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二节 别样生活 - 还看今朝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二节 别样生活

回到家里时,正赶上饭点儿。 沙正阳从来都不喜欢在外边吃饭,只要能回家吃饭,都尽可能的回家。 当然父亲一般难得在家,银台楼那边的只要有重要接待或者宴席,都少不了他。 倒是母亲晚饭基本上都会在家里,相较于父亲的大厨手艺,沙正阳更喜欢母亲的家常菜点,尤其是来一碗稀饭,一个馒头,两样小菜,吃起来格外舒坦。 沙母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大儿子埋着头唏哩呼噜一口气吃完了两大碗稀饭,两碟小菜也见了底,手上馒头也只剩下了一口。 这半年里大儿子似乎沉默了不少,回来的时候话也少了许多,沙母无法责怪白菱,正如儿子自己说的那样,感情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不讲道理的,无法勉强。 “正阳,吃饱了么?锅里还蒸得有馒头。” “够了,妈,我这都第二个了。”沙正阳把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拍拍肚子,“还是在家里吃饭最踏实,妈做的馒头最香。” “所以回来吃最好,外边那些小馆子卫生让你看了就别想下口了。”沙母端起饭碗菜碟,“你弟弟现在周末回来也不呆在家里,打一头就走,听说他在学驾驶?” 沙正阳心中暗笑,沙正刚的驾驶执照也早就拿下来了,b照,东风解放随便开,不过沙正阳也不允许他去摸车,一是还在读书,二是他手艺还欠点儿火候。 “妈,正刚那么大人了,学驾照也很正常,说不定以后汽车普及了,正刚买辆汽车带你和爸出去旅游,看祖国大好河山呢。”沙正阳笑着回答。 “对了,正阳,上个星期正刚回来说他可能很快就就要面临分配了,他不想回县里。”沙母放下碗筷,脸上露出一抹忧色,“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分到市里?” “妈,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正刚自己心里有数,而且我看他心思好像也不在教书上,没准儿他自己心里早就有了主意了呢。” 沙正阳不得不先帮自己弟弟提前给家里人打预防针。 沙正刚的心思已经有些野了,尤其是和蓝海、朱一彪三人合伙儿组建了这家运输公司之后,几乎没有多少心思再读书了。 好在这也是大四了,本身就没多少课,加上沙正刚这脑袋瓜子够用,早就和系里的领导和老师先疏通好了,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回了银台,只不过没有回家住,就住在了运输社租的房子里罢了。 通过这几个月的运行,应该说运输公司基本上走入正轨了,尤其是有东方红酒业和汉化总厂这两块较为稳定的运输业务,相互弥补,几辆车基本上就没有挂空的时候。 哪怕是返空回来也会想方设法接点儿零活,雄心勃勃的蓝海和沙正刚已经在酝酿进一步扩大规模了。 沙正阳让他们辆稍微缓一缓,等到下半年间气候进一步好转,大下海时代的来临,金融机构也开始配合放松银根的时候,再来考虑。 滩河镇那边的砂石运输业务,沙正阳也专门打听了一下,的确有些乱,但业务量也很大,不过最终沙正阳还是制止了沙正刚的冒进,在这边业务还足够的时候,没有必要去掺和那塘浑水,至于以后,那再说。 “正阳,你弟弟心思野,你可得要替我们看着他。”沙母看着沙正阳,似乎已经有些感觉了,“再怎么他也得要个铁饭碗,哪怕是教书,每个月都能有固定工资,看看蓝海和朱一彪他们几个,现在还在吃家里吧?蓝海他爸人家开小车,汉化总厂收入高,朱一彪家里可是够呛。” 沙正阳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来开这个口缓颊,现在要说沙正刚不打算要工作了,自己还支持,只怕爸妈再信重自己都得要翻脸,所以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再说了,沙正阳的意思也是让沙正刚先到分配的单位去适应适应,真的觉得无法适应那种生活之后,再来考虑出来。 “妈,放心吧,我会帮你们盯着,正刚也不是没脑子的人,最后选择怎么做,肯定会考虑清楚。”沙正阳含含糊糊的应道。 家里这些事儿也不省心,沙正阳觉得自己哪头都得要盯着,真有点儿充实过度了。 冯子材的第二本书也已经正式付诸印刷了。 比起第一本试水之作来,处理第二本作品时冯子材就要有经验得多。 他没有接受对方的按印数来计算版税的建议,而是仍然选择了一次性卖断,无他,印数对于这些书商来说要做假实在太容易了,你根本无法掌握真实的印数,所以目前仍然处于原始积累阶段的冯子材果断的选择了卖断。 不过价格上已经比第一本有了相当大的提升,七万五千元,几乎翻了一倍,仅限于大陆简体的版权。 获得了这笔钱的冯子材对于书商从买书号到印刷再到寻找下线书商销售渠道的整个流程已经了如指掌了,虽然要想打入这个行业还得要花费一番心思,但是却算是打下了基础。 冯子材已经下定决心从第三本书开始,他就会自己去运作自己的“作品”,让其真正成为自己在商场上攻城略地的第一块敲门砖。 雷霆那边则早已从深圳股市收手了,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在这方面有着天生的敏锐性,就只是得到自己那么一点提醒,这个家伙就敢投入五万港币,换成人民币大概在六万左右,投入深圳股市,按照自己所说的选择性的买了老五股,然后在深圳方面救市之后接近高峰点再果断出手。 这期间,雷霆在仔细观察意识到了政府果真在救市之后,在九月下旬再度从自己亲戚那里借来十万港币再度出手, 从八月下旬到九月上下旬入手,到十月中下旬陆续出手,按照雷霆自己的说法,他来了一出教科书式的低吸高抛,从金田、深发展、深万科三股身上攫取了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利润,尤其是在深金田的收益上更高,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总计获得了超过九万港币的收益。 虽然数量不多,但是这毕竟只是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的成绩,尤其是投入也不过十五万港币,其收益率之高,也让无数见证了雷霆的这一投机做法的朋友亲戚们叹为观止。 不过当沙正阳告知沪市那边也应该还有一波机会时雷霆却拒绝了,称这种投机本身就充满了太多不确定性,偶尔玩一玩可以,如果要沉迷其中,甚至以此为业,那就可能坠入深渊了。 雷霆的理性也让沙正阳大为放心。 如果真的雷霆听信了自己的话,要不顾一切的扑入沪市去操作一轮的话,他反而要担心了,还好,雷霆还是那个雷霆,没有把握的事情不会轻易下注,深圳股市这一轮大概算是“小赌怡情”罢了。 踏出家门,沙正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才飞身上车,他打算去蓝海他们那边看看。 马上就又要去南京和合肥了,沙正阳越来越觉得一副强健的身体的重要性,像这样几乎是连轴转似的高强度工作,没有一具过得硬的身体,还真吃不消。 蓝海他们的海正运输公司租的房子就在汉化总厂家属区一墙之隔的一个小院里。 那本来是汉都铁路局电务段的一个下设单位,但后来这个单位搬到市里去了,这个院子就空了出来,蓝海他们就租了下来。 沙正阳沿着汉化总厂生活区围墙走着。 汉化总厂规模很大,生活区在总厂区的西北面,以一条可以并行六辆货车的水泥大道隔开,然后是一片苗圃和公园,呈环形将生活区与厂区彻底分割开来。 汉化总厂的北二门和西一门、西二门都正对着生活区,生活区也由西向北呈一个九十度旋转的“l”字形,位于厂区的西北环状。 每天上班时间,就有无数辆自行车和密密麻麻的行人,从三个生活区中的无数栋五到七层的单元楼中钻出来,沿着这三道门进厂,形成一幅壮丽的画卷。 苗圃和小公园往外走,就是一连串的灯光球场。 汉化总厂的灯光球场可要比县饮食服务公司的灯光球场气派多了,这也是正处于效益最好阶段的汉化总厂财大气粗,和南面的汉钢一样。 一个围绕着赛道的足球场,加上三个标准的灯光球场,其中两个是室外的,还有一个则是室内的标准球场,篮球排球羽毛球的比赛均可在这里展开,包括许多时候县里举办比赛,都要借汉化总厂和汉钢的体育馆体育场。 二十多年前的记忆仍然保留,沙正阳前世中在银台工作时也曾经来过这个灯光球场多次,所以路过这里依然感触无限。 随着银台县城区的扩大,传统的西北面属于汉化总厂范围与县城城区的界限也在不断模糊化,生活区和厂区之前的空隙用地也被规划了出来,使之有机的成为汉化总厂和银台县城区的结合部,而这一区域往往会成为很好的商业用地。 自行车轻盈的穿过这一片绿化带,水泥路很平坦,阵阵喧闹声从灯光球场那边传来,也让沙正阳下意识的伸长脖子想要看一看。 **** 第三更送到。明天三更早七点半,下午三点半,晚八点半,凌晨那一更就没了,兄弟们可以早点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