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五节 防火防盗防闺蜜 - 还看今朝

第二卷 第六十五节 防火防盗防闺蜜

屏风的另一边的孙妍一样有些心神不宁。 自己两个闺蜜昨晚都见证了自己和沙正阳之间的交往,而一旦说漏嘴,还不知道顾湄会怎么想? 孙妍之前也想过是不是提前和两个同学打招呼,但是又觉得这成了欲盖弥彰,本身也还没有怎么,何必弄得这样神神秘秘? 但此时孙妍又有些后悔了。 “小妍,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你有点儿心神不属的样子,怎么,不欢迎我来你这里玩儿?” 女孩眼睛看上去特别大,看上去总带着一抹笑意,白皙纤巧的锥形脸盘子樱唇一点,精致细腻,如同一个瓷娃娃般,加上梳了一个很好看的丸子头,更加衬托出女孩青春无敌的气息。 “哪有?我都邀请你了多少回了,你才来过几回?”孙妍故作生气。 “是啊,顾湄,你别多心,小妍今天的表现也情有可原,谁遇上这种事情肯定都得这样,小妍,是不是?” 穆莎立即补刀,两边都是孙妍的同学闺蜜,只不过这边是高中同学闺蜜,那边是大学同闺蜜,这一两年顾湄假期里也来过银台几回,每次大家都在一起坐一坐,一起出去玩一玩,并不陌生。 “什么事儿?”瓜子小脸美女一下子来了兴趣,“莎莎姐,你告诉我,小妍遇上啥事儿了?” “嘿嘿,她觉得自己遇上了她的真命天子了呗。”穆莎没等孙妍来得及制止,就已经张口就来,“瞧瞧昨晚那模样,小妍,听说你们还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莎莎,你瞎说些啥!”孙妍急了,如果真的日后让顾湄知道了这事儿,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就一个普通朋友而已,哪像你们说得那样不堪!” 见孙妍的脸色都有些变了,一旁的禹海燕觉得情况可能有些不大对劲儿,赶紧打岔解释:“莎莎就知道乱夸张,什么真命天子,也就是小妍和人家比较谈得来罢了,你都说了,才第一次见面呢。” 穆莎也有些发怔,她也觉察到孙妍的神色有些难看,但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 昨晚孙妍和那个家伙眉来眼去的,那个男人不好说对小妍有没有意思,但是小妍肯定是对人家有意思的,昨晚海燕还在和自己说小妍弄不好就陷进去了,怎么这会儿却一下子子改了口风? “哟,小妍,有男朋友了,还瞒着我?”瓜子小脸美女一下子攀住孙妍的胳膊,“说说,是干啥的,咋认识的?” “没那回事儿!”孙妍有些烦躁的挣脱自己最要好闺蜜的手,“听她们在那里瞎说,我和你也才暑假回来才分开,我有没有男朋友,你还不知道?” “那可不一定,万一就是你回来之后一见钟情了呢?”瓜子脸美女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笑容,“你越是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我怎么觉得就越是做贼心虚的味道呢?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找男朋友第一时间都要告诉对方,而且还必须要获得对方的认可啊。” “我说没有就没有,你们就别瞎猜了,昨天那个不过是我一个比较谈得来的普通朋友,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孙妍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杂乱的情绪,几乎要喊出来了。 无论是穆莎、禹海燕还是瓜子脸美女都隐隐觉察到了孙妍情绪有些不大对劲儿,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很知趣的把话题转开。 孙妍并不是一个擅长掩饰自己情绪的人,但她同样聪慧,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不正常,她知道这源于何处,但是此时此刻她又不知道该如何来应对处置。 烦躁压抑的心绪充斥在胸中,让孙妍说不出憋屈,却又无从排解。 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闷起来,没孙妍这个主人来牵起话头,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多说。 倒是顾湄很是好奇孙妍今天的表现。 自己这个闺蜜的性格她是很了解的,直爽大方,不是能藏住事儿的人,而且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甚至相互之间内衣文胸都能换着穿。 至于男朋友的问题上,两个人在寝室里也没少憧憬过,也相互打趣调侃过,但都说好了无论是谁如果有了男朋友,都要第一时间让对方知晓并来审查一番,要过关之后才能继续交往下去。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一局酒局了结,宁月婵的豪放大气,焦虹的干练而不乏热情,都让许铁和于峥嵘他们几个颇为敬许。 女人家在外面闯荡不容易,而要在东方红酒业这样一个现在都要接管县酒厂和县罐头厂的大企业里执掌一方,这里边有多少酸甜苦辣,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许铁他们多少也是知晓的。 不过许铁和于峥嵘更佩服的是沙正阳。 一个毛头小子,却能让宁月婵和焦虹这两个绝对不是省油灯的女人臣服,那没点儿真本事不行。 通过这一顿酒,他们也能感受得到,宁月婵和焦虹与沙正阳之间那种相互尊重但又不失亲密的关系很是融洽,而两女对沙正阳的尊重也是发自内心的,并非那种口是心非阳奉阴违。 “不行,焦姐、宁姐,这顿饭说好了我请,怎么能让你们给钱?”于峥嵘涨红了脖子,挡在服务台前不肯让步,“如果要这样,以后我们就不能在一起吃饭了,……” 沙正阳也有些头疼。 这小鱼儿轴起来也是真轴。 他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本来想这点儿饭钱焦虹结了账拿回去公司处理了就完了。 这么大一家公司,别说自己吃饭,就是镇上县里也少不了有领导拿餐饮发票来解决。 甚至有时候沙正阳也要主动帮郭业山解决一些不好处理的餐饮费,毕竟郭业山才去宣传部,但是场面上的人情世故吃顿饭少不了,拿回部里边报账难免会招人眼目,拿到公司里处理就太简单了。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的就和焦虹较上劲儿了。 “正阳,你去劝劝吧,峥嵘这小子也真是犟,我也不好说,你去说更合适一些,要不这次就让他付账也行。”许铁站在雁归楼门外,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奥迪,咂了咂嘴,“奥迪,你们公司真牛,真的要和汉化和汉钢比肩了。” 沙正阳本来就想着早点儿离开,免得见到孙妍他们一行如果打招呼,不知道又要生出多少事儿来,没想到却还弄出这事儿来。 “我进去和焦虹说说。”沙正阳本来不想再进店里,但却等不及了,这还在那里纠缠不休,只怕真的就要夜长梦多,招惹出点儿事情来了。 “算了,我和你一道去吧。”许铁丢下手中烟蒂。 两人走进大堂,于峥嵘仍然粗着脖子红着脸和焦虹在那里不依不饶的争执着。 焦虹也有些无奈,既然沙正阳叫她去结账,肯定也是考虑到多方面。 公安局里的普通民警收入有多高焦虹也很清楚,这一顿吃下来还是得要一两百,相当于这些年轻民警一个月的工资了,对方又是沙正阳关系密切的同学,焦虹自然不能让对方付账。 但对方却是把话拿住,句句占理,不肯让自己结账。 两三百块钱对东方红酒业来说就不算什么了,对人情世故历练得出类拔萃的焦虹甚至还打算在结账时让老板拿一条红塔山香烟,到时候直接给每人一包,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顾湄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站在服务台边上的男人。 很休闲的一件白色短袖衬衣外扎一条灰白色的休闲裤,透露出淡淡的自信和昂扬,这份的形象一下子就和一年前在长沙舞台上的形象契合在一起,无比熟悉。 “啊!是你,真的是你!”顾湄一只手捂住嘴,一脸不敢置信的惊喜表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了沙正阳身上,沙正阳也是一阵发懵,但马上他就反应过来。 这不就是孙妍那个闺蜜,在长沙舞台上献吻的那个女孩子么? 没错,娇俏可爱的丸子头,清丽妩媚的瓜子脸一双特别大的眼眸,淡粉色的蕾丝镶边小体恤,鼓鼓囊囊的胸前嗅着一个卡通熊吃胡萝卜的形象,一条同色的百褶短裙只堪堪到膝盖上方,两条匀称白皙的长腿分外惑人。 “是你,顾湄?你怎么会在这里?”沙正阳话一出口就明白过来,那还用说么? 肯定是和孙妍她们一道过来的,难怪,是这个女孩到银台来了,所以孙妍才会那么突兀的把自己这边给推了。 “哇,你知道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的?”顾湄惊喜过望,她没想到自己的偶像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沙正阳一愣,难道孙妍从未向对方提及过自己? 思念急转间,再联想到孙妍也没有和自己提及顾湄来,沙正阳心里若有所悟,展颜一笑。 “我要知道你的名字还不容易?你们不是参加了我们品酒大使活动么?问一问不就知道了么?其他人也就罢了,占了我便宜的女孩子名字我总要知道吧?” ***** 求200月票,呐喊一声,防火防盗防闺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