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一节 英雄所见略同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四十一节 英雄所见略同

要复制一个霸王电子不难,但是再往后呢? 段庸铭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他不是那种小富即安的人,既然要从霸王电子跳出来,就绝不会满足于复制一个类似于霸王电子的企业,他有他的追求。 金钱上的追求只是一方面,不是主要的,带领一个团队做一个优秀的企业,做一批能让世界为之改变的产品,这才是他想要的。 问题是,沙正阳所说的这些,就能满足自己的要求? 段庸铭沉吟了一阵,才缓缓道:“正阳,我承认在珠三角这一批乡镇企业或者私营企业中做短平快的产品很出色,但是要再往后走,在技术研发上就有些欠缺了,但是起码这里能保证我们前期的成功,你说的那些,我懂,但弊病很多,甚至可能让我们连前期的成功都看不到。” 段庸铭非庸人,直指问题核心。 “阿段担心什么?”沙正阳微笑着道:“我可以一一释疑。” “很多,产业链这个问题,你刚才说的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国企僵化的体制,冗员巨大,如何解决?”段庸铭问道。 “既然要改制,那么就不再有国企,而应该是有你和你团队来主导的股份制企业,国企体制一旦打破,其实也就和私营企业无异,一切服从于企业经营发展,冗员问题,这可能是最大的一道难题,市委市府会解决那些年龄偏大,已经难以适应新企业的职工出路,但是市委市府还是希望新企业能尽可能的多帮政府分担一些,不过,这没有硬性要求。” 沙正阳的这个回答段庸铭不太满意,但是他也清楚这大概是人家能给出的最大条件了。 如果没有这些职工的拖累,恐怕人家也不会不远千里两度来邀请自己了,若是半点挑战性和难度都没有,人家自己就干了。 “正阳,我也不瞒你,虽然你刚才回答了我的这些质疑和担心,也提出了宛州无线电厂的一些优势,但是从我个人来看,这些优势远远不够。” 段庸铭思考再三,觉得如果只是这样,他不会去接受这样一个所谓的挑战,他是成年人了,不会为了一些单纯的梦想而去挑战现实,那会碰得头破血流。 “正阳,请怒我直言,就算是你们宛州市委市政府愿意在解决冗员上予以合作,但是我想还是会有相当一部分职工会交到新企业手上,这样庞大且缺乏进取精神的国企职工我觉得就算是我有一个管理团队也很难胜任,或许在企业尚未取得任何成绩时,这个新企业就会被压垮了,而且我刚才说了,这些国企工人薪资未必比在这边的工人低多少。” 沙正阳心中暗叹,段庸铭的担心并非无因。 他们这些长期在珠三角这些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中工作的管理层,早已经适应了这种充满竞争和紧张感下的生活,而这些企业的工人对他们来说也很简单,给你分派的工作,你不能适应就只能滚蛋走人,而国企职工就是两个概念,对方这种担心也很正常。 “阿段,你的担心,我承认的确有,但是我觉得你可能把这个问题考虑得太严重太复杂了一些,没错,国企职工中那种懒散习气肯定要比这边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中的工人要严重的多,但是宛州无线电厂这些职工在经历了这两三年里只拿生活费的艰难生活后已经感受到这份工作的重要性,对于他们来说,要养活一家人的这个愿望压倒一切,所以我觉得只要在新企业成立之初就先行培训,严明纪律,是可以最大限度的改变这种风气的。” 沙正阳坦率的注视着段庸铭:“而且,正因为他们在这两年里只拿着基本工资,收入大幅下跌,所以他们实际上的收入是要比这边薪资低不少的,当然在进入正常生产后,可能薪资会恢复到和珠三角这边的薪资相当的水准,可是阿段,你要想一想,他们大多都是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熟练工人,只要解决了风气纪律问题,把奖惩制度树立起来,他们的工作效率和良品率肯定要远强于一个新建企业重新招募来的工人。” 不得不承认沙正阳这方面的解释还是很合情合理的。 宛州是内陆地区的普通城市,这年头还没有一二三线城市这一说,如果硬要分,大概也就是这个时代的三四线城市,其薪资水准的确不高。 如果加上所谓的福利,大概也和珠三角地区的乡镇企业、私营企业相仿,但是珠三角地区的这些企业工人是付出了与家庭成员分离和远别家园的代价,这却不能计算在其中了。 段庸铭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点点头,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被眼前这个人有些给说的心动了,但这还不够。 段庸铭综合分析了这些条件,但仍然没有从中找到能够说服自己能在这样的条件下取得成功的关键要素。 见段庸铭仍然微微摇头,沙正阳心中也是忍不住喟然,果然成功者都不是易与之辈,不会因为自己这一通忽悠就随便改变观点,看来自己还得要拿出杀手锏才行啊。 “阿段,我来猜猜,恐怕你最大的担心主要还是觉得这几千工人短期内无法消化,或者说无法找到一个足够庞大的工作量来满足他们的工作需求,又或者说,你觉得没有找到一个需求足够大,能够创造足够利润的新产品来支撑起这样庞大一个企业?” 沙正阳的话让段庸铭眼睛一亮,这个家伙,竟然能看穿自己的心思?难怪敢不远千里来找自己,在自己屡屡拒绝的情况下,还胸有成竹。 段庸铭觉得原来越有意思了,他很想听听这个家伙究竟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他甚至有一种预感,这个家伙恐怕真的会给自己今后的命运带来巨大的改变。 “没错,这是最大的死结,刚才我们探讨那些,我觉得或许都能有些办法解决,或者说通过一段时间慢慢化解,但唯独这一点我还没找到解决方案。”段庸铭坦言:“我曾经有过一些考虑,但是说实话,怎么也用不了这么多的工人,而几千工人这样没工可开,一天两天可以,几个月甚至一年都这样,我接受不了。” “阿段你的那些考虑难道就不能在规模上扩大么?”沙正阳笑着问道。 “正阳,哪有那么简单?一方面市场需要开辟,另一方面产品也有一个研发制造过程,这不是两三个月就能解决的,我自认为我和我的团队在市场开辟和渠道建设上都很强,但也没有狂妄自大到觉得一个新产品市场开拓就可以手到擒来。”段庸铭哑然失笑。 “唔,如果我能够提供一到两个足够支撑得起一个巨大产业的新产品呢?”沙正阳脸上浮动着一抹温和而自信的光芒。 “哦?”段庸铭颇感吃惊,他很清楚对方不会危言耸听哗众取宠,因为在自己面前,任何夸大其词都只能是自取其辱,破坏掉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份印象和信任,“真的?” “当然是真的。”沙正阳顺手递给对方自己手中持握的一份资料。 “vcd影碟机?!”段庸铭悚然一惊,望向对方,“你们也看准这个产业?” “看来阿段也对这个产业有兴趣?”沙正阳搓着手,“那不正好?” “不,这个产业未来前景肯定会很好,但是我不确定近一两年里这个产业会如何,从万燕公司和市场表现来看,还有些扑朔迷离。” 既然对方都能如此大方的把这份资料交给自己,段庸铭自然也不会小气,对自己的打算也和盘托出。 “我原本考虑是如果我要创业,会先寻找一两样技术含量略低的产品作为试水打打市场,积累一些顺带观察一下形势,再来进军这个市场。” “呵呵,这也算是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吧,阿段,你再往后看看,这是我写的对未来vcd影碟机市场的一些预判,以及一些对策和想法。”沙正阳笑着道。 段庸铭点点头,迅速浏览起来。 这份资料也就是七八千字,但是分析得很犀利,对94到97年这几年的vcd影碟机市场以及涉及到的产业关键核心部件和元器件市场都做了一个相当翔实的分析,让段庸铭都禁不住怦然心动。 虽然不确定这份资料的准确度有多高,但是以段庸铭的眼光,自然也看得出来,对市场和核心器件的分析判断很精准,很多甚至超出了自己的一些考虑。 “怎么样?阿段,这样一个产业加上你的一些准备,能否撑得起几千职工的开工?”沙正阳微微仰头,“我这个不算是虚言夸大吧?” 段庸铭反复咀嚼,良久之后,才缓缓点头:“不算,虽然里边还有一些东西值得商榷,但是我要承认,如果按照这份方案来,是撑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