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二节 做点儿事情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二节 做点儿事情

预想中的调整终于还是来了。 沙正阳之前一直在琢磨,发计委的现状不是太好,并不完全是某一个人的原因,而是和其本身职责与机制流动没有很好的衔接起来。 长期处于一种强势的权力掌控地位下,发计委很容易形成一种审管模式,而服务基因几乎没有,所以也自然谈不上什么放管服的心态了。 而且这种权力格局下,几乎每个处室都牢牢攥紧手中的权力,每一道审批程序都牢牢把控,绝不轻易松手,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的思维模式。 可以说汉川省发计委的现状就是从审批制度层面和本身干部流动层面形成的痼疾,亟待改善。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省发计委班子在韦文辉时代几乎是五年没有做任何调整,一直到韦文辉担任副省i长,康广量接班,才算是挪动了一下,但是发计委内部墨守成规按部就班的心态仍然很浓,这也让康广量很是无奈,当然新来的常务副省i长程颂更是不满意。 出了康广量,沙正阳是省发计委五年来唯一一个班子调整成员,而且还是顶替了一个退下去的委领导。 可是这一轮的调整缺如疾风骤雨,迅猛而激烈。 袁明葆调生劳动人事厅担任党组书记、副厅长,谢文基调省经济干部管理学院担任党高官,穆天然调宛州市委副书记,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退二线。 一夜之间,省发计委党组成员换人达到三人,汉都市市长助理卿剑锋调任省发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正厅级),省政府办公厅综合二处处长萧建邦,还有委办公室主任段非二人升任发计委党组成员、副主任。 据说这一此尚未确定下来的纪检组长可能会由省监察厅过来,估计要等到年后去了。 这一来沙正阳在发计委党组里边的排序急速上升,目前仅排在康广量、卿剑锋、张园、周建生和关力沛之后。 伴随着班子的大调整,整个发计委的工作分工也面临着全数重新调整。 “一切听从组织安排,我真的没意见。”沙正阳对亲自登门的新走马上任的常务副主任卿剑锋笑着道:“这可不是客套话,是真心话。” “嗯,真心话这么说,那就是我很牛逼,随便组织安排我分管什么,我都拿手,是不是?”卿剑锋开着玩笑,一下子就把气氛打开了,“正阳,名人不说暗话,受程颂高官和广量主任安排,我来和班子成员逐一见面交流,主要也就是针对我们发计委目前沉滞不前的工作做一个意见征求,了解一下大家对未来工作的一些设想,当然不仅限于委党组成员,也还包括委里边的二级班子成员,也希望大家能敞开心扉,坦诚相待。” 卿剑锋刚满四十岁,如果没有沙正阳,这也绝对是一个超级牛人。 29岁从华西理工学院(华西科大前身)挂职到华阳县担任县长助理,32岁组织关系转到华阳本地,正式担任华阳县副县长,也是开创了一个历史,34岁,任华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嗯,算是郭业山的前辈,35岁任津县县委副书记,算是前世沙正阳的前辈,36岁任津县县长,38岁任津县县委i书记,40岁任汉都市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半年后转任省发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 “卿主任,您这么一说,我就无地自容了,我的本意是,组织和领导肯定都心里有数了,而且实事求是的说,我到发计委时间也不长,就几个月,而且这几个月也主要是打杂当听用,啥都临时对付着。”沙正阳笑着道。 “正阳,在我面前你也别谦虚,向东书记和我提到过你对未来高新区的规划设想,尤其是对互联网信息产业的一些考虑,我觉得很有战略眼光,嘿嘿,说句实话,如果这一次不是省委安排我到发计委来,我都准备向向东书记主动请缨,要求去负责高新区的工作了。” 卿剑锋很直爽的性格一下子就拉近了沙正阳和他的距离。 一般人是不可能说什么主动请缨去高新区抓某项工作的,汉都市高新区党工委i书记是常务副市长兼任,因为工作太忙,相当于是挂着,主要工作是主任季国力在抓,卿剑锋居然有意去亲自抓,也说明此人的确是想干点儿事情。 “卿主任也对互联网信息产业感兴趣?”沙正阳颇为好奇,“对了,您好像是华西科大出来的,您是学电子的?” “不是,我是学物理的,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的,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华西科大教书,后来出来了,但是我一直对电子信息产业很感兴趣。”卿剑锋笑着道:“向东书记谈到了你对未来互联网信息产业的展望,我觉得很有前瞻性啊,我也觉得以汉都高新区的条件,如果汉都市倾力打造,是有条件把包括互联网信息产业在内的大电子信息产业做起来的。” 卿剑锋的话让沙正阳很高兴,“卿主任,这算不算是英雄所见略同?汉都传统产业根基厚实,教育科研领域实力雄厚,华西科大、汉大、汉川电子科大三大院校在电子通讯领域学科都颇有名气,每年院校毕业生人数众多,这也算是为汉都在这个领域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最好的人才支撑,现在汉都缺的就是一个创业发展的好环境,如果汉都高新区能先行做起来,成为一块高地,我不敢说可以媲美京沪,但起码我们在这个新兴战略产业领域可以领一领风骚吧?” “具备了一定条件,但是却未必就能真的达到预期目的啊。”卿剑锋相对来说要谨慎得多,“正阳,我知道你的一些设想规划,的确很好,但是一方面这需要持续的投入,好在向东书记非常支持,我觉得这方面倒是不需要担心,另一方面这个软环境和整个行业市场气候也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契合度才行,归根结底要这个行业气候形成发展起来才行,……” “……,就目前来说,美国的硅谷,在产业集聚和风投资金、创业机制上都已经具备了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具备的强大优势,京沪这些地方相差太大,而且关键京沪地方政府在这方面还没有这个意识,我们汉都倒是有了一点先见之明,但实力又差距太大,这一点上说实话,我还是半喜半忧,不抱太大的希望。” 卿剑锋的谨慎态度让沙正阳更为满意,在他看来热情和勇气固然重要,但是能够在热情背后以冷静睿智的目光来透视和审阅一个产业的发展,可能这才是更关键的。 如卿剑锋所说,汉都有一些优势,但是和京沪比这点儿先见之明的优势不值一提,而京沪的各方面条件和美国硅谷比,从软环境、资本支持力度、国家政策等诸多方面相比,又相差悬殊。 这种情形下,怎么来把产业培育起来?这需要一个配套的环境体系来支持。 “卿主任,您就这么悲观?”沙正阳沉吟着道:“我觉得我们国内条件的确和美国比有较大差距,尤其是他们前期的深厚积累在很多方面都为我们的产业追赶树立起了壁障,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后发优势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关键在于契机,在于持之以恒的追赶,这一方面,我觉得国家层面、地方政府,还有市场力量,也就是企业层面,都应该要通过一套合理机制体系来实现巧妙的融合,嗯,我觉得汉都市政府现在就在做地方政府这个层面做的事情,而国家层面,我相信一些有识之士也已经觉察到了这一点,正在向中央上书,……” “这个有识之士是不是包括程省i长和你?”卿剑锋微笑着问道:“程省i长在内参中有一个建议,我看过,很有意义,嗯,你的是在《科技日报》吧?” 沙正阳知道卿剑锋指的是自己那篇《从摩尔定律联想到的另一面》,上个星期刊载在了《科技日报》上,事实上他就阐述了一下安迪比尔定律,谈到了未来硬件产业和软件产业之间相互追逐式发展带来的产业变革,相互支持和相互需求造就了这个领域的迅猛发展,这个产业也会变得无比庞大,甚至超过任何一个产业,而其衍生和辐射到的领域更是无所不包,沙正阳在这篇文章中也提出了万物互联的这个概念。 “随便涂鸦,见笑方家了。”沙正阳摇摇头,笑着道:“是我的一个预测吧。” “嗯,你这个预测我觉得可能性很大,就像是捅开了一层纱。”卿剑锋很郑重其事的摇摇头,“我一个朋友说,这篇文章,国家科委领导推荐给了中央领导人,嗯,争议不小呢。” 事实上沙正阳也没想到自己这篇文章会引起这么大的震动,国家发计委和国家科委,中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部门都有人来联系过,希望能够就这篇文章进行更全面细化的延伸阐述,这让他颇为始料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