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人之常情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人之常情

“想法很多,特别是沿着都宜高速跑了一圈,深刻感受到我们汉川省经济发展的严重不平衡,像汉都和昭阳、涪岗部分县区水准已经可以媲美沿海发达地区了,但是再看看安襄、巴原、郧州部分县份,再看看巫陵地区和蒲池地区的真实现状,心里很不是滋味,距离也就是几百里路远,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 沙正阳摩挲着手里的茶盅,似乎目光垂落在茶盅盖上,似乎在寻找着原因:“客观条件差异肯定是一方面,但是真的就能带来这么大的差距?汉都也还是有几个山区县,比如穹山,比如津县,但是和它临近的午阴比,和相隔一两百里地外的雷洞比,差距就太大了,这里边肯定还是有一些其他因素。” “嗯,这应该是多方面因素叠加形成,而因素叠加起形成了一加一大于二,甚至相互影响循环的恶果。”潘广章也点点头。 “所以扶贫治贫宜早不宜迟,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极力推动都宜高速项目尽早启动的原因,现在修都宜高速和10年后修都宜高速完全是两个概念,哪怕省里这个时候可能会在资金利息上,在高速公路收费上损失一些,但是这相比于沿线地区提早发展起来了,老百姓提前享受到了更美好的生活,根本就不值一提了,可是有些人却就是看不穿这一点。” 沙正阳的话也引起了潘广章的共鸣,潘广章冷笑了一声:“不是看不穿,而是放不下啊。” 放不下什么,潘广章没说,沙正阳也只是笑笑,不言。 潘广章是高岚人,自然清楚作为贫困县的家乡状况如何,事实上他从当兵之后就没有回家乡工作过了,但是作为县里走出去的副部级干部,县里哪里可能放得下他?免不了很多工作都要找上门来,而作为分管农业的高官,有些时候还是抹不开情面,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事情,他都还是要帮忙一把的,否则你要回老家,都得要被家乡人戳脊梁骨。 像这一次都宜高速项目,不启动也就罢了,要启动,而且也的确存在西南线方案走高岚唐奉镇的这一方案,潘广章当然义不容辞的要去帮忙争取了,没有等安襄地区和县里领导找上门来,他都找过周远望和王云祥,甚至也通过自己的一些人脉找到国家发计委和交通部的关系,就是要为家乡争取这一个机会。 而后都宜高速项目本身陷入争执,潘广章自然也要全力支持,否则争取到这个路线调整之后却又不启动了,那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敏感的话题,大家也只是一点而过,不会多谈,潘广章接着之前的话题:“正阳,你还没说有什么想法呢。” “想法很多啊,比如富硒矿泉水,自然堂可以效仿‘昆仑不老泉’的打造模式,做成了一个康养品牌,专门针对有些所谓的特殊群体,嗯,一方面对价格不太敏感,另一方面对健康十分注重的群体,那么这一类群体就可以成为富硒矿泉水的专属消费者,那么来峰的富硒矿泉水就可以做成一个康养类的小众产品,价格不菲,但是消费群体可能不会像自然堂其他产品那样普及大众,而这种独特的小众型产品,有时候甚至会有不输于大众类产品的效益。” 沙正阳对这一点还是很有信心的。 随着国内经济发展,十多亿人这样大一个群体中,对于健康养生这一类的需求是很有市场的。 保健品市场一年几百个亿是怎么出来的,不就是抓住了这个心理么?真要让那些健康专家和医生教授们扪心自问,这个时代各种花里胡哨名目繁多的保健品究竟对普通人体质有多大的改善效果,恐怕真实答案让人吃惊,很多纯粹就是买一个心理安慰。 这种情形哪怕是在二十年后一样有无数人趋之如骛,只不过不想这个时代是不分年龄结构,全民皆受其影响,二十年后更多的是针对老年群体了。 富硒矿泉水起码是真实的,富硒产品,无论是蔬菜、茶叶,还是矿泉水,其中硒的富集的确是对人的身体有一定益处,本身就是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而长期使用这类产品对调节免疫力也有一定作用,当然这都是一个相对性,相对而言有一定益处。 当然在产品宣传上你可以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讲求艺术性的进行加工宣传,在这一点上,自然堂早就有一整套的手法经验了。 “昆仑不老泉”已经大获成功,尤其是被列为人民大会堂和钓鱼台国宾馆专用饮用水,这一点就足以让无数国人侧目,还是央视主播和东方歌舞团的歌唱家们滋润嗓子所用的专用水,其身份和效果可想而知。 现在要针对另外一类群体来推出富硒矿泉水,如何来宣传包装打造,也一样会有相当成熟的方案来执行。 “类似于保健品?”潘广章还是敏锐的。 “不完全是,这保健品市场太疯狂了,矿泉水再怎么富硒也是水,天天都要喝,人体所必须,所以还是应当有些分寸,不可能把广告效应打到那种肆无忌惮的程度。”沙正阳摇摇头,又笑了笑,“不过可能会借鉴这方面的一些因素倒是真的。” “矿泉水算一遭,还有呢?”潘广章没客气,“王省i长那里不需要你操心,肯定会有项目,我倒是真心希望你能不考虑这些因素的情况下,为巫陵和蒲池地区拉到几个切合本地实际的项目来。” “茶也算吧。”沙正阳顺口道:“趣味饮品的茶饮料产品线日益丰富,对绿茶、红茶都有较大需求,新湖有一个茶叶基地,但是还不够,宁月凤也和我提起过,而巫陵地区富硒绿茶久负盛名,我觉得中高端茶叶仍然还是要走自创品牌,提升附加值的道路,但是中低端茶叶则可以加工为茶粉提供给茶饮料作为辅料。” 潘广章精神一振,茶产业当然属于他分管的农业工作,汉川是一个产茶大省,但是却不是茶叶强省,比起浙江、福建、安徽和四川这些省份都有不如,每年茶产量不低,但是产值却不高,附加值低,产业链短,这种情况也是潘广章力图想要改变的,但是却一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 “正阳,你的这个建议我早就考虑过了,巫陵乃至蒲池地区的山区丘区都有大量区域十分适合茶叶种植,土壤、温度、湿度和光照情况都非常有利于发展大规模的有机茶园,但是茶叶是一个很讲求品质的商品,一斤茶叶可以卖到上千乃至几千,但是绝大多数茶叶却只能是一二十块钱草草出售,这中间相差悬殊,固然可能在茶品之上有一定差异,但是更多的还是我们在品牌塑造和附加值的培育上没有做到家。” 潘广章眉峰立起,“我和蒲池地委行署与巫陵地委行署都在这方面交换过意见,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资金、技术和渠道,从何而来,不是光靠喊两声口号就能行,今天也在喊,明天也在催,但是落到实处,如何来改变?我觉得要么就是引入外来资本和企业巨头,要么就是对这些分散弱小的企业进行整合,形成龙头企业来带动,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把这个产业做强,而现在这种状态,对广大茶农的增收也是极为不利的。” 潘广章的观点很有道理,但是外来企业也好,本地形成龙头企业也好,把茶叶品牌做强,这只能说是部分解决广大农民的增收问题,像这类纯粹的农产品加工企业对劳动力消化量不大,而且这么大一个茶产业,也不可能一两家龙头企业就能全部包揽,广大中小茶企业仍然会存在,在沙正阳看来,这些中小企业吸纳的劳动力更多,可以联系的茶农更广泛,如何把这一部分搞活起来? 一茶一品,着力打造自有品牌,推动地理标志认证,另外随着未来交通设施改善,如何让富硒茶产业和其他富硒食品产业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农产品加工产业集群,甚至未来还可以把旅游产业加入进来,这样才能真正让这个区域的产业三位一体形成产业生态,让老百姓从中分享改革开放的红利。 沙正阳离开潘广章办公室时,已经是下班了。 一口气就坐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潘广章也推了一些工作,从这个角度来说,沙正阳觉得潘广章对自己印象很好,这可能有几方面因素凑成,原来在真阳工作时肯定表现不错就有印象,加上都宜高速项目,另外就是自己的一些产业发展观点也很符合对方的思路。 这一来二去,关系人脉也就是这么慢慢搭建起来的,投之以琼瑶,报之以木桃,沙正阳也知道自己实际上在省委省政府也还是有些木秀于林的姿态,不是好事,但是却又停不下来,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那么必要的准备也还是需要做,像这种通过工作赢得认同就是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