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十六节 太复杂,心乱如麻 - 还看今朝

第二卷 第六十六节 太复杂,心乱如麻

顾湄脸上露出一抹红晕,眉目间的喜悦却是压抑不住。 被沙正阳一曲rap唱法的《花房姑娘》给彻底点燃的她在那一夜登台献花时情难自已,竟然给沙正阳一吻! 虽然没有太多人看见,但是双方当事人却是震撼莫名。 连孙妍下来都再说她太百无禁忌了,也幸亏下边人看不见。 顾湄自己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就那么疯狂。 或许是现场的气氛感染,或许是自己太喜欢那种风格《花房姑娘》,那充满沧桑感的声音直接击中了自己内心最柔软处,自己似乎就有点儿情不自禁了。 做过之后她就有些羞意难抑,但却从未后悔。 无论如何,那一幕都深深的铭刻在了自己心版中,毕生难忘。 后来她和孙妍还去找过东方红酒业驻长沙的办事处,想要亲眼再见一见那个年轻得吓人的总经理,只可惜没能遇见。 这大半年里,顾湄还一直有些念念不忘。 尤其是前段时间她还从南京的同学那里得知对方再度在南京登台献唱,除了《花房姑娘》和《沧海一声笑》外,还有《凡人歌》和《苦行僧》两首,据说那首《凡人歌》也是引起了全厂的轰动。 寒假她就来过银台一次,结果到了东方红酒业一问才知道对方去了兰州,这一次来,内心未尝没有再去找一次的想法。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这个时候遇到,难道这真的就是缘分? 如果自己不上卫生间,如果楼上卫生间不是小妍在用,自己也不会下来,而自己去卫生间的时候也没见着对方,没想到出来的时候却碰上了,就这么巧? “我来找过你两次,你都不在。”顾湄也顾不得周围其他人异样的目光,走近沙正阳身边,小声道:“寒假我来过你们公司,他们说你去兰州了,我听说你在南京演唱了《凡人歌》和《苦行僧》,我都还没有听过,也没有专辑磁带,……” 沙正阳心中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 自己这个非专业选手却遇上这么“痴情”的一个粉丝,饶是他对这个不太在意,内心还是有些得意,特别是这个粉丝还一度献吻,还如同一个洋娃娃般的这么娇俏可人。 “我又不是专业歌手,怎么会出专辑?不过是因为工作需要临时帮崔哥凑凑兴罢了。”沙正阳温言笑道:“对了,你家是哪儿的?这次来不是又来找我吧?” “我家在嘉州,嗯,来银台是找同学玩儿,找你也是一个目的,我真想听一听你唱的《凡人歌》和《苦行僧》,《凡人歌》是我最喜欢的歌之一,大爱李宗盛,……” 顾湄双手背在身后绞在一起,眼波晶亮,顾盼生姿,盈盈如水,浅笑嫣然间,樱唇微噘,扣人心弦,让人忍不住想要沉醉下去。 “哦?”沙正阳有些迟疑,孙妍显然没有告诉顾湄许多事情,为什么没有告诉,沙正阳不得而知,但是却也大略能猜测到一二。 问题是现在自己该怎么做?不动声色的拒人千里之外?他还真做不到。 可是理所当然的交换联系方式,孙妍会怎么想? 脚踩两只船,游刃有余的游走于二女之间?这份心思陡然从心底罅隙里钻出来,让沙正阳自己都有些惊诧,甚至幻想一龙二凤,共效于飞? 想多了,还是洗洗睡吧。 这种情形该怎么应对他好像还真从未有过类似经验,前世中自己虽然经历过的女人不少,但都是和成年女性,是面对这样清澈无暇的女孩子,他还真做不出什么撩人的手段。 沙正阳微一沉吟,还没等他搭话,旁边的焦虹和刚走过来的宁月婵的目光都落在了眼前这个娇俏可爱的女孩身上,“正阳,这是你的朋友?” “是啊,我是专门来找正阳哥的。”顾湄眼波流转,笑意盈面,就差点儿要上前挽住沙正阳的胳膊了。 在走过来的两女面前,顾湄竟然感觉到了一份压力。 哪怕是在湘大里,顾湄也一直是颇为自傲的,哪怕自己个头矮了点儿,但是只要不和孙妍这种逆天的大长腿走到一起,自己一米六二的个头也算是平均值了,而自己的颜值足以碾压一切敢于挑衅的敌人。 但今天似乎却遭遇了天敌。 眼前这两个女人是什么来头?竟然喊他正阳? 看样子这两个女人应该都要比他大才对诶,但是这两个女人很会打扮,一身洋装,而且两张脸都是面带风骚劲儿,这种女人或许对男人真的吸引力很大欸。 这也罢了,关键是那胸,顾湄不由得下意识的低眉扫了一眼自己前胸,这好像真有点儿差距了。 纷乱的思绪在顾湄的脑海中蹦出,让顾湄下意识的想要做出防御姿态,这样才有“正阳哥”这个话蹦出来。 沙正阳也是讶然,孙妍不动声色的把沙哥调换成正阳哥已经让他心里咯噔作响了,这又冒出来一个叫自己“正阳哥”的,正阳哥这个称谓真的很动听么? 怎么她们都喜欢这样叫?还是自己太多疑了? “嗯,月婵姐应该认识才对。”沙正阳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迎着有些惊讶的宁月婵道:“去年我在长沙演唱会上,顾湄给我献花来着,你有印象么?”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宁月婵也是满脸惊奇,觉得不可思议,她知道的确有不少小姑娘被沙正阳那引吭高歌给迷住了,但这么痴迷就不可想象了,“后来我听说你们还来找了正阳,但没碰上,你就找到这里来了?” 似乎是对宁月婵的这种表情很不待见,顾湄嘟起嘴巴,瞪了对方一眼,“我在银台有朋友,来玩儿,顺带着来看看正阳哥,这有什么?” 听得顾湄一口嘉州口音,宁月婵才意识到自己想差了,人家不是从湘南追来的,都是汉川人,嘉州口音和汉都口音略有不同,两个地方的人都能听得出来,但是大体上却还是一致的。 “没什么,没什么,欢迎,欢迎!”宁月婵慌忙辩解道:“我就是觉得有些惊奇。” 顾湄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有些好笑,自己来找沙正阳,怎么对方会如此警惕,莫非……? 沙正阳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孙妍没出来,倒是这个顾湄却蹦了出来,本来啥事儿都没有,却被一搅和,只怕都得要浮想联翩了,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头疼。 “顾湄,你和朋友在这里吃饭?”沙正阳沉吟了一下,觉得眼前这局面不能再拖下去,万一孙妍出来了遇上,那可真的就尴尬了,无论是对孙妍,对顾湄,还是对自己,都尴尬,他挥了挥手,“铁哥,鱼儿,月婵姐,虹姐,你们先走,我来结账。” 等到一干人表情复杂怪异的离开,沙正阳这才长话短说:“要不这样,我们先吃完了,但我还有几个朋友,嗯,这是我的电话,你方便的时候可以和我联系。” “那我这两天也可以给你打电话啰?”顾湄眼珠一转,晶亮的目光落在沙正阳脸上,嘴角翘起一抹俏皮的笑容。 “可以,可以。”沙正阳连忙点头,示意一脸诡异笑容的马胖子过来,顺手递过去几张百元大钞:“多退少补,下次再说,这是我一个小妹妹,她们这一桌的也在里边。” “没问题,正阳,你只管走,下次再来一并结就行!”马胖子很豪爽的把钱推了回来,“下次来先打招呼,我把新鲜泥鳅给你准备好。” 孙妍站在楼梯的拐角处,一只手扶在楼梯扶手上,脸色煞白。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一幕。 顾湄美眸流盼眼波溶溶的神色都看在了她眼里,虽然孙妍不确定顾湄是不是真的就对沙正阳有那层意思,可是摆在自己面前的却是自己该如何来向这个最要好的闺蜜解释这道难题。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看着顾湄似乎在和两个大胸女人言语交锋。 她知道那两个女人是东方红酒业的内部人员,看顾湄那警惕如狐狸般的神色,很显然是把正阳哥当成了她自己的“盘中餐”,所以才会对任何可能产生威胁的异性有那种如同刺猬遭遇天敌蓬起猬刺的表情。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可自己该怎么办?这种事情上孙妍不会退让,哪怕是面对自己最要好的闺蜜,关键在于自己怎么向闺蜜解释? 还有,正阳哥又会怎么看这件事情。 一时间孙妍心乱如麻。 在外边一直看到沙正阳夹着包匆匆出来,焦虹才若有深意的笑了笑道:“正阳才二十三,就有这么痴迷的歌迷了,也许他去唱歌还真能出人头地呢。” 宁月婵下意识的反驳:“这边干得好好的,去唱什么歌啊,你没见昆明演唱会他都没去了。那小姑娘也是一时热血冲动,以后出了社会就没有那么多热血上头了。” “正阳可也没比这些大学生大几岁,他也刚毕业两年呢。”焦虹不动声色,然后又不无感慨的道:“看到正阳和这些小姑娘,才发现我们已经不年轻了,不能和他们比了。” “虹姐,你也才三十一吧?”宁月婵并没有意识到焦虹话语里隐藏的深意,“怎么就这么老气横秋的?” “月婵,我十七岁就参加工作了,一开始在县供销社,后来到商业局干了两年,又到县二轻局,眼见得说可能要解决干部身份了,又被下放到罐头厂干两年,等你回来,指标早就被人占了。”焦虹似乎也被勾起了一些昔日的回忆,语气里充满了怅惘,“然后为了转干,又到南渡镇来,结果呢?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现在呢?”宁月婵忍不住问道:“虹姐你还想要转干?我觉得县里这一次肯定要考虑你了。” “哼,现在?现在我就没想那么多了,当初转干就是想要求个安稳的生活,现在我婚也离了,就孤家寡人一个,还在乎那个么?”抚弄了一下额际垂落下来的发丝,焦虹本来就有些偏冷的精致面容上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我现在就想看看我自己能干出一些什么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