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五节 一言而决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二十五节 一言而决

借助着酒意,沙正阳口若悬河。 他想借助这一次机会把话讲透,为未来的东方红集团发展指明方向,未必精准,也未必会一帆风顺,但是可以沿着这个路径走下去。 “从目前来说,东方红集团已经逐渐形成了以白酒、矿泉水以及茶饮料为核心的食品产业集群,也就是说,我们东方红的根基在食品产业上,这一点毋庸置疑,也只会加强,……” “衣食住行素来是老百姓生活的基础,所以食品产业永远不会过时,永远不会成为夕阳产业,但是大家都是这一行的从业者,也应该清楚,消费者对食品的消费感知是经常在发生变化的,或者说有些喜新厌旧,当然,这在白酒这一行中是个特例,……” “从目前的局面可以看得出,矿泉水以及桶装水带来的利润在整个集团利润比例正在不断攀升,当然在绝对值上它还无法和酒业公司相提并论,而我也相信趣味饮品今年下半年将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巨大的惊喜,届时白酒、矿泉水和茶饮料将会形成为东方红集团的三根利润支柱,……” “看上去我们东方红集团兵强马壮了,各方面都在快速增长,似乎后顾无忧了,但错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无论再辉煌的企业,距离破产关门不会超过18个月,这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给自己企业定的性,一家已经位列全球巅峰的企业都如此居安思危如履薄冰,可以想象得到,我们面临的时代和局面是多么的动荡多变,……” 比尔盖茨还没有当上全球首富,但是现在他一样是鼎鼎大名了,4月份登上了美国《连线》杂志,他的创业史更成为了一个鼓舞无数人为之奋斗的励志传奇故事。 “食品行业的优点就是受经济周期波动不算太大,但是它的劣势一样明显,那就是受人们喜好的影响,随着时间推移,其吸引力会逐渐下降,除非你能打造成为传奇性的经典品牌或者持续不断的推出让消费者感到新奇的产品,前者仍然会面临品牌力消退的影响,只是持续度会更长,而后者才是保持一家企业活力的源泉,……” “大家都知道我现在在政府机关里工作,我的一个喜好就是观察宏观经济形势的发展与微观经济中的变化之间的关系,就我的分析判断,未来二十年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黄金时期,也是各行各业大发展不可失去的机遇期,……” “东方红集团要发展,要立足于食品产业,但是也要向外出击有所作为,华峰电器和若斯电器算是一个试水,从目前来说,华峰电器是成功的,但是那是别人控股,若斯电器还有待观察,但从我掌握的数据来看,国人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对家用电器的初次需求和换代需求都将呈现出一个爆发态势,我判断未来家电产业将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新领域,……” 其他的不用多说了,沙正阳算是为东方红指明了道路,食品产业是东方红的根基,坚定不移的发展扩张,家电产业要根据情况适时择机进入,不能暴虎冯河,要建立在详尽的情报支撑和周密科学的分析前提下。 沙正阳觉得自己似乎是处于一种云端的漂浮状态下,晕晕乎乎,但是又很舒服。 喝多了。 记忆中,他还从未有过这种情形。 没吐,但更难受。 再知道就不硬撑着,吐了更好。 车轮战无论是谁也经受不起,这种场合下,沙正阳也希望能够放松一下,只是这一放松就给了那些和自己还不太熟悉,但又希望在自己面前留下一个深刻印象的各家企业高管们的机会。 于是,就成了这样。 沙正阳隐约听到了宁月婵发怒的声音,也听到了宁月凤的解释声,后来就不知道了。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身边,沙正阳随意的挥动了一下手,想要动弹一下,但碰到了一个柔软坚挺的部位,引来一声短促的尖叫,随即又是一声熟悉的斥骂:“睡个觉都不老实。” 头太晕了,好像是月婵,又像是焦虹,难道是白菱? 想得头疼,却睁不开眼,沙正阳又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到了晚上九点,沙正阳清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有些饿,嘴巴也有些发苦。 很快酒店送来了夜宵,能住贵宾套房的客人,在这方面的任何要求都可以得到满足,无外乎就是钱嘛。 简单洗漱了一下,沙正阳才出了卧室,看到摆在桌上热气腾腾的一碗煎蛋面一碗汤圆,顿时让他胃口大开,也来不及和在外间里闲谈的焦虹、宁月婵、高柏山、宁月凤以及王澍他们多说,直接端起碗就开干。 一口气把一碗煎蛋面吃下,有风卷残云一般把八个汤圆吞下,这才把汤圆里的水也喝得干干净净,拍拍肚皮,舒了一口气,饱了。 “也不知道你喝那么多干啥,真以为自己是酒仙啊。”宁月婵的语气里充满了大姐姐对弟弟的关怀,却显得很自然,“你年轻身体扛得住,以后年龄大了就知道厉害了。” 沙正阳摸了摸肚皮,“难得一次,人家那么热情,我也不能怠慢不是?谁让你们几个也不帮我挡一挡酒?” “帮你挡一挡?你都摆出了来者不拒的架势,我们怎么挡?”高柏山没好气的道:“不过话又说回来,的确有些眼前和你不熟,借这个机会加深感情和印象,也很正常,起码你喝醉了,大家都觉得你这个人耿直豪爽。” “狗屁!人喝躺下了就叫耿直豪爽?这是啥心态?正阳你也是傻不愣登的,人家让你干你就干?” 宁月婵毫不客气的道,弄得高柏山也只能摸摸头,咧嘴缩脖,只能让沙正阳自求多福了。 “呃,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沙正阳也有些尴尬,这劈头盖脸的批评,还是第一次,尤其是还当着这么多人,但这是关心自己的身体,他不得不受着。 宁月婵似乎也觉察到了一些自己的失态,脸蛋发烫,但是毕竟也是经历过许多风雨的人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正阳,你这会儿也清醒了,刚才我们还在讨论趣味饮品的问题,月凤,你把情况说一说吧。” “从今天开始,冰绿茶和蜂蜜茉莉花茶都要全面上市了,货已经基本铺下去了,从前期的调查来看,效果很好,但是那毕竟只是试饮,谁也不知道究竟能有多受欢迎,今天央视广告也出来了,估计会对市场形成一个拉抬刺激。” 宁月凤显得气势很足,语气中也是充满自信。 “新湖的生产基地是按照日产500ml瓶装为主打的生产线建立起来的,现已经建成四条瓶装生产线,可日产冰绿茶和蜂蜜茉莉花茶100吨,20万瓶,另外还有两条盒装生产线正在建设过程中,预计会在七月实现生产,届时,趣味饮品可实现日产茶饮料150吨,20万瓶加20万盒的目标。” 日产一百五十吨20万加20万,听起来还是相当骇人的一个数目了,但是在座的都对饮料这一行不是外行人了,算下来年产规模也就是五万多吨。 这个规模无论是对于矿泉水还是碳酸饮料市场来说,都简直不值一提。 虽然记不清康师傅和统一的双茶大战时茶饮料市场规模有多大,但是沙正阳起码清楚不会低于一千万吨。 哪怕现在提前了十来年,但是从1998年后茶饮料就应该进入了一个高速增长期,这个市场的增速远远高于矿泉水和果汁饮料市场增速,更不用说碳酸饮料了。 之前沙正阳还曾经考虑过处于民族情怀是不是去阻拦一下百事可乐吞下嘉州可乐,但是思前想后,觉得对于目前的东方红来说,还力有未逮,尤其是要挑战目前掀起的合资风潮这一潮流,显然有些“逆潮流而动”。 连你自己都在和日资企业合资,你现在却要跳出来另外一家企业和美资企业合资,这不是找抽么? “从目前情形来看,茶饮料市场还处于一个空白期,因为茶饮料的工艺和生产门槛以及品牌认知度问题,茶饮料显然要比矿泉水要高得多,所以这个市场占有率和品牌认知率,谁越走到前面,就越不容易被竞争对手赶上,这比矿泉水之间差距会更大,后发者越发不容易追上先行者,只要先行者不出致命性的问题。” 宁月凤双目熠熠生光,“沙主任,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的步伐仍然慢了?” “市场还需要一个培养过程,茶饮料在利润率上肯定也不能和矿泉水比,但一旦确立了自身地位,受到挑战的难度更大,利润率的稳定性也会更高,但年产五万吨肯定明显偏小了,而且新湖这个基地顶多覆盖西南片区,最多再加上西北片区,而市场活跃度最高,消费能力最强的华南和华东市场,还有包括京津的华北市场不能是空白。” 沙正阳态度很明确,未来茶饮料的两大巨头还在为方便面市场磨刀霍霍的时候,决不能让他们成长起来再来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