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七节 后院起火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二十七节 后院起火

孙立诚甚至也研究过林春鸣。 因为他需要评估一下林春鸣后续试图可能的变动对沙正阳未来的影响。 毫无疑问林春鸣是有些背景的。 外界都认为林春鸣能够从汉都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直接出任宛州市委i书记是因为他深得省委副书记兼市高官黄绍棠的欣赏和大力推荐。 两人在汉都共事期间十分默契,所以连市委副书记朱建涛都没能出任宛州市委i书记,而由林春鸣捡了个落地桃子。 这纯粹是外辨认在那里瞎起哄。 朱建涛是什么身份?隔副部级只有一线之差的汉都市委副书记,如果他运气好一些表现突出一些,接任汉都市长这个副部级职务也不是不可能,怎么可能去宛州这个破落户担任市委i书记,那真的就是带着贬谪味道了。 林春鸣这个汉都市的常务副市长出任宛州市委i书记倒是说得过去,毕竟林春鸣与朱建涛之间,虽然在级别上平级,但是他要真想熬到朱建涛那个管党副书记位置上,起码还要三年以上。 他们之间中间哪怕不算兼任纪委i书记的市委副书记,也还有一个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更别说林春鸣担任常务副市长也才几个月时间。 林春鸣能直接出任宛州市委i书记绝非黄绍棠一己之力的推荐就能做到的。 孙立诚了解过,林春鸣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期间,恰好现任省i长周远望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后来周远望到中央部委任职几年时间,才回汉川出任省i长。 可以说林春鸣能出任宛州市委i书记,周远望才是发挥最大作用的人,或者说是周黄二人共同的推荐,才能让林春鸣走上现在的岗位。 虽然说要把林春鸣的仕途升迁和某个人联系起来显得有些夸张了,但是不容否认,有些人在仕途升迁的道路上的确离不开伯乐和机遇。 周远望如果能后继任省高官,那么林春鸣未来就相对光明,问题是林春鸣未来离开宛州之后,沙正阳怎么办? 林春鸣就算是担任了一个高官,其对于未来已经是处级干部的沙正阳仕途前景来说影响力也会是一个极大地削弱,这还没有考虑周远望和林春鸣离开汉川交流任职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还不小。 根据孙立诚的观察,中央对于异地交流任职做法经验似乎有越来越加大推广的趋势。 也就是说未来实在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要说孙立诚一点不看好沙正阳,那是假话,但沙正阳的仕途升迁仍然充满了许多变数,尤其是在宛州,就更是让孙立诚有些难以接受。 沙正阳的仕途拼搏是要建立在自己女儿为之付出很大代价的情况下,就像他自己一样,在部队上奋力拼搏,才从一个正团级干部转业,而代价就是自己妻子几乎是守了多年的活寡。 孙立诚不愿意自己女儿也过那样的生活。 以女儿的条件,在省级机关里找一个前途一样光明的年轻对象并不是什么难事。 孙立诚也早就听说过省计委里和省政府其他部门里有不少年轻优秀的男孩子追求过自己女儿,甚至也有一些熟人朋友为他们的子侄介绍,都是一些非常优秀的男孩子才敢在自己面前来提起。 这种情形下,凭什么让自己女儿去冒这种风险? 唯一的阻碍也就是自己女儿的态度了。 这也是最让孙立诚头疼的问题。 “他去宛州快一年了吧?”孙立诚看似随意的挑开了话题。 “嗯,快一年了。”孙妍心里微微一沉,但似乎有没有感受到父亲话里有其他意思,心里又略微宽了一些。 “这一年来,你们相处得怎么样?在爸爸面前,你说实话,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和决定,爸爸都会支持你,但是爸爸希望你在做选择和决定之前要想清楚,你要明白,唯有父母对儿女的爱是最无私的,不带任何私心杂念。” 孙立诚语气很淡泊,但语意很重。 孙妍感受到了一份压力,抬起目光看着父亲的脸:“爸,你什么意思?” “小妍,爸今年五十五了,马上五十六了,还有几年就该退休了,对你两个哥哥,爸都很放心,一来他们都是男孩子,二来,他们的事业生活都已经基本定型,唯有你,爸还不太放心。” 孙立诚也知道女儿在省计委呆了一年,也不是那种对社会时事一无所知的女孩子了,事实上女儿原来也很懂事,但现在应该对这个社会理解得更深刻了。 “爸,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怎么处理。”孙妍幽幽的道。 “小妍,爸无意干涉你的感情和生活,爸这么多年来,对你的个人生活有没有干涉过?但爸要把有些话说明白,爸还有四年退休,如无意外,一两年内爸可能会先从党委i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然后再退休。” 孙立诚慢悠悠的道:“你在计委工作快一年了,对人情世故也应该明白一些了,爸现在还在位置上,如果去求人,或许人家还能卖老爸这张老脸一个面子,但是一两年后爸退下去之后,就说不清楚了。” “爸,你想说什么?”孙妍紧张起来。 “你妈和我说了几次,要我和你说,你和小沙的关系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你妈的意思是要么我想办法在一年内把他调回汉都来,他是副处级干部,原来破格提拔可能在原单位不好处,但现在已经在宛州锻炼一两年了,调回来也说得过去,要么,你和他……” “爸!”孙妍心中咯噔一响。 “小妍,你今年二十三了,如果一年内沙正阳调回来,你二十四岁,那么再等一两年,你二十五或者二十六岁结婚,正合适,但是如果沙正阳不调回来,这么拖着,等到你二十六七岁再要想找一个合适的对象,就不容易了。” 孙立诚不为所动。 他要把话说透,就算是这一次说不通对方,但是必须要引起女儿的重视,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拖下去了。 “小妍,爸爸知道你和小沙的感情,但是爱情这种东西很玄妙,爸也年轻过,但在现实面前,可能你也已经感受到了这种距离带来的苦涩和残酷,当人家花前月下看电影喝咖啡逛街的时候,你却只能形单影只的自己一个人,这种滋味……” “爸,你别说了,我不需要那些,……”孙妍胸脯开始急剧起伏,脸色也有些微微发白。 “小妍,我知道,现在你也许觉得那些东西太庸俗,但久而久之你就会明白,其实爱情也免不了庸俗,缺乏了这些俗事儿,爱情会变得很空虚苍白。”孙立诚发现自己似乎又在变身当年团政委的时候了。 孙妍沉默不语,显然是用这种软对抗方式来抗衡父亲。 孙立诚也知道这种事情没那么简单就能一蹴而就,这需要一个长久的拉锯战,而且他也并非没有给对方另一条路,说实话他也更希望沙正阳接受自己的建议,那就是调回来。 “小妍,其他话我不多说,你也是成年人了,知道思考自己的生活,我只是提醒你,或许爱情的滋味很甘美,但是如果缺乏生活基础的爱情,那么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像倒啃甘蔗,会越来越乏味,这是爸爸的经验之谈,你好好品味吧。” 孙立诚顿了一顿之后又道:“另外妈妈的建议爸爸也很赞同,你不妨和小沙商量一下,是金子哪里都可以闪光,就算是之前他要报林春鸣的擢拔之恩,到宛州干两年,我觉得也可以有个交代了,你觉得如何?” 孙妍无法拒绝父亲的建议,只能点头,但是她又忍不住道:“爸,正阳他现在干得很顺手,……” “他回来一样可以干得很顺手,我看他的适应能力很强嘛。我说了,是金子哪里都能闪光,你为他可以做出那么多牺牲,难道说他就不能为你们的感情做出一点儿牺牲?”孙立诚反问。 孙妍无言以对。 沙正阳并不知道自己的后院正在遭遇猛攻,他现在兴致正高。 “公司已经建立起来了?”沙正阳看见一脸风尘仆仆但却显得成熟了许多的弟弟,饶有兴致的问道。 “只能说初步做起来了,从股权架构上来说,算是我个人和霆哥的合伙企业吧,不过我邀约了澍哥入股,比例是按照五四一来,注册资金八十万。”沙正刚摩挲着有些胡须茬儿的下颌,“澍哥这几年在京里真的没白混,我感觉他资源很多,他也很乐意把这些资源介绍给我,都让我感觉有点儿应接不暇了。” “崔哥那边你见着了?”沙正阳知道对方对崔建是格外崇拜。 “见着了,他们那个团队我都很熟了,在京里,晚上我没事儿就去他们那儿,不过我感觉,嗯,或许是年龄和经历的缘故吧,我现在更多的把崔哥他们当成朋友了,再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沙正刚挠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