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怦然心动,定了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怦然心动,定了

沙正阳的建议让茅向东心里了踏实许多,其实他也早就知道要把以互联网为核心的电子信息产业发展起来没那么简单,如果真的是高个科创园区,弄几条优惠政策出来,就能把这样一个产业培育出来,那也未免太小瞧经济工作的复杂性了。 沙正阳半是冷水半是建议的东西才让他觉得这才是搞经济工作的样子,一阵风式的工作方法是做不好这项工作的,他最担心的也就是高新区在这方面前期过于狂热,而后期一旦发现效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又盲目悲观,这才是最糟糕的。 前期造势很有必要,但是作为执行者头脑却应该冷静清醒,不骄不躁,胜不骄气败不馁,在这一点上季国力激情和主观能动性都有了,但是论眼界和定力感觉还不如沙正阳这个年轻人,而马鑫鹏却过于沉稳,缺乏一些激情,而这项工作不比其他工作,最重要的就是激情。 “正阳,早知道我就该把你要到市里来啊。”茅向东不无感慨,“卿剑锋到了发计委,那时候我和周书记王省i长说一声,让你过来接替卿剑锋的市长助理,主管高新区,你说这样是不是就完美了,我也懒得操着么多心。” 汉都是副省级城市,市长助理既可以是正厅,也可以是副厅,卿剑锋是正厅,但是沙正阳也可以以副厅身份来担任这个市长助理,一两年后解决正厅级别就行了。 当然,很多人从副厅到正厅,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都难以跨越,但是从刚性条件来说,只需要担任副厅级领导两年以上,表现优良,就具备了提拔资格。 “茅书记,可别,我好不容易才开始熟悉发计委这一块的工作,这半年多时间程高官和康主任可把我折腾得够呛,名义上我啥都没分管,结果是就成了救火队,哪里有事儿就把我拿去顶着,弄得我一桩事儿没完,另外一个一桩又来了,这半年我就没有清静过。” 沙正阳赶紧摆手,茅向东是好意,但是这个好意他当不起。 这才两年时间,自己从真阳到长河集团,解决了副厅又到省发计委,在很多人看来自己就是坐火箭了。 这要真的又到汉都市当这个市长助理,只怕就有人要嘀咕了,这沙正阳是奔着正厅级去了,汉都市的市长助理一般说来都会是正厅级,也可以是副厅,但是那基本上都是为正厅做准备和过渡用的。 很多人他不看你在什么岗位上干了哪些工作,做出了什么成绩,他只看到你时间这么短就在不停的调整,他们的眼光和心思是不会放在你的工作业绩上,他们只会比年龄,比资历,至于其他,他会觉得组织只要把他们摆在那个位置上,他们一样也能行。 “现在我在发计委,委里边也已经分了工,我负责分管高新技术产业处、工业处、农村经济处。” 茅向东有些惊讶,“基础产业处不是你管?” 基础产业处就是原来的能源矿产处和交通处合并为基础产业处了,这是一块大头,按理说沙正阳是从长河集团出来的,都宜高速项目已经敲定,而且省里未来高速公路规划也是沙正阳出来的,这一块工作理所当然该由沙正阳来管才对。 “是段非在管。”沙正阳摇摇头,“那一块工作太重,我也顾不过来,其实我连工业处都不想管,就管高新技术产业处和农村经济处就行了,高新技术产业处这边关系我们汉川未来产业发展方向,我自认为在这一块上还算是有些想法,所以也主动给康主任建议我来观,毛遂自荐吧,农村经济处主要是因为我被挂进了省扶贫工作领导小组里边,所以跑不掉,那边李书记和程省i长都随时惦记着呢,加上巫陵和蒲池这两个地区书记省i长都很关心它们的扶贫工作,我也躲不掉。” “你躲不掉?”茅向东笑着摇头:“我可是听说,你对蒲池和巫陵两个地区的脱贫扶贫工作提出一大套设想,所以周书记和王省i长才盯上你了。” “啥一大套设想,也就是嘴欠,在程高官那里多说了几句,程省i长就在周书记和王省i长面前说了,我‘不幸’就被点将了。”沙正阳忍不住摇头。 “能者多劳嘛,你还管着工业处这个大头,这三块,哪一块都不轻松啊。”茅向东道。 “条条蛇都咬人,没哪样工作轻松了。”沙正阳坦然道:“再说了,拿康主任的话来说,人年轻的时候你都不干,难道等到年龄大了再来干?” “嗯,发计委很锻炼人。”茅向东想了一下,“你是前年提的副厅?” 沙正阳一愣,下意识的点点头:“嗯,到了长河集团之后才提的副厅。” “也快两年了吧?”茅向东点点头,“等上一年半载,有没有兴趣到汉都来?我觉得条条上,你人年轻,干一两年锻炼一下,长长见识,也就差不多了,要干实事儿,还得要到市这一级层面上来,要我说,让你现在到我们汉都那个区县去当个书记,好好生生搞一个样板出来,那才是最合适的,只可惜省里对你又大用啊,认为你在发计委就能帮助咱们省里在新兴产业和重点行业关键核心产业把把脉,程颂这个观点害了你啊。” 沙正阳瀑布汗,赶紧道:“茅书记,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要让程省i长听到,那还不得把我活剥了心都有。” 茅向东哈哈大笑,“正阳,你也怕这个?” “领导要给穿小鞋,谁不怕?”沙正阳无可奈何的道:“茅书记您是领导开这些玩笑无所谓,我这小身板儿可扛不起。” 茅向东就特别欣赏沙正阳这种不卑不亢收放自如的气度。 他观察过,沙正阳不是强装,而是真的很放松坦然,无论是面对自己还是曹清泰,都很轻松。 这也让茅向东很是好奇,这家伙难道就是天生大心脏?越是大场合,越是能发挥出实力来? 但不管怎样,茅向东觉得这家伙也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和底气才能如此,换了你没这份底气的人,你自然就只有张口结舌汗出如浆了。 *********** 接到贝婧蕾的电话时沙正阳都一阵恍惚。 他好久没有和贝婧蕾联系了,一方面是因为的确工作太忙,另一方面也是有意在回避。 沙正刚和自己提起了贝婧蕾想当他嫂子的时候,沙正阳还当做一个笑话来听,但是在燕京挂职期间,他就逐渐觉察出一些不对劲儿来了。 贝婧蕾人前人后都俨然一副小女友的姿态,特别是在她的那些同学面前,更是如此,这让一直想要以兄长自居的沙正阳有些着忙了。 这丫头可比自己小十岁! 你能想象原本是同事的贝一河突然变成你老丈人么?能想象出本来对对方就印象不佳,有点儿市侩的费璐摇身一变成为自己丈母娘么? 这简直太惊悚了,不可想象。 所以在燕京挂职期间他就开始小心翼翼的拉开双方的距离,他不知道贝婧蕾感觉出来没有,但是以这个丫头的古灵精怪,沙正阳觉得对方不太可能觉察不到,但是表面上却半点都看不出来。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觉得心虚。 虽然自己对对方可是半点都没有颈项以下的想法,就算是颈子以上那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绝对守规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贝婧蕾几次都钻入了自己梦中,成为自己第二天起来洗澡换衣裤的“罪魁祸首”。 他也曾经思考过贝婧蕾的问题,但他觉得无论如何自己要和对方走到一起,那都要成为一个笑话,只怕自己连宛州都不敢回去了,不知道得有多少人说自己居然会对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小花骨朵下毒手,妥妥的老牛吃嫩草的典范。 但他也突然意识到,贝婧蕾竟然也已经二十岁了,真真一个青春靓丽且成熟的女孩子了。 明天夏天,贝婧蕾就要毕业,真正走入社会了,回想起自己刚到宛州时看到这个小丫头的情形时,沙正阳也禁不住感慨万千,岁月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啊,一晃自己居然就三十了。 在火车站接到贝婧蕾时,贝婧蕾那火红的火红的羽绒服加上内里的纯白高领羊绒衫,下边一条黑色锥形牛仔裤更是把女孩修长挺拔的身躯衬托得格外夺人眼球,沙正阳感觉这丫头从检票口出来时,春运期间广场上人如潮涌,但是她的身影至少吸引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目光,不分男女老幼。 一个很随意的高髻将头发挽起竖起在头上,棕色的带着朋克气息的低跟皮靴,一个双肩包背在身上,轻巧疾快的脚步,加上脸庞上靓丽如阳光的笑容,朝着沙正阳小跑而来。 这一刻,沙正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被什么东西突然捏住了一般,他突然有些不愿意这无比美好的笑容和俏丽身影让火车站这么多人分享,而只想要一个人独自品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