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十九节 艰难阶段 攻坚克难(2)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八十九节 艰难阶段 攻坚克难(2)

沙正阳结束会议时也显得有些焦头烂额,精疲力竭。 和这帮官僚们磨嘴皮子是真累,还好,有曲晓伟帮忙,算是基本达到了目标。 曲晓伟是个好帮手,而且她和这帮各局行部委的副职们都很熟悉,言谈间也是荤素不忌,所以很能放得开说,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效果很不错。 在这方面,王丰的确要逊色许多。 送走了这帮人,曲晓伟见沙正阳坐在那里发怔,拂弄了一下自己秀发,笑着问道:“沙主任,怎么了,觉得这帮家伙不好对付?” “都是一帮老油条,斗智斗勇,累啊,我就在琢磨,若是大家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别成天算计着磨嘴皮子,那该多好?”沙正阳慨叹。 “沙主任,话不是那么说,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工作,不‘据理力争’一番,怎么能显示得出他们的权力和能耐?”曲晓伟不屑的一笑,“有些方面有争议争论我觉得是正常的,可有些方面那就是为了争论而争论,那就毫无意义了,可这些人就得要这样造作一番。” “那是把他们闲得惯出来的。”沙正阳冷冷的道:“喝茶看报清闲惯了,觉得有这么一个机会现实存在感了,再怎么也得要来折腾一番,真的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 本身是研究工作,沙正阳也特意的罗列了有些可能会有争议或者需要探讨的内容,但是他也没想到这也就成了这些单位争权夺利的战场。 “沙主任,这种情形哪里都免不了,……”曲晓伟话音未落,沙正阳就接上话:“但宛州特别突出!” 曲晓伟一愣,打量了沙正阳一眼,“沙主任,你别是真的上了火吧?不值。今儿个总算是把咱们计划中的几项基本上敲定了,咱们也不可能指望开一次会就能解决问题,这种磨嘴皮子的会,起码还得要开个三五次才能行。” 沙正阳轻叹一口气,“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这种破事儿上来了。” “国情特色,咱们得理解,得接受。”曲晓伟反倒是劝期沙正阳来了,“咱们尽量把咱们自己的事情做好,倒逼着他们也得要加快进度。” “唔,也只能如此了。”沙正阳苦笑,“只是我手里活儿太多,样样都丢不开手,吃不消啊。” “那是领导器重你,你该受宠若惊,乐此不疲才对。”曲晓伟笑了起来。 “那曲处长你来帮我分担一些怎么样?”沙正阳斟酌了一下,才道。 “我帮你一下,行啊,给什么奖励啊?”曲晓伟随口道,但注意到沙正阳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心里咯噔一响,“沙主任,你可别害我,……” “什么叫害你?我手里事情的确太多了,三线企业搬迁,国企改制,招商引资筹备,我哪里来那么多精力,三头六臂也吃不消啊。”沙正阳没有理睬曲晓伟的惊诧,径直道:“我打算和钟书记建议,招商引资局筹备小组,你也担任一个副组长,嗯,钟书记打算让工商局马长伟挂第一副组长,我挂第二副组长,所以我打算建议你挂第三副组长。” 曲晓伟心中一阵慌乱,有些手足无措,挂副组长也就意味着未来可能会担任招商引资局副局长,这是副处级! 她很快就镇定下来,淡淡的笑了笑:“沙主任,怎么就看上我了?” “曲处长,孤男寡女的,这话可有歧义啊。”沙正阳笑着打趣。 曲晓伟话一出口就觉得有语病,还没来得及改口,沙正阳话就接上来了。 曲晓伟脸微微一烫,但马上就一昂头,她都是孩子他妈了,在市委办里啥荤素言语没听过,还怕沙正阳这样一个连婚都没接的小处男? “那是你自己思想污秽,成天瞎想,别走火入魔啊!我听说你不是有女朋友么?好像是嘉州人吧,还来过咱们宛州的。”曲晓伟撇撇嘴,“说正事儿,为什么是我?” 沙正阳肯定不会是临时突发奇想,也不会是因为今天自己的表现就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所以曲晓伟要问清楚。 “你最合适。”沙正阳坦诚相告:“你知道林书记和钟书记都很重视招商引资这一块的工作,而且实事求是的说,宛州在这一块的工作做得相当差,我不清楚原来宛州在这一块的工作是谁来主抓,是计委还是经委,还是政府办,总而言之,一盘散沙,毫无章法,……” 曲晓伟也认同沙正阳的这个观点。 看看93年上半年招商引资的情形就可以知道,偌大一个宛州市,真正主动招商引资引进来的投资项目,连一个像样的都没有。 最近三年,引进的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只有屈指可数的五家,而且毫无例外,这五家外资企业清一色都属于那种假合资骗政策的企业。 这类企业就是在外边找了个外籍华人或者香港人,随便注资成立一家企业,然后享受各种土地、税收的政策优惠,既谈不上引进什么技术、资金和管理,也谈不上什么出口创汇,可以说就是一些普通的国内小企业,甚至有的企业就是纯粹的为了弄那两台进口免税的黑牌照汽车。 即便是这样,这几家企业也都是表现平平,让人失望。 “成立专门的招商引资局和投资促进局,刻不容缓,而这个班子人选更是须得要精挑细选,马长伟不用说,这是市里基本上确定日后担任局长的人选,至于我么,不瞒你说,只是暂时挂一下,帮着筹建起来,我好歹在汉都那边还干过一段时间招商引资的工作,对香港那边的外资引进流程勉强熟悉,所以临时性的干一下,而你呢,我看好。” 一句我看好,霸气侧漏,让曲晓伟也是侧目而视。 你看好我,我就能当副局长?你是市委i书记? 但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敢夸这个口,如果是他能说服林书记和钟书记,这还真能决定这事儿。 “沙主任,我可从来没接触过招商引资这项工作啊。”曲晓伟想了想道:“市委都把这项工作提高到这种高度站位,我若是去了没干好,恐怕你也不好向林书记和钟书记交代吧?” 言外之意,我是你的人了,那就关乎你的颜面,你推荐我去没干好,固然我有影响,可你也不好过。 “你自己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的眼光没信心?你怵了?”沙正阳反问。 被沙正阳这么一激,曲晓伟的傲气也顿时上来了,“笑话,没有啥工作能让我曲晓伟怵了的,招商引资也不是啥高难度活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没啥大不了!” “那就好,我对我自己的眼光有信心!”沙正阳傲然道:“的确,招商引资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儿,但易懂难精,尤其是得有强烈的责任心和清晰细密的思路,一个为投资者服务的良好心态,具备这三者,其他方式方法,手段策略,那都是战术问题,不足挂齿。” 被沙正阳突然“狂妄”起来的态度也给弄得一愣,曲晓伟吃了一惊,印象中沙正阳一直是谦和有度的,很少突然爆发这种气势,但想想人家在汉都那边的表现,也的确可以夸口。 “沙主任,你真的觉得我没问题?”曲晓伟还是沉吟了一下,“我相信我自己通过一段时间熟悉,可以适应,但那是这肯定有一个过程,我就怕领导在这期间提一些过高要求,那我可就……” “不至于,现在宛州招商引资工作的状况,大家心知肚明,你只要能拿出一两样像样的成绩来,从无到有,大家机会心满意足,这不是问题。”沙正阳没有在意,“但我对你能够拿出让市领导满意的成绩却未必满意,我希望你别把自己的潜力和底线放得太低,我觉得你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 曲晓伟愣了,好一阵后才道:“沙主任,你可是比我自己都还有对我自己有信心啊。” “因为我的眼光从未看错人。”沙正阳话语里洋溢着强烈的自信,“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在你背后么?对这块工作,我还是有些底气的,也别把它想得那么神秘。” “既然沙主任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曲晓伟也是一个性格豪爽大气的人,断然道:“那好,沙主任,其他我不说了,如果组织上真要让我上,那我全力以赴,尽善尽美!” “就等你这句话!”沙正阳点头,“那我会马上去和林书记、钟书记以及叶部长他们建议,我估计市委在这项工作上也坐不住了,再拖下去,今年就又白搭了。” 对这件事情沙正阳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把握,也有一定的建议权的,尤其是在获得了钟广标的高度信任之后,他更有把握。 而组织部长叶和泰那边,通过这两次接触,他也有觉察到一些微妙的变化,这位组织部长估计很快态度也会明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