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零八节 王牌对王牌(1)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零八节 王牌对王牌(1)

沙正阳微微抬头,对对方的观感略有下降。 不过对方总体形象在那里,还是持正面印象,口气太大了一点儿,不过估计对方也的确有所仗恃。 “侥幸而已,谈不上。” 沙正阳语气很寡淡,但在苏伦康心目中,却觉得这家伙有点儿狂。 “好就是好,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苏伦康目光锁定对方,“你在宛州市委办担任副主任?” “嗯。”这不是什么秘密,沙正阳点头。 “宛州正在推进国企改制,林书记的动作力度很大,省里都很关注,看样子你们要大干一场?”苏伦康是真对这个家伙有点儿兴趣。 孙妍条件很好,堪称出类拔萃,一到计委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计委里边的单身汉,包括苏伦康在内,都怦然心动,跃跃欲试。 但很快消息传来,说对方有对象了,不过很多人还是不肯罢休,苏伦康就是其中之一,但今天看到沙正阳从孙妍寝室里出来,而且是这个时间点,苏伦康内心便果断放弃,但他还是很有兴趣认识一下这个能征采摘孙妍这朵娇艳无比鲜花的角色。 “不大干一场行么?”沙正阳其实不想和这个家伙多废话,但人家主动和你打招呼,你还不好搭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今年宛州市里压力很大,还包括三线企业搬迁,汉宛高速有没有戏?” 苏伦康讶然的看了一眼对方,摇摇头:“兄弟,你这口气可真大,汉宛高速还只是一个概念,你就直接问有没有戏了,你知道汉宛高速的投资有多大么?汉嘉高速现在都推进缓慢,举步维艰,哪里还谈得上其他?” “你的意思是短时间内根本没戏?”这在情理之中,沙正阳只是有些不服气,“难道计委就没有考虑过其他方式来筹集资金上马?” “筹集资金?那不是计委的事儿,那是财政厅和交通厅的事儿,计委只是根据省政府的大目标来作规划,五年计划内都没有汉宛高速。”苏伦康耸耸肩,“我估计就算是汉嘉高速建成通车,下一步也会考虑汉涪高速,轮不到宛州。” 见沙正阳有些不忿的表情,苏伦康有些好笑,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是市委i书记市长不成?居然对这种大事情这么上心。 “兄弟,这不是哪一个人能决定的,就算是你们林书记冯市长,一样说不上话,就算是马书记周高官,在这种事情上也需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 “我只是觉得每回来一次都得要一天,太不方便了,而且宛州孤悬汉东,深入鄂豫,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汉川呈现出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汉西、汉东和汉南,各据一角,汉嘉高速、汉宛高速、嘉宛高速其实就是三条主轴,汉嘉高速之后理所当然就该汉宛高速了,我不信省里会优先考虑嘉宛高速。” 沙正阳意犹未尽,嘴角也挂着某种笑意。 汉川省对嘉州的态度一直是模糊不清的。 嘉州作为汉川首屈一指的经济大市,gdp总量甚至高过汉都,但其地理位置却和宛州一样,偏处汉南,而且距离汉都都很远,加上其计划单列市的特殊定位,使得汉川省对嘉州的发展一直不太上心,宁肯扶持哪怕一样对省里有些桀骜不驯的汉都市,好歹它也是汉川省会不是。 “你说的是从战略高度来考虑,如果抛开资金的限制,汉宛高速的确是继汉嘉高速之后需要优先考虑的第二条高速公路,但现在省里财政状况大家都知道,支撑不起。” 苏伦康和沙正阳二人已经并肩出了走廊,下了几级楼梯。 “汉涪高速距离要近得多,所需资金也要小得多,而且实事求是的说,涪岗的经济状况要比宛州强得多,这个因素省里不可能不考虑。” “短期效益来看,汉涪高速貌似如此,但作为省里,恐怕不应当如此考虑。”沙正阳摇头,“而且在中央层面,就更不会如此考量,安襄和郧州是老少边穷地区,修好汉宛高速,有利于打通安襄和郧州的交通瓶颈,有利于加快老少边穷地区的脱贫解困。” 苏伦康听得很认真,没有插话,他意识到对方似乎是在点拨自己。 “未来的苏处长,不会连这点儿政治气候都感受不到,这点儿政治高度都站不到吧?脱贫解困永远是高层重于地方,越是高层越是重视,这关系到我们共产党执政宗旨,嗯,这个观点是今年上半年的《求是》和《半月谈》上都有体现,我记不清是五月还是六月的了,你可以去找一找。” 沙正阳从这个角度的分析让苏伦康为之动容,难怪这家伙能以25岁之龄担任宛州市委办副主任,光是这份政治嗅觉都让人刮目相看。 “无论是汉宛高速还是汉涪高速,省计委规划立项也好,省交通厅和省财政厅筹措资金也好,最终要通过省政府报到国家计委和交通部,我相信如果能突出一条高速公路的政治高度和政治站位,在高层肯定会有所侧重,你觉得他们会更侧重于汉宛高速还是汉涪高速?” “再说一句不客气的话,无论是汉宛高速还是汉涪高速,所需资本都是省里能吃得消的,最终还是需要中央出钱,所以政治意义更重要。” 苏伦康笑了起来,竖起大拇指,“兄弟,不愧是市委办出来的,你的领悟力和嗅觉都够强,还有么?” “当然还有!”沙正阳当仁不让,既然打开话题,他就要好好展示自己。 “宛州是全省仅次于嘉州的第二人口大市,经济潜力要比涪岗强得多,加上宛州特殊地理位置,正好夹在鄂豫两省之间的咽喉所在,省里总不能让鄂豫两省的高速公路都修到宛州家门口了,汉宛高速还没有影子吧?从交通部的角度来说,南北纵贯的高速干线,宛州都是绕不过的节点,而如果汉宛高速建成,就相当于打通了汉都与这条高速主干线的瓶颈。” 这是从汉川省的角度来考虑的,在苏伦康看来,这固然重要,但如果是要对中央,却赶不上之前沙正阳所提的那一条,解决老少边穷地区的脱贫解困问题,当然如果两者完美结合起来,那就更具有说服力了。 没想到本来是有些不忿撵上来称量一下对方的分量,现在这一番对话之后,却成了工作上的探讨,甚至还给自己找到一点儿思路了,这也让苏伦康很是感慨。 二人就这样一直交谈着走到了省计委宿舍的大院门口,苏伦康这才主动站定,伸出手:“很高兴能和你来这么一次工作上的探讨,看样子我得告诉我们单位那些未婚青年们死了这条心了,不过他们未必会听我的。” 沙正阳也朗声大笑着伸出手:“追求美好是每个人的权利,但也需要量力而行,否则就是自寻烦恼,嗯,我也很高兴能向省计委的领导阐释一下我们宛州市委在汉宛高速公路上的一些观点,希望能够得到省计委的理解和支持。” 苏伦康笑得很开心,“你有没有觉得,咱们俩就像是省计委主任和宛州市委i书记之间的对话一般?” “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都能一圆此梦。”沙正阳一本正经的道。 “你这个不久的将来,预期是多久?”苏伦康也很好奇。 “三五年肯定不现实,十年有难度,不超过十五年如何?”沙正阳微微眯眼,“我们来一个竞赛?” 苏伦康眼中精芒一闪,这小子口气还真够大啊,自己还说这小子可能要夸口二十年,没想到人家直接说十五年,“好啊,共勉。” “共勉。”沙正阳也用力的握了握手,“留个电话?” “当然。”苏伦康随手拿出一张名片,汉川省计划经济委员会交通处苏伦康,楷体几个字,很好看。 “不好意思,我没名片。”沙正阳从兜里逃出一张小便签,放在手上,从衬衣上兜抽出钢笔,龙飞凤舞几个字,沙正阳,然后就是一串座机电话。 “名片是我自己印的。”苏伦康毫无半点不自然,“就是纯粹的工作需要。” “很多人把这玩意儿异化了,其实还是该回归其本原。”沙正阳笑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对苏伦康的观感又重新提升了不少。 能够很好的定位自己,而且坚定不移的按照自己的路径行走的人,值得尊重,更何况此人表现出来的勃勃野心,更让人期待。 “说得好。”苏伦康点头,“那有时候到孙妍那里来时,顺带到我办公室来做客,我想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共同话题。” “一定,也欢迎到宛州来,远了点儿,但宛州人民民风淳朴,更好客。”沙正阳也挥手,“我相信在汉宛高速问题上,我们还会有沟通,嗯,甚至还需要相互配合。” 苏伦康一扬眉毛,“固所愿也,不敢请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