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六节 伯乐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六十六节 伯乐

顾湄来了。 沙正阳很头疼。 他知道自己不该答应顾湄,但又无从拒绝。 但当看到顾湄那娇俏如精灵般的弯月美眸和嘴角挂着调皮笑容的娇靥时,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抗拒。 照理说不该如此,自己好歹也是有过前世无数段感情经历的男人了,要喜欢也该喜欢波大臀丰成熟的女人才对,比如经常梦境中出现的宁月婵和焦虹,可为什么却对顾湄这么欠缺抗拒心理呢? 沙正阳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顾湄这样充满了活泼俏皮的灵性而又大胆火辣的女孩子完全没有抵抗力,他内心甚至在想,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该和孙妍踏出那一步。 看着顾湄喜悦得意的跑过来时,沙正阳就觉得自己身上繁重的压力和难题都立时抛之脑后了。 轻轻和对方拥抱了一下,他只能做到这一步,再亲密就有些过了,但顾湄胸前两团甚至比孙妍更饱满,隔着两层衣衫和一层文胸,还是让他心中微微一荡,不得不提气凝神来稳住心神。 “累了吧?”顾湄没带什么东西,就是一个随身小包,估计就是带了两件换洗衣衫,沙正阳接过,温声问道。 “嗯,有点儿累,从嘉州过来一路路况都不好。”顾湄噘了噘樱唇,“坐火车又太久了。” 火车速度更慢,而且每站都要停,得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一身带蕾丝边的蓬蓬裙在这个时代还显得有些新潮,更把顾湄的身材勾勒得艳丽动人,浑身上下充满着青春气息,哪怕只是在车站大门外的路旁一站,就立即能吸引无数路人的目光。 赶紧招呼顾湄上车,沙正阳启动车,八月下旬的宛州仍然保持着三十度以上的气温,但总的来说,却要比嘉州舒适得多,起码这边不潮湿。 “哇,正阳哥,你都配上专车了?还是丰田誒,宛州这边这么富裕发达?”顾湄颇为惊奇,在她印象中宛州一直是很落后穷困的地区,所以她也对沙正阳为什么会到宛州来工作很不解。 “不是,这是我一个朋友的车,你应该知道我和你说起过,在银台开厂,现在算是香港人。”沙正阳笑着道:“他很有钱,而且在这边开了合资企业,正好有指标可以买免税车,所以弄了两台进来,这台就借给我我用了。” “你们关系这么好?”顾湄对沙正阳的一切都很好奇,她听说过沙正阳提及的雷霆,但是却没想到两人关系好到了这种程度,拿一台车交给别人无偿使用,很显然是没有期限的,这肯定是非常铁的关系。 “嗯,很好,亲兄弟一样。”沙正阳点点头。 “他在宛州也要开厂?”顾湄马上又问道。 沙正阳对顾湄的敏感皱了皱眉,“也许以后会,不过他借给我这台车可不是因为他要过来开厂,嗯,私人关系。” 见沙正阳皱眉,顾湄知道自己的话有点儿惹沙正阳不高兴了,讨好的嘟起嘴,“人家只是觉得现在这样纯粹的朋友关系很少了,进入社会之后就更少。” “嗯,你说的的确如此,但我和雷霆不一样。”沙正阳也不多解释。 他感觉顾湄好像在这方面很敏感,顾湄从没有说起过她的家庭,但他知道顾湄的家庭条件应该很不错。 这从顾湄的穿着打扮,甚至包括她所使用的香水口红都能看得出来,基本上都是来自日美欧洲这些地方的。 这个时代哪怕是一般的干部家庭恐怕都很难支撑得起这种消费,但顾湄不说,他也就从来不问。 孙妍因为与顾湄关系破裂之后,就更是绝口不提顾湄,所以他也没机会了解顾湄的家庭情况。 “晚上吃点儿什么?”沙正阳问道:“咱们宛州这边还是有许多很好吃的东西呢,不比你们嘉州逊色多少,当然你如果喜欢吃火锅,咱们这边也有地道的嘉州火锅。” “谁吃火锅跑你们宛州来啊?”顾湄嘟着嘴的表情很勾人,让人很想伸出指头去按在她那火红惑人的唇瓣上,“我先去看看你住哪儿。” “啊?!”沙正阳吓一大跳,这丫头别说今晚就要住在自己这里吧?那明天估计就得要闹翻天。 “你紧张啥?”顾湄有些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怕了?” “呃,不是,我是说我那里只有一间房,我都替你在宛州宾馆订好了房间了,离我住的哪儿也不远。”沙正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条件也挺不错的,咱们宛州最好的宾馆。” “好吧,但我还是想去看看你住的地方。”顾湄嘟着嘴道:“以后我要到你这儿来,就可以直接过来了,不用你来接我。” 对于顾湄这个要求,沙正阳当然无法拒绝,只能遵命。 常磊不在,姚莉和贝一河都第一时间见到了沙正阳和顾湄。 看见贝一河和姚莉都盯着自己,沙正阳也只能上前打招呼,并把顾湄介绍给他们认识。 如果介绍说是一个普通朋友,姚莉和贝一河二人肯定也不会相信,而且刻意说是普通朋友,肯定也会让顾湄不高兴,所以沙正阳干脆就含含糊糊的说这是自己的朋友,一言带过。 陪着顾湄吃了晚饭,两个人沿着丹河河岸散步。 天色尚未黑尽,但是暑气已经消散了不少,尤其是河岸风很大,散步感受很是舒爽。 “还有几天就要上班?”沙正阳和顾湄并肩而行。 “还有一个星期吧,在你这儿玩两天,我就得回去准备了。”顾湄目光溶溶,瞥了一眼沙正阳,“上了班再想来你这里就不容易了,这里离嘉州太远了,十个小时车程,真让人受不了。” “如果嘉宛高速能早日修通就方便了。”沙正阳也轻轻叹了一口气,“到时候五个小时就能到。” “哇,你想得太远了吧?”顾湄满脸不可思议,“你当了市委i书记怕都决定不了这种事情吧?除非你当省委i书记。” “人总的有点儿追求不是?三五年我不行,那十年八年呢?十年八年不行,二十年呢?”沙正阳随口道:“只要有愚公移山精神,一切都不是问题。” “二十年,我们都成老年人呢了。”顾湄摇摇头。 这话要引申开来就有些复杂了,沙正阳甚至不敢接话。 “你和孙妍还在……”顾湄突然问道。 “嗯,还在。”沙正阳没有犹豫。 “你很坦率啊。”顾湄眼睛里多了几分戏谑的神色,“你敢说你对我没有一点儿感觉么?说老实话。” “有点儿。”沙正阳老老实实的道:“本来不该这样,但是感觉却很难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必须要承认。” “好了,有感觉就够了,我不逼你。”顾湄突然变得格外开心起来,似乎是觉得欲速则不达,或者是伊索寓言中风和太阳的故事让她有启迪,但她绝不会放弃,“你们俩就这样?” “不这样还能怎么样?”沙正阳也有点儿头疼,面对顾湄忽软忽硬的态度,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顾湄主动离开,那他虽然心里酸涩,但他也会祝福对方并放手,但是如果对方不愿意,而要所谓“勇敢”的追求,那么他真的做不到断然拒绝。 沙正阳也很清楚这不是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该做的,但是沙正阳却不想去当一个所谓的好男人,他宁肯当一个被动的渣男人。 把顾湄送到宾馆之后,沙正阳回家。 明天顾湄会去见她一个同学,而沙正阳还得要上班,只有等到星期天才能去陪顾湄玩一天。 宛州的风景名胜地不少,一天根本看不完,沙正阳只能选那么一两处比较近的地方去看看,好在他感觉顾湄好像也不是很在意这一点,只要有自己作陪就高兴。 回家之后沙正阳见贝一河那边灯还没关,索性敲门而入。 和贝一河也长谈了两回了,本来这种事情不该这么草率,但是沙正阳的确没有太多时间来一一考察,只能按照自己的感觉走。 钟广标催得急,尤其是这个三线企业搬迁的工作,马上就要拿起来。 曲晓伟给了自己两个人,但都有专门的活儿,三线企业搬迁的事情只能交给贝一河。 沙正阳打算再和贝一河好好谈一谈,倾听一下他的想法。 当沙正阳再度踏进自己家里时,贝一河内心就有些忍不住的激动。 他意识到属于自己的机会来了。 沙正阳是何许人,他很清楚,一层所谓的邻居关系不可能让对方这么主动的来找自己,这只能说明上一次自己精心准备的内容很合对方胃口。 事实上七厂二所要搬迁的事情早就有引子了,但是究竟什么时候能搬迁,谁也说不清楚,也可能三五个月,也有可能三五年后都未必能定,所以他也是赌了一把,利用闲暇时间好好研究了一番,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前段时间贝一河接到一个在国防科工委的同学说可能汉川这边很快就要启动三线企业搬迁事宜,所以他就开始准备。 但准备归准备,你也得要有伯乐才行,所以贝一河一直在寻找机会。 四年前他本来都已经谈妥了调市委政研室,结果赏识他的市委副秘书长退二线到政协那边去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一次他必须要抓住机会,而且要抓牢。 宛州市历来对自己辖区的三线企业不太关心,在他们看来这些企业和宛州市没什么关系,最不济都是省国防科工委管的事儿,他们自己事情还操心不完,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野事儿? 可以说市委办和市府办这两办里边基本上没有一个对七厂二所有较为深刻了解熟悉的人,这就是他的机遇。 他一度想要请到政协那位赏识自己的领导能够通过这次机会再帮自己推荐一把,但最终未能如愿,诚如对方所说,市委办里早就旧貌换新颜了,明永昌和郭向阳都不是好说话的人,他无能为力。 这让贝一河一度也有些绝望。 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新来的邻居成了自己的伯乐。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