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三节 选择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三节 选择

姚莉现在是宛州市委办副主任,接替了最初自己的位置。 在钱正离开之后,王挺兼任了经开区党工高官,但是据说冯士章都王挺在经开区的工作表现不是很满意,有意要让其专任宣传部长,也有传言说王挺可能直接担任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不过这个消息很快被夏侯通出任市委秘书长所打破,这之前夏侯通一直传言是要当副市长的。 但是接任了市委秘书长的夏侯通却没有进市委常委,吕彬奇调到了省文化厅担任副厅长。 这很蹊跷。 姚莉也语焉不详,没说清楚为什么这个市委秘书长职位会有这么多的变化。 宛州这几个月人事又有很大的变动。 一直在宛州工作几十年的叶和泰终于动了,到巫陵地区担任专员。 正厅级了,但是到巫陵地区这个最穷困的地区去当专员,很难说是好事坏事,但叶和泰很满意。 他年龄优势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小,所以他必须要动,不动不行,再不动以后就没机会了。 在出任巫陵地区专员之前,叶和泰还专门来汉都拜会了沙正阳,这也让沙正阳受宠若惊。 昔日的老领导居然在上任之前专门拜会自己,这和朱凤厚来拜会自己意义又不一样。 朱凤厚是有目的而来,主要是谈工作,而叶和泰则是不谈工作,先叙旧情,这也让沙正阳很感动。 在这一点上,叶和泰做得很到家,闲聊了家常,然后只说了欢迎多来巫陵坐一坐,就再无其他话语,翩然离去。 叶和泰走人,阴朝凤却未能如愿以偿的接任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省发计委副主任穆天然空降。 这让阴朝凤大失所望,甚至有些闹情绪,不过以阴朝凤的年龄,沙正阳估计也就是两三年后就到人大政协去喝清茶了,当然,在去人大政协时可能会给其解决一个正厅级。 姚立波接任了常务副市长,而明永昌则调任蒲池地委任副书记,而姚立波走人之后的组织部长人选则出人意料由陈秀清接任,只不过此时陈秀清依然是以副市长身份兼任组织部长。 和夏侯通一样,陈秀清也没有进市委常委,这同样让人很吃惊。 不过在沙正阳看来,可能这也就是一个程序问题,既然省委已经同意了夏侯通和陈秀清出任了市委秘书长和组织部长,没理由还会在市委常委身份问题上有什么不同意,也就是一个考察程序问题。 而宛州市委也不可能在没有获得省委的同意之前就会把这两个人选给定了。 叶和泰在拜会沙正阳的时候也谈到了冯士章和杜国建二人,认为省委对本届宛州市委市政府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各方面工作都有了长足进展,尤其是宛州市的经济总量持续上升,目前稳居全省第二,打破了昔日涪岗昭阳一直居于二三位的固定格局。 当然在gdp总量上,宛州虽然和涪岗昭阳之间差距在拉大,但是这只是一个相对而言的“大”,实际上差距也就不到三十亿,只要一个闪失,就有可能被反超回来。 毕竟在教育和科研人才储备和技术能力储备上,虽然宛州在三线企业和科研院所的搬迁上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夯实和增强,但是从总体实力来说,仍然要逊色于涪岗,和昭阳相当。 宛州的优势就在于它有着独立于汉西地区的地理区位优势,北上中州,东进武汉,南下嘉州,正好在这里汇聚,距离不远不近,加上千万人口级别的地区和一定程度的工业经济基础,使得宛州如果能够抓住契机,是能够将其打造成为一个独立于大汉都都市圈所在的汉东核心所在。 当然,这个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差距很遥远,要做到这一切,沙正阳觉得需要在每一个风口契机都要牢牢抓住,林春鸣和冯士章二人这几年应该说是勉强抓住了这个机遇,让宛州可以超越了涪岗和昭阳。 就凭这个,冯士章据说就有可能要在副省i长候选人上和康广量pk。 虽然说中央考察副省i长人选有多方面的因素考量,但具体下来也就是那么几项关键指标。 康广量担任过涪岗市委i书记,现在又担任省发计委主任,按理说资历无论如何都已经足够了,比起冯士章来说也要强一筹,但是有的时候却又不是看你资历。 冯士章担任市委i书记期间,宛州gdp总量超越了涪岗,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不管这是谁的功劳,人家冯士章这个时候就是当着市委i书记,这一点你要否认就不行。 穆天然作为省发计委的一个资深副主任,空降宛州只是担任一个副书记显然是说不过去,沙正阳估计很大程度是省委的一个安排,那就是下一步冯士章很有可能要走人,杜国建也许就要接任书记,穆天然是要接市长位置。 本来是应付贝婧蕾的随口一句话,却勾起了沙正阳的浮想联翩. 宛州的局面变化很大,省委省政府这两年对宛州的干部调整力度也在不断加大,不断有新干部加入进去,本土干部调整出来。 就像夏侯通走了之后的真阳县委i书记,竟然是直接从省政府办公厅一位副处长去直接担任,这也开创了一个先例,就是省委省政府机关里干部直接下到县这一级担任主要领导,由此也足见汉川省委省政府对宛州的发展日益重视。 见上车之后,沙正阳就一直没有说话,明显有些走神,贝婧蕾有些生气,又有些伤心,自己一腔热情,却遇到了一个冷面孔,真的以为自己找不到对象么?在燕京城里那么多狂蜂浪蝶围着自己旋转,其中不乏条件十分优越者,但是贝婧蕾连正眼都没有瞧过。 甚至连曾笠都问过她,究竟喜欢上这位大叔什么了,就这么执着。 贝婧蕾也问过自己。 她发现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许就是当年沙正阳在和自己家当邻居时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表面谦逊但骨子里一直很自傲的父亲,有些市侩俗气但是却往往能看穿世情的母亲,还有姚莉这个一直被贝婧蕾视为“狡诈机敏”的厉害女人,居然都在这个比他们小许多的男人面前折服了。 只要这个男人一上饭桌,所有人的话题都只能围绕着这个男人转,每一个话题,这个男人都能信手拈来,洋洋洒洒千万言,让人的注意力跟随他而转。 似乎这个男人天生就是主角,连自己考中戏,如果不是这个男人的介入,父亲和母亲恐怕也不会同意自己这个有些唐突决定。 而即便是在中戏这个明显不同于宛州的圈子里,他一样可以挥洒自如,连班上的同学们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贝婧蕾就一直想要搞明白这个男人的一切,为什么能让那么多人自动把他当成舞台上的主角。 车内沉默的气氛似乎终于让沙正阳意识到了什么,“婧蕾,你打算住哪里?我帮你定了酒店。” “哼,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撵我回宛州呢。”贝婧蕾娇嗔道:“我回汉都也是有正事儿的,你不用管我。” “正事儿,什么正事儿?”沙正阳讶然。 “明年我就毕业了,现在大家都开始到处上戏,找机会,可是我不太喜欢这种生活,我更愿意把演戏当成一种爱好,嗯,喜欢的角色就演,不喜欢就不演,但是也得要份儿工作吧?所以我打算联系到汉大艺术学院教书,我中戏一个老师很支持我,本来希望我留校,但是留校难度很大,而且我也想回汉川。” 贝婧蕾说得很自然,但是沙正阳却吓了一大跳,“你不想当专业演员,相当老师?” “是啊,业余爱好去演戏也可以啊,所以我想找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汉大艺术学院好像能够满足这个要求,我准备去试一试,所以现在就要开联系准备了。”贝婧蕾落落大方的道:“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其实很喜欢演话剧,如果不能到汉大,我去省人艺也行。” 对于贝婧蕾的选择目的和意图,沙正阳无从知晓,但是这个年代中戏毕业不想办法留在燕京当专业演员,居然想要回汉川教书,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好选择,或者说难以让人想象的选择。 他不知道这里边有没有自己的原因,如果有,自己恐怕就罪过大了。 日后贝一河两口子会不会在发现他们俩女儿的同班同学一个个璀璨生辉,而贝婧蕾却默默无闻,这该是一个多么大的反差?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恐怕还需要找一个机会和对方好好谈一谈,无论如何,他都需要让对方搞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无论是对自己的感情,还是她对自己的未来做出这样轻率的选择。 两者都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不慎重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