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六节 曙光初现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四十六节 曙光初现

“那市里是什么意见?”贝一河最担心的市里意见不统一,沙正阳和他这么煞费苦心,如果被市里否决,就是白辛苦一场了。 “基本上意见达成一致了,但是还是要看南粤来的团队的态度,如果要价太高,要求太苛刻,恐怕市里也会觉得难以接受。”沙正阳抚摸了一下下颌,“但求我心安吧。” “正阳,无线电厂规模要比电风扇厂和电器厂规模大得多,影响力也要大得多,而且无线电厂也和七厂二所中很多企业有业务往来,牵一发动全身,你可要考虑周全。”姚莉忍不住插嘴:“而且你也知道七厂二所中肯定有不少人会有兔死狐悲的感觉,觉得这样大一家国有企业就这么突然改制失去了国有企业的身份,所以难以接受,弄不好就要质疑无线电厂改制的合法性。” 沙正阳一怔,他没想到姚莉居然会想到这一点。 “你不要觉得市里领导支持改制就大意,最好要就这个改制的程序规范是否合法合规进行一次认真审核,别被人家抓住把柄就势发难,最后煮成夹生饭。” 姚莉也注意到了沙正阳神色的变化,继续提出自己的担心。 “我听你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才把外边这个团队邀请来,如果一旦陷入僵局,会造成很坏的印象,人家肯定就不会再信任你们,到时候就真的要成了一个无人接手的烂摊子了。” “莉姐,你说的很对,我们还是有些忽略了这件事情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接受这种身份角色的转变,而且这可能还会辐射到其他企业职工,这种连带效应不可小觑。”沙正阳点头认可,“那莉姐你觉得该如何来处置应对?” “我觉得可能要防患于未然,这个改制方案一旦有了大框架,就先送市政府法制办,甚至是省政府法制办进行合规审查,看看有无和现行法律法规有抵触,如果有,肯定要修改,如果是擦边,那么就要进行一些技术性的处理,避免被人扭住不放。”姚莉见沙正阳很重视,也就一边想一边道:“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也能送到市人大进行审查通过,这样显得更具法律效力。” “还有么?”沙正阳暗自点头。 “另外可能就是要在宣传上可以开始营造气氛了,既然贝老师和你都在做这方面准备了,那正好可以把《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相关精神进行以此普及教育,当然也是有针对性的,防止有心人借机发难,癞蛤蟆爬脚背不咬人,膈应人。” 沙正阳真的对姚莉的思路有些刮目相看了,这女人的政治敏锐性可比常磊强多了,没想到这女人在市检察院政治部任职,居然还能对这些问题看得如此准,并能拿得出合理的对策来,很不简单。 “莉姐,真没想到啊,你对企业改制也有这么深的造诣。”沙正阳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之前你应该对这方面工作有些专研吧?” “没有,虽然大家都在喊国企改制,但无线电厂不一样,牵扯职工数量太大了,我们宛州不比沿海地区思想那么开放,老百姓心态要守旧得多,肯定不会轻易接受这种结果,如果不能在法律依据上站住脚跟,很容易被有些反对者借势起势,推翻改制方案或者陷入僵局,所以我才想要提醒你一下。” 姚莉心思细腻,更注重从改制是否符合法律规范这个角度来考虑,沙正阳只是没想到姚莉在生活中看似有些风风火火的爽直性格,但在工作中心思这么细致。 心中微动,沙正阳半真半假的道:“莉姐,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到市政府法制办去工作,呆在这检察院政治部太屈才了。” 姚莉心脏不争气的猛跳了几下,但是脸色还是保持平静:“嗯,好啊,等到沙主任变成沙市长的时候就把莉姐调过去吧,我也可以抱抱沙市长的粗腿。” 一句话就把大家逗笑了,也把一些心思掩盖了下去。 一顿饭吃得有滋有味,不过姚莉的建议还是让沙正阳很重视。 他甚至直接向冯士章汇报,希望市政府法制办能在未来的谈判中能加入进来,从是否符合法律规范和有无和先行法律法规以及政策相抵触这上面来进行先期审查。 这一点也让冯士章很满意,毕竟这项工作原来是以钟广标为首的市委那边在牵头,现在沙正阳主动希望市政府能更多地参与进来,在他看来也是一种姿态,对沙正阳的印象和态度也是越发的好起来。 不过这也让钟广标有些不太满意,认为沙正阳有些小题大做,过于小心谨慎了。 “钟书记,不是我过于谨慎,虽说你们四巨头都已经同意和肯定了,但是我估计这一轮谈判还是没那么简单的。”沙正阳耐心解释。 “现在无线电厂净资产不过几百万,这样的企业对于段庸铭他们来说毫无吸引力,我可以不客气的说一句话,以段庸铭的影响力,她和他的团队成员可以轻而易举的筹措一两千万资金不成问题,也就是说现在段庸铭可以轻易买下无线电厂,但人家肯定不会干。” 钟广标也压抑住内心的心思,耐心的听着。 “人家要你这样一家冗员众多体制僵化羁绊甚多的企业干啥?有一两千万自己建一个企业不好?这样大一个企业拿在手上,没有三五千万启动资金,根本无法按照想象推动起来,尤其是在有大计划的情形下。”沙正阳胸有成竹。 “市里也希望企业好起来,所以我原来考虑的是市里承担一部分债务,分离一部分贷款由市财政承担,让无线电厂的负债率降低,净资产能达到四五千万,……” 钟广标心中一震,这个胃口可不小,市财政要承担几千万债务?冯士章和阴朝凤能干? “段庸铭他们自己筹措一部分资金购入股份,我再去找一两家企业来作为战略投资者也好,财务投资者也好,来入股,这样能够为段庸铭他们腾挪出五千万左右的流动资金来,以便于他们能迅速启动vcd影碟机以及段庸铭他们自己带来的一些产品生产规划。” “正阳,你的设想很好,我也承认无线电厂这么大一个企业要完全复活起来肯定需要大笔流动资金,但要市里一下子承担这么大债务,合适不合适?”钟广标忍不住问道。 “对啊,不这么做,段庸铭他们凭什么自己私人砸钱进来,凭什么相信我们的诚意?”沙正阳道:“这样一来市里可以在新公司里保有股份,具体数量可以到时候协商,但可以将控股权交给段庸铭团队,这样一来也能让段庸铭他们放心,未来市里如果觉得企业形势好,可以继续持股,如果觉得风险大,也可以择机退出,到那时候我相信段庸铭他们也愿意接盘这部分股份。” “那为什么要把市法制办拉进来?”钟广标皱眉。 “钟书记,你想想,这种承接债务,还有涉及到股权转移这一类的事宜,规模这么大,如果市政府法制办审查,也能在一些可能与法律法规尤其是上级政策上有抵触的问题上进行一轮完善和规避,降低不必要的政策风险,甚至也能避免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明枪暗箭攻击啊。”沙正阳意有所指。 钟广标秒懂,点头不再言语,这小子心思灵动,考虑问题果然周全。 段庸铭他们来得很快,半个月后,段庸铭一行五人就低调而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宛州。 沙正阳知道就目前来说,接触肯定是在一种保密状态下进行的,所以除了相关几位领导外,包括宛州无线电厂这边都不知道这一行人究竟是何来头,只知道是南粤来的客人来考察。 考察进行的很仔细,段庸铭带来的人认真的对宛州无线电厂的厂区和相关配套企业都进行了仔细的了解,并与相关的人员进行了座谈,可以说也展现出了他们的兴趣。 而以段庸铭为首的两人则主要和宛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进行了多轮实质性的磋商谈判,谈的问题也都是直入核心,企业负债的剥离,部分职工的安排,股权比例的构成,这些都非常具体。 不过在两方都有很大的诚意和很强的意愿下,这一轮磋商还是进行得比较顺利。 沙正阳在这一轮谈判中退居到了一旁,更多的是帮两方穿针引线,或者说从旁释疑解惑。 这一轮考察磋商一直持续了五天时间,这大概是段庸铭一行能逗留的最长时间了。 一直到第五天才算是基本上就各项问题达成了初步一致意见,剩下的一些具体细节问题,不可能在这一轮谈判中就完全解决,段庸铭三人先行返回中山,剩下两人继续进行接触和了解。 不过在沙正阳看来,这个困扰了宛州市委市政府多年的难题终于是曙光已现,前途光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