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集团化,新领域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集团化,新领域

“焦总,瞧您说的,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现场座位对别人可是千难万难,但是对咱们来说却不是问题,去年一年咱们往央视里边砸了多少广告费?” 王澍笑了起来,他从来没小瞧过这位看起来总感觉像是有点儿异族血统的女子。 纵然有沙正阳在背后作引导,但是能操盘把东方红集团做得如此风生水起,岂是等闲之辈?而且现在沙正阳又把对方拉过去负责与三洋电机合资一家电器公司,足见对其的倚重。 “上千万的广告费,要几个观众席,我想中央电视台还是要给这个面子的,每年他们会给他们的广告大客户以及一些广告代理公司各种他们内部的特殊待遇,这春节联欢晚会观众席只是其中一种。” “哦,原来是这样,对了,王澍,今年咱们拿下的标段可以做调整么?”焦虹突然想了这个问题。 她和沙正阳已经在飞机上就探讨过了。 若斯电器今年五一之前就要完成各方面准备,五月份就要正式生产三洋若斯洗衣机,原来的渠道肯定要用起来,但是原来的渠道主要集中在内陆几个省份,但现在若斯电器肯定要向全国挺进,所以广告宣传也要跟上。 有央视这块资源能用,肯定要用起来。 王澍显然也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侧首点头:“焦总放心,去年我们是打捆拿下的央视广告标段,除了央视一套外,也还有其他几套节目都有部分广告标段,东方红老窖1949、自然堂矿泉水以华峰饮水机,这三家广告都有,三洋若斯洗衣机加进来可以做适当调整就行,不知道焦总打算什么时候要用?” “我们打算是六月份就要产品全面铺进渠道,最迟五月份就要开始广告,要营造出一种买三洋若斯洗衣机需要预定的势头,所以五月份广告投放要集中一些。”焦虹沉吟了下,“不仅仅是央视一套,另外像燕京台,还有华北区域几个省台,可能都要适当考虑。” “焦总,我不赞同您在几个省台广告,目前三洋若斯洗衣机刚推出,要确立品牌高位,最好集中在央视,其他的别用,另外可以考虑在渠道上做一做宣传营销方面的造势,省级电视台主要是用于巩固市场,而且地域性比较强,也容易拉低还未建立起来品牌逼格的产品。”王澍建议道。 逼格这个词儿是王澍从沙正阳那里学来的,其实含义是品味,但是王淑觉得这逼格一次更直观更有冲击力,下意识的就纳为己用了。 “哦?”沙正阳笑了起来,“澍哥搞过调查了?” “当然,正阳你不是以为我呆在燕京就整天是和一帮歌星影星导演们吃吃喝喝混日子吧?”王澍也得要想对方表明自己并未在燕京闲着,一样在开展工作,“每样产品投放到央视每个不同时段标段,产生的效果,我们都是很花了点儿心思来调查的。” 沙正阳心中微微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笑,“那你们怎么来调查?” “其实也不复杂,就是在不同区域选择部分具有代表性的个体样本进行抽样,比如我们会在燕京选择四百人,100人是16岁到30岁之间的样本,30岁到50岁之间200个样本,50岁以上的100样本,因为考虑到30到50岁之间是白酒消费的重点群体,所以特别增加了100个样本。”王澍胸有成竹。 “其他省份也有取样调查?”沙正阳继续问道。 “嗯,在和津门和冀省我们也搞了,津门和燕京一样,而冀省主要在石家庄和保定两式选择样本,我觉得这两座城市可以代表冀省了。”王澍介绍道。 石家庄是省会,保定是冀省过千万的大市,也是原来老省会城市,所以这也符合定位。 “那你们调查内容呢?”沙正阳穷追不舍。 “内容设计上还是要区分,像东方红老窖1949,咱们就会在看电视的群体中进行筛选,设计几个问题,看过广告没有,对广告的印象深不深,会不会因为看一次广告之后购买或者消费,对产品的印象等等。”王澍耐心的解释。 “这个设计问题也比较复杂,比如这东方红老窖1949吧,价格太贵,逼格太高,很多人看了,印象很深,但是他不会购买或者消费,因为他限于消费能力原因,买不起,或者没机会消费,但是他印象深,对产品有很高的好感和认同感,所以我们觉得这个因素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觉察到沙正阳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真正对此感兴趣,王澍也有些高兴,这说明自己的工作深受“幕后大老板”的看重,这是好事儿啊。 “他消费不起没关系啊,但在日常生活中一提到东方红老窖1949,就会竖起大拇指,说那酒特牛逼,多少多少钱一瓶,那味道如何如何,比茅台和五粮液还要好等等,或者他只喝过一回,但是也会大吃特吹,这对产品的逼格和美誉度提升极为有利。” “嗯,有点儿意思。”沙正阳笑了起来,他觉得王澍这家伙的脑瓜子特别灵,还真有点儿这方面的才华,当个律师真的有些可惜了。 “再比如,《秋菊打官司》上映的时候,我就专门请了几个人到燕京的几家电影院去做过调查,当然那时候主要是看老谋子的电影质量效果,以便于为日后和他的合作做准备,但是我也就考虑到了咱们在电影里的广告插入,那红旗大曲,观众看后有没有印象,如果电影质量再好,很受观众欢迎,但大家对咱们的产品都没有印象,这说明投放效果不好,要么这类片子不值得投放这类广告插入,要么就是导演在情节设计上没考虑好,……” 沙正阳真的想要给王澍竖一个大拇指,这个家伙的确值得夸赞,这一项工作人家是真正上了心用了心,对得起这份工资和东方红集团给的股份,不过对这项工作他有了新的想法。 东方红已经在燕京租下了两层楼作为办事处,这里位于西二环上,交通方便,而且因为是一幢老式建筑楼,租金也不贵,停车也相对方便,所以很快就签了长租合同。 不过在租下了之后,东方红还是对其进行了装修改造,好歹这里也是东方红集团驻京的一个门脸,短期内不会搬离,还要考虑以后企业发展之后这里的接待问题。 在这一点上沙正阳很清楚,最好的办法是在燕京拿地建一座东方红大厦,哪怕是三四环外去了,那日后的增值也不知道比起在汉都的东方红大厦要强多少倍。 当然汉都那边有汉都市政府的各种优惠补贴,那又另当别论,你小小一个东方红集团要在燕京拿地见楼要优惠,哪怕现在还是1994年,那也是痴人说梦,不推三阻四甚至把你拒之门外已经是烧高香了。 距离春节也只有二十天时间了,好在协议细节基本上也都完善得差不多了,只是最后来一一敲定。 有杜克利在从中帮补,很多具体工作就不需要沙正阳去操心了,这样也好,他也可以腾出时间来做点儿其他事情。 沙正阳打车抵达酒吧下车,扑面而来的寒气让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寒噤。 “正阳,还记得两年前么?”王澍和他一块儿来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感慨万千。 “你说那一晚?”沙正阳笑了笑。 老崔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演唱会对于新生的东方红酒业打开局面可谓一锤定音,让东方红能一炮而红。 虽然现在东方红依靠央视广告、影视制作的广告植入、渠道铺设已经彻底打开了局面,对老崔的演唱会已经没有多少需要了,但是从情义上来说,东方红酒业仍然和老崔演唱会挂着钩,仍然赞助老崔的每一场演唱会,但是其重要性已经下降到了很低的程度了。 “嗯,简直犹如在昨日一般。”王澍摇了摇头,“老崔算是基本上解禁了,但在京里还是不太方便,不过到其他地方基本上没大的问题了,不过在商业这一块上,老崔始终欠缺了有点儿缘分。” “摇滚是小众,在国内这种氛围下,要进入主流,还得要假以时日,等待机会。”沙正阳也有些感触,应该说老崔的巅峰期已经过了,虽然二十年后他依然是国内乐坛的重要人物,但是始终在没有能掀起像九十年代初那样的狂风暴雨,而各种摇滚新势力起起落落,在流行乐坛上也是上演了一幕幕悲欢离合。 一进酒吧,沙正阳就听到了自己改编的那曲《沧海一声笑》,看样子这首改编的曲子还是在这种另类酒吧里很受欢迎的,那种扑面而来的江湖气息在这种环境下跟更让人热血沸腾。 “崔哥!” “哟,正阳,来了,赶紧!”一帮人早就在等候着了,老崔看到沙正阳也是相当高兴,一挥手,“你现在是难得一见了,当领导了,要注意形象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