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零七节 偶遇,情敌?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零七节 偶遇,情敌?

“意思是你已经有明确对象了?”钟广标来了兴趣,“而且看样子还很牛,看不上宛州?” 钟广标确信不是宛州的,宛州如果有这类人才,肯定早就是大名鼎鼎了,甚至汉都恐怕都没有,或者是东方红集团的? “嗯,不太好说,人各有志,每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不同,他们追求的东西也未必一致,所以说不清楚。”沙正阳是真没把握。 “唔,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说得好,这三观基本上就是一个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在解决了衣食住行之后追求更高层面实现的人所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钟广标对于沙正阳嘴里经常冒出来的新词汇也习以为常了,这也是他一直很欣赏沙正阳的原因之一。 他觉得只有一个善于学习善于思考的人才能够迅速接收新知识,并形成自己的观点见解,沙正阳就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 “不是汉川的吧?”钟广标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沙正阳似乎无意点明,所以他也不会去刨根究底。 “不是,南粤的,他有一个团队群体,而此人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头羊。”沙正阳斟酌了一下言辞,“我打算跟随林书记去珠三角考察学习时去见对方一面,谈一谈,但我估计对方有可能会拒绝。” “无论我们这边开出什么条件,他都会拒绝?”钟广标意似不信,“或者我们开不出他想要的条件?” “两者都有,一是我们能开出的条件未必能让他满意,二是无线电厂规模太大,……”沙正阳话音未落,钟广标已经接上话:“规模大不是好事么?还是他能力不足以接手这样一个大企业。” “钟书记,可无线电厂有几千国企职工啊,他们能做到像乡镇企业或者私营企业那样令行禁止如臂使指么?这么些年过惯了优哉游哉的生活,有多少职工能向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工人那样吃苦敬业?您难道不明白?”沙正阳苦笑。 钟广标脸色有些难看,的确,这个问题恐怕会让很多愿意接手的人退避三舍。 “但他们也有优势,他们是熟练工人,不需要培训,……”钟广标心有不甘的反驳道。 “没错,这是一个优势,但是这个优势足以抵消其劣势么?再说了,成本控制也会是一大问题。”沙正阳之所以觉得没把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如果是一家乡镇企业,或许他能说服对方来。 钟广标沉默不语,良久才道:“正阳,我们还是先确定改制方案吧,你可以提出来,需要哪些条件,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无线电厂必须要改,照这样下去,市财政吃不消了,五六千职工的吃饭问题,只要能解决,一切都可以考虑。” ******* 甩了甩头,沙正阳撑起身子来看了看放在床头柜上的表。 表旁边放着一盒杰士邦,用掉了三个。 久旱逢甘霖,免不了。 还是那块双狮3a,白菱送给自己的,沙正阳却一直没有换过,也不知道自己真的念旧还是怎么的,就是不想换。 还不到八点,借助乳白色略微有些透明的窗帘透过来的天光,沙正阳得以看清楚眼前这一切。 孙妍的寝室重新布置过了,很显然这两个月时间里这丫头可以自由自在的按照她自己的喜好来装点寝室。 纯黑色的床单隐隐约约有些暗花,也不知道这丫头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很另类的床单,据说是她一个朋友从广州替她带回来的。 深紫色的被套和裸露在外的雪肩藕臂,还有一头乌黑长发半遮半掩下的粉靥,床的远端,还有一条伸出来的雪白长腿露在被子外,构成了一副绝美的海棠秋睡图。 细密的鼾声足以说明女孩昨晚的疲惫,沙正阳撑起身来,顺手替对方掖了掖被子,又把对方的大腿和胳膊塞入被褥中,这才竖起枕头靠在床头上想事情。 虽然昨晚战况激烈,迅速消融掉了那些许陌生感,但是沙正阳还是意识到了一些。 空间上的距离或多或少开始显现出了一些迹象,哪怕经常电话相通,但这个时代既没有视频通话,自己也分身乏术,久而久之,这种陌生疏离感会渐渐显现出来。 现在沙正阳觉得还不明显,但他不确定半年,一年后,这种感觉会不会冒头出来。 六百公里,委实太远了一些,如果是安襄,两三百公里,沙正阳都能咬紧牙关隔一周跑回来一趟,可六百公里一千多里地,开车都得要一天,实在受不了。 丢开一些纷杂的情绪,沙正阳把头靠在床头,仰视天花板。 难得回来一趟,事儿少不了。 除了和孙妍的卿卿我我外,更重要的还是公事儿。 华峰和宛州电风扇厂的谈判还在继续,清产核资,债务梳理,估摸着没半个月弄不完。 华峰电器方面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觉得宛州方面太拖沓,而且前期准备工作严重不足,拖累了谈判进程。 这桩事儿沙正阳都不怎么过问了,一切按照既定程序走,实在谈不好,华峰方面估计也另有准备,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会更好。 还有就是宛州电器厂的事情了。 曲晓伟已经带队去了燕京,接触到了三洋电机方面,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回信,这个国庆节他们都得要呆在燕京,好在现在国庆节只有三天假。 曲晓伟在电话里和沙正阳探讨过,她觉得三洋电机方面的兴趣似乎不大,大概是对西部地区一个普通地级市印象不佳,所以有可能直接否决。 这种情况的确有可能,印象中前世三洋电机前期选择合资的落脚点基本上都在沿海地区大城市,而合肥都算是一个特例了。 不过这不绝对,如果条件合适,沙正阳相信三洋电机并不吝于派一个团队来考察一下。 关键在东方红这边。 在回汉都之前,沙正阳和曹清泰联系了一下,希望曹清泰再帮忙联系一下新任银台县委i书记朱凤厚和县委办主任尤哲。 照理说,银台县政府在东方红集团的股份不多,红旗村和东方村只要同意,就没有问题,但是沙正阳不希望这样做,以免给东方红集团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曹清泰介绍过朱凤厚此人,眼光深远,胸襟广阔,黄绍棠把他安排到银台担任县委i书记是准备大用的。 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希望和朱凤厚再来一次长谈。 既然是黄绍棠看重的人,沙正阳相信对方对自己的印象不会浅。 除了谈东方红准备投资宛州电器外,沙正阳也打算和朱凤厚探讨一下东方红集团的mbo问题,这事儿再拖下去,就有可能真正要影响到东方红集团的发展了。 他只希望朱凤厚能像曹清泰所说的那样,一个开明大气的领导,眼光不至于太狭隘。 见孙妍睡得很香,沙正阳索性起身。 门角有暖水瓶,也有一桶冷水,沙正阳习惯洗冷水脸,简单洗漱了一下,出门走一圈。 踏出门,沙正阳拉上门,舒展了一下身体。 走廊另一端也传来一声关门响声,沙正阳略微一愣。 他不太愿意在这里遇上人。 虽然这年头未婚先同居已经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儿了,但这毕竟还是九十年代,不比十年后大家对这类现象已经司空见惯,能遮掩尽可能的遮掩,能避免尽可能避免。 只是走廊就这么短,借助着余光,对方已经疾步步行过来,让沙正阳避无可避。 既然无法躲避,沙正阳也就趁势转身,顺着对方来的方向往外走,这样可以避免迎头相撞,正面相向。 只不过对方速度却很快,没等沙正阳走出走廊对方已经走到了自己身后。 “你是孙妍的男朋友?”背后传来一个沉稳有力的男声。 沙正阳站住脚步,回身扭头,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一个个子比自己还高一点儿年轻男子,相貌堂堂,双目炯炯,皮肤略黑,显得十分健康阳光。 见沙正阳只是停住脚步,却没有吱声,对方也知道有些唐突,咧嘴微微一笑:“我是苏伦康,在省计委交通处工作,和孙妍是同事。” “你好,我是沙正阳。”沙正阳点点头。 “看来我没料错。”男子眉目中很有点儿好奇的打量着沙正阳,“本来想追求孙妍,后来听说孙妍有男朋友,还一直有些不服气,尤其是据说还是一个在宛州工作的,想要横刀夺爱一回,不过看样子难度很高啊。” “哦?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沙正阳也笑了起来,这家伙挺风趣的,有点儿意思,“我不认为我的形象比你强多少。” “表面形象不代表内在的气质。”苏伦康很有气度,“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自信心的人,嗯,话说回来,省里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若是没有点儿自信,也不可能,我一直希望我能成为省政府机关里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并一直在为之努力,但没想到却有人早就把我甩在了身后,虽然你是在市县,但我知道那难度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