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七节 猢狲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三十七节 猢狲

目注陈秀清乘车离开,沙正阳对陈秀清的观感又好了几分。 不管怎么说,这个看上去总有些像带了眼镜的老干妈形象区委i书记在大节方面还是很有担当的,区委常委会上那么一出,固然有利于提升其形象,但是不可避免也会引来一些方案和麻烦,但是人家不在乎。 这说明这个女人很有底气,有底气的原因就是有底线,不怕你其他人来戳她的脊梁骨。 宛州市委市政府里边还没有女性干部,这意味着九成可能陈秀清要留在宛州,而另外一位,东峡县委i书记魏东平出宛州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留和走各有各的好处,留是常态,走是必然。 也就是说如果一般说来本地提拔干部还是居多,但是如果要想走上更重要更高的岗位,那么异地交流任职就是必然。 那种从乡镇长或者某个局行部委一直在本地成长,然后一步一步,从县长书记再到副市长、市委常委、副书记这一类升到市长书记的,不是没有,但是以后会越来越少,进而演变成除非有特殊情况,都需要交流任职的惯例。 就在沙正阳准备再赴南粤的前两天,省委考察结束,很快省委组织部的文件也下来了。 这也是在林春鸣多次和省委组织部沟通催促的情形下才能来得如此快。 6月22日,陈秀清被宛州市高官会任命为副市长,同日她辞去了宛阳区委i书记职务,同日,宛州市委任命郭向阳为宛阳区委i书记。 而早她一天,魏东平也辞去了东峡县高官职务,远赴武阳,担任武阳市委常委,同日宛州市委任命县委副书记、县长王士渠任东峡县委i书记, ***** 吴乔生有些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摆放在茶几上的白瓷杯里悬浮在水中的茶叶碧绿可人,他定定的望着出神。 这一段时间里他都有些说不出心神不宁,原因不问可知。 儿子被市公安局专案组抓住了,他早有预感,事实上老婆和儿子之间的联系虽然他从未过问过,但是也隐隐知道。 面对这种情形,他能怎么样? 去让儿子自首,且不说以自己儿子那种有些固执的性格,不会答应,自己老婆只怕也要和自己翻脸,少时夫妻老来伴,说实话,吴乔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闹得家庭分崩离析,那就由他们去吧。 从内心深处来说,儿子的被抓获吴乔生还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只要不是当场击毙,他都能接受,至于说法院最后如何判,他也只能冷眼旁观了。 不过以他的判断,自己儿子也非那种寡毒阴狠之人,也就是一个热血上涌的愣头青,感情上纷争演变成这一步,既然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但吴乔生相信儿子罪不至死。 早知道还真不如让他来投案自首,但回到这个问题上,他又下意识的摇头。 他很清楚谭家在宛州这么多年,招惹了很多事儿,现在这个骨节眼儿上,要想去做点儿什么,那才真的是自寻死路。 至于说副市长的位置,早就成了过往云烟了,他甚至很清楚,自己恐怕在财政局长位置上都呆不了两天了,只是要看市委如何来安排他这个现在貌似很不好处理的角色了。 共产党不搞株连九族,儿子犯了罪,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至于自己,八大军区司令都能换防调动,哪里又不能去? 小舅子被纪委和检察院带走,这意味着谭家已经开始走向了没落,纪委和检察院是不会轻易动人的,尤其是检察院敢动人,基本上都是有了十足把握。 而据他所知,小舅子谭兴志问题很多,准确的说应该是从多年前,还在龙陵县工作期间就已经有反映了,吃相不雅,啥钱都敢吃,自己儿子这一案不过是一个引火线而已,一旦点燃,只怕谭兴志自己都收不了口子了。 吴乔生最担心的是一旦谭兴志张开嘴巴乱供,只怕就要闹腾得沸反盈天了。 自己虽然在经济上和谭兴志从未交织,但是周俊雄呢? 再说了,外边人恐怕不会这么看,弄不好就觉得既然谭兴志栽了,你吴乔生还能跑得掉,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人多了去。 吴乔生也没有自认为自己就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难免就会有人要从中夹枪带棒的蜂拥着朝自己来了。 想到这里吴乔生也是一阵心烦意乱。 门响起,脚步声过来,是妻子。 看见妻子有些浮肿青白的面孔,吴乔生也是黯然。 自打儿子被抓之后,妻子就睡不好觉了,没想到祸事接踵而来,谭兴志被带走已经半个多月了,现在仍然没有声息,除了原来他在龙陵县公安局时的几个下属被牵连进去外,其他似乎还没有什么,但吴乔生觉得不太可能这么轻松就了结了。 他感觉更像是暴风雨之前那种沉闷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的味道。 “云东被逮捕了。”妻子幽幽的来了一句,“周家的人像绿头苍蝇一样,没了抓拿。” “活该!”一想起这事儿,吴乔生就忍不住怒骂道:“早去干什么了?从周志豪到谷云东,周俊雄和周俊蓉这一家人都是些不知好歹不知自爱的人,现在什么火候难道看不出来,还一天到晚作死,还不知道会拉多少人进去!” “老吴,不至于吧,谷云东那点儿事情,也不是他,是跟他一起的那些人,……”谭兴琴小心翼翼看了自己丈夫一眼,“我听小惠和俊蓉都在说,想办法判缓刑。” “做梦去吧。”吴乔生冷冷的道:“你以为人家都是傻子,还会把这些事情揽在自己身上替他谷云东扛下来?这些人脑袋比谁都清楚,眼见得不能取保候审出去,肯定就知道没戏了,铁定要把这事儿栽给谷云东,也不叫栽,也就是说谷云东是主犯,安排他们干的,周俊雄和周俊蓉现在夹着尾巴做人,只要敢一出头,肯定是要招来祸患,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谷云东的事情该怎么判,怎么判。” 谭兴琴听出来一些味道,看着丈夫:“老吴,是不是定义的事情,你也是这个态度?” “兴琴,不是我是这个态度,而是只能是这个态度,定义的事情,你不要再去掺和了,你是否涉嫌包庇现在尚无定论,检察院那边还没有下结论,你再去掺和,只会越来越麻烦。”吴乔生忍不住道。 市检察院已经把谭兴琴带去了问了笔录,但是谭兴琴没有承认他包庇窝藏,只说她的确和儿子联系过,但是儿子也没有回来过,她在电话里也劝过儿子回来,但儿子没有回应。 “老吴,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我亲生儿子又怎么样?我现在能做什么?下一步我还在不在这个位置上都说不清楚,你难道要让我去铤而走险,让我和他关在一起么?”吴乔生焦躁的道。 “现在的事情就是静观其变,兴琴,你好好看一看现在的局面,兴志已经进去了,他的事情你我都大略知道一些,我估计他基本上不可能出来的,我和俊雄现在也一样被架在火炉上烤,人家就等着我们露破绽呢,只要我们一露破绽,人家就会扑上来,把我们撕得粉碎,谭家也好,吴家也好,周家也好,都得要烟消云散。” 被吴乔生所说的这一切吓住了,谭兴琴坐在沙发里,半晌没有说话,“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吧。”吴乔生也恹恹的叹了一口气道。 ******* “金部长,叶部长在不在?”周俊雄脸上竭力表现出一抹精神来,见到金克南从走廊一头过来,连忙问道。 金克南看见周俊雄时眉宇间就忍不住皱了一下,叶部长不想见对方,但是有些事情却又是回避不了,他点点头:“刚从林书记和唐书记那边回来,聂部长还在和他谈工作,周区长你可能要稍等一下,要不你在我这边坐一下。” “行。”周俊雄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叶和泰接到了金克南打来的电话,周俊雄在那边等着要见他。 放下电话,叶和泰面色沉郁,旁边的聂云林似乎也感觉到什么:“要不,我等一下抽时间再来汇报?” “嗯,行,你去把周俊雄叫过来吧,他都来了好几趟了,说实话现在不好见他,但是老是不见也不好,市里边也没说什么,家眷亲属没管好,自己有责任,但你现在的主要心思该放在工作上去了,老郭才去,正该是好好配合老郭熟悉情况,开展工作的时候,他这一天到晚心思不定的,还怎么让组织信任你?” 聂云林淡淡的笑了笑:“是啊,他这样的心思不定的,恐怕老郭那里也会不满意,你这不是授人以柄么?再说了,亲属出了事那也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何必去操那么多心,弄得外边还以为他自己出了啥事儿呢,弄得人心惶惶。” 叶和泰不动声色瞟了这位常务副部长,琢磨着对方话语里的别样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