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二节 不要苟且,诗和远方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二节 不要苟且,诗和远方

国庆节三天假,孙妍也要回家。 沙正阳也是提前了一天回来在汉都孙妍那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便要各自回自己家。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无论是孙妍还是沙正阳都还没有真正做好融入对方生活和家庭的准备。 孙妍由于自己父亲态度的模糊,虽然很希望能让沙正阳出现在自己家庭中,但最终还是没有付诸成行,她希望能够在条件更成熟的时候更完美的达到这一目标。 而沙正阳这边,虽然沙正刚早就和孙妍比较熟悉了,父母也知道自己在和一个叫孙妍的女孩子处对象,但孙妍一直没有明确是否要到自己家里来,所以沙正阳也没有太过积极的态度。 这从节日期间各自的安排也就能看出一斑来,沙正阳有公务,要和自己的同学朋友小聚,同样孙妍要回家,要和自己父母家人吃饭,要和闺蜜同学聚餐,甚至还要去一天秋游,日程都很丰富。 “我还以为你真的把我给忘了呢?苟富贵勿相忘我这句话可是随时在提醒你呢。”冯子材气哼哼的叉着腰看着登门的沙正阳。 “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忙?”看着脸上青春痘似乎消失了不少的冯子材,沙正阳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又换对象了?火气消退了不少啊,没少折腾吧?” 黝黑的脸膛上难得的红了一红,冯子材气势顿时委顿了不少,“少在那里胡说,啥叫又换?合适不合适,当然要多处一处才知道哪个是最合适的不是?那是要过一辈子的。” “过一辈子?我看你压根儿就没打算结婚吧?注孤生就是你最好的写照,当然你说乐此不疲。”沙正阳撇了撇嘴,看见冯子材书桌上的ibm电脑,“哟,鸟枪换炮了啊,居然敢玩儿笔记本了?” “注孤生?啥意思?”冯子材见沙正阳瞅见了自己的笔记本,连忙按住:“这可是花了我两万多大洋,我这也是豁出去了,而且还花了八百块钱去培训室培训了五笔才下了决心买这玩意儿的。” “哦?那现在感觉如何?”沙正阳来了兴趣,走过去推开冯子材,一屁股坐下,掀开一看,dos运行下的破玩意儿,立即就让他失去了兴趣,摇摇头:“打字够快了么?” “嘿嘿,我练出来了,每天操练这玩意儿,盲打不是问题,每分钟六十字轻轻松松。”冯子材颇为得意,本来在沙正阳进来之后已经收起的双手再度叉腰,“比起手写快多了,关键是修改方便啊,分分秒秒搞定。” “懂了懂了,不用你介绍,玩这玩意儿我比你强。”沙正阳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也该弄一台电脑了,不过他是在不习惯没有in系统的电脑,前世中dos系统下的电脑他基本上无视了。 “你比我强?”冯子材满脸狐疑神色,“没见过你玩这玩意儿,难道宛州那边比汉都这边还发达?” “我好歹是宛州市委办副主任好不好?公款消费懂不懂?”沙正阳强词夺理,“行了,不说这些了,稿子写得怎么样?” “还行,基本上保证三到四个月就能出一本,加上修改时间,四个月内稳当出一本,不过他们要压稿,说不能出太快了,半年出一本,最合适。” 沙正阳感觉冯子材似乎已经没有了当初前两三本挣钱时候那么兴奋了,虽然也还是满脸自豪,却有点儿失去了最初那份激情的感觉。 “怎么了,好像很迷茫惆怅的样子?人生又失去了目标了?还是没找到你梦中的女神?” “说不清楚,到现在,加上最早你开头那两本,我都写出来五本了,出了已经出版了三本,还有一本正在出版,另外还有一本压在他们手上,估计年底就能出来,钱也挣了不少,但是就是觉得没劲儿了,没有当初那股子新鲜味儿了。”冯子材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这人是不是天生就这样,喜欢尝鲜,但难以持久。” “哪个方面都难以持久?”沙正阳坏笑着来了一句,“那可麻烦了。” “滚!我女朋友换了四五个了,没谁不在我胯下称臣!”冯子材牛逼哄哄的道。 “得了,伪高潮的女人多得很,女人天生就是戏精,就你这样人家糊弄你还不容易?”沙正阳不断摧残着对方的自信心。 “正阳,你今天是不是故意来找茬儿?”冯子材翻着白眼,“你还有好几万块钱在我手里呢,还想不想要了?” 还别说,沙正阳真的没在意这几万块钱。 虽然当初和冯子材有约定,但是后面三本书,沙正阳纯粹就是提供了一下创意和指导了,甚至连成书之后他都没看过,但冯子材坚持着他自己的和沙正阳的约定。 正如冯子材自己所说,人无信不立,这是他做人底线,就像处对象的一样,他说他从不因为想要睡别人就承诺要结婚,只说要看是否合适。 “钱是小事,要不要都不重要。”沙正阳翘起二郎腿,“看你这样子,失去了创作激情,那打算干点儿什么?” “不知道,我就觉得你挺能替我发掘潜能的,能不能帮我寻找一下我下一个兴奋点在哪里?”冯子材倏地一声从桌上窜了下来,满怀希望的看这沙正阳。 “估摸着你现在也不是很缺钱了?为什么不辞职呢?”沙正阳问了一句。 “辞职了不是更无聊?我就是想要寻找能让我兴奋起来,为之投入的事情。”冯子材不无遗憾的道:“原来我的爱好就是,但是从我被引入这个门道开始写后,我在中找到的快感飞速下降,我恨你!” 听到这一句有点儿gay里gay气的话语,沙正阳总觉得咋这么别扭,连忙道:“打住!我没那本事,你应该自己好好想一想,既然你现在不是很缺钱,就应该寻找自己的爱好和兴趣,按照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来找想做的事情,嗯,当然我建议你闲暇时候也可以继续写书,你现在已经有固定书商来约稿了,哪怕不是为了兴趣爱好,但也请看到人民币的份上,给人民币一个面子好不好?” ***** “你也觉得没意思了?不想苟且了?”听到这话,沙正阳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又怎么了?” “哥,我怎么叫‘也’,怎么‘又’了?”沙正刚觉得自己格外委屈,自己一开口,怎么就像点燃了火星子一样,惹来兄长这么大火气? 刚从冯子材哪里回来,听到了冯子材的“诗和远方”的渴望,现在突然又听到沙正刚也觉得现在的生活没意思,缺乏激情了,也想“诗和远方”了,你说忙得和狗一样的沙正阳能不懊恼么? 怎么自己就么这帮人这么好命呢?重生一回还比前世更辛勤,似乎为了自己的“诗和远方”就这么艰难辛苦,可这帮家伙却能优哉游哉的选择? 沙正阳也意识到这样对沙正刚不太公平,冯子材是让自己帮他寻找“诗和远方”,而沙正刚只是不想“苟且”,虽然他心目中的“苟且”也在不断的变化,先是当体育老师,现在是觉得海正运业没意思了。 “那你想干啥?”沙正阳压抑住内心的火气,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天天忙碌公司里的事情,特空虚,缺乏工作激情。”沙正刚也知道自己这话一出来,又得要挨骂,可是他还得实话实说。 沙正刚知道自己不能用自己的心态去要求冯子材和沙正刚,他们也才二十出头。 雷霆那样的不一样,人家是在香港资本主义社会去感受过的,很清楚“苟且”与“诗和远方”之间的辩证关系,不先“苟且”生存下来,就难以追求心目中的“诗和远方”。 沙正阳觉得冯子材和沙正刚或许是都没有深刻感受到现实的残酷,所以才会这样渴望“诗和远方”,但当真正感受到现实生活的真实时,他们会意识到“诗和远方”不是那么好追求的。 “那你现在打算干点儿什么呢?”沙正阳耐着性子问道。 “我也正在找寻。”沙正刚有些尴尬的道。 “嗯,还在寻找。”沙正阳略带讥讽的瞥了对方一眼,“你是搞体育的,但好像能和体育沾上边儿的事情又没啥,你感兴趣的东西也没有,那怎么办?” “要不我先休息休息?”沙正刚低垂着头,在自己兄长面前,他真没多少底气。 “休息?准备怎么休息?旅游,还是锻炼?”沙正阳叹了一口气,“你打算怎么和蓝叔,还有蓝海他们说?” “蓝海那边没啥,他也知道我的情况,……”沙正刚话音未落,被沙正阳打断:“好了,既然你没事儿,那就出去走一圈开开眼界,我和蓝叔说,你去南粤那边走一圈,我给你指定几个地方,交代几个任务,你去了解掌握观察,我到时候再具体给你说需要了解什么。” 沙正刚一下子来了兴趣,“哥,让我干啥?” “正事儿,也不违法,算是猎头前的考察吧。”沙正阳没好气的道:“算是让你公费出去考察旅游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