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三节 加深,巩固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三节 加深,巩固

电器和电子产业都是劳动密集加资本密集型产业,国内的电子和电器产业都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也就是说还没有真正形成具备行业垄断的巨头,更谈不上可以挑战国外企业巨头的龙头企业。 无论是海尔,还是联想,亦或是科龙或者实达、长虹、tcl,现在都还远远谈不上行业巨头,他们都还只能囿于一隅,面对着咄咄逼人的日美电器电子产品的攻势,都还在疲于应对。 现在国内的电子电器企业都还对日美的产品,尤其是日国的电器产品畏之如虎,根本没有想过要击垮日系电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看能不能通过价格成本优势来夺得一部分市场占有率了。 不过沙正阳却清楚,日美两国的好日子并不长了。 随着台湾韩国电子产业大举西进,国内电器产业的群雄并起,成本上的巨大差异迫使日美两国的电子电器企业要么就是兵败而退,要么就只能落地中国,通过合资企业来降低成本,打一场短兵相接的硬战。 在这个年代,成本优势仍然是任何一家企业都无法忽视的因素,同样国内市场日益扩张也一样让国外企业无法舍弃,正因为如此,三洋电机才愿意和东方红合作来重振宛州电器。 唯利是图,这是企业也是资本的本性,只要不违法。 “嗯,本来我是想把唐庭广要过来的,但是我担心老唐性格以及这边的排外心理,所以还是放弃了。”焦虹微笑着摇了摇头,“只能在电器厂内部物设了两个责任心强,有进取心的人来负责安保这一块,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正常开工运作,问题不大,我觉得我们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嗯,你也不必太担心,钟书记和钱市长都很重视电器厂的工作,也专门和公安局打了招呼,如果有什么问题,会第一时间介入。” 沙正阳也担心在发生在东方红兼并银台县酒厂那一幕,那一次是焦虹侥幸伤势不重,如果再来一回,谁能保证一直有那么好的运气? “我知道了。”焦虹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自己肩头上受伤的地方。 回想起当初自己受伤那一幕,沙正阳的勃然大怒和随后的追究报复,她内心还是暖意融融很感动的,毕竟没有哪个女人能对这种举动无动于衷。 “去燕京可能要呆几天,回来之后差不多也就过年了,你要回银台吧?”沙正阳也觉得沉默下来,似乎气氛也有些微妙,另找话头。 “当然要回去,不过可能要提前过来。”焦虹轻轻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像是上了发条的钟一样,一时都不得清闲,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是一大堆事,想要给自己一点儿空闲时间,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都不行。” “有啥不行?今天就可以,走,这会儿就走。”沙正阳突然站起身来,一挥手,“我带你去真阳的普渡寺,风景绝佳,香火旺盛,你没去过吧?” 焦虹大吃一惊,有些手足无措,“正阳,这会儿去?可公司里还有这么多工作,万一……” “万一啥?能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带过来的人连这点儿场面活儿都应付不了,还拿来干啥用?”沙正阳毫不客气的反驳,“就这会儿走,开我车,我也一样累得够呛,早就想给自己放个假了,就今天了!” 不由分说,沙正阳见焦虹还在犹豫不决,起身拉着焦虹的胳膊就往外走。 焦虹一颤,下意识看了一眼四周,忙不迭的甩开沙正阳的手,“行行行,去就去吧,我给办公室说一声。” 说走就走,沙正阳下楼,启动汽车,而焦虹还磨蹭了几分钟,才有些忸忸怩怩的从走廊那边溜出来,看得沙正阳都觉得好笑。 堂堂若斯电器的总经理,这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情,自己是市委办副主任,是宛州是国企改制领导小组成员,来和焦虹谈工作,或者出去跑工作,那都是再正常无比的事情了。 可见是焦虹自己心里就有鬼,所以才会这般表现。 丰田佳美打燃火,迅速出门,在城区里一绕,就直奔西面而去。 普渡寺在真阳县城北郊,这是一座唐代的古寺,始建于唐高宗永徽年间,寺内十三株千年银杏和一株紧邻着的巨柏,号称十三棍僧救唐王,一南一北钟楼鼓楼龙骧虎视,隔寺对峙,煞是雄武。 这两座钟楼和鼓楼都是明代重建,但仍然保留着原有风格。 沙正阳开车抵达这里时,已经是快到中午十点半了,把车在寺庙外的停车场挺好枣红色的围墙略微有些脱色,看上去古色古香。 因为不是周末,加上距离过年也还有一段时间,这里人不算太多。 汽车可以直接开上寺庙外,相当于是在大阳山的山腰处了,再往上还有两百多米可以到天峰阁就只能是步行爬山,山道崎岖陡峭,很多人都望而兴叹。 “先爬山,还是先看庙?”沙正阳笑着问道:“听说爬上山顶,在天峰阁里可以直接看到市区,一览无余,不过一般人恐怕没这个体力,太陡峭了,全靠拉着铁链子上去。” 焦虹也被沙正阳这一趟子给鼓动得有些心气飞扬了,看了看子脚下的运动鞋,热血一涌:“爬山就爬山,谁怕谁啊?” 一开始爬山,焦虹就有些后悔了。 这山势太陡峭了,几乎全是九十度直上直下的阶梯,而且每一级阶梯都很高,要么吊着旁边的铁链往上走,要么就只能用双手趴着石梯往上。 还不到一半,焦虹就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双腿发软,双手酸痛。 这种高强度的运动,对于平时并没有坚持锻炼的她来说实在太为难了,为了看所谓的风景却要来爬山,此时的焦虹也是后悔莫及。 往下一看,那百米高的陡崖更是让人目眩神迷,焦虹只是一回头之后便再也不敢往下看。 汗水顺着额际和颈项、胸部、脊背渗出来,却在山风中迅速变冷,把羊绒衫里的文胸浸润透了,格外难受。 “正阳,我不行了,我爬不动了。”到最后,焦虹觉得自己实在是爬不动了,趴在石梯上,一只手牢牢的攥住铁链,另一只手扣在石梯上,带着哭腔道:“我真的爬不动了。” “没事儿,虹姐,你这会儿爬不动也不能往下走啊?这后边还有人呢?你得等着一轮人上完之后才能往下走哇。” 沙正阳就在焦虹的脚下,他也一样感觉有些疲倦,以自己的体能都觉得有些够呛,可以想象得到焦虹的感觉。 “可我真的爬不动了,我全身都没力气了,软了,再爬就要落下去了。”焦虹用哀怜的声音道:“正阳,怎么办?” “虹姐,这个时候就像是你搞若斯电器一样,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有进无退了。”沙正阳鼓励道:“偌大一个企业你都能把它给玩转,难道说这几步路你就爬不上去了?我觉得你应该不是这种半途而废的人吧?” “正阳,那完全是两回事儿,我是体力跟不上,……”焦虹又气又急,眼泪都快要下来了,这个时候这家伙还在给自己灌这些鸡汤? “没那回事儿,人的潜能是无穷的,只是你没有把自己激发出来罢了。”沙正阳不给焦虹半点儿侥幸机会,“走吧,我在你后面扛着你呢,真要落下来,我用头和肩膀帮你顶住,今天是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被沙正阳的话给逼得就要哭出声来,焦虹咬牙切齿,望了一眼上访,山风劲吹,枯草摇曳,甚至连道旁的铁链都晃动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焦虹握住铁链,只感觉到自己臀下一股力道往上推动,顿时轻松许多。 悄悄低头一看,之见沙正阳的肩膀顶着自己的臀部,正在奋力向上。 浓烈的暖意在胸中荡漾,仿佛湿冷的文胸带来的凉意都退散了不少,焦虹咬紧牙关,感受着这种莫名的情绪,一步一步向上而行。 当两人终于爬到山顶天峰阁时,焦虹几乎连脚步都挪不动了,沙正阳只能一只手从焦虹腋下穿过搀扶着对方走进天峰阁。 这口气足足缓了半小时,焦虹才算是缓过来,看见坐在一旁的沙正阳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焦虹就忍不住狠狠的朝着沙正阳的肩膀扭了一把,疼得沙正阳倒吸一口凉气。 只是这动作一出手,焦虹才觉得不妥,好在这天峰阁内人很少,而走廊曲折,仅有的几个人都跑到另一侧去看风光了。 “虹姐,是不是觉得这个时候有一种成就感和征服感?”沙正阳揉着自己肩膀,不紧不慢的道:“你觉得自己不行了,爬不上来了,其实不然,你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行了,但当你真正把自己逼到那个层度,你会发现,你其实还有余勇可贾。” “你在开导我么?”焦虹白了一眼沙正阳。 “虹姐,不算,但我觉得经历了这一轮‘生死相依’,是不是咱们可以更有信心迎接任何挑战了呢?”沙正阳笑眯眯的道。 “虹姐这辈子都卖给你了,也不知道怎么昏了头来宛州?”焦虹双脚缩起来踩在阁内的坐凳上,深深的看了一眼沙正阳,“也许哪天被你卖了还在替你数钱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