰性和怠性就是困扰扶贫脱贫工作的最大难点。” 潘广章半句没提李铭,沙正阳也没问。 不知不觉间潘广章发现坐在自己对面这个年轻人居然轻而易举就有了和省里领导互怼的实力了。 和李铭别苗头,和韦文辉针锋相对,这是一个副厅级干部该做的事情么?可这个家伙居然还活得相当滋润,依然故我,这里边可真有些意味深长。 李铭主抓经济工作,虽然也是省扶贫脱贫领导小组副组长之一,但是却显然没有太多心思放在这上边,潘广章对口分管农业,自然就要首当其冲了,周远望和王云祥二人有什么相关工作也更多的是通过潘广章来抓来落实。 “潘高官,其实您刚才在会上也说得很明确了,扶贫脱贫其实就是两方面,一是思想观念和作风习气的转变,二是从客观条件和环境上去帮他们改变,前者主要靠地方干部自身的学习提升,后者却需要从中央到地方上的大力支持,……” 沙正阳话音未落,潘广章就打蛇随棍上,“所以来峰的项目就落到你身上了,你也别给我打马虎眼,来峰茶叶、中药材资源都很丰富,发展也很有条件,缺的就是资金、技术和渠道,东方红集团现在在食品行业中已经成为一等一的巨头,除开白酒,矿泉水、茶饮料、乳业都在发力,我想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不过分吧?” “潘高官,来峰是您联系?”沙正阳笑了起来。 “聪明,其实来峰的富硒矿泉水资源也很丰富,但是来峰目前的交通条件太差,我估计在都宜高速公路建成之前,要想大规模的开采来峰、宝岭、马坝等地的矿泉水资源在经济成本上都会不太划算,否则其实富硒矿泉水资源正好符合东方红集团的范围。”潘广章不无遗憾的道。 “也不一定。”沙正阳微笑着摇摇头。 “哦?正阳,你这是什么意思?没必要讨好我啊,我可不干那种行政命令来凌驾于企业发展之上的事儿,没必要。”潘广章颇感吃惊。 在此之前他是专门做过调查了解的,无论是来峰、宝岭还是马坝甚至巫陵市都拥有十分丰富的富硒矿泉,巫陵地区甚至号称“地球硒都”,但是毫无例外这些矿泉水源地基本上都处于深山中。 要开发一方面需要投入巨大做前期工作,比如修建道路,而且便是建成开发运输出来,这成本也无限提升了。 潘广章不是那种搞不清楚企业运营成本的角色,虽然矿泉水看似开采没太大成本,运出来就是钱,但是看看巫陵地区的交通条件,如果说茶叶、药材这一类相对轻便且价值较高的产品经过加工运出来还是一条发展产业的途径,那么运水出来,就真的需要掂量一下了。 自然堂现在是国内矿泉水领域的龙头老大,其生产基地遍布全国,东北的长白山,青海的昆仑山,新疆的天山,本省的宛州山区都已经有了其基地,潘广章还知道目前自然堂正在打造“昆仑圣泉”这一富锶冰川矿泉水高端品牌,所以还会在巫陵地区来花大价钱投入么? 沙正阳固然对东方红集团有很大影响力,但是这种如果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的项目,潘广章担心日后就成了半拉子货,被人来戳脊梁骨,所以他才需要问清楚。 沙正阳这么说当然也不是为了刻意讨好潘广章,而是前段时间高柏山和他在矿泉水产业发展上的一个探讨中所得到的一些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