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零四节 看好,眼光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零四节 看好,眼光

沙正阳打算让杜克利参与到宛州电器厂的改制工作中去。 一方面是杜克利对几家国企的情况都很熟悉,而且前期也做了不少调研工作,另一方面作为市委政研室参与国企改制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而宛州电风扇厂既然有人质疑,那么自己也就避避嫌,就让杜克利参与情况更糟糕的宛州电器厂改制好了。 相较于电风扇厂班子态度的无可无不可,电器厂的班子态度就要积极许多,这也是沙正阳让杜克利参与的另一个原因。 电器厂班子实际上已经充分意识到他们面临的困境,月季牌洗衣机在市场上占有份额日益萎缩,他们也采取了各种营销措施意图振作,但是投入巨大,效果寥寥,这反而加重了电器厂的负债。 几次挣扎未果,反而越陷越深,这让电器厂班子内心也都产生了畏惧感,在这样继续下去,恐怕要不了几个月,电器厂就真的要变成资不抵债了。 他们也不是不清楚企业存在的问题,但是面对来自南面南粤企业咄咄逼人的攻势,外形平庸,样式单一,功能滞后的月季牌洗衣机在市场上已经越来越不受民众的欢迎。 不降价根本卖不掉,而降价不但意味着亏损,而且即便是降压产品也一样不太受欢迎,这简直让电器厂一般人愁肠满怀却又束手无策。 投入巨资研发新技术,开发新产品先不说有无资金投入,即便是有资金投入,那也不是短时间能见效的,而且市场竞争如逆水行舟,一两年你不能挣扎起来,那么也就意味着你这个市场品牌基本上就被淘汰掉了。 现在月季牌洗衣机就是处于这种状态下,从88年的极盛时期开始稳步下滑,而进入91之后就开始进入一个快速下滑期。 单以汉川市场论,月季牌洗衣机的市场占有率从88年的39.2%下滑到了91年的19.8%,而到现在,已经下滑到了可怜的百分之3.5%,这还是在自己的根据地汉川省内,而在原来曾经有一定市场占有率的鄂豫陕甘等省,更是下降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了,基本上都低于1%。 一些老牌子的衰落,伴随着的是一些新品牌的崛起,像威力、小鸭、金松、小天鹅等品牌开始占据了主流市场,迫使月季洗衣机像君子兰、水仙、白菊这一类的老品牌一样开始淡出市场。 但宛州电器厂的渠道仍在,职工心气尚未散,关键在于产品已经跟不上时代,技术落后,成本高企,而在营销上也没有多少创意,如果三洋能够在新品和技术上予以支持,在管理上强化,那么沙正阳觉得宛州电器厂还是大有可为的。 在关于国企改制推进会议上,林春鸣两周之内主持了两次市委常委会议专题研究推进国企改制,首当其冲的就是市电风扇厂、市电器厂以及市无线电厂三家企业。 市电风扇厂和市电器厂均由副市长钱正牵头,而最为棘手,人员最多,问题最复杂的市无线电厂则有钟广标亲自挂帅来负责。 而沙正阳除了市电风扇厂外,均在其余两个改制领导小组中挂了副组长。 “正阳,东方红集团愿意投资?”钱正坐在沙发里,抚摸着刮得光溜溜的下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得给我个准信儿,曲晓伟他们已经敲定了,后天就飞燕京去接洽三洋电机方面,通过省政府驻京办的人和三洋电机方面联系上了,对方同意接触,但是你很清楚,现在电器厂的情形,三洋方面根本不可能接受,恐怕人家连来看一看的兴趣都没有。” “我尽力而为,但东方红集团今天效益持续猛增,带来大量的现金沉淀,他们正在考虑成立东方红投资公司,隶属于东方红集团,也是在考虑对外投资,我想我对东方红集团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只是这还要具体接触谈下来之后才知道。” 沙正阳接过钱正秘书递过来的茶杯,点点头道了一声谢之后才又道继续自己的话题。 “电器厂清产核资工作要马上推动起来,我和杜克利说了,务必实事求是,不要虚夸加水分,届时东方红集团的来人他们肯定会聘请专业审计人员来进行核对,所以那样做只会耽误时间不说,而且还容易让对方心存疑虑,完全没有必要,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占这种小便宜,弄不好就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嗯,那是自然,涉及到生意,上千万的投资,没有谁可以眼里揉沙子,以为可以糊弄人家,反而显得自家缺乏诚信。”钱正不无感慨的道:“现在咱们这个社会上,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甚至包括党委政府,都缺乏对诚信的尊重,根本意识不到诚信在市场经济和商业社会中的重要性。” 沙正阳讶然,他没想到钱正居然突然间对诚信如此看重起来,不知道是哪里触到了这位钱市长的某根筋了。 “我一个朋友在美国,他是当教授的,不是资本家,回来之后在国内住了一段时间,对我们国内的很多现象极为看不惯,说我们这边无论是搞企业的还是做生意的,甚至是做学问的,都对诚信十分漠视,地方政府也是如此,似乎已经是一种司空见惯的习气了。” “钱市长这位朋友也是从国内出去的?” 钱正注意到沙正阳的目光,解释道:“他是八十年代最早公派留学生出去,然后就没有回来了,现在大学教书,他说商业社会的根基就是诚信,缺乏诚信,将会使商业交易成本大幅度上升,甚至上升到一种无法承受的程度,而国内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现在还属于草莽时代,大家也不在乎这个,只要能挣到钱,一切道义诚信都可以抛之脑后。” “钱市长认可你这位朋友的观点?”沙正阳含笑问道。 “嗯,我很赞同,可这不是某一地区或者某一行业的问题,这似乎涉及到整个社会风气都是如此,大家也习以为常,无奸不商,无商不奸,这不就是最好写照么?”钱正吁了一口气,“哎,扯远了,扯远了,说正事,清产核资先搞起来,可以让财政局、计委、经委、审计的人和杜克利一起牵头做,我估计这还不够,人家多半不会认可,……” “所以最好再由专业第三方的机构来做一次,还有,债务也别遮遮掩掩,到时候别敲定了,又被人家翻出一笔债务,弄得大家的信任度大打折扣,人家无意来接盘也就罢了,真有意,那多一两笔债务也无关大局。”沙正阳提醒道。 钱正也笑了起来,“正阳,看来你的信心很足啊,我真的很好奇,东方红集团会愿意来掺和这潭深水,如果我是你,或者是东方红集团的掌舵人,肯定不会轻易入这个局,你能告诉我真实原因么?” 见钱正问得很正式,不像是随意发问,沙正阳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正式回应一下:“钱市长,我知道这可能会让很多人不解,的确,电器厂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的项目,但觉得看问题要看长远。” “嗯,你说。”钱正饶有兴致,他知道对方是搞企业出来的,看问题自有独到的角度,他也想了解一下对方是怎么来看这个问题的。 “其实也简单,我看好家用电器未来的市场。”沙正阳很平静的道。 “就这么简单?”钱正楞了一下。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沙正阳张口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齿,笑容很阳光,“电器厂有很多问题,但它的问题归根结底可以用资本来解决掉,东方红集团现在不缺资金。” 钱正点点头,又微微摇头,继续等待沙正阳的解释。 “电器厂存在的问题产品落后时代,缺乏技术创新,其本身也缺乏研发资金和技术能力,管理僵化,成本高企,营销上也失去了支撑,如果在注入资本后,可以解决持续投入技术研发问题,开发新品,但这都不够。”沙正阳斟酌着言辞,“如果单纯的注入资本,而没有新的技术产品和先进管理跟进,企业仍然难以发展起来,所以必须要由外部技术和管理进来,东方红只能提供资金,在技术和管理上,需要三洋。” “你的意思是,必须要基本上和三洋达成一致,东方红才会投资入股进来?”钱正明白意思了。 “嗯,曲晓伟他们在和三洋接洽时,可以向三洋告知东方红会接手提供资本支持,但如果三洋最终仍然不愿意合资,那么东方红不会投资入股。”沙正阳点头。 这也是底线。 这么大一家企业,沙正阳不认为东方红光投资就能搞起来,宛州电器厂现在的产品线和管理能力决定了如果不彻底革新体系,光靠资本也难以改观,而东方红集团对电器行业并不熟悉,还没有这个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