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四大宗家,若斯电器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四大宗家,若斯电器

沙正阳离开,林春鸣办公室只剩下二人。 林春鸣的脸色慢慢冷了下来。 “正阳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一点,遇上这种事情就气盛火大。”见林春鸣冷意逼人,明永昌赶紧解释了一句。 “不怪他。”林春鸣摇摇头,语速有些慢,“我一直以为,宛州虽然在其他方面不尽人意,但是社会治安状况还是差强人意的,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还能出这类事情,若不是考虑到这种事情无论最后怎么处理,都会影响到曲晓伟的声誉,我真想让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一下。另外,组织部门也该摸摸底,这所谓的四大宗家是不是真的成了地方体制下的顽症了。” 明永昌心中咯噔一声巨响,完了,吴乔生没戏了,周俊雄也危险了。 这四大宗家的说法都传到了林春鸣耳中,或者说应该早就传到了林春鸣耳中,但真正让林春鸣正视了,这也就意味着恐怕这些人都不太会好过了。 所谓的四大宗家其实也就是宛州体制内部人员的一个玩笑性说法。 谭家,谭兴琴、谭兴惠、谭兴志三姐弟,父亲谭礼国,原来是宛州工专的副校长,算是诗书传家。 谭兴琴嫁了吴乔生,谭兴惠嫁了周俊雄,吴周二人仕途顺畅,谭兴志从车管所一个职工转干,再到车管所副所长,最后到龙陵县公安局担任副局长、局长,一步一步干到市公安局副局长,这里边肯定是有因由的。 顾红普原来是宛州工专的教师出身,吴乔生和周俊雄、谭兴志自然难免受益于这个因素。 但所谓四大宗家,其他几家还真谈不上。 比如张家,也就是一个张禄达担任了市计委副主任,其父张炳才原来是宛州专区的副专员,张禄达妹夫刘鹏飞担任了东峡县副县长,还有一个表弟李木生是市建委园林管理处处长,再比如薛家,薛向峰的父亲薛大章是原宛州地委的副书记,薛向峰担任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他的弟弟薛向锐是真阳县检察院检察长,其幺叔薛大义是临河县人大主任。 明永昌和这所谓四大宗家都谈不上有什么渊源,同时这所谓四大宗家的这些干部要说都是靠裙带关系提拔起来的,也未免有失偏颇,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多多少少是沾了自己父辈的余荫,如果本身再有一些本事,自然而然提拔起来的就要比同龄人占据优势了。 “林书记,您也听说过这种玩笑话?”明永昌笑了笑,有意缓和一下气氛。 “怎么,永昌觉得这是玩笑话?”林春鸣也觉得自己语气有些过于严厉了,这难免会给下边人传递一些不必要的联想信息。 “嗯,我觉得么,这里边难免有些夸大的成分。谭礼国只当过一任宛阳工专的副校长,在我看来他也就是选女婿的眼光好了点儿,谭家其实也就那样,除了谭兴志外,他还有个幺儿子谭兴强,在宛州工专,也就是一个普通后勤的工勤人员,水电工吧,据说谭礼国曾经想要让宛州工专给他儿子解决干部编制,但是都被婉拒。” 明永昌的话让林春鸣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永昌啊,恐怕也不尽然啊,周俊雄的儿子如此跋扈,吴乔生的儿子现在还杀人负案在逃吧?难道说这里边都是凑巧?这让普通百姓怎么看待我们的干部素质?家风如此,何以服人?” 明永昌无言以对。 这把两家的子女联系起来,真的就不好说了,明永昌和吴乔生、周俊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自然也不可能为其卖力辩解,只能点头道:“的确,这影响太不好了,容易产生负面联想。” “当然,我不是指吴乔生和周俊雄个人工作和能力有什么问题,他们能担任局长区长,也是通过组织考察的,但我要说的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起码他们在对待身边人的管理教育问题上是有缺失的。”林春鸣一锤定音。 **** 潜藏在水下的波流沙正阳似毫无觉察,其实他很清楚这种事情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产生影响力,不过他既无力左右,也懒于去影响。 一句话,随它去,自己还得要按照自己的路径走下去。 不得不承认,来宛州之后,感觉要比在银台,在汉都经开区都要充实许多。 认识了更多的朋友和同僚,手里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儿,而且关键是这些活儿每一样都不是可有可无可轻可重的,几乎样样都是实实在在的干货,只要你干下去,总会有所收获。 不过让沙正阳满意的是无论是华峰电器对电风扇厂的并购,还是东方红集团与三洋电机在宛州电器厂的合作事宜上,都在有序推进。 当然问题少不了,但起码在按照既定程序进行,清产核资,对企业办社会的分割移交,债务的清理审核,这些都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问题,没有两三个月也办不下来。 三洋电机在和东方红两度接触之后,确认了东方红投资公司的实力,在未来宛州电器厂的发展战略上也达成了初步一致意见。 依托三洋电机在洗衣机行业上的成熟技术和品牌,利用三洋电机在企业管理上的优势,充分挖掘原来宛州电器月季洗衣机的销售渠道,利用东方红集团的企业影响力和资本优势,全力打造洗衣机全产业链,这就是短期内的目标,在更深层次的考虑,宛州电器在合资之后还将进入空调领域,如无意外也会采取同样的方式来进行扩张。 “哟,终于舍得来我办公室了?”沙正阳笑着打趣,亲自起身替对方泡上一杯红枣养身茶。 这红枣养身茶是宁月凤前段时间来宛州时给沙正阳带来的,这丫头现在全力以赴投入到了茶饮料的项目中,除了新湖项目已经正式签约开建外,她还在充当空中飞人,到处考察项目。 很显然这丫头还不满足于只是茶饮料项目这么简单,更有要将新湖的茶和其他原料结合起来制作泡制饮品类的雄心。 这红枣养身茶就是她在三晋考察时买回来的产品,大概也是在研究这类产品的市场,以至于沙正阳不得不提醒这丫头,高瞻远瞩可以,但变成好高骛远,那就不好了。 “月凤给你带来的,就成了你的招待茶了?”焦虹嘴角挂笑,瞥了沙正阳一眼,“难道宛州市委办连一点儿招待茶都买不起?” “嗨,怎么说话的?”沙正阳佯装生气,“这是厚待才泡这个养生茶,养颜滋补,对你们女士更佳,不明白好心么?” 焦虹脸微微一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觉得这家伙话里藏有别样意思,让人起疑。 “得了,不用解释了,真要喝不起好茶,到时候我从公司给你带点儿过来。”焦虹拂弄了一下发梢,正色道:“和三洋电机那边谈得比较顺利,他们也看到了我们的实力和诚意,应该说东方红酒业今年在市场上的突飞猛进,加上央视和地方电视台的广告宣传攻势起到了很强的效应,三洋方面同意下阶段进行更深层次的谈判,也就是说,如果宛州电器这边没有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就要和三洋进入实质性的合资合作磋商了。” “钱市长那边什么意见?”沙正阳没管这事儿,他也不好过问,但是焦虹和宁月婵以及东方红集团那边却总希望他能帮着拿一拿主意,这也让他不好推脱。 “钱市长那边基本同意,但是就是在职工安排问题上,我感觉恐怕三方达不成一致意见,我们和三洋方面都觉得最多能接受一千二百职工,这已经是极限,但市政府这边要求保底一千八百职工,这个差距太大了。” 焦虹皱着眉头,显然也是觉得这个分歧有点儿困难。 “市政府主要是担心职工问题处理不好,影响到稳定,实际上这些职工中很多都已经不在岗,不少要么在家病休,要么就在外干第二职业,可能也就是涉及到补偿问题。” “说来说去还是钱的问题。”沙正阳清楚要不了几年,买断工龄就会成为常态解决形式,但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还真需要一些魄力和勇气,“你们不是考虑用职工持股问题来弥补么?” “但离开的职工股份怎么办?”焦虹迟疑了一下。 “这就是一个变通了,持股会里的职工股可以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收回,这样既对离开职工是一个弥补,又可以强化东方红集团对未来企业的控股权。”沙正阳想了想道。 “这恐怕还要和三洋电机和市里边协商。”焦虹叹了一口气,“这意味着我们东方红还要多出一笔钱。” “谈判就是妥协,妥协也是艺术。”沙正阳耸耸肩,“既然你们确定了要进入这个领域,那有些方面就要有所取舍,有舍才有得,对了,未来企业名字取好了么?” “嗯,我考虑过了,宛州电器厂生产的月季冰箱,月季英文被叫做中国玫瑰,chineserose,rose音译过来就是若斯,我想可以取名华川三洋若斯电器有限公司,简称若斯电器。”焦虹很自信的道:“这个名字,既继承了月季美丽若斯的意思,若斯这个名字也很洋气,这对于还有些崇洋媚外心态的消费者来说,也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