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幕后老板,文传产业有深意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幕后老板,文传产业有深意

“崔哥,您这是打我脸呢。”沙正阳笑着道:“我那也叫领导,在四九城下,扔块砖出去都能打到七八个能管到我领导的领导,您说是不是?” 拿腔拿调的燕京味道,沙正阳学得挺到位,立即就把一帮子人给逗得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沙正阳才注意到这一圈子人里好像还不完全是老崔圈子里的人,除了他乐队那几个外,还有几个陌生面孔,但其中有一个人却很熟悉,这不是二十年后号称冻龄女神的演员费泓么? “来,来,坐,是不是觉得他们几位面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费泓,演员,王影,也是这一位张园,你可能知道……”老崔意味深长。 “知道,知道。”沙正阳笑了起来,“张导,我久闻大名了,而二勇哥一样也是搞影视的,这几位我也一样,崔哥是跨界王者,纵横影视圈和歌坛,朋友遍天下,我也是仰慕已久啊。” 张园他当然知道,被誉为内地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拍《燕京杂种》的,前几个月在瑞士得奖,但是在国内禁映,也是一个喜欢拍禁片的导演。 那一位年龄有点儿大的王影,他也有印象,十多年后李冰冰和全智贤以及休杰克曼合演的《雪花秘扇》就是这一位拍的吧?因为前世中这部片子传得很玄乎,说是李冰冰打入好莱坞重头戏,结果却是然并卵。 这帮人聚在一起多半是为了电影方面的合作。 老崔演了《燕京杂种》,但谈不上成功,国内无法上演,国外虽然获奖,但评价一般,影响力很小。 不过张园给老崔拍了两部mtv倒是有点儿意思,一部《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一部《一块红布》,倒是在业界内小有名气。 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沙正阳这个宛州市委办副主任的身份要摆在这里肯定排不上号,没人理他,但是如果说他是东方红集团的“幕后老板”,那就不一样了。 东方红这两年红极一时,尤其是从赞助老崔的演唱会开始,“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和“红旗下的蛋”,一直是东方红鼎力赞助,而且随着东方红在央视广告发力,又赞助了《秋菊打官司》,和老谋子都搭上了线,《过把瘾就死》、《北京人在纽约》以及《我爱我家》背后都有这家企业的身影,不由得就让大家侧目而视了。 不得不说东方红集团这两年在影视圈里的砸钱,还真的砸出了一个好名声。 不管怎么说,这几部影视作品无论是从艺术性还是商业性上来说,都是成功的,都获得了很不错的评价,当然东方红的产品影响力也随之传播开来。 起码王澍在一干人眼里都挺顺眼,大家和他也都比较熟,反倒是沙正阳这个外来户,如果不是前年他还陪着老崔演了几场,乐队几个还认识他,其他人就根本没人搭理他。 “别,哥几个,别这样,都知道我就是一打工受奴役的,哥几个若是有什么项目想要拉投资,我能做的就是帮哥几个敲敲边鼓,推荐推荐,但怎么办,还得要集团老总拍板。” 看见一干人的热情直接对准了他,被灌了几大杯啤酒下去的王澍吃不消了,赶紧投降,顺手就把沙正阳卖了:“大老板在这里,你们不找他,怎么反倒是找起我来了?” “谁?谁是大老板?”无论是张园还是女神都吃了一惊,下意识看了一眼正在和老崔、二勇几个说得正来劲儿的沙正阳。 “那一位啊。”王澍呶呶嘴。 张园大奇,看了一眼王影和费泓,小声道:“你们认识? 王影和费泓刚合作了一部描写女性的片子《喜福会》,而张园和老崔、费泓、张天溯以及和乐队几个人一起拍了《燕京杂种》,正因为这些原因,大家才聚到一块儿。 “不认识。”王影和费泓都摇头。 “二勇好像和他挺熟啊。”张园摇摇头,虽然都是搞影视的,但二勇只要是负责制作和拉资金这一块,看着王澍,“你小子还给我打哑谜不是?” 王澍也不好深说。 这帮搞电影的都缺钱,尤其是张园的片子,基本上都是海外的,国内禁映,投资者范围狭窄,但还是东方红这边对他这类导演兴趣不大。 沙正阳看重的是能给东方红、自然堂这些企业带来影响和人气的影视剧,所以才会对《过把瘾》、《北京人在纽约》和《我爱我家》这类能够很好的植入广告的电视剧感兴趣,万一被沙正阳知道自己“出卖”了他,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张导,要不你待会儿问问二勇哥。” 好在沙正阳很快就又和老崔他们乐队张天溯、刘军利、刘原几个聊到了一起,二勇也重新过来。 “二勇,你和那家伙挺熟?”张园和二勇很熟,二勇在《燕京杂种》中也饰演了一个配角。 “嘿,东方红集团的大老板啊,没见着我都得围着?”二勇笑了起来,“老姜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不也有东方红的赞助,挺大方一人,你不知道?” “不是,刚才老崔不是说他是汉川那边一政府干部么?”张园和费泓几人都颇感吃惊,“难道东方红是国企?不对啊,国企怎么这么随便投资影视制作?” “东方红集团是股份制企业,应该不是国企。”二勇也不是很清楚,而且他也知道好像沙正阳已经不是东方红集团的老总了,但是感觉这家伙已然能在东方红集团里说话算话。 他也不关心这个,只要能拉到赞助就行。 《阳光灿烂的日子》拉到了一笔赞助,六十万,仍然只需要出现几个红旗大曲的镜头,另外在影片最后要出现“特别感谢东方红集团的大力支持”几个字和一个东方红国窖1949的酒瓶标识,这笔账划算。 刚才也就是在说《阳光灿烂的日子》要送戛纳电影节参展的事儿,沙正阳非常支持,认为这部片子有很大希望能获奖,甚至愿意再赞助一笔费用。 “那你说我的下一步片子,能不能从他那里拉点儿资金?”张园有些意动,这年头资金越来越不好拉,如果在国外获奖还能在国外卖点儿,可拿回来,基本上都是禁映,这也是最大的难题。 二勇也不好说,但他感觉得到那位年轻人别看才二十来岁,但想想能当那么一家企业的老总,也是也有主意的人。 他也曾经听对话很含糊的提起过,东方红集团固然是对文化产业很感兴趣,愿意支持,但是它毕竟是一家企业,赞助也是商业行为,而东方红集团的产品市场基本上都是在国内,所以不能在国内上映的片子恐怕对方不会愿意赞助。 这也是他当初最担心《阳光灿烂的日子》不能获得电影局批准公映的。 虽然说这部片子对方的赞助已经到位,但当初也约好了,前提是这部片子必须要能在国内公映,若是不能,就要求退还赞助费用的一半。 这都在其次,而且他也担心一旦真的破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以后再要想拉赞助就不好开口了,要知道这年头想要拉赞助的人太多了。 和这帮文艺人在一块聊天喝酒的时间是令人愉快的,尤其是前世中沙正阳从未有机会能和这个群体在一起敞开心扉坐而论道,现在能有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浪费。 冻龄女神费泓同样也是他前世中很欣赏的一个演员,当然对他来说谈不上什么追星,不过能够如此近距离直观的观察和对话,委实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 “费小姐太客气了,我只是说一说自己的感受而已,就目前的中国影视发展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应该拍摄一些能够最直观反映我们这时代变化的东西,嗯,倒不是说国外的东西不能拍,但我觉得只有深刻反映我们在身边的人和事,才能最大限度的激起观众的共鸣,比如《秋菊打官司》,又或者《北京人在纽约》,……” 费泓对这个只比自己大两岁的年轻人很是好奇,一番交谈之后,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还真不像他自己所说的他是一个来自汉川某座小城市的小干部。 嗯,真的是小干部,市委办副主任,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连七品芝麻官都还不够。 “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姐小姐的?”费泓蹙起眉头,“不是说好了么,直接叫名字不好么?” 不叫小姐,难道叫小姐姐?沙正阳内心吐了一个糟,不过面对正值颜值最高青春年少的小姐姐,他还真不愿意拂逆对方的意思,“那我叫你阿泓?” 沙正阳很随意的把一丝粤语味道带出来,也让费泓很是惊讶,“你不是南粤人吧?” “不是,但我去过南粤很多次,而且一个很要好的朋友长期和我说粤语,所以就习惯了。”这不是假话,雷霆就经常和他用粤语对话,他说这样有助于他日后到南粤那边去招商引资,沙正阳觉得不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