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五节 波起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三十五节 波起

“目前于向凯已经被市纪委正在进行审查,基本上证实了这一情况。”孟子辉继续道:“目前担任市公安局户政处副处长的季强也已经到案,正在进行审查,根据初步审查结果,他本人承认当初的确接受了谭兴志的指使,在带队抓捕吴定义过程中有意放过了吴定义所藏匿的地方。” “还有么?”林春鸣揉着太阳穴,一边有些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 “嗯,季强承认他在为市公安局户政处副处长过程中,曾经送给谭兴志一万块钱,据他说言,于向凯在提拔为龙陵分局副局长的事情上也应该向谭兴志送过钱。”孟子辉声音略微低沉了下来。 “哼,这市公安局内部的中层干部都这么值钱?”林春鸣似乎并不意外,冷冷的道:“核查清楚了么?” “目前谭兴志还没有交代,因为主要还是在核查吴定义一案,还涉及到相关的一些基层民警,我们重点还是先要把整个徇私枉法这一案中的脉络梳理清楚,做到有法有据。”孟子辉道。 “嗯,子辉,这样做是对的,必须要做到不枉不纵,不能有先入为主的概念,我们查处案件务必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林春鸣随即道:“另外线索的查证可以在主要违法违纪事实查清楚之后再来进行。” “好。”孟子辉心里踏实了许多。 这种事情一旦牵扯开来,本身基本上都会延伸许多问题出来,这个时候主要领导的态度就很重要了。 如果置之不理,那对纪委来说,那就是一种失职甚至是渎职,但如果过于深究,又要考虑会不会影响大局。 “吴定义一案中还牵扯到其他人么?”林春鸣貌似很随意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其他反映出来。”孟子辉摇摇头,“不过,根据已经掌握的情况足以证明吴定义其母谭兴琴一直和吴定义有联系,甚至也还曾经他人转交的方式多次为吴定义送钱。” “吴乔生呢?”林春鸣手指从太阳穴转移到下颌,继续揉动着。 “没有证明显示他对这一情况知情。”孟子辉顿了一顿道:“我估计吴乔生即便是猜得到自己妻子和在逃的儿子有联系,也会选择性的忽略。” 林春鸣点点头,没说话。 面临这种情形,要么就是劝自己儿子回来投案,要么就是装作不知道,掩耳盗铃的自我麻痹,大概也只有这两种选择了。 “另外市纪委的检举箱刚才也收到了一些信件,是投递到纪委检举箱中然后接到电话举报,纪委的同志去收取的。”孟子辉顿了一顿,“都是检举谭兴志,还有吴乔生和周俊雄的。” “哦?谭兴志的,还有吴乔生和周俊雄的?”林春鸣微微色变:“什么时候的事情?” 很显然谭兴志的被纪委带走审查鼓舞了一些人,而且可以肯定这些人也绝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准备。 谭兴志才被带走审查几个小时,晚上就能接到检举,而且是一口气检举了三人的,这显然是针对所谓四大宗家的谭家了,否则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能拿出检举吴乔生和周俊雄的东西来。 还不仅止于此,恐怕还是因为沙正阳和周家子弟再度发生冲突,这才加强了这些人的信心。 林春鸣估计应该是在春节吴定义被抓获,就有人开始准备这一幕了,谭兴志白天被带走,晚饭时沙正阳和周家子弟又发生了冲突,恐怕这就成了一个信号,或者说导火索了。 “嗯,十一点王孟希接到电话说纪委检举箱中有检举信,然后我们就立即去取,取回来之后王孟希看了之后立即给我打了电话,我看了,涉及内容不少,而且不少都是有名有据。”孟子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有点儿担心,……” 王孟希是市纪委副书记,专门分管案件查处,也是查处谭兴志的主要牵头人。 林春鸣知道孟子辉没有说出来的话语,如果说吴乔生和周俊雄都因此而被卷进去落马了,那这件事情就大条了。 对于宛州市委,对于林春鸣来说,如果只是一个谭兴志因此而落马,哪怕带出一两个科级干部,那都无关紧要,局部问题,而且本来也是以前的事情。 但是如果说牵扯出两个正处级干部来,就不好说了,甚至不排除会有人会认为自己是在进行一轮政治洗牌,这是林春鸣不愿意见到的局面,哪怕他的确有意要对全市班子进行一些人事调整,但是也绝非以这种方式。 尤其是沙正阳这个家伙还被牵扯在其中,这更让林春鸣觉得恼火。 但话说回来,这些人一直引而未发,恐怕也就是还有些怀疑本届市委或者说怀疑自己的在这方面的决心,而谭兴志的被纪委带走审查和沙正阳的“鲜明态度”,才强化了这些人的信心。 从这个角度来说,也不算是坏事。 林春鸣不想让沙正阳沾染上这些方面的“名气”,你一个经开区管委会的副主任,却每每因为这些鸡鸣狗盗的事儿出名,不是好现象。 “你的意见……”林春鸣点点头,在已经接到了举报材料的情况下,如果市委毫无所动,肯定不行,但如果就因此而大动干戈,同样不可取,毕竟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考纲的活儿。 “既然有反应,肯定需要查,但我和孟希都看了,反应的问题都是涉及到他们在现在职务上的问题,如果要查证,恐怕有难度,所以需要对他们现有职务进行调整,……”孟子辉停了一下才又道:“正好谭兴志的问题,可以作为一个潜在由头,做一次轮岗,比较合适。” 林春鸣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说话,而是思考这其中该如何操作。 “嗯,可以考虑。”林春鸣点点头,“不过今晚的书记碰头会主要讲谭兴志的问题,轮岗调整作为附带,不必过于强调,……” 孟子辉也在思考林春鸣话语中的意思,是避免打草惊蛇,可能也还有不想因为这桩事情引起更大的震动的因素在其中,以一种润物无声的方式来完成这轮人事调整。 沙正阳离开之后就直接到了钟广标办公室。 “挨批评了?”钟广标斜晲了沙正阳一眼,“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副处级干部,怎么老遇上这种事情?你自己就没有反省一下自己?” “钟书记,真的是无妄之灾啊,可我遇上了,总不能眼睁睁的放任某些事情的发生吧?”沙正阳辩解道。 “当然,遇上了这种事情肯定要毫不犹豫,只是大家都觉得怎么每次都是你遇上,呃,恐怕周俊雄会更觉得郁闷吧?”钟广标和沙正阳说话就要放得开许多,没有那么多忌讳。 “我也觉得奇怪,就有这么巧,除了的确有些巧外,这只能说明周俊雄对自己的子女亲属没有严格要求,甚至有些放纵,这不符合一个领导干部的要求和标准。”沙正阳字斟句酌的道。 钟广标无所谓的点点头,“嗯,你呢,身份不一样了,还是多把心思放在本分工作上,对了,无线电厂的问题,你有腹稿了么?前天冯市长召集我和老阴研究无线电厂的问题,市财政有些吃不消了,冯市长要求要加快对无线电厂的改制前期准备,任何方式和方案都可以拿出来讨论,不能再继续这样拖下去。” “无线电厂的负担太重了。” 在经开区这边的工作走上正轨之后,沙正阳也就开始考虑如何对无线电厂来开刀,前期杜克利做过一些调研,但杜克利调到市政府办之后,这项工作他交给了贝一河,没有落下。 六千多职工,能够采取分流或者提前退休退养的,只有一千多人,这也就意味着还有四千多人仍然需要解决工作。 他已经让贝一河从无线电厂中选出一批精干人员来,准备考虑进行下一阶段的工作了。 万燕vcd已经出来了,五月份沙正阳就让人买来了几台作为样机来进行解剖考察,为下一步准备上马vcd生产线做准备。 但沙正阳深知要想生产出vcd很简单,但是要想大规模的生产vcd,进而实现产业化,甚至要在未来的vcd大战中立住脚,那却不简单,而且,无线电厂四千多职工,偌大一个企业,也不是靠一个vcd就能消化得了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沙正阳也很清楚,要把这样一个企业盘活经营起来,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团队,玩不转。 所以他还是把主意要打到霸王电子段庸铭的身上,这个人天生有商业领袖气质,善于以财聚人,能够从霸王电子出来重新搞起来一家企业进而迅速崛起,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现在唯一让沙正阳有些吃不准的就是时间线提前了一年多,能不能游说这位段大佬来宛州扛这副担子。 他有印象前世中这位段大佬要在明年下半年才会离开霸王电子,但那个时候vcd产业已经开始风起云涌了,沙正阳不愿意失去这样一个契机,一年时间,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