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四节 酒局亦棋局 - 还看今朝

第二卷 第六十四节 酒局亦棋局

趁着焦虹、宁月婵和于峥嵘他们几个喝酒的时候,许铁也忍不住低声问道:“正阳,你们公司里怎么都是女人当老总?” “谁说的?还有三个副总都是男的,各自分工不同罢了。”沙正阳瞪了许铁一眼,“一看就知道你这人心思复杂,想歪了。” “哼,我想歪了没关系,只要你的路子别走歪了就行。”许铁瞥了沙正阳一眼,自顾自倒上一杯酒压低声音道:“正阳,你前程远大,可别在这些问题上栽筋斗,没对象我在我们局里给你介绍一个,不行法院检察院那边我也有熟人,……” “得,铁哥,早知道我就不把她们叫来了,月婵姐是公司常务副总,以后我不在,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她,虹姐是行政副总,主管对外联络协调,以后和你们打交道时间肯定多,万一有个啥的,咱们也需要人民公安保护咱们不是?”沙正阳没好气的也压低声音:“你就放宽心吧,我和她们都是纯粹的工作关系,把她们当作大姐了。” “但愿吧。”许铁显然还有些不放心。 他的确有些不踏实,这两女人年龄都不大,那宁月婵不过二十六七,就比沙正阳大三四岁,长得不说国色天香,但那珠圆玉润的模样,别说沙正阳这种毛头小子,就是自己都有些意动神摇。 那焦虹更不一般,一张有点儿像少数民族的脸,高鼻梁颧骨深眼窝的,皮肤更是白皙,别有一番韵味,有几个男人敢说他对着这样的女人不动心的? 面对许铁的疑虑,沙正阳也是无奈。 他可真是对宁月婵和焦虹没起过多少心思,虽然他也承认这两女人都绝对是魅惑人心的主儿,但现在的他可没那么多心思精力去考虑其他。 给他的时间不多,他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自己的目标。 “这里是银台最有名的饭馆,比起那些大酒店的味道更有特色,我来吃过,都遇到过咱们汉化总厂不少人,……”声音有些熟悉,“老板,只有楼上这一间了么?” “小妹儿,只有这一间了,还是人家刚走了的,……”马胖子的声音对待客人永远都是那么热情,“小妹儿吃点儿啥?鳝鱼还有点儿,泥鳅只剩下半斤了,……” “鳝鱼要来一份儿,泥鳅有好多算好多,要烧出味道来啊。”一听就是吃货的口吻,沙正阳有些好奇,咋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是谁了。 “莎莎,你不是说这里烧鸭子最有名气么?”孙妍的声音一出来,沙正阳立即知道先前那个吃货是谁了,孙妍的同学穆莎,那个微微发胖的女孩,难怪这么胖,成天琢磨着吃,还能不胖? “嗨,小妍你不知道,烧鸭子是主菜,但他这里烧鳝鱼和烧泥鳅更巴适,我们四个人就点这三样菜就够了,嗯,再来个凉拌三丝素菜,一会儿把烧泥鳅或者烧鳝鱼的汤拿来泡饭,那味道简直不摆了。” “莎莎,你要这样吃法,还得要长胖。”另外一个声音出来,沙正阳也有印象,是孙妍的另一个同学,禹海燕。 “哼,海燕,我不像你,吃不胖,我反正都是这么胖了,不管了,要让我们看着你们几个吃,自己在这里吞口水,我做不到,那还不如把我杀了算了。”吃货的理由总是气壮如牛。 见沙正阳又竖起耳朵的模样,于峥嵘都下意识的有些紧张了。 上一次也是在这里,沙正阳也是“巧遇”了白菱和“情敌”,好在后来沙正阳一力降十会,压制住了对方,但于峥嵘知道沙正阳当时也还是有些感伤的。 沙正阳同样也觉得诡异,好像没一次来这雁归楼都要有点儿故事出来,刚才许铁和于峥嵘还在担心自己没有合适的对象,这会儿孙妍就冒出来了。 只不过他有些搞不明白,孙妍昨晚还主动要让自己陪她去龟背山爬山,怎么今天却又和两个同学闺蜜来这雁归楼吃饭了? 倒不是说孙妍和她同学吃饭不重要,但沙正阳觉得孙妍不像是那种没有计划的女孩子,不太可能在先主动和自己约好,却又去安排别的活动。 “怎么了,正阳?”于峥嵘忍不住问道:“又有熟人?” “没事儿,没事儿。”沙正阳赶紧摆摆手,既然孙妍有事儿,他也没有必要去打扰别人,“我们吃我们的。” 孙妍当然不知道沙正阳他们就在屏风隔出来的一处吃饭,如果早知道,怎么也不会听信穆莎的选择来这里。 顾湄的突然来访让她猝不及防,这个大学最要好的闺蜜原本是约好和她假期里一道去滇南那边去玩一圈的,只是未曾想到却突然来了这边。 顾湄昨晚上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今天上午过来,心慌意乱的孙妍不得不赶紧给沙正阳打了一个电话推掉了今天的约会。 在学校里顾湄就曾多次提起过沙正阳,甚至也提到过要找机会去见一见对方,而且她也从来没有和孙妍提起过他曾经见过了沙正阳。 因为她不确定顾湄对沙正阳的那份狂热究竟只是一时冲动,还是真的有点儿什么,尤其是在当下这种情况下,孙妍就更不敢把这层关系挑破了。 见沙正阳变得不怎么说话起来,焦虹和宁月婵都有些诧异,这些都是沙正阳的朋友,怎么反倒是沙正阳突然变得安静起来了。 “正阳,怎么了,这么沉默?”焦虹有些奇怪。 许铁一样感到不解:“正阳,之前你还那么来劲儿,啥话题你都能掺和,怎么这会儿突然变得这么老实起来了?” 沙正阳有苦说不出,孙妍她们就在一旁,这种场面还真有些尴尬,自己声音一大,只怕孙妍就能听到。 这种场合下,只怕许铁、于峥嵘以及宁月婵和焦虹他们都得要像好奇宝宝一样对孙妍盘根问底了,这是沙正阳不愿意见到的。 “没啥,话都说完了,该你们说了。”沙正阳尴尬的挠了挠头,有点儿如坐针毡的感觉。 时间在这个时候似乎也变得格外慢,沙正阳很想尽快结束这个饭局走人,但是这是许铁发起的,他作为客人也不可能主动宣传结束,还得要忍着。 “正阳,你今天怎么回事儿?”趁着宁月婵和许铁他们开始敬酒,焦虹身体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什么,这段时间事情太多,有些烦。”沙正阳把心思收回来,“那边怎么样?” “还是那样,资产评估基本上出来了,和我们的预估差距很大,县里真的是不打算要脸了,差点明抢了,城郊两百来亩地,土地性质都没变,就要按照工业用地来计价,……”焦虹摇着头,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会是这样,但却不敢轻易松口,要不日后县里还得要得寸进尺。” 沙正阳微笑,把焦虹推到和县计经委那帮人打擂台的位置上是自己最明智的选择,口才不差,软硬不吃,而且谙熟机关里那一套,可谓正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按照商定的策略,只要不签订协议一天,县酒厂和县罐头厂工人的工资东方红酒业都不会承担一分,那些工人们还要继续到县政府那边去要饭吃。 这也是一道绞索勒住县里,沙正阳倒是要看看县里还能坚持多久,而且市里边的督促也得要让他们明白这件事情的轻重缓急。 不过沙正阳也需要提醒焦虹过犹不及,只要己方的资产估值能得到县里认可,这边就算是略有上浮也可以接受。 “虹姐,我们这边的评估报告,县里怎么说?” “还没有回复,不过他们就算是想挑毛病也得要拿出合理的依据来啊。”焦虹嘴角掠过一抹冷笑,“我们这边评估报告是法律事务所通过省财政厅下边的专业评估人员进行评估出来的,可不像县里那帮大爷,都是自己盖一个公章,就大模大样拿过来了,底气比谁还足。” 沙正阳哑然失笑,看得出来焦虹对县里这帮人的做派也是厌恶至极,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扯后腿的本事却不差,可你还得要和这些人打交道。 “虹姐,你也控制一下节奏和时间,不能影响到明年我们的生产,细节问题,你可以斟酌一下。”沙正阳沉吟了一下,“贾县长和赵县长那边,我再去找一找,相信他们也不愿意见到这种局面一直拖下去。” “我知道,方东儒那边还要使把劲儿。”焦虹又想了一想,“我的意思是,不如先把县罐头厂那边的事情搞定,唐庭广在罐头厂里还是有些威信,我考虑如果县酒厂和罐头厂这边合并过来,让唐庭广在这边担任一个分厂副厂长,……” 这是当初沙正阳和焦虹商讨过的,既要人尽其才,也要做到奖惩分明,唐庭广当得起,那么这个权力沙正阳也大胆的授予给了焦虹。 “虹姐,说好的,这边的中层干部选拔,你确定了就行,如果以后表现不行,再来调整也不晚。”沙正阳端起酒杯,和焦虹碰了一下,微笑道:“怎么,害怕我反悔让你难做不成?” 焦虹瞥了沙正阳一眼,那目光却有些说不出的娇嗔味道,让沙正阳心中都一抖,赶紧低头一口把酒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