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打造芯魂之都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打造芯魂之都

茅向东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想了好一阵,然后又拿起报纸再看了一遍,重新把另外一篇一直放在案桌上的报纸拿过来,细细对比了一下,慢慢的点了点头。 摆放在桌案上正中间的是叠好的《人民日报》,用了小半个篇幅来,题目是《占领经济新高地,引领发展新潮流》,后边还加了一篇编者按。 这个家伙总能捕捉到发展的脉搏,抓挠到新闻媒体最需要的闪光点,但即便如此,要出现在《人民日报》也绝不容易,要知道这和出现在《科技日报》那是两个概念,这一点,谁都清楚。 《人民日报》记者对高新区的科创园区感兴趣,茅向东是知道的,季国力汇报过,但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以这样一个犀利的动作出来了,而且动作如此威猛,半个篇幅来探讨汉都高新区在发展以互联网信息产业为核心的先导产业的所作所为。 整篇报道对汉都市委市政府和汉都市高新区的评价很高,其中也引用了程颂和沙正阳的评语,还有市长吕宗平的话,茅向东很满意。 沙正阳的评语很简单,但是却是一语中的,互联网产业是一个刚刚萌发的朝阳产业,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这个时候党委政府更多的不应该是去规范和管理,而应当让其“野蛮生长”,哪怕给不了助力,也应当给其足够宽松的环境,尽可能让其“自由互联”的基因成长起来,在这个阶段往往是决定这个产业发展方向的关键。 谁都没想到科创大厦一经创建就迎来了如此多的热议追捧,其中高新区科创园区有一个做法很重要。 政府鼓励互联网产业在高新区自由创业发展,无论其盈利与否,纳税与否,何种资本成分,何种商业运行模式,皆可以自由尝试,高新区科创园区只做服务,也就是可能困扰很多创业者前期的各种繁琐事务,尽皆交由科创园区管委会来负责替你办妥,无论是工商、税务和银行相关的繁杂手续,都不再需要你去操心。 办公环境就不说了,皆是由科创园区提供,甚至水电气和网络都由科创园区一应解决,甚至会按照一定时限一定额度的免费,这对于刚刚创业的微小企业来说弥足珍贵。 你可以想象得到,也许就是几个心怀创意的几个人,赤手空拳就来到科创园区,办公室是现成的,水电气是免费的,甚至连矿泉水和饮水机都是有企业免费赞助的,居所有免费的青年公寓,周围有良好的绿地环境,甚至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健身室,你在这里,一切无忧。 再加上已经进驻科创园区的东方红创投基金和万象基金这两家,据说idg也会在年后正式在科创园区里设立办事处,也相当于是在汉都的办事处。 这样的环境,就只需要你有创意,你有激情,你有勤奋,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这样简直美如天堂的描绘,茅向东不知道会对整个汉都高新区的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拿起电话,茅向东没有犹豫就拨了出去。 “正阳,在哪儿?哦,回办公室路上,嗯,那到我这里来坐一坐?”茅向东微笑着,“那好,我等你。” 沙正阳接到电话时刚回到发计委大门上,不得不让司机改道去汉都市委。 两部别克新世纪终于回来了,这估计是汉川省内最早拿到别克新世纪的一批,除了康广量这一部是基本上确定为他的专座外,卿剑锋却没有把另外一部纳为自己专座,而是直接放在办公室里,副主任们都可以用,谁先到谁用。 今天沙正阳跑了一趟秦都,刚回来,就接到了茅向东的电话。 还有几天就过春节了,秦都市人代会正式选举了曹忠臣为秦都市市长,所以沙正阳这一趟去既算是恭贺一下曹忠臣,另外也还主要是看秦都经开区正在积极引入的一家企业谈判情况, 这是汉海高科和中冶集团的合作项目。 中冶集团在近年来年完成了四氯化硅氢化制备三氯氢硅的技术革新,具备了产业化的基础,但是多晶硅行业投资规模大,失败率搞,产业风险高,所以即便是中冶方面也急于寻求一个合作伙伴来分担风险压力。 这和急欲在未来芯片领域形成上下游协同的汉海高科一拍即合,虽然太阳能级多晶硅和电子级多晶硅无论是在需求和制备要求标准上都相差甚远,但是现在你起码要先走一步,只有一步一步走下去,才能获得成功。 于是乎中冶集团出资5000万元和技术加上汉海高科的5000万投资、东方红投资2000万元总计投资1.2亿元的中海硅业有限公司投资规划上就基本成型了。 汉海高科近年来在mpeg芯片上收益颇丰,加上近期mp3产品已经正式推出,并授权华众电子、高升电子两家企业已经开始代工生产。 汉海高科进一步巩固了其在产业前端的地位,已经日益成为上海高科技企业中的一个龙头,但是其做芯片的心愿仍然未变,而相反巨大专利授权收益也使得汉海高科在芯片设计研发上越发舍得投入。 目前汉海高科也在和三洋若斯电器合作,为其设计家电电源管理芯片,加上三洋若斯已经正式由潘宁接掌,潘宁也提出了三洋若斯电器要做全中国最大的家电龙头这一宏愿,并亲自主持收购了汉都的飞燕冰箱厂,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引入三洋冰箱生产线和技术,预计到五月底就要正式投产。 这也就意味着汉海高科已经正式切入了相对较为简单的家电使用的管理芯片,而这一块市场虽然属于芯片市场中的专用芯片,属于中低端芯片,但是市场规模却很可观,如果能在这个领域站住市场,不但可以在盈利上获得充分保证,而且更难得是可以在技术上进行积累,为下一步在高端通用芯片市场上和美欧日企业进行竞争。 沙正阳和汉海高科的总裁郭真进行过几次探讨,也和倪光南等技术专家在这个领域上有过多次的意见交流,中国在信息产业上缺芯少魂的劣势十分突出,通用芯片,尤其是中高端被西方牢牢掌控着标准和技术,而系统则被美国微软一家独大,要想扳回来难度极高。 但这并非说毫无机会,事实上前世中中国在追赶过程中也曾经有过那么一两次机遇,但是因为所处时代的困境和眼光原因,国家层面的支持没有真正做到以生死存亡的高度来投入,所以机遇一闪即逝,等到越到后面格局就越难撼动,特别是需要权衡商业利益和投入成本,在刀没有压在颈项上时,谁也不敢轻易说就要打乱供应链,来重组一套。 现在沙正阳就是想要挽回前世的遗憾,华为目前依然在按照着它的既有轨道在发展,虽然汉海高科旗下华众电子在程控交换机上和华为处于竞争对手,但是事实上两家企业的凶猛竞争却是把诸如阿尔卡特、atamp;t、贝尔等国外公司给挤了出去,在技术水准大家都接近的情况下,那么就是比成本了,国外企业,哪怕是合资企业也绝对无法和华为与华众电子相比,所以败下阵来也很正常。 就目前来说,华为和汉海高科并没有形成多少实质性的竞争,华为更多的是做企业集成系统涉及到的诸多领域,而汉海高科确立的目标则是消费客户端,目前主攻方向就是消费级芯片。 沙正阳不是技术宅,他对未来芯片也好系统也好,技术方面的东西他都似是而非,只能零敲碎打的提出一些自己的设想,即便是这样,沙正阳的“嗅觉”和“眼光”已经让包括郭真、倪光南等人都叹为观止了,而他极力推动的汉海高科要在芯片设计上牢牢站住高位,在芯片制造上要有自己的生产能力,只有在测试封装上可以交给合作伙伴的观点也让很多人都十分震惊。 就目前来说,要建成一个从芯片涉及到制造两大领域的结合体,其投入是相当巨大的,而且会是持之以恒的巨大投入,虽然就目前来说汉海高科的表现非常惊艳,但是短时间,或者说一两个产品线上成功说明不了什么,像芯片制造领域,随便一个失误或者挫折就可以让你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打水漂,然你再也无法跟上时代而节奏。 但沙正阳和东方红集团方面的态度却是十分鲜明,就是要在这个领域以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气势走下去,就是要坚持让中国的却芯变成拥有自己的芯,最起码也要占住一席之地,不能让被人随意卡住自己的脖子。 正因为如此,有东方红投资及其仍然在迅猛发展的东方红集团的鼎力支持,加上汉海高科这两年在mpeg芯片和mp3产品上的大获成功,才使得汉海高科表现得越来越耀眼,甚至已经引起了中央高层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