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八节 渗入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三十八节 渗入

“够牛!”沙正阳刚回到家中,就被人推开门,冲进来的常磊朝着沙正阳竖起大拇指,“敢和肖大这么说话的人,社会上没有,局里除了尹局敢这么说,连卢局都不可能这么说!” “都是为了工作,有什么不能说的?”沙正阳撇撇嘴,“磊哥,所以你要学会改变观念,社会上的人当然不敢那么说,否则他就要进看守所,你们,或者卢云奎不敢和肖寿安那么说,那是因为有特定工作关系,我敢那么说,是因为公安局对我没有任何杀伤力,而我可以代表市委对市公安局提出要求,算是狐假虎威吧。” “你倒是看的挺通透啊。”常磊郁闷的道:“肖大回去的路上对你非常赞许,说你这个人说一不二,不像有些领导总爱讨价还价,有点儿杀伐气势。” “得,别往我头上戴高帽子,我承受不起。”沙正阳坐回藤椅里,漫不经心的道:“磊哥,这事儿你就要多操心了,莉姐那边我相信她能理解。” “你小子可倒好,把我推上火炉烤。”常磊也不无感慨,“我回去,大队里边也都有点儿微妙的情绪。” 沙正阳淡然笑道:“这在情理之中,有句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有点儿俗,但却是正理,哪有坐在家里就能有所收获的?你们大队上把任务交给你,那也意味着对你的看重信任,磊哥,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到时候交不了票,我不会打你板子,是市委要打市公安局的板子。” “哎,这事儿我都不好说你,你这是赶鸭子上架啊。”常磊愁色满脸,“这案子要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早就抓获归案了,现在都没消息,说不定这家伙在边境地区买个身份,重新套用别人身份。” “磊哥,别在我面前叫苦,那是你们专案组的事儿,有什么苦向肖寿安和卢云奎叫去。”解决了这个事情,沙正阳心中也就踏实了许多。 公安自有公安的资源和手段,说实话,别的案件比如流窜的盗窃、抢劫、诈骗这一类案件不确定因素太多,案件不好破,他知道,但是像杀人案,尤其是现在案件已破,主要是抓人,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前世中他有印象,2011年公安部开展的“清网行动”,由于这个行动自上而下高度重视,均由一把手负责,任务完成不佳直接追责一把手,而且地方党委政府也高度重视,在人财物上给予了最大的支持,结果这一场行动下来,光是涉嫌故意杀人在逃的逃犯就抓了1.2万人,潜逃十年以上逃犯2.3万人。 而当时沙正阳还在津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i书记,津县全县历年因为命案的逃犯多达13人,全数被抓获,其中最长潜逃时间长达二十三年,不但身份早已漂白,而且还在外地结婚生子,13人中光是潜逃十年以上逃犯就多达8人。 可以说如果说要追逃,只要这个人不是出国,不是家中全无亲戚朋友,共产党要认真起来不惜一切代价抓你,要抓到你还真不是一件难事。 沙正阳印象很深,当时津县公安局副局长就和他谈起过“清网行动”中的几个案例,办案人员每组二到四人,给你半年时间,经费全额保障,预先借款,丢开其他一切工作,全副身心投入抓逃,各种资源手段全数提供支持,挖地三尺,什么线索都能找出来,就没有说抓不到的。 但有一点却也不可否认,那就是这种不惜工本代价的运动式行动既不可持续,也很难经常用。 第一耗费资源太大,尤其是人力成本太大,一个县公安局就那么四五百人,你要经常性的抽调上百人来半年不干其他工作去负责追逃,公安局自己就得吃不消,其他工作就都得要放下来。 第二这种全方位全渠道的追逃,需要许多政治资源和社会气候的支持,在方面营造出这种全力冲刺的气氛,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不过这种全方位多渠道各种资源保障的追逃,倒是很适用于一些影响力很大的案件逃犯,可以说只要不惜代价,罪犯又没有能出国,那么就会有很大几率被抓获。 “是,是我们公安局的事儿,也没指望你们市委办在这上边发挥啥作用。”常磊没好气的道:“那苏子晗是啥意思,你想把他调到市委办?给林书记当秘书?” 姚莉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常磊,也让常磊很纠结。 苏子晗是棵好苗子,他也知道如果苏子晗调到市委办,对苏子晗自身发展前途极好,可是他还真舍不得苏子晗离开刑警大队。 “有这种想法,调市委办问题不大,但给林书记当秘书一事,我说了不算,不过我觉得他的头脑和性格挺适合。”沙正阳沉吟了一下,“磊哥舍不得?” “也不是舍不得,哎,就是舍不得!”常磊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调市委办的好处,可是他学法律的,……” “在市委市府工作,就更需要知法懂法。”沙正阳笑着道:“依法治国,法治国家,这都是中央每年都在提而且日渐重视,苏子晗到市委办工作,也是一个体现嘛。” “真的要调苏子晗?”常磊摇了摇头。 “看他自己,只要他自己愿意,我可以去试一试。”沙正阳也不敢打包票。 下来之后他找过明永昌,谈了苏子晗的事情。 本来以为明永昌会有些不悦,但没想到明永昌对苏子晗的印象挺不错,而且了解到苏子晗是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的就更满意。 后来沙正阳才知道明永昌的妻子也在市教育局工作,甚至和苏子晗的母亲很熟悉,明永昌一家十多年前还和苏家曾经住过一栋楼,明永昌甚至还对孩童时代的苏子晗有些印象。 这让沙正阳也很是无语,没想到自己还在琢磨着怎么向明永昌解释,却如此简单的解开了这个结。 当然,明永昌也明确提出来,苏子晗可以先行借调到市委办,要想正式调入市委办,那也需要经过一番观察,至于给林春鸣当秘书,那更需要严格按照程序来考察,这是规矩。 “子晗他本人也是有些犹豫不决,既舍不得警察这个身份,但是又觉得到市委办能更有所发展。”常磊靠在藤椅背上,仰着头慢慢道:“他问过我,我告诉他,有一颗警察心,未必要有警察装。” 沙正阳目光掠过常磊的面部,心中也是微微一动。 这位貌似粗豪但其实骨子里也颇为细腻的警察也并非原来自己所想的那么不通时务,情商也不低,在考虑问题上一样不浅,但这番话却很合沙正阳的心意。 “那对磊哥你这边专案没影响吧?” “呵呵,子晗若是能到市委办,给林书记当秘书,只怕对我们市公安局和专案组更有帮助才对,正阳,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刑警大队是整体缺人,但不缺一两个人。”常磊摇头。 ****** 电话响了起来,听到清脆悦耳的声音,沙正阳有些疲惫的精神似乎一下子都要轻松许多。 “小湄,在哪儿?” “我还能在哪儿?在家呗。”顾湄的声音仍然是那样,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弹腔,清脆短促,密集如雨。 “我还以为你来宛州了呢。”沙正阳丢下手中的笔,身体靠在椅背上,笑着道。 “你想我来宛州?七百多公里路呢,坐火车要一天,汽车也得要十个小时,太远了,不过只要正阳哥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来看你。” 顾湄的声音永远给沙正阳一种带有弹音的luoli腔,听到她的声音,沙正阳就总会想起舞台上那抱住自己热吻的那一幕,那弯弯的月牙眼和高挺的鼻梁以及略微有点儿小的樱唇总给自己一种小狐狸的味道。 “你真要来?”沙正阳吓一大跳。 “啊,难道你不希望我来看你,还会小妍在你那儿?”顾湄的语气立即强烈起来,“那我就更要来!” “没,没,小妍怎么会在宛州?她马上就要上班了,从宛州到汉都六百多公里,不比宛州到嘉州近多少,坐车也一样要一天。”沙正阳赶紧道。 “你到底要不要我过来?”顾湄语气又转为柔媚调皮,“我就想见你一面也不行么?我也马上要上班了。” “啊,你的单位定下来了?”顾湄的工作单位一直没有定下来,沙正阳也一直很关心。 “哼,你也知道关系我的工作啊?”顾湄在电话里的声音语气娇媚无双,让沙正阳简直无法抵挡。 他知道在自己和孙妍已经突破了那层关系之后,已经不适合在和其他女孩子保持这种亲密的关系了,但是其他人他都可以克制,唯独顾湄的声音一响起,他觉得就有些无法抵抗。 顾湄无疑是混合了最宠爱的情人和最疼爱的妹妹的结合体形象,使得沙正阳对于顾湄的抵抗力呈几何级数的下降,甚至无法说出拒绝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