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五节 好感,物流 - 还看今朝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二十五节 好感,物流

两兄弟正说间,孙妍高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球场另一边,四处寻找了一下,很快就看到了两兄弟的身影,脸上露出笑容小跑了过来。 “哥,瞧瞧,还说没那事儿,……”沙正刚压低声音:“要不你先忙,我先过去,你有时间就过来,没时间就明天。” 没等沙正阳回话,沙正刚已经和女孩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 女孩子显然是匆匆的冲了一个澡换了衣服就过来了,看见沙正阳还在,脸上的笑容也格外灿烂。 沙正阳心中也有些吃不准了,开始他以为对方只是因为自己登台唱歌的表演而感兴趣,但很难说这是不是一个开始,男女之间的感情往往就是从最初的好感开始,他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好感,虽然这种好感还很初级和淡薄,但若是发展下去就不好说了。 对于沙正阳的继续等候,孙妍其实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脸也有些微微发烫,但是她很快就在内心替自己辩解,自己只是想要和他谈一谈音乐方面的事情,或者就是替顾湄多了解一下对方,顾湄才是热烈的崇拜对方。 “沙哥,你没事儿吧?”孙妍重新打扮了一下,一身运动体恤加长裤,脚下仍然是一双彪马的篮球鞋,头上仍然是一根带花皮筋圈扎着马尾,看上去格外清爽,颀长的身材在这个时候更是凸显匀称协调。 “没事儿,你明天就要走?”沙正阳点点头。 “嗯,明天晚上的火车。”孙妍脸上露出好奇的笑容,“沙哥,你们是怎么想到要找崔建演唱会来为你们的产品广告呢?还有那些广告海报上的话,太有意思了,是谁创作出来的?” 沙正阳也没遮掩啥,谈了当初是如何找到崔建的,也谈了那些顺口溜一般的广告词儿。 “你说那些话都是你一个人创作的?你怎么想到的?”孙妍目光里更多了几分惊奇,“沙哥,你太厉害了,居然能针对这种需要来创作,汉川大学中文系果然名不虚传!” “没那么夸张,其实你自个儿好好琢磨,尤其是把平常生活里的一些有感触的语句提炼剪接一下,就能发现这其实不难。” 偶尔装逼一下也不为过,反正那些词语已经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了,沙正阳无意用这一招撩妹,但用来提升自己逼格倒是很有用。 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的文学青年远比所谓的土豪大款更容易吸引这些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女大学生们,尤其是如果你长得还有点儿小帅,口才不差,多点儿幽默风趣的嘴炮,那么她们对你的好感就会迅速上升。 沙正阳觉得似乎自己就摇身一变成了那种文学青年,而孙妍则成为了自己的仰慕者,尤其是听到那些青春寄语都是出自自己的构思后,那仰慕之情就真的溢于言表了,当然这可能是对方本来就对自己有些好感的原因。 一旦觉得投缘,那么话语就如泉涌,总能找到最合适的话题。 从老崔的音乐到汉大、湖大的学习生涯,再从银台的变化到汉都与长沙两座城市的比较,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笼罩在沙正阳和孙妍二人之间,一直到沙正阳把孙妍送到了家门口,孙妍都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的闺蜜好友是多么的崇拜沙正阳。 “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么?”在进门洞前,孙妍终于大起胆子道。 “这是我的名片,有电话和联系地址,不过五六月份可能基本上都不在厂里,得四处跑,南京和合肥,还有昆明。” 这是一个很勇敢的女孩,沙正阳已经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不过在女孩那清澈的目光下,他既不可能回绝什么,同时也还有那么一点儿享受这种感觉的窃喜,这种异样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有点儿说不清。 这只是一种最初级的好感,但是沙正阳感觉得到,这种好感正在处于一种飞跃之前的酝酿期,只要自己不采取某种伤害对方感情或者破坏自己形象的行为,那么他可以肯定,这种好感很快就会进化到某种类似于初恋前期的那种状态。 不过好像他现在没法做什么,也不可能做什么。 反倒是这种感觉非常好。 沙正阳到了海正运输公司的小院时,沙正刚和蓝海正在和宋朝福围着一辆老解放鼓捣着。 老解放的毛病的确多,随着业务量不断扩大,东方红酒业的运输量根本不是海正运输公司能承担的,尤其是高频率的出车也使得这些本来就濒于报废的汽车频频出状况,这也是当初始料未及的。 原本以为只是想要先拉起一个摊子,能运行起来就不错,但没想到赶上了东方红酒业的销量爆发,这一块业务把海正运业给撑死海正运业也吃不下。 县运输公司和省汽运三十六队都已经和东方红酒业签订了运输合同,而海正运输公司只能占里边最小头,这如何不让蓝海和沙正刚他们感到不满足。 现在海正运输公司的主要业务就是为东方红酒业运输,老解放走省内,东风走省外,间歇性的也要接一些汉化总厂的活儿,那是蓝天航的关系,更多的是为了维系住汉化总厂这条线,甚至偶尔还要替汉钢那边跑一跑,也就是为了避免货源过于单一。 通过蓝天航的关系,他们正在就积极准备向县信用联社贷款,准备一次性贷款七十万,购买四辆带拖挂的东风货车,专门用于为东方红酒业跑省外的运输线路。 连沙正阳都没有想到海正运输公司的膨胀速度会如此快,短短半年时间不到,就已经开始迅猛的扩张起来。 不过沙正阳也承认如果没有东方红酒业这一契机,海正运输只靠着在汉化总厂和汉钢这里边捡点儿边角余料活儿,是不可能有如此机会的,按照东方红酒业目前的销售势头,今年全年销售量突破八千吨是大概率事件,光是东方红酒业这一块持续的运量就足以撑死几个海正运业有余。 正因为有了东方红酒业这棵大树,海正运输公司可以游刃有余在为东方红酒业为主的服务上开始拓展其他业务。 像崇山县的磷矿石业务,通过蓝天航的关系,也已经初步建立起了渠道。 当然这还只是第一步,你要踏入别人的地盘去抢生意,只能一步一步来,避免矛盾过于激化,而现在海正运业也没有那么多运力来满足。 “哥!” “正阳哥!” “小沙来了?”宋朝福向沙正阳点点头,这才扯下手中的手套,“化油器老化了,这车问题不少,不过都是小毛病,会点儿修车技术的开着还行,像你们这帮小年轻开出去,一趴窝就得要傻眼。” “宋伯,这不就是跟着您学么?”在宋朝福面前蓝海和沙正刚都显得很规矩。 “哼,你们能沉下心来好好学技术?”宋朝福撇撇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能把一般性毛病解决就算不错了,这车只能我来开!” “宋伯,那怎么行?”蓝海赶紧制止,“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比你爹还强,我天天锻炼着呢,哪怕跑省外都没问题,就是这车不得劲儿。”宋朝福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就这么定了,对了,我还有几个老伙计看我在这里干得挺欢实,也想来替孙子挣几个奶粉钱,我觉得你们可以考虑一下,他们都能开这种老解放,跑跑省内没问题。” 蓝海和沙正刚的目光都望向沙正阳,沙正阳也知道宋朝福的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他笑了笑:“宋伯肯定没问题,不过您那几位老伙计身体如何?要不这样,去做个体检,如果身体没问题,这边当然可以,……” “小沙,那我可就听你的了。”宋朝福满意的点点头,走了。 “哥,……”沙正刚和蓝海都坐了下来。 “正刚,海子,等宋伯他们来也好,你们公司现在还是初创,都是毛头小子,而且野路子居多,大部分人都修理都不在行。”沙正阳顿了顿,一边思索道:“蓝叔和我说了崇山那边磷矿石的业务,我觉得那一块如果做好了,应该是一个稳定而长期的业务,能为公司带来持续的利润,路途不远,但道路状况不行,我觉得正好需要宋伯他们这些老司机去把把关,另外也能带一带你们公司这帮年轻人。” 沙正刚和蓝海都没有吱声,听着沙正阳安排。 “我的想法,既然目前业务势头这么好,其实公司可以考虑扩大运输业务的同时也要考虑布局方面的问题,比如公司的车送货到嘉州,返空回来不划算,但要找货源又要耽搁时间,怎么处理?另外运货回来,装卸,临时性的仓储都需要慢慢考虑了,……” 沙正刚和蓝海面面相觑,忍不住插嘴:“哥,咱们现在就是一搞运输的,你这么一说,怎么变得这么复杂了?这返空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每趟都能赶上活儿,再说了,装卸和仓储是不是有点儿远了?这也不该咱们……” ***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