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三节 要不要培养一个房地产巨头出来?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三节 要不要培养一个房地产巨头出来?

现在国内还没有专业的人力资源猎头公司,更多的还是凭借着各自在业界内的关系和口碑来招募吸纳人才。 宛州现在的几家企业都面临着大动,无论是电风扇厂,电器厂还是无线电厂,都将迎来一波震荡,那么一旦改制结束,企业就面临的是要拿出业绩来。 这几家企业都存在着很多问题,而企业管理这一块上更是短板。 电风扇厂那边雷霆和他香港带过来的团队肯定有安排,但是仍然远远不够,中低级的管理人员中除了少数可以在原来电风扇厂选拔优秀的外,沙正阳觉得恐怕大多数都难以适应这种私营企业的机制和节奏。 同样在电器厂也是如此,如果合资成功,三洋可能会带来一些管理人员,但三洋的管理人员也不可能覆盖到每一处,更多的的中高层管理人员,而且还要有一个与国内员工的磨合期。 沙正阳同样不看好电器厂原来的班子和中层干部,长期的大锅饭铁饭碗已经让他们彻底退化和惰化和官僚化了,根本不可能适应新的形势。 倒是无线电厂那边,沙正阳考虑的是要挖整个团队,相信如果对方接受了这个邀请和挑战外会有自己的安排,加上他们本身就在南粤那边扎根多年,应该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沙正阳倒不是很担心。 除开内部管理人员外,在企业的营销层面一样缺乏人才,特别是电器厂,三洋能带来品牌、技术和管理人才,但是要想在国内家电市场打响,一样需要优秀的营销人才。 家电这一块的营销和酒水这一块的营销有区别,这种耐用性的大家电,更注重品质,而且信誉度品牌度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培养起来的。 同样还有技术研发层面的人才,这可能都需要先行开始考虑了。 沙正刚虽然不是干这行的,但沙正阳觉得这家伙性格好,形象气质佳,不乏亲和力,所以让这个家伙在这方面的锻炼锻炼,总好过他没事儿到处瞎混,这么大个块头,又是练过的,脑瓜子也够灵活,出去也吃不了啥亏。 还有点儿迷迷瞪瞪,不太明白自己兄长的意思,但见兄长有些不耐烦,沙正刚也知趣的闭上嘴。 “这事儿过了国庆节你就去,我到时候给你安排,重点走哪里,然后你采取什么方式去接触,你自己琢磨,我知道你在海正运业这边去挖驾驶员也干了不少,情况类似,只不过在层面和领域上不一致了。”见沙正刚还不太明白,沙正阳也就耐着性子说了几句。 沙正刚总算是明白了,这根本不是啥公费旅游考察,就是出差,真正的苦差事。 去挖驾驶员时那也得把家人各方面的情况摸清楚,然后才能对症下药,整个海正运业里,起码有二十名驾驶员都是沙正刚和蓝海去挖来的,尤其是一些技术好的,当然更多的还是凭借着蓝天航的面子招来的。 郁闷兼有些小兴奋的沙正刚临走之前告诉了沙正阳一个消息,高铎回来了,而且还让沙正刚告诉他哥回来去他那里一趟。 看看上午也没啥事儿,正好可以去高家蹭顿饭。 虽然和高静没戏,但高铎和高家这层关系却不会淡,无论如何高家对自己的恩情,沙正阳不会忘。 骑上自行车,直接就奔柴门街去了,沙正阳顺手提了两桶芝麻油,这是从宛州回来是买的,算是特产。 本来打算给家里亲戚熟人和孙妍家里都带点儿,孙妍的已经带回她家了,和高家关系到了那一步,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到了柴门街,进了县公安局的院子里,沙正阳把自行车架好,径自上楼,正好碰见高进忠提着钓竿准备出门,门都还没有带上。 “正阳啥时候回来的?”高进忠很高兴,但又舍得不约好的钓鱼,“行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再说,我这会儿赶着钓两小时鱼,十二点之前就要回来,高铎出去溜达了,你温孃和高静都在家,进去吧,高铎十点过就要回来。” “好,多钓两条鲫鱼好熬鱼汤。”沙正阳见老头子兴致很高吗,忙着出门去钓鱼,也懒得和他多说,径直推门进门。 房门弹子锁卡塔一声响,沙正阳关上门,把麻油放在客厅里的桌上,却没见着温孃,正在奇怪。 却见隔壁房门一开,一个睡眼惺忪的高挑女孩走了出来,上边只穿了一件半旧的无领睡衣,白色带点儿小碎花,但大概是洗水次数太多,显得有些透,胸前凸起的两团深色若隐若现,下边一条鲜红色的三角蕾丝内裤,就这么直瞪瞪的走到了自己面前和自己撞在了一起。 “啊!”女孩大叫一声,骇然的捂住自己的嘴,定睛一看才看清楚眼前的沙正阳,脸唰的一下羞得绯红,忙不迭的如兔子般的窜回自己房间里。 “怎么了?小静!” “没什么,妈,我起床了。”门忙不迭的打开,高静伸出头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沙正阳,沙正阳满脸无辜的摊摊手,这真不怪他,“我听见门口爸和人说话,有点儿像沙正阳的声音,是不是沙正阳来了?” “是么?”温大红的声音从厨房那边传来,沙正阳赶紧搭话:“温孃,是我,刚进门,小静这丫头大喊一声,把我吓一跳!” 猪八戒先倒打一钉耙再说,沙正阳暗笑。 “这丫头就是疯疯癫癫的,每天深更半夜才回来,比她哥还野。”温大红捆着围裙在厨房门露面,脸上的笑容真的有点儿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味道,“我这正在洗菜,正阳你自己坐,小静,你还不出来?” 果不其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换好衣服的高静出来,微微发红的脸上带着无比的懊恼愤怒出现在沙正阳面前,压低声音道:“沙正阳,你占了便宜,还要卖乖是不是?信不信我告诉我妈。” “得了,啥叫占便宜?这随便找部香港三级片那女角的身材都比你好,更不用说那些欧美毛带了,不信你去问铎哥。”沙正阳满脸不屑,“你那身材比柴火棍儿强不了多少。” 气得七窍生烟,高静伸手揪住对方胸前衣襟,正好这个时候温大红出来,满脸惊讶的看着自家闺女,“小静,你在干啥?” “没啥,没啥,我就看看他这扣子怎么没扣上。”高静倏然松手,满脸平静,“正阳啊,你都是当领导的人了,是不是该讲究一下仪表打扮了,还是这样丢三落四的,不好。” 温大红皱起眉头,沙正阳有对象了,这事儿高家人都知道了,高静也知道,怎么高静还有这动作,这不合适。 “受教了,受教了,一定注意,一定注意。”沙正阳也赶紧正色道。 总觉得这两人不对劲儿,但温大红也说不出啥来,只等趁着沙正阳把麻油提到厨房里去时,叮嘱自家闺女:“小静,正阳可是有对象了,除非他和他对象分手了,否则不许和他往来。” “妈,我才看不上他呢,宛州那旮旯里,一千多里地,汉都市里那么多男孩子追我,我会找他?”高静撇嘴道。 “那就好,原来我还是希望你和他在一起的,但他既然有了对象,又去了宛州,太远了,不合适,现在不觉得,以后结婚了,有了孩子,就知道这两地分居的难处了。”温大红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正阳是咋想的,怎么就去了宛州?” 高铎终于回来了,也让沙正阳松了一口大气,这面对这两娘母,实在不是滋味。 “惨不忍睹。”高铎连连摇头,“我回了深圳之后,八月份又去了一趟海口,简直比美国大萧条还惨,那烂尾楼遍地都是,原来可都是争着争着抢都抢不到,现在则是打三折甚至两折都没人要。” “也说不上,都是银行的贷款,没事儿,等上十来年就能慢慢恢复过来。”沙正阳笑着道。 “十来年?银行都得要亏死。”高铎连连摇头,“华普那边对我感激不尽,说全靠我反复提醒,他们去查了数据,所以觉得不对劲儿,最后果断退出,还好,只有一栋楼烂没来得急出手,或者就是他们还觉得能看看,不过他们早就赚回来了。” “那你现在就准备这么闲着?”沙正阳知道高铎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还是准备另寻出路?” “我那位同学也回来了,正在寻摸着说准备搞一家建筑企业,拉我去和他合伙。”高铎在沙正阳面前没有遮掩,“他知道因为我提醒了公司老总避免了损失的原因,和老总关系比较好,现在老总调回来暂时在省建行营业部担任副总,据说很快就要到市建行担任一把手,有这层关系,贷款就好办。” 这事儿沙正阳知道,他原来在海南时的华普房地产背后就是汉川建行,这次能赚到钱而且全身而退,老总自然回来自然要论功行赏,高铎不是建行体系的人,但这层渊源在,日后肯定不会忘了他。 “那你怎么打算?”沙正阳问道,建筑和地产这个时候是不分家的,或者说现在房地产企业还不成气候,还不是商品房的时代,除非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没几家像样的房地产公司,而且基本上还都是国营的。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