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七节 敢为人先 - 还看今朝

第三卷 第一百五十七节 敢为人先

沙正阳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看地。 看什么地?开发区的地。 虽然来了宛州半年多时间了,但是沙正阳对全称是宛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地盘究竟有多大,是怎么一个构成一直不太清楚,开车路过几回,但是却难以形成一个直观印象。 唯一让他有些印象的就是宛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里通过招商引资引入了五家企业,其中最有印象的就是两家。 一家是宛州华通电气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一家是宛州太和电控设备制造厂,还有三家企业都属于较为简单低端的企业。 既然出任了宛州市经开区的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钱正又很有点儿要全权委托的模样,沙正阳也只能勉为其难,显得要把家当搞清楚才行。 宛州市经开区成立时间本来就偏晚,准确时间应该是92年初才正式开始筹建,92年5月才正式挂牌,但推进工作的确迟缓落后。 当初的市委i书记顾红普也不重视,甚至就认为这是一阵风,是噱头过场,所以基本上都是从各单位抽了一些人来临时搭建。 主要领导这个态度,你就别指望下边人能有什么多大的力度来推进工作了。 所以一直到林春鸣来接任时,宛州市经开区也仅仅是是把一期二期的规划确定下来,第一期勉勉强强规划了一条几百米的主干线建设,甚至连建设都还没有完工。 招商引资进来的五家企业都汇聚在这一条断头路上,这也让几家企业非常不满意,意见很大,认为宛州市经开区没有兑现当初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上的承诺,甚至还到市委市政府来投诉反映过。 宛州市经开区的规划范围主要位于宛州城区的西部,处于宛阳区与真阳县之间的区域,当然真要延伸到真阳县境内,都是三期以后的事了。 按照宛州老百姓所说,宛州市经开区真要能修到真阳境内,估计起码要二十年以后了,但规划却要按照这个来做。 沙正阳接到电话时,就一个人站在这个断头路上,遥望着西面。 其实从这条断头路一直向西,7公里外就是真阳县境内了,而真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就建在真阳县城东面靠近宛州市区的这一区域。 沙正阳有些印象,前世中他来过宛州一次。 那是2016年,但即便是那个时候,真阳县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宛州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仍然没有连为一片,中间仍然还有四五公里的旷野,这也足以说明前世中宛州的发展有多么的失败了。 现在沙正阳站在这里,就可以看得到,断头路的那一端杂草丛生,芭茅、黄荆条等各种杂灌木和野草丛生,间或居然还能看到一只母鸡带着一群鸡崽子大摇大摆的从路旁经过,估计是断头路那段的一家人养的。 断头路尽头还有一条可供三轮车通行的小路,估计也是原本没有路,但是走多了也就成了路的故事。 沙正阳拿出地图和规划图放在佳美的引擎盖上对比,规划图上有一套长长的虚线,意味着这条路按照规划应该继续向西延伸进入真阳境内,但是一条长达几公里的主干线,可以想象得到投资规模会有多大。 再看了看地图,这条主干线是和国道平行的,两条道路之间距离在两公里左右。 仔细算了算,目前市经开区的规划区域在4.9平方公里左右,但实际上开发出来的却只有1平方公里左右,也就是这条取名复兴大道的断头路周边。 沙正阳一路开车过来,这条路大概也只是完成了第一期长度大概在四百米左右,中间有一个路口,但路口也只停留在图纸上,并未向两边延伸。 周围的路灯和电杆显得形单影只,格外寥落,加上四周蓬勃茂盛的灌木杂草,如果之前谁说这就是开发区的核心区域,沙正阳真想喷他一口唾沫,但是当看到这个局面时,沙正阳心里也有点儿凉凉的感觉。 这破地方,连贴小广告牛皮癣的都懒得过来,也难怪钱正说起开发区的发展就义愤填膺。 换了谁看见这样一个市级开发区的模样,都得要火冒三丈。 你说这开发区一帮干部还一个个作妖,觉得自己了不得,沙正阳觉得这帮干部真的不值得同情。 当然要说,责任最大的还是在市里边,但这也不是洗清这帮开发区干部责任的理由。 下一步该如何来推动,还得要好好琢磨琢磨。 电话响起来,接过,居然是顾湄来的。 “你要过来?这不都过年了么?”沙正阳大为吃惊,这都腊月二十五了,还有几天就放假了,这丫头还要过来,这是要干啥? “怎么,不欢迎啊?不欢迎我就不过来了。”顾湄的声音显示她有些生气了。 沙正阳赶紧道:“怎么会不欢迎?当然欢迎,我只是觉得你来一趟这都年边上了,大家也要放假了啊。” “哼,我知道,你也要回汉都了是不是?” 顾湄声音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让人心跳心疼的娇媚味道。 沙正阳也说不出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态,他很清楚自己这样和孙妍在处对象,甚至早已经有过鱼水之欢的事儿了,却又和顾湄这样不清不楚既不合适,也不道德,但是他就是舍不下,不愿意去面对这个现实。 他也讲不清楚为什么顾湄的一笑一颦就能挠到自己心坎子里去,让自己要为对方的一嗔一喜而勾动心神。 他曾经怀疑这是不是一种恋妹心态,因为自己没有姊妹,所以才会潜意识的把顾湄当做了妹妹而疼爱,但是他很快就因为顾湄出现在导致自己梦遗的春梦场景中而否定了这个。 “嘿嘿,春节放假肯定要回家的,不过要等到三十左右去了。”沙正阳撒了一个小谎,其实他腊月二十八就要回去。 “哼,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要回去和孙妍你侬我侬。”顾湄轻轻哼了一声,“我明早就到,你来接我。” “好吧。”沙正阳苦笑。 沙正阳有一种感觉,恐怕这一次顾湄来宛州是有啥事儿。 至于具体啥事儿,沙正阳觉得多半是和她的那个朋友有些瓜葛。 这纯粹是直觉,但直觉往往又是最准确的。 从市经开区班子大调整开始,经开区迅速成为整个宛州市最热炒的词语。 整个开发区班子除了钱正这个副市长继续兼任党工委i书记、主任外,其余三名副主任全数卸任,然后就是自己兼任了党工委副书记、副主任。 紧接着开发区党工委在报经市委同意之后,对开发区现有二级中干班子全数免职,保留职级,等待新一轮的公开竞聘方案出来之后再重新进行竞聘上岗。 这是宛州市,甚至是汉川省科级领导干保护第一次以公开竞聘方式来进行竞聘上岗,毫无疑问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 这个消息如同地震一般震动了全市,连续几天吵得沸沸扬扬。 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 市经开区涉及到中层干部十余个岗位,也就意味着十多个科级副科级领导岗位要拿出来直接面向全市所有干部公开竞聘。 只要工作满两年者均可直接竞聘副科级领导,而任副科级可直接竞聘正科级,当然也允许同级竞聘。 甚至在后面还专门缀了一条,特别优秀者、成绩特别突出者可破格竞聘,不受任职年限限制。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次市委要在经开区打开局面的决心,而经开区的岗位也骤然就成为炙手可热的所在。 单单是这几天里,沙正阳接到的电话就超过了以往一个月的电话数量,甚至连远在新湖的曹清泰和银台的桑前卫都打来电话询问。 虽然他们都没有提任何人的名字,但是沙正阳相信这绝非只听到这么一桩事儿就值得他们打电话来询问,这背后肯定有人是通过各种关系找到了他们,让他们托不过面子才会如此。 自己如此,可想而知钱正以及其他一些领导的情形了。 好在钱正也好,钟广标也好,叶和泰也好,都从未说过什么,这稍稍缓解了一下沙正阳的压力。 林春鸣甚至给沙正阳打气,让他大胆做事,不要顾忌人言,只要有利于工作,一切非议到时候都会如滚汤沃雪,自然消融。 现在公开竞聘的方案还没有出炉,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个方案肯定是由沙正阳来亲自操刀设计,这也意味着沙正阳会在未来的竞聘中占有重要位置。 虽然不知道竞聘的具体方案,但是大家从字面意思也就能理解得到,既然是竞聘,那肯定有资格审查,有笔试或者面试,自然也就有评委,而谁是评委自然就能在其中发挥作用。 沙正阳不相信顾湄这个时候来宛州是一时兴起,要说真的利用春节假期见面一聚,也该是假期里,要不就该是早一些时间才对,怎么会选择这个时候? 但顾湄这丫头性子不定,也说不清楚,沙正阳也不敢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