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二节 寻找新机遇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十二节 寻找新机遇

卢雅笑了笑,抹了抹自己额际的发丝,翘起二郎腿。 这个姿态如果是别的女人,看起来既有些不太雅观,但一身深灰色小西装的卢雅这么做却别有一番男儿气度。 “我听说台湾魏氏兄弟去年在津门投资建厂生产泡面,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方便面,好评如潮,现在供不应求,津门那家厂根本无法满足,顶益公司正在四处寻找新的位置扩建新厂。” 沙正阳忍不住打量了一眼这个女人,连自己这个重生者都尚未想到,但卢雅却看到了这一点。 到底是自己慧眼识人,还是经历了自己点拨一番之后,这个女人已然开窍开始发掘自身潜力了? “嗯,我也吃过,味道的确不错,而且这种食品未来会越来越受欢迎,因为随着人员流动越来越频繁,那些不方便做饭或者没有时间的工薪阶层,会对这种食品很感兴趣,在交通工具上更是会大受欢迎。”沙正阳颔首。 卢雅惊讶的扬起眉毛,这位的反应也太快了吧,一下子就能想到方便面的未来发展趋势。 “嗯,我也是如此看法,起码未来二十年,这种食品应该符合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会一直很受欢迎。”卢雅点点头。 “但这种食品也有弊端,那就是在营养健康上乏善可陈。”沙正阳悠然一笑,“当然现阶段说这个有些为时过早,这个消费群体只要还是为生计而奔波的群体,营养健康暂时还谈不上。” 卢雅也哑然失笑,“沙主任,不得不说您想得真远,无数人还处于贫困线之下,您都在考虑营养问题了,您说咱们汉川贫困山区那些连一日三餐尚未完全保证的贫困户,会在乎方便面的营养不全面么?” 被卢雅的打趣挤兑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沙正阳也只能耸耸肩:“我想多了。嗯,你准备去邀请顶益来宛州投资?” “为什么不呢?”卢雅灿然一笑,“我们宛州区位优势这么好,汉陕鄂豫四省结合部,北可辐射陕豫,南可覆盖鄂楚,东可直抵江淮,西可控制整个汉川,可以说要图谋中西部市场,没有比咱们宛州更好的位置了。” “倒也是,方便面这种产品越是接近主要市场,越是效果好,尤其是在运输成本上也能节省许多。”沙正阳也赞同。 “您认可就好,我打算尽快去津门一行,到时候是您还是奚主任去?”卢雅问道。 “还不仅止于顶益,我觉得我们应该看远一些,统一不也是前年就进入大陆了么?这家企业和顶益是生死对头,我觉得一样可以去抛出橄榄枝。” 沙正阳的触类旁通联想让卢雅也是一惊,“嗯,的确可以,顶益不来,拉来统一也是好事,如果两家先后都来,那就更好,咱们宛州完全可以成为方便面之都。” 沙正阳苦笑,“卢雅,这个方便面之都的雅号最好别落在咱们宛州身上,这实在太俗了。” “那有什么?只要能带来产值税收和就业,一个称号有什么?”卢雅不以为然,“再说了,宛州又有什么值得夸赞的?真能的得到这个称号不错了,我这个土生土长宛州人都没嫌弃,你这个汉都人还斤斤计较起来了?” “这说明我们占位不同。”沙正阳撇撇嘴,“你的心态还没有完全转过来。” “没那回事儿,你这是矫情,学着林书记所说的,宛州是汉川第三城,应该如何如何,但现在对不起,我们还没那个底气,林书记那是展望,千万别把五年后的展望当成现在的现实了。”卢雅不客气的道。 “卢雅,你现在是越来越舌尖牙利了啊。”沙正阳觉得有趣,“现在和我是这个态度,我估计等几天钱市长和你说工作,你可别也给我蹬鼻子上脸啊。” “有么?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卢雅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稍微收敛了一些,“那也是和你,和别人我很谨慎的。” “得,我觉得接触久了,你张牙舞爪的性格的就得要暴露出来,不过我觉得搞招商引资工作,还是得这种性格更合适一些。”沙正阳其实很喜欢这种氛围。 “对了,沙主任,其实我觉得方便面这个行业挺有搞头,东方红集团不是以食品为主打产业么?难道就没兴趣介入?”卢雅问道。 “我想过,不过东方红对这方面没经验,另外顶益和统一的气势已经起来了,如果早个两三年也许还行,不过……”沙正阳想了想,没说下去。 “不过什么?”卢雅追问。 “你不就是希望东方红也来宛州凑个趣么?”沙正阳瞪了对方一眼,“不过我觉得也的确还是可以考虑,方便面对渠道要求很高,现在东方红集团的白酒和矿泉水以及在新湖的茶饮料都开始整合渠道,尤其是矿泉水、茶饮料的渠道和方便面渠道几乎是重合的,没有理由不来试水这个。” “你好像有些顾虑?”卢雅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 “嗯,东方红扩张势头太快,管理人才跟不上,本身做茶饮料就从自然堂抽走了不少一些人,现在如果要做方便面的话,恐怕有些吃力。”沙正阳思考着。 “这你可以和宁总商量一下,我觉得这是个机会,不容错过。”卢雅建议道。 ******** 卢雅的建议的确给了沙正阳一个启迪。 方便面产业的确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产业,而且从顶益和统一进入大陆市场就开始一路狂奔就能知晓,这个市场有多大,沙正阳也有印象,巅峰时期是千亿级别的市场。 更为关键的是这个产业对剩余劳动力的消化相当大,同时也能带动相关的印刷、塑胶、制品以及辅料产业的迅猛发展。 问题是东方红集团的摊子已经铺得够大了,再要保持这个扩张势头,恐怕就真的要步子太大扯着蛋了。 对于东方红来说,矿泉水和茶饮料这两块已经毫无疑问必须要在渠道上发力铺设,这样优势的渠道无论是顶益还是统一都无法比的,没有理由这样的优势不利用起来。 沙正阳也清楚顶益和统一都不会接受与东方红的合资,在扩张上东方红集团的人才储备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所以这一点上该如何做,还要三思。 这是一个时机问题,同时对于东方红集团来说,又是一个定位问题。 沙正阳为东方红集团的定位就是一个大型综合性的食品集团,这是东方红集团的根基,当然可以通过输出投资来实现企业的资产增值保值,同时跨界进入一些看好的新兴产业中。 比如进入宛州电器就是这样一个举措。 但这归根结底还是得建立在根基稳固的前提下,也就是东方红集团的食品这一板块必须要成为牢不可破的金身。 从目前来看,自然堂已经隐隐有了行业霸主的气势,当然能和自然堂并肩而立的也还有几个,不过自然堂并不畏惧。 茶饮料一旦发力,沙正阳相信这个领先优势顿时会把竞争对手拉开一大截,五月,自然堂茶饮料有限公司的自然冰绿茶和蜂蜜茉莉花茶就要正式登台亮相,相信会给整个饮料市场带来一场狂波巨澜。 如果能够在方便面这一块上也占据一个版图,那可以进一步夯实东方红集团在食品行业的霸主地位。 在这个问题上,宁月婵、毛国荣、高柏山、宁月凤他们已经逐渐接受了这样一个理念。 想到这里,沙正阳觉得还是要和宁月婵那边商量一下。 “婵姐,在哪儿?还在忙?可要注意身体啊,虹姐这边我可是随时敲打着,你那边隔得太远,我可关照不到。”打通电话,沙正阳以无比随意的语气问道。 接到电话的宁月婵一阵脸烫心热,咬了咬嘴唇,站起身来,镇静了一下情绪,对会议室里的一干人道:“我接一个重要电话,你们先讨论着。” 随即宁月婵便疾步出了会议室,引来一干人的面面相觑。 这位宁总可是很少有这种情形的,很多时候都是直接挂了,或者就是一句话“我在开会,下来再说”就搁了,今天这情形可不一样。 “怎么了,正阳?你在哪儿?你回来了?”宁月婵走到走廊的另一端,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这才道。 “没呢,太忙了,没时间回来。”沙正阳笑得很开心,“你在开会?” “嗯,没事儿,就是一个例会。”宁月婵收拾了一下心绪,“你和虹姐都不回来,月凤在新湖也是一两个月看不见人影,柏山也是到处奔波出差,加上毛哥也是到处飞,我现在就成了孤家寡人了,再也找不到原来那种感觉了。” 沙正阳忍不住皱眉,怎么素来直爽大方的宁月婵也变得有点儿多愁善感起来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但转念一想,也的确如此,习惯了原来那种大家齐心协力的感觉,现在陡然形只影单,肯定有些不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