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十四节 破局,解题(2)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九十四节 破局,解题(2)

在就搬迁和移交的一些具体事务再进行了一番介绍和解释之后,几位书记都对目前的搬迁工作进展表示了认可。 他们也要求钟广标与沙正阳加快工作力度,必要时可以再从市委办和市府办乃至几个职能部门中抽调人员来开展此项工作,要给七厂二所的人一个印象,那就是宛州市委市府对此项工作高度重视,推进力度很大。 虽然被列为书记碰头会的具体议程,但是这种会议实际上是听取汇报为主,真正要让他们议出一个一二三来,想想也不可能。 既不了解,平时也没接触,怎么可能就能一下子做出决定?还不是主要靠听取情况汇报以及他们自身的经验来做出判断。 他们认可了这项工作,那么具体操作上沙正阳他们就可以秉承大义,按照他们的要求,“结合具体工作实际”来拿出具体方略来推进了。 最后一项议程是研究国企解困和改制工作。 解困和改制是一体两面,不改制,解困就无从谈起,而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解困问题,只有改制。 这项工作是由钟广标来汇报。 钟广标在这项工作上也很是花了一番工夫的,他本身就是国企出来的,对国企存在的各种弊端了如指掌,所以在探讨宛州几家国企存在的弊病痼疾时,也是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听得林春鸣、冯士章和唐华、孟子辉等人也是叹息不止。 他们也不是对这些国企存在的问题不了解,但是这些问题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为什么同样的企业,在私人手中就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在国企体系内,就始终是苦苦挣扎? “国有企业,如果不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仍然沿袭原来计划经济时代的模式,那就是必死无疑,而就目前来说,像我市的这几家市属国企,基本上都属于市场竞争性领域,如果不能在规模上做大以降低成本,在技术上突破领先,在营销模式创新,其结果就是破产,就目前的格局来说,它们也缺乏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条件,或者说付出代价会太大。” “老钟,你的意思是这些企业都已经丧失了生机?”冯士章仍然不肯死心。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关键在于投入与产出是否对等。”钟广标耐心解释。 “像这几家企业,如果市里愿意一次性投入数千万资金注入,以及解决其负债过重和流动资金短缺的问题,并从机制上进行改革激发管理层和普通职工的积极性,同时选拔优秀的管理干部到领导岗位来尝试创新模式,未尝不能闯出一条路来,但问题是,投入这么大,就算是这次过了,以后一样存在风险,可这值得么?” “在这上边花费无数资源和精力,但是风险依然巨大,从经济角度上来说,不划算。如果无法在权属上厘清,如何从机制上激发管理层以及研发团队的创造性和主动性,这永远是一个需要探讨和摸索的过程。” “政企分开都提了很多年,我一直秉承一个观点,企业做企业的事,政府做政府的事,政府的职责是什么?监督和服务,监督企业其有无违法经营,服务企业所需,创造便利环境,满足其正常的需求,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收税,这才是政府的职责。” 钟广标叹了一口气道:“可我们的党委政府却喜欢去做本该是企业自己做的事情,而本该是政府做的事情却没有做好,这就是我们的问题。” 这个观点不算新奇,政企分开早就再提,但是能如此细致深刻的阐述出来,却还得益于沙正阳在考察七厂二所期间经常性的和钟广标探讨,慢慢使得钟广标开始接受这种观念。 这还是钟广标来了宛州之后第一次如此详尽的阐述他自己在经济工作上的一些观点,包括林春鸣在内的一干人也都在认真听取这位被省委明确为宛州的第四把手,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的观点思路。 省委没有派其他人,而是选择了一个原来长期在企业上工作,而且是对国企十分了解的干部来出任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这其中有着极为明显的意图,哪怕是林春鸣、冯士章以及唐华人,都不得不认真掂量几分。 冯士章也非不通经济之人,听出了钟广标的话外之音:“老钟,你的意思是党委政府应该主动从国企中退出来,彻底撒手?” “我认为应当如此。”钟广标态度很鲜明,“当然,我所指退出也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既可以全部退出,比如转让卖出,也可以部分退出,保留部分股权,还可以推进企业上市,通过资本权属的权利义务来进行管理,但在具体管理上,政府应当果断放弃,交给企业和市场自身来解决。” “广标,你的意思是我们宛州市属这几家企业也要如此来处置?”林春鸣点明叫响。 “理应如此。”钟广标没有退缩,“冯市长那里很清楚这几年咱们市财政为这几家厂填了多少窟窿,而这几家企业又真正为咱们市财政上缴了多少利税?” 见冯士章脸色苦涩,钟广标也没多说:“嗯,我估计利是肯定没有的,税么估计也是每况愈下,唯一的功劳大概就是养活了一两万职工吧,所以我们必须要坚决果断的推进企业改制,我和正阳商量过,只要坚持两点,一是企业职工利益能够最大限度得到保证,二是国资尽可能的不流失,其他一切方式都可以采取。” 孟子辉忍不住道:“广标书记,你提了两点,我觉得很好,保障企业职工利益,这一点说易行难,要改制,职工如何来处置?大锅饭吃惯了,能不能适应新的机制下工作?适应不了,怎么退出?退出如何来保障权益?” 都不简单,都能一眼就看出其中的端倪来,沙正阳在一旁也是暗自点头。 “第二点,国资流失的问题,怎么来界定流矢和不流失?这种处置方式是否合规?一旦被认定为不合规,日后企业在人家手上发展起来了,恐怕外界舆论就要攻讦没准儿企业本来就很好,结果被低价贱卖了等等,这种政治风险,我们不能不考虑。” 沙正阳越发觉得这位孟书记的不简单了,对国企改制居然也这么有研究? 林春鸣也一样觉得不简单,之前他和这位副书记兼纪委i书记接触不是很多,但他知道孟子辉担任过市无线电厂厂长兼党高官,还担任过市经委主任和宛阳区高官,后来担任市委常委、纪委i书记,年初那一轮调整中,兼任市委副书记。 钟广标既然敢来担这个担子,当然不会没有准备,对各种质疑和担心也都有考虑,之前也和沙正阳研究过几次。 “子辉书记的担心我们也考虑过,保证企业职工利益不能口惠而实不至,怎么来解决,只能一事一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钟广标很坦然,“但原则上可以多策并举,比如提前离岗,比如给予愿意离开的职工按照工作年限的补贴,或者通过购买社保来解决,另外还有一个保障就是给予职工部分股权,这个可以作为愿意留下来工作的职工们的一种奖励。” 一事一策是必须的,每家企业的情况千差万别,采取的方略也肯定会不尽一致,还要秉承公开透明的操作方式,给予多个选择,其间固然会有波折,但应该还是能推进。 “至于国资流失问题,子辉书记在这里,纪检监察部门可以同步跟进,对所有资产应当奔着公平公正公开的方式来进行公示,让所有人都能清醒白醒的了解究竟是一个什么状况,为什么会处置,处置的理由条件,不行也可以采取公开竞拍的方式来进行。”钟广标应付裕如,“另外是否合规问题,我个人意见是积极向省委政府汇报取得支持的同时,通过人大的地方性法规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恐怕是一条出路。” 宛州是88年建市时与宁波一道被国务院批准为较大的市,而较大的市一个法律概念,非省会城市中的较大的市其实也就是获得了地方立法权,在其他方面和普通省辖市地级市没有太大区别,这个地方立法权平时看起来没有多大意义,但是在有些特殊时候却会发挥特定效果。 这也是沙正阳给钟广标提出的建议,而钟广标之前甚至根本就不太清楚这一点,还是专门去查阅了相关法规才算是明白了这个意思,也是对沙正阳的头脑再一次刮目相看。 “哦?地方性法规?”一干人都一怔,但随即反应过来。 88年除了林春鸣不在宛州,其他几人都在宛州,自然也明白当时建市之后宛州作为千万人口地级市与宁波一道被国务院批准为较大的市,获得了地方立法权,但是五年以来,好像宛州市人大似乎也从来没有行使过这方面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