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九节 恋爱ing - 还看今朝

第二卷 各有稻粱谋 第八十九节 恋爱ing

沙正阳很体贴的只是搂住了孙妍柔软的腰肢,然后让其身体靠在自己肩头上,并未再有其他过分的动作。 这丫头的表现实在让人不忍有其他过分的举动,不过嗅着女孩发际淡淡的幽香,感受着对方圆润的肩头靠在自己胸前带来的热意,沙正阳一时间也有些心潮勃发。 这份久违的感觉让他的思维更加灵敏而清晰。 微微颤栗的身体在自己胳膊的围揽下格外敏感,沙正阳任何一个动作都会引来孙妍几乎是应急式的反应,这让沙正阳也有些好笑兼无奈。 不过沙正阳也的确没有其他心思,他也就想单纯的感受一下子这种浪漫撩人的氛围,真的很好。 伴随着电影情节的推进,也觉察到沙正阳并没有其他更过分的举动,孙妍的心境慢慢放松下来,她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太紧张了,来看场电影,却深怕对方有什么举动,可如果是恋爱中的人,难道这不是应有之意么? 感受到了这一点,她慢慢的将身体依偎在沙正阳怀中,甚至也听凭沙正阳揽住自己腰肢的手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当然,那是隔着裙子。 沙正阳也有些意动,实在是这一年里,自打白菱离开之后,他几乎就是处于一种禁欲状态,可偏偏工作的环境中却是燕瘦环肥缭绕。 前有宁月婵和焦虹,后有孙妍和顾湄,弄得他不得不竭力用努力工作来排解一些不必要的遐思旖念。 不过今天这种场景下,就有些压抑不住了。 他觉得自己需要做点儿其他事情来分散注意力,免得真的唐突了佳人。 看见女孩晶润小巧的耳垂在自己鼻尖左右,沙正阳突发奇想,轻轻的沿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啊!”的一声,突然遭遇袭击,孙妍身体一阵剧震,几乎要瘫软在沙正阳怀中,一双手更是死死的扭住沙正阳放在她小腹上的右手。 沙正阳都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女孩会如此敏感,赶紧紧紧搂住对方的腰肢,让对方蜷缩在自己怀中,“怎么了,小妍?” “没,没什么。”孙妍的声音变得有些飘忽,就像是一个刚刚从虚脱中挣扎出来的病人。 电影厅里的光线忽明忽暗,照在孙妍靠在自己肩头的脸颊上,半闭的美眸,绯红的双颊,无一不在向沙正阳暗示着什么。 这种感觉距离自己很久了,但沙正阳却知道这大概是女孩能做出的最主动的姿态了,如果自己再没有任何表示,恐怕就真的要禽兽不如了。 很温柔但却坚定的搂紧孙妍的腰肢,微微一带,女孩的脸颊便如同接收到了某种指令一般,转了过来,微微喘息着的檀口樱唇,欲张待闭。 那双晶亮的眼眸此时却直视着沙正阳,似乎是要看看沙正阳是否敢当一回禽兽,还是要禽兽不如。 沙正阳没有犹豫,左手旋转过来,托起女孩的下颌,轻轻印了下去。 细密的呼吸热气荡漾在两人的鼻梁间,沙正阳只觉得自己身体内的血气似乎一下子就开始燃烧起来,之前还觉得自己能很冷静的处理解决好这种事情,但是一旦临头,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舌尖顶开那细腻柔软的唇瓣,湿滑火热的香舌欲迎还拒,呢喃声中,瞪大的美眸终于被那羽扇般的睫毛关闭了起来。 一切尽在不言中,如果还不懂这什么意思,估计沙正阳也就真的成了东方不败了。 捧起孙妍的粉颊,沙正阳贪婪的吮吸着,火热的激情一旦喷涌而出,那边难以压抑。 孙妍如同暴风雨中无处藏身的燕子,瑟瑟抖索中无助的时而抱住沙正阳的虎腰,时而紧紧抓住自己的裙袂,第一次品尝这种滋味的她显然还处于学习阶段。 …… 一直到电影厅里的灯光开始次第亮起来时,孙妍才惶然的推开沙正阳,低垂下头捂住自己的脸颊,将身体扭向一边,似乎要平息先前种种给自己带来的冲击。 沙正阳知道女孩此时应该是最彷徨无助的时候,他没有多余言语,只是依然如故的搂住对方的腰肢,让其和自己仅仅依靠在自己身畔。 情侣包厢是用那种斜置式的方式排列的,坐在后面看不到前面,但是退场时却要从后面经过,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包厢里的人们。 当然在灯光熄灭时,这种情形是看不清楚或者说相当模糊的,这也给了许多情侣亲热的机会。 伴随着人退场,沙正阳牵着孙妍的手离开,前面很显然也是一对情侣,只不过可能是先前太过投入,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边儿春光外泄了。 女孩穿的的一条菲薄白色的百褶裙,大概是因为亲热的时候没有注意,在收拾的时候百褶裙后边儿的裙摆一角也被压在了内裤松紧带里,大半个翘臀和白色的蕾丝三角内裤都露在外边,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走在沙正阳和孙妍前面,而且男孩还在不停的亲吻这女孩的脸颊,完全无视后面还有一对。 沙正阳含笑的指了指前面女孩的屁股,然后悄然附耳在孙妍耳旁说:“起码我们还是比他们文明,对不对?” 大羞无比的孙妍狠狠的扭了一把沙正阳胳膊上的软肉,也让沙正阳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白菱也曾经这样扭过自己,前世中自己第一个前妻也曾经以这样同样的动作来发泄羞恼,如今物是人非。 “喂,……”眼见得就要下楼,出门那就是最热闹的所在了,孙妍实在忍不住,喊了一声。 “喊什么喊?”男孩扭过头来,被俏丽清纯的孙妍给震了一震,然后稍微缓和了一下神色,还未再说,却早已经被一旁的女伴觉察出了端倪,以为是自己和男友的亲热影响到了沙正阳和孙妍二人,“你急什么急?忙着去开房啊?” 一句话把孙妍噎得脸色煞白,气得胸脯急剧起伏,沙正阳也是眉头一皱,这女孩长得也不算赖,和孙妍相比固然有写不小的距离,但是也算是中上姿色,怎么说起话来却是如此不中听? “对不起,我们的确不急,可是这西洋景儿看久了也得换一换吧?”沙正阳淡淡的道:“刚看完一场电影,这又来上西洋景儿,还活色生香,总得照顾一下情绪吧,要不先停一停?” 被沙正阳的话给惹怒了,男孩也有些恼了,“你这人,我和女朋友kiss一下怎么了,也就你这种人心思复杂,……” “不,不,我说的不是这个,你们这另类了一点儿,我们本来就想善意的提醒一下,这里,这里,……”其实沙正阳也无意要去干啥,他只是单纯觉得这女孩人长得不错,但是嘴巴有点儿贱。 情侣之间kiss一下真的没啥,自己刚才不也一样么,好像孙妍的嘴都还有点儿红肿的感觉。 看见沙正阳手指指着自己女友的屁股,男孩顿时脸红脖子粗,一把拉下女友的百褶裙,女孩也发现了这一点,脸顿时涨得通红,只是这种情形下,道歉显得又坠了气势,拉起自己男友就往楼梯下跑。 倒是男孩还算懂事儿,嘀咕了一声声音很小的“对不起”,这才和女友一溜烟儿跑了。 看见这一对男女眨眼间就跑着不见踪影,沙正阳也有些乐了,这一出简直比看一场电影更有趣,倒是身旁孙妍的目光望过来,让沙正阳有些不解,“怎么了?” “嗯,正阳哥,我觉得你这个人挺有意思,刚才话语那么刻薄,这会儿又一下子变得那么通情达理?” 孙妍的目光里多了几分不一样的喜欢,显然是刚才沙正阳的表现很符合她的胃口。 既没有像有些人在女友面前要格外狂躁霸气,也不像有的绵羊男那样懦弱不堪,而是一种你强我更硬,你礼我更让的平和态度来对待,这恰恰是她在大学里接触的许多同龄男生所不具备的那种成熟,最让她心动。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沙正阳不动声色装了一个逼,“没必要计较这些东西,更何况我觉得那男孩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他说什么好有道理让你无言以对?”孙妍大奇,歪着头讶然问道,仔细回忆对方的话语,好像没啥特别有道理的话语啊。 “我kiss我女朋友怎么了?怎么了?我觉得我们才是破坏人家恩爱的罪人啊!”沙正阳立时化身抖音里“女孩子用点钱怎么了”的语气,逗得孙妍又是娇羞无比,揽住沙正阳的胳膊,狠狠的又是一扭。 沙正阳忍不住一声哀鸣,怎么女孩在在这一招上都是如此娴熟而自然? 很明显孙妍和自己应该还是初恋,或者说起码是第一次正式恋爱,怎么这一招却是耍得如此顺溜儿? 难道是所有恋爱状态下的女孩子的自带buff? 一直到孙妍的胳膊很自然的抱住自己的腰际,甚至那对软中带硬的圆润毫无忌讳的紧紧贴在自己的背上,沙正阳才意识到,恐怕今晚孙妍才算是真正接受了自己,进入了恋爱状态。 ***** 容老瑞缓缓,累得够呛,俺得梳理一下下一步主角的发展步骤,明天只有两更,凌晨这一更就没有了,上午十点半,和晚上八点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