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造就传奇,焦女皇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七节 造就传奇,焦女皇

奔驰s560和一辆丰田子弹头大霸王缓缓的停在了宛州市政府院内,市政府副秘书长何国祥陪着钱正紧走几步,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车队。 虎头奔加子弹头,绝对是这个时代最牛逼的搭配,无论从哪个方面都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土豪气息,当然这个时代叫大款。 “钱市长,这一次听说是东方红集团的老总带队,嘿嘿,听说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是女人,而且年龄都不大,厉害啊,应该是都是沙正阳一手提拔起来的吧?” 对何国祥这个家伙的八卦钱正很不以为然,不过这家伙也就只敢过过嘴瘾,色厉胆薄,真要动真格了,这家伙又要前怕狼后怕虎,深怕是个套,或者上了船下不了船了。 “老何,你一天把心思放在正事儿上好不好,电器厂改制成功,我带你去东北,想开洋荤都行,只要你敢上。”钱正一直是何国祥联系的,两人关系很熟,说话也很随便,“改制是大事儿,别给我惹祸,否则我饶不了你。” “嘿嘿,钱市长,哪儿能呢?我老何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何国祥打了个哈哈,“哟,这女人真够靓啊,有点儿像少数民族啊!” 看着从奔驰下来的女人,钱正没好气的道:“老何,别把你那椒盐味儿的粤语带出来好不好,还没去珠三角呢?怎么你在苦练粤语,还打算去珠三角开洋荤不成?行了,走,客人来了,过去吧。” 这是东方红投资公司成立后的正式亮相,带队的是东方红集团公司总经理和东方红投资公司一行六人前来宛州考察宛州电器厂。 焦虹也是第一次来宛州,推开车门,下车,似乎就能感受到一股子和汉西那边不同的气息。 “焦总,钱市长他们来了。”站在焦虹一旁的上东方红集团办公室副主任吕晓洋。 这家伙年龄和焦虹相仿,个子矮小,不到一米六五,和个头偏高的焦虹站在一起,更显得穿了一身铁锈红长风衣的焦虹身材姣好,但是这家伙精神气势很足。 他原来是县饮食服务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县饮食服务公司效益不好,只能拿基本生活费,在焦虹的招揽下,吕晓洋索性就停薪留职直奔焦虹麾下来了。 之前他带队来过宛州打前站,还专门来拜会了沙正阳,吃了一顿饭,主要是熟悉情况,为下一步的对接沟通打好基础。 宛州电器厂改制是钱正在负责,同时还有两个助手,一个是市政府秘书长何国祥,一个是市招商引资局副局长曲晓伟。 曲晓伟回来了一趟,在宛州呆了半个月,又去了燕京,三洋电机那边已经有些意动,愿意就这个项目进行协商,估计很快也会率队前来宛州考察。 有吕晓洋从中介绍,焦虹很热情但又不失风度的和钱正、何国祥等人握手,在钱正和何国祥的带领下,一行人前往会议室。 “谈得怎么样?”沙正阳进屋很随意的打量了眼客房,这是宛州宾馆的贵宾房,套间,内里是卧室,外边算是一个小会客厅。 “谈什么?现在能谈什么?”笑了笑,焦虹在沙正阳的目光下略微有些不适应。 她刚脱掉风衣挂在了衣帽间里,只穿了一件纯白高支纱的衬衣,胸部有一圈淡黄色的丝织精绣花,正好可以避免黑色的文胸透出来,但脱了风衣之后,只要一转身背后就显得很透。 “唔,就算是一个最初的接触吧。”沙正阳笑了笑,坐下,吕晓洋已经把茶泡好端了过来,“沙总,您喝茶。” “不用那么客气,老吕,这边儿的事情如果成了,你恐怕就要常驻宛州了,愿意不愿意啊?”沙正阳随口打趣:“可别招你老婆在背后戳我们的脊梁骨啊。” “哪哪儿能呢,都老夫老妻了,我儿子也上初中住校了,我父母身体也挺好,没那么多牵挂。”吕晓洋很会说话,眼力劲儿更强,知道沙正阳肯定和焦虹有话要谈,点了点头:“沙总,焦总,你们慢慢谈,我就在隔壁,有啥事儿喊一声。” 吕晓洋出去后,把门带上了,焦虹这才道:“老吕挺乐意的,如果能成,过来担任副总,也算是公司高管了,现在当个办公室副主任,名义好听,但实际上就是一个打杂的管家,公司这一摊事儿繁琐,老吕干得很出色。” “嗯,如果真的合作成功,那你的确需要带一两个人过来,生产管理由三洋负责,但是行政管理和后勤这方面你也需要一个熟悉的人来帮手。” “我也就是这么考虑的,不过,感觉你们市里边还是有点儿矫情啊,说话吞吞吐吐,资产负债情况都碍口识羞的,不愿意明说,难道真的进入实质性的接触了,我们还能不知道?”焦虹也觉得有些好笑。 “嗨,理解,理解,偌大一个电器厂,结果仔细一盘算,差点儿就资不抵债了,你说这多丢人?”沙正阳也觉得尴尬。 市里边组建了改制工作组进入之后才对原来电器厂自己的清产核资情况进行了一轮核实,发现这里边虚报瞒报漏报的不少,估摸着这里边肯定多少有些问题,甚至可能还牵扯到现任厂班子和前任班子成员。 也难怪这班子成员意见不统一,愿意改的,多半都没啥问题,而坚决反对改的,又说不出理由来,多半也就是有点儿猫腻在里边了。 “这么说,看来你们市里边也都是一包糊涂账啊,连自己企业的经营状况都不清楚?”焦虹乐了,“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那你们还怎么和我们谈?难道就拿着一包糊涂账来和我们谈?那不是任我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沙正阳也笑了起来,“也不至于,现在工作组正在加班加点重新梳理核实,也不瞒你,估计也的确有一些问题,牵扯到一些人,但这不影响合作。” 市纪委、市检察院以及市公安局都派人参加到了工作组中去了,这也是前天才临时抽调人员介入的,估计应该是里边发现了一些问题,沙正阳没有过多的去过问,该怎么就怎么,有人要出事那也免不了。 要说这些国营企业里边没问题,想想也不可能,也即是程度轻重深浅而已,现在先把电器厂的盖子一掀,估计有人要坐不住了。 “那就好,这次来带了几个都是专业人士,可以很快上手搞清楚情况,为下一次的资产债务正式核对做好准备。”焦虹似乎想起了什么,略微蹙起眉头:“三洋那边联系得如何了?” “有一些进展,我们的人在燕京和那边接触过几次了,他们态度有些变化,愿意来考察,估计下周就有可能有人来宛州初步考察,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可一件一件,这样直接沟通,更为有效。”沙正阳顿了一顿,“我不太好介入你们这一轮磋商中,所以具体谈得如何,要你们自己把握了。” “正阳,那你撂个实话,你觉得风险大不大?”焦虹目视沙正阳,“我总觉得心里没底,这种国企弊病太多了,要改造的话,真还不如重建一家新厂,我以前也从未接触过电器这一行,所以更觉得不踏实。” “那你以前从事过酒水行业么?”沙正阳摇摇头,“你不也一样干得如此出色?相信自己能行,触类旁通,一法通万法通,内里并没有太多的本质差别,再说了,技术、生产管理有三洋那边负责,你更多的是做好综合管理和协调,处理好日本管理人员和原来厂里工人的关系,这恰恰是你的强项。” 沙正阳的语气里充满了肯定,这让焦虹心里也慢慢沉静下来。 之前虽然答应了沙正阳的要求,但是从汉都到宛州,又是跨领域,始终还是有些忐忑,不过在看到沙正阳之后,焦虹发现在即立即就轻松下来了。 她发现自己已经形成了一种下意识的依赖,只要有沙正阳在背后支持自己,她发现自己可以游刃有余,甚至连头脑都要灵活许多,很多事情只要敲定就信心十足的去执行。 而没有沙正阳的时候,自己虽然一样表现得雷厉风行干净利索,但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内心始终不踏实,除非等到结果出来。 “反正你就在宛州,我要有啥拿不准的事情,向你请教你可不许推托,本来我就对这一行道不熟悉,都是被你强拉上车的,你就要负责。”好像这话一出口,焦虹又觉得有些语病,下意识的把脸侧向一边,镇静了一下心情。 “行啊,我还指望你能带着电器厂走出低谷重振雄风呢,未来十年都将是国内经济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的时代,人民生活水平也会得到极大改善,对家用电器需求的消费会逐渐释放出来,我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国乃至全球家电市场上看到一个家电女皇的出现。”沙正阳看着焦虹,很认真的道。 前世中格力有董小姐,今世未尝就不能出现一个焦女皇,沙正阳很享受这种造就传奇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