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支点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支点

“果汁饮料领域?”叶和泰有些迟疑。 他当然知道沙正阳对东方红集团的影响力,但是既然趣味饮品目标是果汁产业,那么肯定是瞅准了巫陵地区的原料市场。 蒲池和巫陵地区都曾经是省内柑橘类水果的主产区,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期蒲池和巫陵地区的广柑、脐橙、血橙、蜜橘等红极一时,畅销国内,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其他地区的竞争者不断涌现,水果市场的价格波动起伏,极大的挫伤了果农的种植积极性。 最主要的还是由于水果品种退化,后期的嫁接、授粉等各类技术没有跟上,导致质量迅速下滑,果农既缺乏后期培育技术,又因为市场原因缺乏动力,所以很快这两个地区的柑橘种植就败下阵来,消失在国内中高端市场中,也就只能在本地零卖销售,完全丢失了十年前那种在各地都大受欢迎的景象。 现在虽然两个地区的柑橘种植仍然保有量不小,但是其品质退化了许多,很多地方甚至已经将一些产量和质量严重退化的果树砍伐掉了。 对于宁月凤要进入果汁行业沙正阳其实一年前就知道了。 他不好说果汁行业究竟是一个深坑还是金山,但是他欣赏宁月凤敢于突破敢于挑战的性格。 这个小个子女人貌不惊人,但是骨子里的冒险性格却是天生适合干大事,如果不是焦虹主动请缨去开发乳业这一块,沙正阳觉得宁月凤其实就是一个很适合的人选。 相比于性格日趋沉稳,已然有大帅风范的宁月婵,宁月凤那种不服输勇于突破的性格很显然更适合去打江山,所以当宁月婵和他提起宁月凤不满足于现在趣味饮品只在茶饮料行业当老大的孤芳自赏,还欲在果汁饮料来一个逆袭。 要知道现在汇源果汁已经开始绽放异彩,特别是在央视上的广告更是让汇源果汁成为国内果汁行业中当之无愧的翘楚,但宁月凤却不服,就要在这一块上来占山为王。 当然那个时候宁月婵提起,沙正阳还没有联想到巫陵和蒲池这边来,一直到发计委任职,并且把蒲池和巫陵地区的扶贫工作联系起来时,沙正阳才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巫陵地区和蒲池地区两个地区的浅丘区有很多适宜种植广柑、脐橙、血橙和蜜橘类的荒山荒坡,而八十年代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在这两个地区大力推广广柑、脐橙和血橙种植,使得几乎每一个县都发展了水果种植,但是随着种植面积不但扩大,水果运输、销售和后期退化,加上市场行情的波动,使得这个产业迅速没落下来,再也难以支撑起当初农民致富的梦想。 不过,有了这段历史,加上仍然有大量果树保留了下来,这也就意味着这两个地区比起其他地区来,无论是气候土壤还是种植传统来,都更具有优势前景。 要搞果汁产业,首先就要有自己的种植基地,这也是沙正阳和宁月凤的一致意见,要从本源上就把一切都控制在自己手中,食品产业的安全才有保证,在这一点上无论是乳业还是果汁行业,都一样。 而且沙正阳和宁月凤乃至宁月婵也都意识到,在汇源果汁已经成为国内果汁行业的龙头之后,趣味饮品要想在果汁行业逆袭,那么就必须从一开始就要不遗余力的发力,从果园基地到灌装设备再到销售渠道和营销策略上都要一起全力以赴,要力争在第一时间就要赶上汇源。 凭借着趣味饮品和自然堂的原有渠道,在营销和渠道上大家都认为这一块无须担心,而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时间要尽可能的加快,要迅速把产能做起来,这也就意味着在规模上就必须要足够大。 这也是沙正阳敢于在叶和泰面前提起这一点的底气。 要做就做大,按照宁月凤的设想,可以考虑在巫陵地区开发区或者来峰县建成灌装厂,因为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来峰的位置最合适,距离蒲池地区和巫陵地区几个县距离适中,这样有利于原料运输,而且来峰的水质、空气等因素也都很适合做这类果汁加工,当然,还有另外一条,潘广章的挂点县是来峰。 “叶专员,这可不是心血来潮,我也不是信口而言,事实上东方红那边已经有一些考虑,甚至他们前期也对蒲池和巫陵地区的原有果树种植情况做过一次调查,大概是八九月份的时候,你还没到巫陵呢。”沙正阳笑了笑,“从调查所获的情况来看,两个地区的广柑、脐橙等退化还是比较严重,单位产量下滑,水果品质也下降厉害,实际上要想在鲜果销售上已经丧失了竞争力,只能在本地勉强零售掉一些,但从做果汁的角度来说,这些水果都还是可以满足条件的。” 叶和泰来了兴趣,“这么说来,这个项目的可能性很大?” “嗯,可能性很大,而且规模也不会小,东方红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沙正阳点点头,“当然,在时间上可以提前一些,东方红那边希望能够通过多种方式来收购、租赁和要本地种植大户进行合作来确保自身原料来源稳定和安全,如果可以的话,年后他们就会派出一个专业调查团队正式对两地的果树资源和适宜种植水果的区域进行一次全方位摸底调查,相关报告也会递交给两地地方政府。” “这应该没有问题,我也知道本地的水果种植产业这几年都每况愈下,主要原因还是品质退化,需要技术和资金投入来重新进行改造,而种植户对未来市场没有把握和信心,”叶和泰点点头,“如果东方红集团这样的食品巨头能够进入,这对于我们的普通果农转型成为农业工人也是一个尝试嘛。” “叶专员说得好,其实东方红集团因为自身业务原因,对于进入农业领域一直很有兴趣,原则也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做到行业前二,如果是第三,那都是失败。”沙正阳侃侃而谈,这一刻他已经不是发计委副主任了,而是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了。 “对未来的设想,集团考虑的是可以在这两个地区打造生态果园,可以考虑走几条路,第一是重新进行定位和技术投入开发,打造高端水果市场,这一块市场不大,但是随着国民生活水平提高和出口市场的拓展,这一块仍然很有发展前景,另外一块就是以果汁生产为主,这就要求在规模和产量上要有足够大,……” “正阳,还是一句话,巫陵地区热情欢迎东方红集团来发展,目前巫陵地区的条件还不算太好,但是随着地委行署对改革开放工作的部署会有更大的推进,都宜高速公路未来建成通车,巫陵地区的投资发展环境只会越来越好,这里是农业发展的风水宝地,水果、药材、茶叶乃至家禽养殖等产业的发展条件得天独厚,合作的机会很多,……” 在农业产业领域的布局是下一步的考虑了,但是一个企业如果没有长远的打算,那么其发展潜力和前景就必然受到影响。 天元乳业也从一开始就涉足自建牧场,那么果汁产业也要自建果园,既然如此,未来随着市场的发展,尤其是十多年后电商市场的发展,各类生鲜水果、干果、食品等电商细分领域都风起云涌,届时拥有强大的自建基地的东方红未尝不能在这些领域中成为其中市场分食者。 只要提前布局,注重品牌和质量,再把营销渠道构建好,沙正阳觉得从食品延伸到农业领域,将两个领域结合起来,未来东方红完全可以成为一家向雀巢看齐的食品行业巨头。 当然现在东方红与雀巢相比还差的太远,但是按照目前东方红稳步发展的步伐,沙正阳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 原本叶和泰想留沙正阳吃顿饭的,但是沙正阳婉拒了。 现在叶和泰初来乍到,很多时候还是低调内敛一些好,沙正阳的特殊身份也不适合于叶和泰一起公开露面,那会引来不必要的猜疑和非议,对二人都不利。 有了沙正阳这样一个几乎承诺的话头,叶和泰这个春节也可以过得踏实许多了。 在离开巫陵回汉都的时候,沙正阳也在想,在一个地方当主要领导也真心不容易,各种压力都要集中在你身上,副职可以把问题矛盾上交到你这里,你就要拿出解决方案和对策,很多时候自家再难你也不能再往上交,否则你就要考虑领导对你能力的看法了。 沙正阳突然想到,也幸亏有东方红集团的支持,否则像巫陵这样的地方,纵然自己是一个重生者,面对这样的条件环境,仍然有一种无力感,这不是单靠砸钱就行的,而背后有一个大型企业集团的支持,无疑就多了一个启动的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