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节 回馈家乡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节 回馈家乡

伴随着矿泉水市场的群雄逐鹿,不少前世中的企业依然如约而至出现,除了怡宝从一开始就紧盯着自然堂外,比如乐百氏、娃哈哈、农夫山泉也迅速崛起,前两者主要以纯净水为主,而农夫山泉则是以天然矿泉水为主。 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是农夫山泉,养生堂在保健品上取得成功之后又开始涉足水业市场,并且在极短时间内就让农夫山泉一炮而红,并且迅速和怡宝、乐百氏、娃哈哈一道成为自然堂的四大对手。 目前矿泉水市场和前世当然不一样,自然堂牢牢的控制着瓶装水市场接近35%,怡宝大概占据百分之16%,乐百氏占12%,娃哈哈11%,农夫山泉只用了短短两年就取得了10%的市场份额,而且观其势头正盛,大有超越乐百氏和娃哈哈的架势,而其他各地的地方品牌只占到了大概15%的市场。 在桶装水市场,自然堂主攻一二线城市,当然在汉川、嘉州和西南西北片区,仍然是自然堂占据着绝对优势,大概在全国桶装水市场的25%,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在全国范围内都具备了桶装水供应能力的企业,而其余75%市场基本上都被地方品牌所占据。 不过乐百氏虽然在瓶装水市场不占优势,但是从1998年以来开始大举进入桶装水市场,据说也正在和法国达能接触,意欲和法国食品巨头合作联手进军中国市场,在沙正阳印象中似乎比前世更提前了一些。 自然堂这几年为了确保自身在水市场上的龙头地位,投入也相当巨大,在西南、西北、东北、华北、华东、华中、华南七个片区,陆续建成和正在建设十二个矿泉水生产基地,并且着这个巨大的网络,才使得自然堂成为唯一一家可以在全国供应桶装水的企业。 当然这个能覆盖全国,并不代表就要在全国都满足桶装水市场需要,事实上也不可能做到,尤其是西北华北这些地区,很多只能占住主要城市桶装水市场,其他都只能放弃让给地方品牌。 不过高柏山还是感受到了来自各方竞争对手的竞争压力,瓶装水上的农夫山泉,桶装水的乐百氏,而且估计很快其他几家都会开始在桶装水上发力,这意味着在每一个领域自然堂都会遭遇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劲的对手挑战。 这个市场上本身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高柏山也是半点不敢松懈,一力要突破目前格局。 沙正阳给他的建议就是在确保目前大格局的前提下,走细分化和高端化市场。 高柏山接受了这一建议,开始在青海建立自然堂“昆仑不老泉”千年冰川矿泉水,作为自然堂首创的高端品牌之一。 目前已经开始生产,并已经开始进入香港、澳门和京、津、沪、深、穗等七地的高端市场开始试水,预计会在99年5月之前开始进入全国主要城市的高端市场。 但是按照沙正阳给高柏山的建议,“昆仑不老泉”应该坚决捍卫保持其高端形象,定价不能低,产量不宜太大,哪怕可以牺牲一些利润,但是一定要保持其神秘、高贵、稀缺的定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昆仑不老泉”更像是东方红酒业中的国窖1949,始终供不应求,价格只会越来越贵。 “昆仑不老泉”在价格上定位的是12.8元每瓶,在这个时代简直堪称抢钱,即便是批发价也高达8.8元每瓶,据说在高端餐饮场所中定价直接是20元每瓶,但是根据从港、澳、京、津、沪、深、穗等城市反馈回来的效果看,似乎比想象中最好的效果还要好。 “昆仑不老泉”虽然在价格和影响力上无法和法国依云等老牌矿泉水相比,但是还是通过其特殊的营销定位取得了绝佳的效果。 比如“昆仑不老泉”已经成为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的指定使用矿泉水,也成为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音员和东方歌舞团演员的指定饮用水,而自然堂在取得这份资格上花费了多少营销费用,就不得而知了。 确立了这种效果之后,沙正阳给高柏山的建议就是绝不降价,哪怕卖不掉,逼格不能掉。 甚至可以说自然堂哪怕用其他产品的利润来弥补“昆仑不老泉”,都要保持这个品牌不能掉色,而有了这个品牌,也就意味着自然堂和其他企业相比天然就高一头,这种品牌的魅力就在于此。 本身这种玩噱头完逼格的产品就不是为大众消费而生产,就是为了格调为了品味而来,只要搞明白这个心理,也就能明白这其中的奥妙了。 所以当潘广章提到在巫陵地区上项目时,他就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昆仑不老泉”这种堪称国内矿泉水中的超高端也能在国内市场上立住脚跟,甚至效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这说明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时代真的很快就要来了,那么一些小众的,细分化市场新品就会越来越受到追宠。 富硒矿泉水一样可以打造成为这种细分化的精品。 富硒不是什么新概念,但是在的确在国内矿泉水种富硒矿泉属于比较稀缺的一类,而绝大多数都属于偏硅酸矿泉水和含锶矿泉水,富硒矿泉水,特别是优质富硒矿泉水并不多,应该主要还是集中在巫陵地区。 现在自然堂已经倾力打造出了“昆仑不老泉”这个以绝无污染万年冰川的高端品牌,那么在打造一个以健康养生为噱头的富硒矿泉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说实话在青海打造一家高端水生产企业的投入恐怕并不比在巫陵的山区中建设一家矿泉水厂小,哪怕加上一些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投入也一样如此。 但这对于巫陵地区来说,一个这样的项目无疑会有着相当显眼的拉动效应。 沙正阳在之前就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 他考虑过在宝岭投入这个项目,因为这里是王云祥的挂点地,但他觉得这样显得太过于露骨. 因为谁都知道东方红集团几乎算是自己的自留地,自然堂要在宝岭投资建厂,那么所有人都会联想到自己. 而作为省i长的王云祥肯定在这方面是比较注意的,未必会领这个情,起码效果并不会好。 现在潘广章提到来峰,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本身以巫陵地区几个县里的富硒矿泉水资源来看,来峰就是最好的一个县,其次是万嶂、宝岭和马坝,再次才是觉山和洛渡. 潘广章只是分管农业的副省i长,在来峰投资建这样一个厂就不会引来多少非议,要说那也是双赢合作的事情。 “潘省i长,您说我是那种人么?”沙正阳一边思考着,一边回应道。 “喔,这么说来,你还是胸有成竹啊,那我这算是捡到宝了,我还琢磨着明年怎么为来峰招商引资拉什么项目犯愁呢,如果你这边能行,那我也就心里踏实了。” 潘广章作为一个分管农业的副省i长,虽然不至于说为这事儿就睡不安枕,但是这始终是一个事儿. 完不成虽然也不会怎么,但是面子上却不好过,现在不经意间就能解决这样一桩事儿,何乐而不为? 而且还是人家本身就有这方面的打算,他自己就只是简单的牵了一个线搭了一个桥而已。 “差不多吧,的确有一些打算,高柏山和我曾经探讨过,我们也研究过这方面的一些思路。”沙正阳很轻描淡写的道。 “你小子,就是走了也从未放下过东方红集团的事儿,也难怪这几年东方红集团发展速度惊人,但是却没有飘,不像有的企业稍稍有些气象,就开始不知道天高地厚,什么都要插手,什么都敢干,银行贷款一再加码,也不怕撑死,……”潘广章不无感慨。 “东方红集团多元化也有一些考虑,但是早就确定了一个原则,东方红集团的根本始终聚焦在食品行业,白酒是根本中的根本,水业、茶饮料、乳业是几个支柱,当然未来也可能还会在食品领域有一些动作,至于其他,那只是东方红投资的一些考虑了,那都是专业人士干的事儿,不能作为东方红集团的主要方向。” 沙正阳知道潘广章还是想听一听这方面的内容,所以也没有遮掩什么。 “唔,看来东方红集团的几个核心层在这一点上早就有了共识啊,我上一次去东方红调研,宁月婵、毛国荣还有宁月凤、王澍都在,恰恰是高柏山不在,据说他去广东河源考察水源地建设去了,拿宁月婵的话来说,是准备在华南市场和怡宝、景田以及乐百氏展开正面对决了。” 潘广章若有所思,他分管农业,而东方红集团是以食品产业为主的,和农业打交道不会少,比如趣味饮品的茶饮料正在建设的茶基地,天元乳业的自建牧场,都和农业息息相关。 “是不是还有一些其他想法?”潘广章听出来沙正阳似乎话语里还有一些未尽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