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关键作用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关键作用

“大范围的团年饭早就吃了,就是我们几个集团领导,虹姐前天才回来,月凤也是昨晚才下飞机。” 宁月婵陪着沙正阳在已经拔地而起进入全面内装阶段的东方红大厦楼下走出来,一直到离开工地,才把安全帽交给旁边的工作人员。 在沙正阳左边的是宁月婵,右边是赵一善。 内装由众志建设旗下的美景装饰总负责。 东方红大厦经历了几年的建设期,如今终于要准备接客了。 内装从去年初就开始了,但是进展不算快,因为是分包,美景装饰只负责总负责,这样大一幢建筑对于众志建设旗下的美景装饰也是一个挑战,好在20楼以下的已经交给了正式签约的喜来登酒店,由喜来登方面自行负责。 “唔,王澍也回来了?”沙正阳背负双手,点点头。 “王澍前天回来的,昨天还在和法务部门以及虹姐一道审查部分年后可能要签署的合同,现在这一块任务很重,我们合作的两个律所都派出了最强悍的力量来负责我们这一块,也涉及到一些收购,……”宁月婵介绍道。 “毛哥呢?”沙正阳准备上车。 “毛哥差不多已经下飞机了,这个时候应该在路上吧。”宁月婵陪同沙正阳上了奔驰s600,赵一善本来是打算回自己那辆陆巡,但是被沙正阳招呼上奔驰副驾,秘书们都很自觉地上了后边的车。 “老赵,我还是那句话,建筑可以当主业,但是众志建设不能丢下房地产这一块,我想高铎的高远地产在这两个项目上的收益你应该清楚,你搞建筑喝汤,他吃肉,没这个道理。”见赵一善没吱声,沙正阳靠在椅背上,耐心的劝说:“我知道你搞企业有情怀,但是搞企业就是搞企业,情怀固然重要,但是跟着你跑的兄弟们也都各自有一家人,集团公司也有集团公司的考量,你应该清楚现在集团公司摊子铺得这么大,在各方面投入的资源有多少?众志建设难道就不考虑反哺集团?” “沙主任,您当初可是说了不干涉众志建设的具体事务啊。”赵一善知道沙正阳说得有道理,也知道这几年集团为众志建设提供了巨大的支持,否则众志建设也不可能发展这么快,迅速跻身全省建筑行业三甲之列,可以说这种非国有建筑企业跻身一个省建筑行业三强,如果没有雄厚的背景和资本背书,是不可能的。 “我什么时候干涉你的具体事务了?”沙正阳笑了,“众志地产成立了,仍然隶属于你众志建设,我只是要求你还是需要关心企业的发展,企业的利润和品牌建设,众志地产是可以添砖加瓦的,而且我也相信众志地产未来完全可以成为一块金字招牌,就冲着你赵一善的格局和作风。” 赵一善没说话。 沙正阳继续道:“老赵,你要考虑长远发展,一旦地产这一块做大了,也可以极大的支撑起众志建设未来战略,你心目中的众志建设也不只是修修路建建房子吧?可要做大做强,需要人才,需要名气,甚至要走出过门,那么你怎么来吸引人才加盟?你怎么体现你的实力?国内日益升温的房地产市场你是看得见的,如果已经成为金字招牌的众志地产是你众志建设旗下的公司,那么众志建设是不是更具有吸引力?” 有点儿强词夺理了,但是赵一善还是能理解沙正阳的意图。 未来房地产市场相当广阔,建筑业只是中间一个环节,当然众志建设也不只是修房子,按照赵一善的愿望,修桥修路修更具代表性的建筑物,那才是他的宏愿。 “沙主任,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我还是想专心致志干我自己想干的事情。”赵一善扭过头来,郑重其事的道:“我琢磨过,我也知道未来房地产是的规模有多大,这一块市场,这一块利益,对于集团来说也是不容或缺的,所以我想让老许来负责众志地产这一块,单独独立出来,和众志建设就是合作关系,另外像美景装饰我觉得也可以单独独立出来,大家自负盈亏,但是在业务上则可以由集团来统一协调,相互合作,……” 沙正阳看了一眼面色不变的宁月婵,点点头,“老赵,你决定了?” “决定了,不后悔。”赵一善心里也放下一块大石头,他知道这是大老板松口了。 这个情况他其实早就和宁月婵说过了,但是宁月婵一直没有表态,很显然还是要和沙正阳商量,最终还得要沙正阳来拍板。 “月婵姐,你觉得呢?”沙正阳知道赵一善肯定是早就和宁月婵商量过了,就等自己来定板。 “我觉得可以,现在众志建设的摊子也铺的很大,市里边已经催促咱们原来承诺的双子塔要尽快开工建设了,这边喜来登是市政府那边牵线过来的,也算是市里边兑现了承诺,现在就该我们来兑现承诺了,目前众志建设已经具备了当总承包商的能力和实力,加上都宜高速项目众志建设也有意要竞标,准备拿下部分标段,还有市里边有意打造湖滨这边的bd中央商务区的一些前期基础设施建设,像龙潭高架立交,像苏家山立交,等好几个大项目,老赵都很有想法,……” 宁月婵也看了沙正阳一眼,沉吟着介绍了一下当下众志建设的局面,“许仕嵩也是在众志建设里的老人了,他对众志地产的未来也有一些想法,中午他也会参加,到时候正阳你可以和他好好谈一谈。” 的确,还没起步的众志地产谁也说不清楚以后会发展成为什么样,但是众志建设却的的确确是省内的建筑巨擘之一了,放在全国范围内来,也能排得上字号,而且依靠着东方红集团的资本支持,众志建设拿下了好几个垫资力度较大的项目,像都宜高速和汉都市的几个大型项目,众志建设都不会空手而归,他们也有这个自信。 这种情况下,要让赵一善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刚刚起步的众志地产上去,的确有些勉为其难了。 “既然你们都觉得合适,那就这么办吧,也许分开之后,各家都还能发挥的更好。”沙正阳也只有点头,看来赵一善仍然没有摆脱前世中的历史轨迹,仍然不依不饶的要去做他的建筑大王,也罢,一个专注于某一项事业的执着者,起码不会输。 今天是大年三十,基本上所有工作都已经画了句号,东方红集团那边团年饭也已经吃过了,不过还有一个高层的聚餐,所以沙正阳不能缺席。 所有公司能够算得上核心圈的领导,都要参加这样一个聚会,而作为东方红集团的缔造者和灵魂人物,虽然早已经离开了,但是每年这种聚餐,沙正阳却从不缺席。 事实上沙正阳也越来越意识到东方红集团的迅猛成长对于自己的帮助一样在日益增长,恰恰是自己在东方红集团中没有任何利益,准确的说是没有任何经济利益和瓜葛,才使得沙正阳在其中的位置更为独特和中立,提出的一些观点和见解也更能为人接受。 而沙正阳也用东方红集团这么些年来的每一次重大决策所获得的成功反过来也证明了他在这家企业里不可替代的作用。 自己和东方红之间这种相互促进和帮助的效用在一些特定时候更是凸显,特别是在像巫陵、蒲池这类落后地区打开局面时。 想一想前世中马云、郭台铭、王健林这类商界大佬走到哪里都会被待若上宾,甚至连书记高官都会亲自降尊纡贵的予以接待,也就是考虑到人家背后能够直接动用的资源已经大到了这个级数是一方面,另外人家在某个领域的示范引领作用是可以带动一个行业的跟风而至,这才是这些领导们所看重的。 像阿里巴巴在杭州对数字经济的带动作用,像华为在深圳对这个深圳高科技制造业的带动,像富士康落户中原对豫省全省制造业和出口创汇的拉动,其立竿见影的作用你不承认不行。 现在东方红当然还达不到那个境界,但是也已经足以对像巫陵或者蒲池这样的地区起到巨大的影响了,一个投资几千万的项目放在宁月婵这里已经不算是什么了,但摆在巫陵或者蒲池仍然有相当分量,对这些地区的一个县来说,那就是更是分量十足了。 除了东方红集团外,沙正阳也开始考虑如何扶持以段庸铭、雷霆这一批可以在制造业方面有所作为的企业群体发展壮大,段庸铭旗下的高升电子,雷霆手中的华峰电器,现在发展势头都极好,如果能够加以指点,三五年之后,未尝不能出现一个制造业巨头。 还有就是除了这些制造业之外,他们积累下的资本,包括东方红投资和雷霆、沙正刚等人私人合伙的万象基金,以及段庸铭、宗文峰等人联手的永丰资本,这些资本如果运用得好,也可以在关键时候关键领域发挥关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