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不服和专治不服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不服和专治不服

李铭有理由对龚忠伦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满意。 上次省里在调整时,龚忠伦的反应就不是很好,但是李铭认为这是因为一些同志对龚忠伦的偏见。 一方面是因为龚忠伦长期在煤炭工业局主持工作,难免得罪人,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受到了当初龚忠伦大力支持伊东煤业集团扩建煤炭,以及在武阳和秦都两市支持地方煤炭企业扩产这一情况而引来的非议。 因为煤炭价格从年初以来持续深跌,导致当初两地多个煤炭扩建项目尚未投产就已经陷入了困境,也因此引来武阳、秦都两市的相关领导干部的攻讦批评,认为龚忠伦都经济形势判断不明,好大喜功,干预企业正常业务发展,给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虽然这个理由有些欠缺依据,但还是给龚忠伦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原本龚忠伦是很有希望到秦都担任市长的,而且他本人也很希望到秦都工作,但是却因为这个情况担心到秦都工作难以开展,所以不得不安排到巴原。 即便是安排到巴原工作,李铭也是在组织部那边做了不少工作。 而且巴原目前情况也不错,随着汉嘉高速的通车,巴原也迎来了一个发展契机,巴原地处丘区的多个县份都因为这条高速公路而打通了交通瓶颈,虽然巴原历来就是传统农业地区,但是巴原劳动力充足,解决了交通问题,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应该是有很大优势的。 但龚忠伦已经去了几个月,李铭感觉龚忠伦似乎还是一副在省直机关工作的感觉,完全没有一个执政一方的市长角色感觉,当下是什么气候下了? 经济发展是每一个地方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全省十二个地市一个个都在千帆竞发,你追我赶,龚忠伦不思考巴原如何来发展,却紧盯着对手的主客观条件来喋喋不休,这让李铭很不舒服。 难道你把通河贬的一文不值巴原就能发展起来了?拍胸脯说大话可以,但你得有实打实的东西拿出来。 巴原本身就是工业基础薄弱的地区,招商引资是重头戏,怎么来唱,龚忠伦这个当市长的心里必须要有一杆秤。 明年在哪些方面产业培育要有突破,要有成果,你都要心里有数,不能洋洋洒洒说一大篇,到最后却落不到实处,最终到年底算账时你就露馅了,交不出账来,你怎么向省委省政府交代? 觉察到了李铭的态度不满意,龚忠伦也有些紧张,整理了一下思绪才道:“李书记,我心里有数。” “你心里有数,我看你有点儿飘了!”李铭冷冷的道:“巴原98年总体增速还是不错,但呈现出前快后慢的迹象,上半年增速明显高于下半年,尤其是固定资投资从第三季度开始明显下滑,你注意到没有?” 龚忠伦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这是他心情紧张的表现。 “招商引资落实项目基本上都是去年存量,何泽存现在是书记了,他去年在这方面抓得很紧,现在交棒到你手上,你打算有什么突破?”李铭阴冷的目光横得龚忠伦都忍不住缩了一下,“汉嘉高速通车了,巴原投资环境得到极大改善,省里对巴原很看好,明年肯定期望值比较高,如果没有实打实的业绩出来,我觉得你这个市长恐怕屁股会感觉烧得发烫啊,忠伦,你好自为之啊。” 龚忠伦深吸了一口气,“李书记,我们市委市府也有一些考虑,我和何书记也研究过,觉得还是要在工业,特别是建材、化工、轻纺这一类劳动密集型产业上下功夫,一方面着力改善市经开区的投资环境,把市经开区打造成为全市经济引领发展的龙头和发动机,另外我们也在考虑要在县域经济发展上做文章,特别是汉嘉高速沿线的四个县区,要重点依托高速公路发展工业,虽然市里对主导产业有一个构想,但是我们认为在县这一级还是可以实事求是,县里在确定自身主导产业上有更大的自主权,……” 李铭耐心的听着龚忠伦的介绍,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虽然不满意先前龚忠伦的态度,但现在龚忠伦能够抖落出一堆未来的设想规划,也有具体的布置安排,李铭心里就要顺气一些了。 “忠伦,你们市委市府的想法还是很切合实际的,县域经济发展还是要结合县里边的本身情况,不宜一刀切,而且在招商引资上也要考虑,标准上不宜太高,小项目小企业还是鼓励发展,都盯着高科技和大项目,也要衡量自身条件,……” 李铭一边听一边道:“今年都宜高速项目也要启动,未来安襄、蒲池和巫陵地区会因此受益,但是我感觉蒲池和巫陵地区已经把工作走到前面了,没有说要等到都宜高速建成之后再来如何如何,人家提出了要把经济效益这个短板弥补起来,让都宜高速项目成为未来他们经济发展的助力器,在这一点上我听蒲池地委和巫陵地委都很有决心。” “嘿嘿,表决心我们巴原市委市政府也会啊。”龚忠伦笑了笑,“那一线我也是跑过无数回了的,说实话,蒲池地区和巫陵地区的交通条件差是一回事,且自身资源弱势也一样是短板,如果蒲池和巫陵的山里有煤有磷矿石,恐怕交通条件再差也一样能发展起来,可是没资源,交通条件再差,那么你招商引资怎么玩?靠本地的一些农副土特产加工,能搞出多大的名堂来?” 李铭又有些不高兴了,“那巫陵和蒲池地区的经济按照你的说法就搞不起来了,就必须要等到都宜高速建成了?” “李书记,我这个是就是爱说实话,得罪人也就是这张嘴了。”龚忠伦赶紧软下来,“蒲池和巫陵地区的gdp基数低,随便搞两个项目,或者在农业上使点儿招数,也能凑合着增长保持着全省平均水平,只不过要再快,的确就很难了。当然,今年都宜高速如果动工,建筑业肯定能够对两个地区的经济增长有所带动。” 虽然不喜欢龚忠伦的态度,但是李铭也承认对方所说的话是切合实际的。 程颂在省委常委会上很有点儿意气风发的模样,似乎都宜高速项目一立项开建,就能给蒲池和巫陵地区整体经济带来实质性的显著增长,他很看不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就是这些上边部委下来人的风格,眼高手低,也还投主要领导的好,这种风气很不好。 李铭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情绪是不是有些嫉妒,但是他认为自己不是。 省委省政府对扶贫工作很重视,这一点李铭是认同的,但是李铭不认可省委省政府在都宜高速上投入太大的精力。 这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在巫陵和蒲池地区修建这条高速公路造价高,成本大,贷款利息高,未来建成收费要多少年才能收得回来成本? 汉川不是经济大省,财政更谈不上富余,有这笔资金放在其他方面来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环境,效果可能要好得多,像都宜高速完全可以放到几年后汉川财政状况改善之后再来考虑嘛。 但是在两位主要领导都表明了态度之后,李铭当然不会去反对,而且他也反对不了,沙正阳这个家伙竟然搞定了世界银行和日本协力银行的低息贷款,加上国家开发银行贷款,这个项目已经无法阻挡,只不过他也没想到沙正阳会更疯狂,要求把都宜高速和其他全省各条高速项目都来进行打包捆绑,然后组建合股企业来进行运营。 这大大超出了想象,李铭都无法判断这样一种方式是否符合改革开放的模式,这种改法有没有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 当然李铭也清楚,要质疑对方,肯定要拿出过硬的东西来,自己都看不清楚的东西,冒然去出头,最终又有可能会落个上一次的结局。 想到上一次的结果,李铭就觉得脸发烧,虽然没有人在自己面前提过这事儿,更多的人也把罪过推到了国家经济大气候的变化和龚忠伦、向文博等人的误导上,但是李铭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确看走眼了,怪不得别人。 所以他很明智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发表意见,而是保持了沉默。 如果说这样一个大举措能够在中央层面获得认同,那么李铭也没有话说,错也好,对也好,中央点头了,许可了,那么就不存在问题,最终结果还要由时间来检验。 但他也不认为都宜高速就能够给巫陵和蒲池两地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变化,这一点上他认可龚忠伦的观点。 所以他才会督促龚忠伦在巴原要把经济工作拿上去,不要最后把蒲池和巫陵都拉不开距离,那就真的有点儿让人说不过去了。 “好了,我不和你多说,巴原今年必须要冲到全省前五,这是最低要求,……”李铭沉吟了半晌才出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