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节前 - 还看今朝

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节前

对于卢雅的心思,沙正阳大略知晓。 黄德新不是省油的灯,卢雅也有她自己的消息渠道。 在劳动人事局里黄德新就一直想要冒出头,却被局长张兆强死死压住,憋屈了好几年。 现在张兆强调任统战部长,他以为可以出头,却没有想到来了一个更霸道的原来白象镇党微书记牛得水,他没辙了,只能找办法离开劳动人事局了。 据沙正阳所知黄德新是走了说动了齐云山,最终敲定。 桑前卫虽然很不希望来这样一个刺儿头,但是有些事情却不是他能做主的,尤其是在赵嵩可能要接任闻一震的班,而他可能要接赵嵩常务副县长职位的时候,不宜过于争执,这一点连贺仲业都专门找他打了招呼。 好在解决了沙正阳的管委会党工委副书记职务,桑前卫稍微安心一些,黄德新虽然是老油子,但是桑前卫却深知沙正阳不是省油的灯,如果谁也认为他年轻就可欺,那他铁定碰得鼻青脸肿。 “可能吧,不过这不重要。”沙正阳摇摇头,“黄主任过来主要负责规建这一块,你这一块工作也要和他那边的工作协调好。” “沙主任,我会做好配合工作。”卢雅也知道这是沙正阳隐晦的提示自己。 “好了,按照桑主任的意见,今年管委会也要开始值班,我,你,还有黄主任,桑主任要参加县委那边值班,不在我们这边,我们三人轮流带班,卢雅,你是女同志,值什么时候,你先选。” 沙正阳的关照也让卢雅很高兴。 本来她也要回老家去,她不是汉都人,而是宛州人,汉都离宛州不近,一来一回都要花上两天时间,所以她也想选前面两天或者后面三天。 “主任,我打算和我们家那一位利用春节回一趟老家,有些时日没回去了,所以您看能不能选前面两天或者后面三天?”卢雅小心翼翼的问道。 像她这种刚提拔起来的干部,照理说是不挑三拣四的,而应当听从安排,不过沙正阳是个啥性子的人卢雅也知道,既然这么问自己,肯定也是照顾自己的意思,所以才会大胆回答。 “嗯,这样吧,初一初二初三我来值班,初四初五让黄主任值,当然他愿意值前面三天也行,你就值初六初七行了,腊月三十上午没啥事儿,你来打一头就可以回老家了。如果回来不了和我说一声,我反正这个春节也不走,我来帮你顶班就行。” 从汉都到宛州,坐长途客车的话,以现在国道的路况,开得快起码要九小时以上,稍微堵一下车,就得要十一二个小时,早上一大早出门,下午六七点钟能到就算不错了。 如果选择坐火车的话,那就得十三个小时, 沙正阳的话让卢雅心中也是一阵暖流流过,跟着这样的领导也才不枉辛苦一场,能替自己想到的都想到了,而且还有意把值前两天变成前三天,给自己专门多腾一天时间出来。 “那就谢谢沙主任了,我打算定早上九点半的票,您看可以么?”卢雅需要把话问清楚。 腊月三十还在上班,她刚提拔如果就提前离开,被有心人拿住,又得要生一番是非,开发区管委会对她提拔羡慕嫉妒恨的人不是一两个。 “嗯,可以,早上八点半,开个短会,十五分钟之内结束,你九点钟之前就可以离开。” 沙正阳也明白卢雅的担心,同时也有些满意卢雅的细心,看来她对黄德新的脾性也是有些了解的。 卢雅道过谢之后离开了,沙正阳心里也有些感慨。 像卢雅这样干练的女性干部县里不多,难怪罗冕很欣赏她。 开发区的情况正在走上正轨,也不知道黄德新这个变量因素进来,会给开发区管委会带来什么。 虽然沙正阳估摸着自己在开发区也就能呆三五个月了,春节后就要考虑离开的问题了,但他还是不愿意见到不利于开发区的因素出现。 桑前卫的电话也很快打了过来,安排沙正阳明天主持召开管委会全体干部会议,到时候县委组织部会来宣布任命。 这期间管委会又陆陆续续选调进来五名干部,目前的开发区管委会也才初具规模。 ****** 桑塔纳停在了路旁,沙正阳跳下车来。 他还要来实地看一看情况。 华峰电器那边的地块早已经用砖墙围了起来,铁门上有了门卫,内里地坪正在进行规整,部分地面已经用混凝土进行了硬化,而其他区域则分割开来,部分采取绿化,其余部分就是厂房了。 华祥电子和华瑞玩具的招牌也早已经树立了起来,这是开发区管委会出钱立起的牌子,主要还是吸聚人气,给外界一个好的印象,表示开发区并非没有项目入驻。 中港合资和香港独资几个大字格外醒目,似乎这能提升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逼格一般。 这也都是县里的要求,沙正阳也都能理解。 按照雷霆的说法,他大伯回香港之后还是着力为汉都这边进行了一番宣传的,尤其是对那边较为低端的电子、箱包、皮具和玩具产业有一些作用。 尤其是这边极具竞争力的薪资水平,起码要比珠三角地区还要便宜一半,对于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来说,这就非常具有冲击力了。 不过香港对于内陆地区的了解的确太少了,特别是言语不通,粤语和汉普之间的差别太大,再加上相隔数千公里,香港要飞汉都,还得要到广州或者深圳来乘机,也很不方便,所以要让他们真正从心动变成行动还得要加一把火才行。 沙正阳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有必要是不是可以在广州或者深圳去办一个招商引资的推介会? 只是一个银台县要在深圳或者广州那边去办推介会,显得有些狂妄自大了,但是如果汉都市能举办这样一个推介会,沙正阳相信提前做好更周全准备的银台经济技术开发区绝对可以占得先机。 这就要市里边牵头才行。 可是现在自己身份尴尬,也不可能去向林春鸣建议,否则林春鸣一句话把自己找到市委办或者市经开区,自己就无法推脱了,可现在东方红这边还走不掉啊。 想到这里沙正阳也有些苦恼。 华祥电子和华瑞玩具的前期土建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进度甚至赶上了华峰电器,估计在五月份之前,三家企业都会正式建成投产。 这几家企业的厂房一旦完成建设,设备就要进入,无论是开发区管委会还是港商那边都急切的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电话又响了起来,是高柏山打来的。 自然堂水业的一切已经基本就绪,只剩下后续的一些扫尾工作,春节前就要进行试生产,如果试生产没有问题,那么过了春节就要开始全面大规模启动生产线。 而和央视那边广告也早已经开始预热,“源于自然,所以健康”这样一句广告词已经陆续在央视一套节目中出现了。 高柏山是催沙正阳再去看一看,这样大一个项目,甚至在中央电视台都已经开始打起了广告,万一出点儿什么差错,那高柏山觉得自己就百死莫赎了。 花了半个小时看完,沙正阳也找不出什么纰漏来。 实际上该做的也已经做了,而渠道那边早已经从11月就开始进行铺设,但考虑到路途运输的成本问题,除了汉川本省外,像周邻的甘、湘、川、陕、滇、鄂、豫几个省是首先突破的重点,而苏皖浙晋鲁等省还只能等到下一步去攻城略地了。 “柏山哥,我是看不出啥问题了,不过这边的事情交给你了,你得自己琢磨着来。”沙正阳摊摊手,“集思广益吧,把厂里的技术人员和工人都召集起来多开几次探讨会,悬红,对能提出合理化建议的予以重奖,找出问题的,根据情况也予以奖励,我估计总能找出点儿啥问题来,现在找出来总比正式生产之后再出问题好。” 自然堂水业的工人提前两个月就招了进来开始培训,并且聘请了相关卫生部门的人员来进行培训,培训期间一样遵守作息时间,一样发工资,这样也极大的调动了工人的积极性。 包括厂服、卫生服帽鞋的穿着这一类东西都从一开始就严格打表,从一开始就养成好习惯,同时也严格罚款制度。 从接受培训的第二个星期开始,就开始采取违反规定的罚款制度,没有一个工人在第一个月能拿到全额工资,表现最好的也都被罚款过两次以上。 不过从第二个月开始这种情况就减少了许多,到第二个月的最后两个星期,基本上就没有人再犯这一类的错误。 通过这种方式,让自然堂水业从一开始就要走正规化精细化的道路。 “行了,你把宁月凤给我还回来就行,我这样连轴转,真的受不了了。”高柏山吐出一口白雾,站在办公楼的二楼上遥望着整个厂区,以及延伸出去的全封闭的引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