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八节 舍我其谁 - 还看今朝

第四卷 第四十八节 舍我其谁

会议开得很充实,钱正也讲得很认真。 沙正阳却若有所思。 根据沙正阳得到的消息,钱正有可能要出任市委常委,专任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主任,不再兼任副市长,同时省里还会下派一名干部来担任副市长。 省委对宛州班子的调整正在有条不紊而又润物无声的进行着,沙正阳发现林春鸣似乎正主导着这一轮调整,起码省委组织部那边在很大程度上尊重了林春鸣的意见。 从钟广标来宛州,魏东平出宛州,陈秀清晋位副市长,以及下一步可能的钱正晋位市委常委,然后是省里干部来担任副市长,这一切都在大家好像没有多少感觉的状态下进行的。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陈秀清多年宛阳区委i书记晋位副市长很正常,但是要知道袁成功也不差,只是陈秀清的性格显得更为独立,和冯士章、唐华、叶和泰等人也没有多少瓜葛,在宛阳区虽然威信颇高,但是并不太受唐华和叶和泰等人的喜欢。 而魏东平是冯士章担任东峡县委i书记时的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冯士章从东峡县委i书记直升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时,魏东平便从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直升县委副书记,他和冯士章关系一直极为密切。 如果没有省委组织部要求的异地交流意见的话,魏东平很大可能性是要留在宛州直接升任市委常委,然后兼任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主任的,不过现在魏东平就只能到武阳去担任市委常委了。 相较于魏东平,性格温和沉稳作风踏实的钱正毫无疑问更符合林春鸣的胃口。 经开区的表现也当得起钱正升任市委常委,就凭这一点五个亿的签约投资,就足以让钱正在任何人面前挺胸腆肚了,哪怕很多人认为钱正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并不大。 不过沙正阳不认同那些观点。 钱正在具体工作中虽然参与不多,但是却是一枚定海神针,他居中协调运筹,很好的把几个副主任的工作积极性调动了起来,而且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也能站出来为经开区争取有利条件,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足够了。 会议散了,中干们都纷纷散去,只剩下党工委班子成员。 一般说来是例会之后就是党工委会,研究一些具体的疑难杂症。 “正阳刚才说的馊主意,虽然是馊主意,但是就目前来说,我看还得要按照这个馊主意去做。”钱正沉吟着道:“招商引资势头很好,半点都不能受到影响,就只有规建这边下点儿苦力了,我同意正阳所说的,另外在物设两家能垫资的企业入场,另外我觉得是不是还可以在贷款问题上另外想点儿办法?” “银行流程一板一眼,而且我们一下子推出了那么土地作为抵押,农工中建都很谨慎,信用社那边也觉得吃不消了。”陆健苦笑:“还能想什么办法?” “正阳,你原来提到过合金会,你觉得现在还能行么?”钱正也拿不准。 合金会按照合金会宗旨是不可能放款给建发司这些明显和三农没有多少瓜葛的企业的,但是这也只是纸面文章。 像各乡镇的合金会又有几个没有超出范围放款?只要能保本收息,银子是白的,眼珠是黑的,谁又能忍得住不做赚钱生意? “合金会?”陆健和奚重山都是一愣,“钱市长你是说那些乡镇合金会?那点儿钱,杯水车薪,能起多大作用?” “不一定,我倒是觉得积少成多,土地上也可以在办证时化整为零,这样拿来抵押贷款时,也可以多找几家,哪怕一家合金会就贷上个三五十万,把一块土地分割成十块二十块,也可以抵押贷款几百万了,好歹也能让建发司喘口气,多熬一会儿。” 沙正阳的话让陆健和奚重山以及一旁的闫鹏都愣怔了一下,“这样操作也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只要能弄到钱,我们这不违法,也不违纪,为什么不行?”沙正阳理直气壮,“到时候还款的时候也一样,多这么大一笔钱来周转一下,何乐而不为?” 见一干人都有些犹豫,沙正阳毫不客气的道:“钱市长,我觉得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囿于这些虚头滑脑的东西,只要钱能周转过来,我们届时也不会欠谁,该怎么结账清算就继续办,对大家都有利。” 钱正终于下了决心。 他也很清楚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市委常委,专职负责经开区的全面工作,现在随着经开区在前期招商引资取得了巨大成就,经开区的建设也在进一步提速,无论是林春鸣还是冯士章对经开区的期望值也是越来越高,所以下一步经开区必须要拿出更高的标准要求,取得更耀眼的成绩,才能满足主要领导的期望值。 原来还说1994年能几千万的招商引资额就满足了,现在上半年刚过去就已经实现了协议引资1.5亿,实际落地投资六千多万,市里边的调门儿马上就变了,目标直指协议投资2.5个亿,落地投资1.2个亿,立马就翻了一番,这也让钱正叫苦不迭。 前期也是蓄势而发,所以一下子就能取得比较好的成绩,但是下一步还能不能乘胜追击取得更好的成绩,钱正还是有些不踏实。 加上建设这一块资金跟不上,开发区的形象树立不起来,人家来考察一番觉得不满走人了,那才更让人糟心。 “就这么定了,陆健,你安排土地办证时划分成多块,和宛阳、龙陵这边的合金会都接触一下,真阳那边也可以,像几个乡镇经济相对发达一些的合金会,我估计一家贷出来百八十万还是有比较大的把握的,好歹咱们也是市财政作兜底的国资企业不是?”钱正确定了之后就不再犹豫,“争取吧启航路周边沿线土地作抵押,贷出来2000万!” 沙正阳和陆健都吓了一大跳,这刚才钱市长还犹犹豫豫,怎么一开窍,嘴巴就变成了狮子大开口,要贷两千万? 见沙正阳和陆健都有些吃惊,钱正也很坦然:“帐多不愁,虱多不痒,既然咱们招商引资势头这么好,为什么不趁着这一波把动作做得更大一些?盘子做大了,架子拉起来了,咱们招商引资的同志在投资商面前的底气也更足一些,是在到最后玩不转了,我也可以厚着脸皮去找林书记和冯市长拉饥荒,他们要不给钱,我也可以借势撂挑子,我就不信咱们经开区这么好的开局态势,他们俩能闭眼不理!” 听得钱正这么一说是要耍横了,沙正阳和陆健都是竖起大拇指,大大的称是。 钱正要豁出去不要脸,那估计林春鸣和冯士章都还得给几分薄面。 好歹钱正也是奉命来接烂摊子的,能搞出眼下这个场景来,算是不辱使命了,真不给条路走,说不过去。 “话说回来,这边建发司可以去这么做,招商引资这边必须要给我拿起来,重山,之前咱们研究的指标,只能超额,不能下降,有什么缺什么,只管提出来。” 钱正表了态,自然也要层层加压。 “林书记和冯市长都和我交代了,从今年开始,经开区必须要连续三年都要充当全市经济的排头兵,招商引资增速、工业总产值增速、gdp增速、出口创汇增速、税收入库增速,从今年开始,都要连续三年排名第一,要力争到1996年,实现经开区gdp突破8亿元,有没有信心?” 沙正阳、陆健和奚重山等人都面面相觑。 按照目前的招商引资进度,今年招商引资进入的企业项目,基本上都要明年才能正式建成投产,而明年如果能保持一个较高增速,同样这些招商引资进来的项目也需要一个建设期,到96年才能投产,这也意味着96年的招商引资项目进入建设期要到97年才能有工业产值和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出来,当然建筑业这一块肯定可以计入。 钱正的目光落在沙正阳身上,沙正阳是常务副主任,又在分管办公室和服务中心,这个判断要由他来作出。 沙正阳算了算,如果三家方便面企业都能在明年也就是95年建成投产,按照三家企业预定的产能,将实现年产方便面4亿包以上,甚至可能达到5亿包,仅是这三家企业如果产能全开可以实现工业总产值6亿元以上,实现工业增加值2亿元以上。 如果加上其他较小企业实现的工业产值,估计95年能实现9亿元,但是工业增加值大概可以实现3亿元。 按照下半年这种招商引资的力度和效果来看,沙正阳内心对完成招商引资任务还是有些把握的,也就是说95年的工业总产值和工业增加值都还可以增长40%以上,如果明年也能有一个较好的势头,到96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8个亿应该还是能够做到的。 “钱市长,我觉得如果保持当下这个工作势头,96年完成8个亿国内生产总值应该是可以实现的。”沙正阳苦思良久,才回答道。 钱正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就是想要听到沙正阳一个答复,才敢在林春鸣和冯市长面前夸这个海口,其他人说,他也不放心。